外星人不用UFO的几个证据

2021年6月9日21:00:23 发表评论
酷酷ufo专业资料

肯定受国外电影大片或科幻作品的误导,现实社会当中,我的同类,存在一个认识上的误区,以为我们的地球,会遭到外星人的侵犯,时常杞人忧天。实则不然。外星人们,不仅不会……

肯定受国外电影大片或科幻作品的误导,现实社会当中,我的同类,存在一个认识上的误区,以为我们的地球,会遭到外星人的侵犯,时常杞人忧天。

实则不然。外星人们,不仅不会大举进犯,毁灭我们人类社会,而且“它们”就是我们的“保护神”,默默地于冥冥之中,护佑着我们的地球家园。

所谓UFO现象,绝非外星人的“战斗机”或“侦察机”的侵略行为,实际上是“它们”为人类提供的一个“产业链”,激活了一个特殊行业。犹如一部《红楼梦》”,养活了一大批以虚证实、以讹求真的“红学家”。所谓“不明飞行物研究”,渐次演变,逐步升级,终于定格在“UFO现象”,再与外星人挂靠,更多了一些神秘,则衍生出一大批飞碟探索专家,为此投入,为此产出,为此糟钱,为此盈利,为此骗人,为此证伪。

比如说,北京的飞碟探索专家张靖平,我的老朋友,一个非常朴实的河南人,辛辛苦苦地经营一个广告公司,挣钱很不容易,却异常大方地把很大一部分财力用在寻找飞碟上面,力图论证外星人与UFO之间的亲密关系,非常执著,乐此不疲,难能可贵,但却永远都不会如愿。

想想看,我们的科学探索,常常利用猴子、白鼠之类动物,作人类医学活体试验,科学家的科研目的非常明确,就是造福人类,那些显然被人类虐待的猴子和小白鼠们,是否清楚人类科学的科研本义?

然而,不论本义如何,不论人或动物,那是他(它)们的共同使命。一个严谨的科学实验项目,必须由他(它)们合作完成,以健全多元化的人类社会,维护人身健康,丰富人们生活。德国古典哲学家黑格尔说得好:“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凡是合理的都是现实的”。

因而,尽管猴子和白鼠们永远都搞不明白人的想法,说来就是欺凌弱小,虐待动物,但层次就是层次,必须有条不紊,不可僭越。因为存在就是合理,适者生存,弱肉强食,就是严格的物种生存定律……

好了,实在不敢多说,唯恐言多语失,犯了众怒。

在这里,我只能实事求是地讲述我和外星人直接交往的亲身经历,如实交代,引申证据,想要解析地球人和外星人之间的微妙联系,却实在不想和飞碟探索专家张靖平们学习,因此必须以实证实,不单纯依赖推测和想象。

现在我就坦白交代,尤其注重细节问题,不怕丢丑,如实道来,首先就从不动用UFO就能够把我俘获,从而得寸进尺,不断惊扰我家里人的外星人的“杰出政绩”讲起:

那天,老伴先是闹哄说“脑袋不合适”,之后陡然“中邪”——强烈头晕、天旋地转、不敢睁眼;不断抽搐,浑身冒汗,手脚冰凉然而血压无比正常的那个时空点,东八时区的北京时间,分别是2011年3月16日的中午12点和下午1点55分;农历时间是二月十二日的午后;空间则是我们租住的北京市顺义区石园西社区21号楼2单元101室的客厅。假若把那个让我永远都不能忘记的时空点列为几组数字,时间数字应该是:2011/316/12/155/212这样五组数字,空间数字则为 21/2/101这样三组。

我为什么要把老伴“中邪”,或者是犯病时的时间地点记得这样清楚而且还要分组列数哩,因为那些都是外星人的密码,专门为我设定,也是我的定数。在王庆林已经走过的半个多世纪的人生过程中,所经大事,均与上面几组数字相遇,概率极高,巧合惊人,甚至已经形成数字规律。

一、时光倒流到公元1982年,当时的野外地质队装卸工人王庆林创作的独幕话剧剧本《马头山下》,荣获“81年度全国职工优秀剧本创作奖”。上个世纪,全国总工会、工人日报和工人出版社联合举办的唯一一次职工创作的小说和剧本作品评奖,不能妄谈空前绝后,但时至今日也没有举办过第二次;当时,国内一共12个独幕话剧剧本获奖,王庆林为十二分之一,当属意外;6月初进京领奖,获奖者可得到120元人民币的奖金。

在这里需要特别说明:当时在河北省遵化县马兰峪地质八队当过钻工、装卸工的王庆林,虽然只有初中文化水平,但知难而进,刻苦写作,利用业余时间创作的剧本,首先在河北群艺馆主办的《俱乐部》81年9月号月刊上发表,继而全国获奖,除却自身拼搏,含辛茹苦,还有《俱乐部》月刊编辑部各位老师的真诚帮助,实无其他门路可走,侥幸获奖,想来还是改革之初,文风尚可,编辑老师编德可贵,大奖评委老师不昧良心,说来还是天意,自有“定数”为证;而且当时物价平稳,人民币很是“值钱”,120元已经不是小数。

1982年6月,公元1951年出生的我,时年31岁——31岁的王庆林,不早不晚,偏偏赶在了6月份进京领奖,恰好与316这组数字巧合。

那次进京,载誉而归,随之改换工作,随后转为国家干部,妻女同时“农转非”,迁入城市,住进了楼房……于是,王庆林改变了命运。

二、2011年3月16日,农历二月十二,因为老伴突然发病,病情严重,而且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控诉:怪我不该离乡背井地到北京来“挣命”,说六十多岁的人了,不比年轻人,你干嘛不好好地在家里呆着,非要让家里的孩子大人们一起为你一个人担忧……等等,让我汗颜,最终不得不做出痛改前非的姿态,进而激流勇退,愣是做出马上回家的决定:随即给房东打电话,不再续租;再给药铺打电话,告诉替我发放号牌的店员,说我有急事,下午不能到药铺去按摩,让她赶紧把挂号钱还给那些苦等多时的病人;而且不顾租期未到房租已交很难退回的经济损失,马上找车,准备搬家回迁。

3月16号的突变,巧合316这组数字;而且农历二月十二可化作212这组数字——若把这组数字中分,亦可成为21和12这组数字;那么,21是当时我家租住的楼号数字,12却是老伴闹哄“脑袋不合适”的时间数字;还有,当年获奖,也与12这组数字有关——数字12的巧合,令人惊讶。更何况,活在2011年3月的王庆林,虚岁61岁,不早不晚,老伴“中邪”,恰好赶在王庆林61岁的3月份,可组成613这组数字——把613颠倒过来,还是316这组数。

三、这时候,我们把时光回溯到公元1996年,当时在秦皇岛水文工程地质大队家属院作清洁工的老伴,身体健康,干起活来敢与身强力壮的男人比赛,从不得病……然而,自从1996年3月8日清晨的那个“大跟头”摔过之后,至今已经16个年头了,虽然几经诊治,没少花钱,但老伴却不得不放弃工作,总是病秧秧地“闲在在家里做饭”,总是害怕“转起来”,总是身体不好。

那一年的3月8日,老伴就从“强烈头晕、天旋地转、不敢睁眼;不断抽搐,浑身冒汗,手脚冰凉然而血压无比正常”开始,无论到港城的哪家医院都医治不好,最终却让何祚庥、方舟子们诬为“巫术”或“伪科学”的小诊所的老中医治好了;

四、再把时间拉回到16个月之前,把历史的时间定格在公元2009年12月16日那天下午15点(下午三点),“镜头”对准位于北京顺义城区东南方向石园东区15号楼三单元202室,在那大约五六十平方米的空间里面慢慢扫描,人们就会知道王庆林拥有的另外一组316阿拉伯数字是怎样的神奇,会给王庆林那长达3个年头18个月的“北漂”生活带来多少离奇的故事:

翻查日记得知:我是2009年10月9日那天晚上,搭乘秦皇岛瑞龙房地产公司老总小L的豪华凌志轿车,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经由京沈高速公路,从港城来到北京首都机场生活区,在一家名为“江上渔家”的小饭店吃过晚饭之后,再转手移送给顺义东方雨虹广告公司的经理高立山,随后再由高经理开来的小面包车,载着我的三大件——行李包、电脑包、折叠自行车,住进了顺义城西的南法信19号院,住在东方雨虹广告公司老板王娜特意为我腾出来的,距离广告公司职工食堂最近便的一个房间。

进京之后,真正的“按摩顺义”,想要凭借点穴按摩挣钱,其实不是从此开始,所谓“悬壶济世”,也不在这个大院。

我决定搬出这个院子,迁入顺义城区的打算,应该是12月1号这天夜里做出来的;之后通过朋友和中介寻租,最终在12月6号离开南法信而成为石园东区15号楼3单元202室房东刘进荣的房客,月租金1400元。

我在15号楼租住了不足六个月时间,随后真正的进京,想在京城里面发展,计划和一家美容按摩店的老板牛敏合作,就在2010年6月10号那天搬进北京朝阳区广渠门内大街19号院3单元402室。

如此也算过了两个年头,曾经从两个牌号为19的院落里面搬进搬出,那么再把两组19列成一个算式2×19=38,得到的数字则与老伴1996年初次发病的3月8日的数字严重巧合;

我要说的还不是这个。我想说的是,因为没有客户,苦等无望,不得不在24天之后的7月4日,灰溜溜地从位于北京双井富力城的那家美容按摩店败退回来之前,我在顺义石园东区美日英华平价大药房的生意很是红火,每人每次收费40元人民币的点穴按摩生意,日渐兴旺,不是医生很少懂得医学知识的王庆林,早已成为名气很大的“神医”。

胡金萍和刘福华,两个同为顺义区北石槽镇二张营村民的女患者,就是按摩顺义时最好的“活体广告”——她俩是我搬到顺义城里之后首次“接诊”的病人。胡金萍的身体最差:糖尿病、关节炎、肠胃炎、子宫肌瘤……等等,几乎就是一个全方位的“病理标本”。据她的丈夫介绍,平日里他们两口子挣来的钱,加在一起也不够她一个人吃药。

于是我就给她点穴按摩、辅以中药泡脚,调理效果出奇地好,很快就让她和刘福华先后恢复了身体健康不说,“浑身是病”的胡金萍,停掉了所有的西药,包括西方医学强调的“必须终身服用”的糖尿病人专用药品。

我把她俩调理好了,广告效应随之产生,于是从顺义西北部乡村二张营、赵全营、高丽营、大胡营以及临近怀柔的桃山、北坊等地的病人,则成群结队而来,每天都把美日英华大药房后面那个空间挤满……

胡金萍和刘福华敲响石园东区15号楼3单元202号房门那天,时间上正逢2009年12月16日那天下午3点多钟。也就是把她俩调理好了以后,我就开始了收费点穴按摩的“神医”短暂生涯。那时候,我的收费标准是每人每次30元人民币……

提起这些往事,都在某些程序的控制之中,几乎都与12、38或316这些阿拉伯数字有关,说来已经成为历史,但我从来没见过UFO和外星人,总被“它们”的一个“声控软件”控制着。也许有人说我过于敏感,牵强附会,哗众取宠,意在骗人。然而,我有事实为证,最能说明问题:

2011年3月16日之后,我不得不决定离开北京、不得不离开顺义之前,在石园东区附近的美日英华平价大药房里面,以点穴按摩专治疑难杂症的王庆林,因为有外星人的帮助,就是一个疗效无比神奇,口碑极好,总是被民间大众翘指夸赞的“神医”,每天顾客盈门,日进千元左右,说来好是得意!

牛皮不是吹的,泰山不是垒的。

顺义的人们,之所以把王庆林看成神医,因为众目睽睽,我不断利用“王氏无形针”,其实是我窃取外星人的功劳,不断创造人类医学奇迹,能够让多年服药、打针的腰痛、腿痛、颈椎痛、肩膀痛、神经痛的病人当场解除痛苦,以后彻底康复;能让糖尿病人、高血压病人彻底停药,还原成为正常人;还有所谓的“骨龄闭合”的大龄青年,也在顺义美日英华平价大药房里圆了增高梦,从而不再因为身材矮小而自卑……

专门调理疑难杂症而不打针、不吃药、不输液、不手术,不忌口,是“王氏无形针”的绝活。王庆林能做到的事情,那些拥有顶级医学专家和众多现代医学检测设备,占有最先进的医疗资源的大医院根本做不到,更是鲜活的民间广告,人们口口相传,给我引来一拨又一拨的疑难杂症患者;有的时候,那些慕名而来的病人,竟然会团聚一大家族里面的几个或者十几个人——在顺义美日英华平价大药房后面的那个按摩空间,经常有从未谋面的亲戚朋友在这里相会,于是那个并非居家客厅的按摩室就会时常响起“你是听谁说的?”或者“你早就治好了,为什么不早点儿告诉我!”……之类惊喜惊呼之声。

更让人们感到无限惊奇的是:只要见到病人,只要摸到了这个人的脑袋,不用病人自己开口,王庆林马上就能够把这个人的“体检结果”报出来,总是丝毫不差,甚至痔疮、肛瘘以及妇科诸症涉及隐私……等等等等,连大医院最先进的诸如CT、彩超、核磁共振等医疗仪器都检查不出来的疾患症状,王庆林都可以准确地“检查”出来,甚至可以如“算命一样”地告诉人们:这里什么时候开始内部发病,这里什么时候受过外部伤害,因此常常惊得病人目瞪口呆,尔后心服口服,连连称奇。最后就是一个个疑难杂症患者的顽疾祛除,健康得以恢复,身体复归轻松。

不可思议的医学奇迹就这样出来了。按摩顺义,王庆林之所以能够创造诸多医学奇迹,说来仅仅凭借十个手指头点穴按摩,和最多不超过六种草根、树皮之类,最大不超过16克计量的低价位的中草药泡脚!

古老的中医中药,就是这么简单适用,然而就是这样神奇无比。

还有更神奇的,或者更为不可思议的事,人们绝对想不到:在顺义屡屡创造医学奇迹的工人作家王庆林,以前曾经到北京的鲁迅文学院进修文学创作,却从来没进过医学院,绝无医学基础,更无药理知识,根本不懂中草药,更是不懂人体穴位……

还有,酷爱文学创作和历史研究的初中肄业生——因遭遇“文革”而失学插队下乡的那个仅有初中二年文化程度的王庆林,从2003年3月开始直到2009年10月9日进京之前,还曾经因为在网络上发表了几十个预言而闹过一些“动静”,N次被那些具有中国科学思维方式的“革命者”问候为“神汉”、“骗子”之类,不断被那些真正的捏造出来的谣言“证伪”。上网查证,点击搜索引擎,只要输入“王庆林预言”几个汉字,然后点击网站网页、博客论坛,你就会看到王庆林提前发出的那些预言,到了王庆林指定的那个时空点,准会发生并非王庆林策划的“重大历史事件”。当然,人们也会因此而看到那些昧着天良而谣言惑众的“科学卫道士”的真实嘴脸。

网上的帖子都是镜子。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王庆林的那些预言,虽然不是百分之百的精确,但失误的预言,大概只占十分之一。那些预言,现在还在网上,人们随时都可验证。

实际上王庆林和所有的世人一样,也是凡夫俗子,也吃五谷杂粮,也有七情六欲,更不是什么神医。坦白地说,如果没有那个“声控软件”的暗中相助,如果不是隐在我背后当然也不会让别人看到的那个“它”具有超凡能量,王庆林也会和我们这个社会上的绝大多数人一样,同样不能未卜先知,根本不会具有先知先觉的神通。

那些神通广大的外星人,根本不用UFO登陆,就能够遥控王庆林,就能够遥控那些疑难病患者,就能够制造不可思议的人间奇迹。

为什么王庆林能够接触到的事情,别人却接触不到哩?原因很简单,因为“定数”在起作用,因为人各有命,更因为我们的宇宙邻居的科学技术无比发达而我们人类社会的科学之腿很短,所谓“科学”还不能迈开大步,许多“神秘现象”就会困扰我们,而王庆林之流就是人家选定的特殊角色,必须倒霉。

再把话说明白一点,所谓的“白痴音乐天才”胡舟舟其实和我是一路人:在他放下可口可乐而拿起指挥棒指挥大型交响乐队时的那种“神奇”,和王庆林给别人治病时创下的“神奇”是一样的,“源”不在我们这里而在于“它们”的无穷能量。

遗憾的是,很可能是“世界观”或者“宇宙观”的不同,长期以来我们这个社会的“主流科学”总是夜郎自大,总是以为“人是万物之灵”,以为人类科学已经至臻完美,因此总是以所谓的“科学标准”衡量一切。他们感受不到无形中的那股“神奇劲儿”,便有人把那些现代科学无力解释的“潜能”或者“神秘现象”一概而论,统一斥为“封建迷信”或“伪科学”、“巫术”之类,因此人们不敢想也不肯相信“天外有天”,向来不敢打破地球人类那“脆弱的自尊”,唯恐不可思议的事实会无情摧毁“地球上的人类是宇宙中最高级生物”的虚荣。

有的时候,中国式的科学思维方式尤其误事:但凡遭遇“神秘现象”,那些自以为是的“专家”、“学者”凭空想象,不愿深思,更会以那一概而论的所谓“科学精神”颠倒黑白,昧心反伪,无情扼杀新生事物,更是误国误民。

为此,不惧强权不惧科学权威而善于用科学证据说话的王庆林,在写完了《和外星人直接对话》、《数字与天机》,还要实事求是地撰写《按摩顺义》,就是要利用那些真实的、谁都可以调查取证的疑难病例,原原本本地把那些说来其实并不神秘的“神秘现象”解密,从而让我们这个社会上的人们明白:地球上的人类,绝非“地球上的主宰”!

希望人们能够与时俱进,顺应真正的科学发展观,从而摘下政治上的“有色眼镜”,客观公正地对待所谓“神秘现象”,千万不要夜郎自大、自欺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