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黎巴嫩神殿附近的巨石阵目击事件

2020年3月27日15:33:32重要!黎巴嫩神殿附近的巨石阵目击事件已关闭评论
酷酷ufo专业资料

……

关于人类起源问题,涉及到我们所谈论的与人有关的所有问题。没有对起源问题的认定,其它一切有关人的政治、经济、教育等等,尤其是涉及到文化、宗教和哲学问题时,所有理论和命题的阐述与推演,归根结底都是在“无的放矢”。通俗来讲,都是在“放空炮”。所以,我们必须对人类起源问题给出令人信服的答案。只有从这个前提出发,我们讨论所有问题的基点才是坚实的和坚固的。

本号在曾经发表的文章《人生一世应该明白的三个问题(之一)》一文中,初步介绍了进化论与神创论的两种人类起源观点,以及在这两种简单鲜明观点之外的“骑墙式”的观点。详细内容请回头去参看该期内容,我们就不在这里复述了,我们现在的任务,是从新的其它的角度,来看一看进化论与神化论分别错在了哪里。

一、共同的“起点”错误

进化论阵营与神创论阵营在互相攻击对方时,都用到了同一种数学原理,即“概率论与数理统计学原理”中的“小概率事件的实际不可能性”原理。通俗而言,就是说“小概率事件不可能发生”。

比如说,英国天文学家福雷德·霍伊尔认为:“生命的种子”来自外太空,生命在地球上自发产生,就好比用龙卷风把一堆废零件自发组装出一架波音747飞机一样不可思议。

而《上帝的迷思》作者道金斯也用这个原理来否定神创论:“在统计学上则可以证明,上帝几乎是不存在的,我把这一证明结果命之为波音747的组装。”“统计学上的不可能之事却是,当你试图引入一个设计者来解释实体时,该设计者本身至少就是不可能的事。上帝就是波音747的组装”。

其实,这个“小概率事件原理”,还有另外一条,即如果“实验进行无数次(或“无限次”)时,则小概率事件一定发生”。

这就意味着,从理论上讲,进化和神创都是一定会发生的。问题在于,这种无限次或无数次如何来定义和界定,尤其是像宇宙/天文学这种无论对时间还是空间计量都以“亿年”和“光年”为单位的时候,没有谁能给出令人信服的起点“标准”。所以,最后的结果自然还是各执己见而莫衷一是。

但是,最有意思,也是最有戏剧性的现实是,无论是否是小概率事件,还是“谁”进行了无限次试验,一个十分滑稽的现象是,被断定“不可能发生”的人类,正在用概率论的数理统计学原理谈论着自身是否可能发生的问题!换言之,一个被对立双方都断言“不可能发生”的人类,已经发生了!而且正在用他们自己发明的这种“原理”,回过头来去论证自己是否应该发生。

有趣吧?!

二、支持神创论的“地球遗迹”

神创论一直面临的“窘境”,是它没法提供上帝造人的“证据”。所谓证据,是以“实证”为核心原则的科学所强调的前提性问题,只要你拿不出证据,又不能通过“重复实验并得到相同的实验结果”,那就一切免谈。即便是“客观发生过的事件,它也可以一概不予承认(如我们在往期文章《撒贝宁与拉里给孔子的跨时空正名》中提到的死者张永成给姐姐托梦而破案的例子),而采取“鸵鸟”方式来处理。大家都知道这样一句俗语——你永远也叫不醒装睡的人。

“遗迹”是针对《圣经》中的“上帝”而言的。许多“圣经问题”研究者认为,经文中所说的造人的上帝,其终极本质实际上就是目前人们所称的“外星人”或“星际宇航员”。那么,既然有外星人造访过地球,他们一定会留下各种遗迹,即便是年代久远,也会留下一些“遗迹”。所以,人们必须找出这些“证据”,才会最终证明外星人来过地球。

问题在于,即便是陆续发现的一些考古遗迹从理论上和逻辑上完全可以推出外星人曾经造访过地球,但是,由于“问题之外的问题”,如既回答不了诘问,又不想承认事实本身推出的唯一逻辑结果,所以,使一部分当事“科学家”恼羞成怒,加之“话语权”的问题,那些想搞清人类起源真相的人,反而被“妖魔化”而成为“愚昧迷信者”和“精神病”了!人类目前所处的“物欲横流”的当今社会,与孔子所处的“诸侯混战”的春秋时期,在本质上是大同小异的,很少有人真正关心人自身的价值与意义问题了。这也是神创论面临的另一种意义上的“窘境”。

但是,无论如何,我们应该看看这些“考古学证据”能给我们什么启示。

这里所说的“考古学证据”,都是有案可稽(新闻媒体和学术期刊)的实物性证据。这些证据是令还处于“幼儿期”的现代科学头疼不已的问题。它们在地球人能够具有的“逻辑”范畴内,最终不得不承认外星人曾经造访过地球,或者说,最终不得不承认“这不是现今地球人的科技发展水平下的产物”。

1、20亿年前的核反应堆

1972年,在非洲加蓬共和国的奥克洛铀矿发现了一个大型的链式核反应堆,经过专家鉴定,成矿年代在50亿年前,成矿不久就开始运转并持续运转了50万年。

由于这个问题对进化论极为不利,所以科学家们就像拼凑进化论理论一样,最后,通过牵强附会的说辞和假设与推定式的论证,将之定为“天然的自持式的链式核反应堆”。

即便是现代工业核反应堆,人们都一直没有解决捕捉和收集所产生的氙和氡等气体的办法,但专家们却说“假如”反应堆存在周期性的冷却,氙就可以被保存在自然环境下的铝磷酸盐的岩石颗粒中!看来“自然”比人更“聪明”而且具有自主行动能力和控制能力。

如此一来,外星人一说就必须靠边了。而且,由于话语权的问题,反对意见自然就像泄气的皮球一样被置之不理了。普通大众的窘境在于,谁有时间和精力去进行辩论和论证?又有谁给你主持公道和评判是非?再说了,即便最终可以“论证”成是外星人干的,你同样会遭到挖苦和打击:“你”把外星人再叫来看看,看看他能给你开工资还是开奖金,或者给你买房子还是买汽车。在大众眼里,坚持者一定是“精神病”,要不就是“疯了”。

如此一来,这就不是讨论问题而是跑到问题之外了。我们以下将给出的一些考古学证据,都存在这样的同一性质的问题。所以,我们也就不再重复类似的话语和观点了。而且,有鉴于此,只是给出简单的“事实描述”而不再进行“评论”了。

2、6亿年前三叶虫化石中的人类鞋印

1938年发现于美国,1968年6月和7月又有发现。三叶虫是细小的类虾蟹海洋动物,生存于6亿年前,开始于2.5-2.8亿年前。肯塔基州柏里学院地质系主任柏洛兹博士用显微照片和红外线照片证明,三叶虫化石上的人类脚印是人足压力自然造成,而非人工雕刻。

3、矿石中的金属物

从1844和1845年开始,至1851、1852、1885和1891年,在英国(苏格兰)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国,陆续发现了岩石中的铁钉和金线、岩矿中的绣花钟形器皿(当地报刊誉为“精美绝伦”)、无钻孔煤块中的钻头状铁器和六面体人造物、分别嵌在两块煤中的铁链。

1961年,在美国一个海拔4300英尺的化石中有“晶洞”,其中有一条带有金属圆芯,由木刻六边形套筒包裹的陶瓷轴环及汽车火花塞。专家给出的地质学鉴定是50万年。

4、航拍地图

土耳其珍藏着一幅皮里•赖斯地图。是一张精确画有南极大陆两侧海岸线和南极山脉的古地图,是一幅1万多年以前绘制的空中鸟瞰图,与利用现代先进的回声探测技术得到的冰层覆盖下的山脉图基本相同(类似的地图不止一幅,《上帝的指纹》也在开篇部分提及了包括这幅地图在内的其它几幅地图)。

5、7万年前的人头骨上的弹孔

大英博物馆有一个发现于1921年的距今约有7万年的人类颅骨,来自于赞比亚的一个神秘洞穴,经专家鉴定,头骨上的圆形孔洞不是茅类器械造成,只能是子弹射击的结果。

其实,类似的发现也发生在中国,山东广饶县付家村山洞内标号的322头盖骨孔洞,也只有子弹射击才能造成。

6、查特兰的考古证据

除此之外,《远古外星人改变了人类的基因和文明》一书中的作者查特兰也陈述了部分重大的考古实物证据:

古代的科技知识只能是直接来自一个更为发达的文明,在此仅举几例如下:

我们的古代祖先已经知道如何使用静电、电流、湿电池、电镀术和高压电缆投光器。他们能够使用熔点高达1753度的金属铂,而且还使用铝,而这种金属在近代要到19世纪才重新被发现并用于生产。

我们的祖先了解光学。他们很可能还使用过望远镜和显微镜,因为在不同的考古地点都发现了用玻璃或水晶制造的光学透镜,它们显然经过了完美的打磨。

他们很可能还掌握了重力的奥秘并将其用于悬浮技术——对此我们现在仍然无法给出合理的解释。如果没有掌握重力控制技术,我们的祖先绝不可能在世界各地留下那么多巨石遗址。任何现代的工程起重机都不可能吊起巴贝克(Baalbek,多译为巴尔贝克。本号注)遗址上的巨大石块,该遗址位于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东北方,曾是赫利奥波利斯的古城。

有人在世界各地发现了巨大的图形和几何设计,比如纳兹卡线条、爱琴海上的马尔他十字以及法国的三角形。这些图形和设计都不可能是站在地面上的人创造的。为了确定这些巨大标志的相对位置,肯定需要借助飞机以及电磁导航装置。因为只有从高空才可以看到并辨认这些图形和线条。当时的人类并没有掌握飞行技术,也没有必需的电磁遥测设备。看起来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些机械设备都是在太空中的某个地方制造的,然后由外星宇航员运到了地球上,以便对当时的人类进行改良和教化。(第189页)

综上所述,这些“遗迹”及其所映射的理论与逻辑指向,确实是科学家们目前无论如何也回答不了的问题,是对神创论最大的“支持”。

但是,神创论决不能认为已经取得“胜利”了。因为,神创论还面临一个根本的“逻辑问题”,即它经不起无穷次的逻辑追问:如果我们认为圣经中所说的神是外星宇航员,那么,他们本身是自然进化的,还是被另外的“神”造的。如果也是被造的,那么,无限追问下去并追问到最终,就会涉及到“第一个神是谁造的”的问题。

由于在“逻辑上”陷入了死胡同,因而也就无法回答了。

三、科学的优点与缺陷

科学的优点更多地体现在它的实用价值和使用价值方面,这是大家有目共睹和感受最深的,因此也不用浪费笔墨去罗列。所以,我们在这里主要是看看它的缺点和缺陷在哪里。

1、科学的本质缺陷

从起点上说,科学最大的缺陷源于科学的核心原则——实证。这种实证原则使科学的研究范围急剧缩小,凡是不能通过“实证”的现象和“事件(event。物理学术语)”,就被科学统统排除在外,因而使自己沦为这种极其有限范围内的“马后炮”式论证者。其荒谬性可以通过一个简单的实例得到最简单的说明,例如,电磁波存不存在的问题,用科学的实证标准来看,在没有检测技术手段之前,关于电磁波的科学结论是——不存在。尽管电磁波一直在宇宙中存在着。

科学的另一个缺陷来自于它的看家方法——实验。简言之,这种方法使“凡是不能通过实验检测而且必须每次检测结果相同”者都被排除在科学的认可之外。例如,我们所举的“托梦”现象,尽管可以绝对排除造假的可能性,但科学仍然可以将其拒之门外,而且不把它打入冷宫就不错啦。如果科学能说一句“目前还是个未解之谜”,那简直就是皇恩浩荡了。

科学原则与科学方法的结合,使科学患上了“否定综合征”。这种病症在不同的科学发展阶段,都有歇斯底里的临床表现。比如,在人类登月之前,曾有科学家嘲讽人类的登月努力是“疯子般的梦想”。瞧瞧,不仅是梦想,而且还是疯子!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这种综合征将会一直伴随着它。它目前对外星人星际跨越技术原理与能力的否认,就是具体的表现。否认登月的时候,是基于“重力不可克服论”,但是,一种“外行人”提出的“巧妙的”分级推进方式,就轻而易举地解决了问题。如果没有这种方式,我们可能还极度崇拜地,而且心服口服地、心甘情愿地“聆听”着“真理代表者”——科学家的训斥:要尊重科学原理,不要异想天开。

显然,这是一种无药可医的“认知缺陷癌症”,而且是与生俱来的先天性癌症。这就意味着,科学就成了一个“带癌生存”者。

当然,客观而言,我们也不应该非议科学,因为不如此,科学也就不能称之为科学了。因为科学毕竟担负着开发各种“产品”的使命,有些“人命关天”的产品还是丝毫马虎不得的。

2、学科的“伪概念”问题

所谓“伪概念问题”是对以“严密、严谨”和“准确、精确”自称的科学之最大嘲讽。

在生物学领域,存在一个众所周知的人类“返祖现象”与“基因异常现象”,即科学家们目前还说不清是什么原因导致的长后肢的鲸鱼、发育不全的蛇、长着三趾蹄的马、长尾巴的人、“毛孩”、“双排多乳女性”、“头部长角”等这类所说的自然发生的“返祖现象”。

细究起来,这个所谓的“返祖”,本质上讲完全是一个“伪概念”。

生物学界标准的说法是:返祖是一种不太常见的生物“退化”现象,并将毛孩说成是人类“毛发组织器官”的“返祖退化”、长有尾巴的人是“退化器官”的“返祖退化”等。显然,这是一种牵强附会式的学科解释,也不符合抽象的逻辑原则,说人长尾巴是“返了祖”,是因为假定了有“进化”这么个“始点”才推出的结论。所以,生物学家们不得不谦虚地支吾说:关于返祖现象的具体诱因现在还是一个谜。

实际上,人长尾巴或鱼鳞状皮肤完全是RNA剪接失误造成的,仅仅属于“异常”现象,与返不返祖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和必然联系,也不是弄个“可遗传变异(基因突变和染色体变异、基因重组)”或“不(非)遗传变异”的概念就能解释得了的。虽然长了尾巴,但毕竟还是“人”吧,不过是“长了尾巴的人”而已。简言之,我们不能把返祖与进化或退化联系起来。

这个现象只说明一个唯一不存在争议的事实——人的基因含有一切生物的遗传密码,它是一种“全息”的基因系统,如何表达(是成为牛还是猴子或人)取决于它表达的“环境条件”,即满足所需的充分条件和必要条件。

3、确凿无疑的“神创”证据——克隆DNA

我们在往期(《如何破解轴心时代在东西方同时出现圣人之谜》一文中)已经谈及上帝造人及魔鬼撒旦改造“被造人类”DNA(化身为蛇引诱亚夏食用“智慧树上的果子”)的问题,此处再次提及此问题,只是出于篇章结构逻辑上的要求而设,意在再一次说明“上帝造人”和“蛇”(拟喻“基因”)”引诱亚夏偷食禁果,是一个曾经发生在太阳系地球上的“宇宙事件”。

4、小结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推导出两个结论:

第一,“人是由基因组合技术创造的假说”因此具备了逻辑前提。

第二,它在客观上要求目前的整个基因学研究“必须重新确定学科研究的逻辑起点问题(不能再在那里“盲人摸象”了)。

因为,对科学而言,没有无条件的公理起点,任何结论都不会得到公众的认可。

我们不是基因学家和生物学家,但是,我们可以给他们提供一个可能的思路来考虑这个问题。其总体方向是,彻底摒弃单一的还原类思维方法,把整体论与还原论统一起来,充分认识到人类生命现象的整体性,以太极思维为指导,明确生命现象的部分与整体的同一、实存与虚在的同一,以周域性和空域性相结合的“神性逻辑”来看待生命现象和生命问题。只有这样,人类才能对生命现象的结构与形态有一个质的认识飞跃,才能在各种纷繁杂乱的表象中紧紧把握住生命的本质。

具体来讲,就学科基础而言,生物学和基因研究不能仅仅停留在物质与能量层面,而应该回过头来去研究信息问题,因为所有的基因编码在本质上都可以归结为信息问题。信息问题就是数的问题,所以,生物学家应该首先是一个高级别的数学大家,只有把这个说不清道不明其本质的“数”弄清楚了,生物和基因学研究才会找到清晰的方向和出口。中国《易经》的阴阳、四象和64卦系统应该就是最终解开人类生命之门的金钥匙。

就学科逻辑而言,生物和基因研究必须放弃直线时间观的进化与退化概念,应该用新的时空逻辑来看待宇宙和生命与人的“存在”及其特性问题。整天把眼睛盯在化石上永远不会得出正确的结论,因为没有人能准确地描绘出化石所对应年代的其它环境条件,依靠一些零星证据和臆想的理论假说无异于缘木求鱼。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挖掘更为精微的测量技术,好好研究一下不同星系旋绕运动周域性所产生的各种意想不到的微小但却功能强大的隐性效应,从而为生物和基因研究开拓出新的视野、领域和成果。

四、地球上的“外星遗技”与星际跨越

稍稍关注科学进展现状的人都知道,人类仅仅200多年的科技发展,就已经具备了造人的能力,只是鉴于伦理禁忌而没有实施。这就意味着,任何一个类似的其它星球的智慧生命,只要有至少200年以上的技术积累和学科储备,利用一定的条件来造人,都是不会成为问题的。

所以,问题的关键就变成如何从一个星球跨越星际去另一颗星球上去造人的问题了。但我们必须从现有的科学技术水平和能力出发,以地球人的视角去体会、分析和展望一下星际跨越的可能性问题。

2012年,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两本很有参考价值和意义的书。一本名为《极简宇宙:除了频率,宇宙什么都不是》,另一本名为《谁设计了宇宙——源场调查:万物背后的神秘推手与即将到来的黄金时代》。这两位科学爱好者在为各自的观点论证时,收集了大量有关的科学实验项目及其实验数据与结果,现将与我们本处所谈内容有关的部分重新整理编排并引录于下,以供我们理解这些自然现象带给我们不同于思想“僵化”的科学家们的思想启示和思路启示,并从外星人遗留在地球上的一些蛛丝马迹,看看他们的宇宙航行技术有多么强大和多么不可思议。

1、龙卷风现象

普通人看见龙卷风的奇特效应,大概只会有一时的惊奇和感叹,过后也就淡忘了。但是,对于探究者而言,他们则会一直迷惑不解。

之所以迷惑不解,是因为龙卷风这么一个极为普通的自然事件,却造成了在科学看来十分“矛盾”的现象——违背了已知的科学原理。比如说,按照传统的解释,龙卷风是由空气吸力造成的一种内部反重力效应。但是,有很多案例中的人类、动物、物体或者整个房子被卷入龙卷风,但却被完好无损地传送到了距离很远的地方,而按理说,它们是应该被强烈的旋转气流撕成碎片的。再比如,在某些案例中,如弗雷德•施密特报告说,看见了绿色的“玻璃般的小球粘附在玻璃窗上”并“穿过天空”(当时却并没有下雨、打雷或者闪电),而且出现了一种很古怪的寂静,“听不到原本存在的鸟叫声,事实上根本听不到任何动物的声音……我(之后)也看见了一个麦秆的一半完美地嵌入到了一根电线杆中。”

很明显,用以往的任何科学原理和定理,都解释不清这种效应。现代科学理论中,只有建基于量子力学的多重宇宙假说和量子信道效应可以用来“牵强地”解释这种现象。

但是,当我们把思路稍稍扩展一些,我们就会想起,神话与传说中“一直”有“穿墙术”和“瞬间移物”的说法(但也“一直”被科学视为笑谈)。据说道家至今仍保有传授这种“技艺”的功法,但却不为世人所知。另有传言称,美国和苏联军方都有相应的研究机构从事此类研究。由于高度保密,同样也不为世人所知。其实,我们不难推测,这类研究与龙卷风效应依据的是同一种机理。目前,由有720个原子单元并通过60个不同碳原子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巴克球(碳原子组成的中空的足球型几何球体)”已经实现了“穿墙”壮举(实验发表在著名的《自然》杂志上)。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为反重力效应找到了一条理论出路。有了这条出路,“星际跨越”似乎就不应该存在理论障碍了,关键只在于对技术的掌握程度。

2、声悬浮现象

《源场》和《频率》都提到了HenryKjellson(《源场》中译为亨利•谢尔松,《频率》则译为亨利•杰克森)关于西藏的声悬浮事件(摘编自较为详细的《源场》译文)。

研究西藏的利奈尔、斯波尔丁和修等专家都曾经听说过西藏人利用声音来使巨型石块漂浮起来的事,但第一个亲眼见证的人却是一个只愿意被称为贾尔(Jarl)博士的医生:

在一块被悬崖环抱的有坡度的低洼地,有一处距离地面约250米突出的无路可通的平台,平台后面有一个自然形成的洞穴。在悬崖250米开外处,有一块中间区域有碗型凹陷的1米宽、1米高、1.5米长的光滑石板,中间碗型区域有15厘米深。西藏人正在用这大得不可思议的巨石在这个平台上建造一堵墙。

13个用3毫米厚铁皮制成的末端带有一块金属(供僧侣们用皮革制成的棒状物击打。另一个末端是敞开的)的鼓和6个3.12米的小号朝着石头完美地排成了四分之一个圆(90弧度)。僧侣们小心地测量了石头到这些乐器的距离——有63米长。其中的8个鼓和石头同样大小——1米宽,1.5米长。4个鼓较小些,是大鼓三分之一的体积,0.7米宽,1米长。还有一个鼓是最小的,0.2米宽,0.3米长——高度一致的数学比例。体积上来说,你可以在中等鼓中放入41个小鼓,在大鼓中放入125个小鼓。

所有的乐器都固定在支架上而便于精确稳定地操作。接近200个僧侣,数人一列排成大概8~10米长度的数行,分别站在19个乐器之后。

小鼓的声音非常尖锐,即使在其它乐器发出嘈杂声音时也能被听到。所有僧侣吟唱着祷祝词,慢慢地提高这让人难以忍受的声音的节奏。在前4分钟什么也没发生,但是,当鼓声和噪音的频率加快时,这块大石头开始摇摆起来并突然腾空且逐渐加速往洞穴前面(离地高度达200米的)的平台方向飞去,与那些用来建造金字塔的石块差不多的这块巨石在腾空沿着一道长达500米的弧线缓慢笨重地飞行了3分钟,准确地降落在平台上面。

据加尔描述,这些僧侣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个过程,利用同样的方法每小时移动大约5到6个石块。

3、珊瑚石城堡

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南部约30英里处,有一个被许多人称为不可能完成的神奇建筑物:一个方尖塔重28吨;珊瑚石城堡周围的墙有8英尺高,且组成墙的每块珊瑚石都达几吨重;在珊瑚石城堡有一个重达9吨且可以摇动的门,只需用手指轻轻一推便能将其移开;珊瑚石城堡所使用的一些珊瑚石比大金字塔使用的最大的石头还要大两倍;呈新月形的大珊瑚石被置于20英尺高的墙上。

珊瑚石城堡被认为是一名叫做爱德华•利兹卡宁的拉脱维亚移民的毕生心血和结晶。在整整30年中。利兹卡宁就是通过“唱歌”使珊瑚悬浮来完成珊瑚石城堡的修建的。这不禁让人联想到大金字塔利用谐波共振来举起巨石。《命运》杂志里的一篇报道详细地描述了几个年轻人在夜间看见利兹卡宁使石块在空中漂浮的经历,“就像氢气球一样”。

除了科学的观点以外,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利兹卡宁能够通过某种方式操控一种神秘世界的能量网格来移动石头到指定的位置。国家航空公司的一名机长凯瑟认为这种网格也是产生许多UFO现象的原因,因为它能够制造出恰好地操控地形引力的“几何谐波”。

利兹卡宁说:“我发现了金字塔的秘密,我知道古埃及人、古代秘鲁、尤卡坦以及亚洲的建筑师们是怎样用最原始的工具搬运重达几吨的巨石,并将它们放到合适的位置上的。”虽然有报道称利兹卡宁的邻居看到过他用卡车搬运珊瑚石,但是没有人见过利兹卡宁是如何把巨大的珊瑚石搬运到卡车上以及如何修筑建造这些珊瑚石的。

尽管缺少足够的证据来证明是利兹卡宁完成了这项伟大的建筑,但是,他一定是受到了磁力学作用的启发。或许他是利用磁力来操控地心引力?也许他能够改变整个地形,为了使他能够移动山,当然,这里移动的是珊瑚石。利兹卡宁甚至写了一些小册子,其中一个被称为“磁流”。

在这本册子中,他隐晦地提到他所述的“悬浮秘密”,“真正的磁力是物体本身,即在金属内的循环流动。物体本身的每一个颗粒都有自身独特的磁力,……,它们非常小,以至于可以穿越任何东西。事实上,它们穿过金属比穿过空气更容易。它们与地球能量的集中点相交叉,……。”

4、罗斯林教堂

罗斯林教堂是一个15世纪的苏格兰教堂。从1440年开始的修建持续了40年,而且一直与神秘、诡异、难解这些词紧密联系在一起,并被称为隐藏着充满奥妙难以理解的知识。一些学者认为,罗斯林教堂的设计和耶路撒冷的所罗门神殿极其相似,教堂西面的墙几乎和耶路撒冷的哭墙一样。

最奇妙的则是在2005年发现的刻在石头穹顶的神秘代码。据称这种代码是某种音乐密码。苏格兰的作曲家斯图尔特•米切尔在把这213块石雕中的神秘代码组合在一起时可以形成一首伴奏曲,可以让这些中世纪的祷告者吟唱足足一个小时。脚下的12根石柱能够形成一曲经典的15世纪的节拍,抑或形成一段乐器结尾处的三个和音,这些音乐听起来就像一首童谣,而这种孩子般的旋律更适合如威廉•辛克莱这样一个只懂建筑而不懂音乐的人。米切尔的父亲花了20多年的时间试图破解教堂天花板上的神秘代码。斯图尔特对神秘音乐符号的记录被称为“罗斯林圣歌”,这也是他一直所期望的,即当用中世纪的乐器演奏时,就会在整个教堂产生共振频率,与音流学或者克拉尼图形(ChladniPattern)一样。

克拉尼图形是让覆盖着一层沙子的薄板振动,薄板以复杂的方式振动便会出现相应的独特沙子图形。不同的音符振动能够产生不同的图形,如菱形、花形、钻石形、六角形等其它形状。所有这些形状都可以在罗斯林教堂天花板上的石雕上找到。

5、英格兰巨石阵

位于英格兰威尔特郡索尔兹伯里平原的巨石阵也是关于共振的杰作。声学和音乐技术专家鲁珀特•提尔教授指出,这些站立着的神秘巨石或许是古代迷幻舞曲的故乡,这些巨大的石头拥有“完美的音响效果,能够放大迷幻的节奏”。提尔运用电脑模型来进行他的声音实验,他坚定地认为,在之前,通过完美的巨石阵(现在部分石块倒塌)所发出的声音,拥有“美妙的如剧院现场般的音响效果”。

提尔和他的同事布鲁诺•凡森达博士一同参观了由混凝土做成的巨石阵同样大小的复制品,并利用电脑软件对其进行了一些声学分析。此外,他们还利用高科技的机器在这个仿制的巨石阵里制造了一些音乐,甚至人的说话声或者拍手声。

实验表明,复制巨石阵的共振就如同指尖在葡萄酒杯周围摩擦产生的共振。这表明通过这个建筑内部发出的一些简单的声音,如鼓点或者吟唱声,可以成为戏剧化声音的一部分,把这些声音片段放入迷幻音乐里也会显得非常和谐。提尔总结出,“这个空间有一种真实的特性,人在里面就会感觉到如同进入了某个特别的地方。”

6、人类“神行”

不借助任何科技,仅仅通过产生足够的相干性就能使你自己的身体漂浮起来吗?西藏人似乎也继承了这一神奇的技艺。这项技能被称作“神行”(Lung-Gom)。亚历山德拉•大卫•尼尔曾目睹这一过程并写入她1931年出版的《与密师和法师在西藏》一书中。她在远处通过望远镜目击了一个僧侣的神行过程,她在西藏旅行的同伴通过裸眼看到了那个僧侣的模样,并确认了他正是传说中的“神行者”(lung-gom-pa)。

僧侣们可以进入一种深度的出神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他们可以通过某种完全违背我们目前所知的重力学的方式来操控身体,以极快的速度和极大的步幅飞跃前行。他们每一跳步的高度都至少有10米,跨度至少有33米。亚历山德拉想要接近那个僧侣,近距离进行观察并询问他一些问题,但却被严厉警告(试图阻止或和他们说话极有可能导致他们丧命。这些喇嘛在神行时不能中断其冥想过程,停止重复诵念咒语会使体内的神离开,如果恰好不是合适的时候,就会使他们丧命)。练习这项技术须先花费数年时间来练习各种呼吸技能,最终需要按照某种节奏来重复诵读老师给的一个咒语,进行实践时的呼吸和步伐必须和咒语的音节保持同步。

到目前为止,已有很多被妥善记录、难以伪造的关于人类悬空漂浮的案例,包括基督教徒、瑜伽修行者和19世纪一个名为丹尼尔•杜格拉斯•休姆的人都曾显现过这种非凡能力。科学家、学者、政府要员和其他社会名人曾共同目击了丹尼尔的惊人表演。

在克劳德•斯文森博士的《同步的宇宙》中,有一个关于人体漂浮的例子。1980年代,有一个叫做彼得•修格列斯的年轻希腊人,他不需要接触就能移动物体、弯曲汤勺和其他金属器具——曾被很多人目击到。修格列斯自身也能够漂浮起来。在1986年,他的妻子拍下了他悬浮在离厨房地面18英尺以上的空中并持续了47秒的照片。在这个过程中,他看起来很费力,脸部表情出现扭曲,并且在落地后出了一身冷汗,精疲力尽。他花了10到15秒的时间恢复到正常的意识状态。为了实现这一表演,他必须高度集中注意力,并且在事前数周完全素食。

读到这里会让我们想到谁?人们一直认为《水浒传》中的神行太保戴宗“日行八百里”是施耐庵虚构出来的情节,现在来看,这完全是一种真实的“技艺”(小说中说这种技艺可以“传授”,其中有一个要求是必须“食素”)。

我们应该想到的是,佛道两教的素食主义者并不是在故弄玄虚,其中包含着某种特定的目的与道理。

7、金字塔效应

关于金字塔用途的说法很多,《源场》又为我们增添了更多令人震惊的内容。这些内容使我们看到了金字塔隐藏着更多鲜为人知的效应。

《源场》说,截止2010年夏天,除历史遗存的之外,在全球范围内又建造了超过50座金字塔,大部分在俄罗斯和乌克兰境内。这些大大小小的现代金字塔让人有了更多发现。从实验数据和效果来看,金字塔建筑具有十分鲜明的微观量子效应。

第一,物理学效应。如使剃刀刀刃变得锋利,使臭氧空洞完全闭合,使风暴和极端天气远离,提高附近油田产量且使杂质明显减少,保护一定区域免遭电击等。

第二,农业效应。使普通农作物增产20%至100%,或使小麦增产400%。

第三,生理学效应。降低有害物的效果,使毒药毒性大幅变弱,放射性衰变变快很多,降低病毒和细菌对生物的影响,甚至当人们服用如LSD一类的迷幻药后,再身处金字塔内或者附近,效果也不明显了。连普通的安慰剂如葡萄糖水,如今成为了治疗酗酒和毒瘾的有效方法。你要做的仅仅是,先把它们放在金字塔数日,然后将其注射入静脉或者直接饮下。

第四,医学效应。如提高药物抗病毒效果,使问题早产儿迅速康复,降低致癌物质作用等。

此外,《超自然》一书的作者莱尔•沃森发现,“放在金字塔里的鸡蛋、牛排、死老鼠保存得很好,而那些放在鞋盒子里的已经发出令人作呕的味道了”。

更重要的是,俄罗斯国家科学院确认,金字塔能量能够减少犯罪行为,“几个月后,监狱内的犯罪行为几乎消失,囚犯行为举止都有很大改进。”“我们仅仅把被金字塔效应作用过的花岗岩放在了监狱内外,监狱内部没有做过任何变动。”

8、人类目前的星际跨越能力

我们现在发往火星的探测器还没有载人,但是,以后呢?

熟悉火星登陆计划的人都知道,人类将在2025年将首批志愿者送上火星。到2033年,火星人类聚居地的成员人数将达到20名。从现有技术看,人类是用“笨拙的”技术进行星际航行的(从地球到达火星大约需要180天)。

如果地球科技发展到我们将要给出的现存于地球上的“外星遗技(龙卷风除外)”水平的话,恒星际航行,包括佛教所说的“超出10亿个银河系的星系与XX系星系”的航行还是问题吗?

如果载人航天器中的成员由“志愿者”变成“各类专家”,其中包括基因科学家的话,火星上会不会出现地球《圣经》中上帝“创世纪”与造“亚当夏娃”的故事?

一定会!

而且,火星版的“圣经”一定会在火星人的后代中流传,并同样被火星人的后代一代一代地“争执”、“讨论”和“论证”,就像今天的地球人一样。

这是在可预见的不远的将来一定会发生的事。

但是,非常遗憾的是,现今地球上的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成为火星居民,因为不可能大面积、大批量的将地球人全部移往火星,不管地球上的生存环境多么恶劣,人们多么需要进行星际迁移以祈求DNA的延续,由于星际移民存在着一个成本问题,所以,并不是谁想移民就能移民,这是需要巨额“费用”的(原计划在2023年将首批志愿者送上火星的方案,就因为60亿美元的费用问题而推延到2025年的)!

所以,最终在火星上得以“延续血脉”的,只能是宇航团队的“队长”一个人,并像《圣经》中所说的那样“按照自己的样子造人”。如果你有幸成为宇航团队中的一员,为了发泄愤怒,也可以化身为蛇而去引诱火星的亚当夏娃偷食“禁果”,进而让“队长”尝尝“报复”的滋味和“独享”的后果。

3、太平洋基地

古德问约翰,那位空军军官是否透露过外星人最大的两个基地———位于太平洋的外星人基地———在什么位置时,他回答道:“他说过其中一个在加利福尼亚州和夏威夷约半道的地方。但在这一点上他似乎有些犹豫,给我的印象是另外一个在南太平洋。”

有趣的是,古德认识的另一位军方记者声称,他知道一些有关外星人在夏威夷有基地的消息。另外一个消息来源说,外星人在马绍尔群岛有一个基地。尽管马绍尔群岛和夏威夷群岛都不在太平洋的南部,但考虑到在有关外星人基地确切位置的事情上,一直存在着政府介入散布人为虚假信息的可能,或许下面的故事能够提供一些关键线索。

哈罗德·斯塔尔曾是UFO的先锋探索者,也是亚利桑那州MUFON网的经理,并在七个讲英语的国家里做了超过500次有关UFO话题的节目。

1990年1月13日,他告诉古德说,当时他正在一边主持节目一边玩自制的无线电设备,忽然从一个熟悉的地方听到一声召唤。那个地方就是位于马绍尔群岛的夸贾林环礁。“二战”期间,斯塔尔曾经担任陆军电台军官,而执行第一个任务的地点就在夸贾林环礁。于是,他马上做了回应。

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那些业余无线电发烧友不便在此透露姓名,只能说他们都拥有博士头衔,为某个大型航空航天企业工作。第一位姑且称之为“比尔”,第二位叫“艾伦”。但是,古德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和背景。

在逐渐建立起关系后,哈罗德问比尔他在这么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干什么?比尔回答说,他在某个特殊的物理领域获得过博士学位,作为研究和发展科学家,在那里研究最先进的仪器。

他所从事的工作是如此怪异和复杂,与现代物理原理相背,说出来也没人会相信。有几家美国大公司在夸贾林环礁从事高级机密的工程,而雷声测试场系统工程公司就是其中之一。他解释说,由于签了誓言书,因此太具体的事情他不便透露,只能说当时在太平洋某地有一项星球大战项目正在进行。

当约翰问比尔他的工作是否类似时,比尔回答说这只是基地工作的内容之一。

从1946年—1958年,美国在马绍尔群岛进行了66次核弹实验项目。1959年,在夸贾林环礁修建了导弹试验场。

1985年,五角大楼的发言人曾说:“我们所有的高科技战略系统都与夸贾林环礁设施密切相关。”此基地是美国唯一可以测试各种远程战略导弹的试验场,还可以跟踪远在6900千米外的范登堡空军基地和3800千米外在夏威夷的太平洋导弹发射场的发射。雷声测试场系统工程公司的2300名职员负责综合工程和物流工程的运作。

在夸贾林岛上建有也许是世界上最复杂的包含所有频道的雷达系统,主要用于跟踪、确认和描述导弹以及其他太空物体的活动。

比尔还告诉哈罗德,他是从内华达奈力斯空军基地试验场转到夸贾林的。内华达基地就是51区,一直流传在那里藏有被回收的外星太空飞船。哈罗德说,他从一位空军上校那里听说美国多年以来一直试图仿造外星飞船的推进系统。很明显,比尔没有谈也不能谈得更细。

可是为什么会选中夸贾林环礁呢?比尔回答说,是因为安全更有保障,为了避免被外人窥探,许多研究设备、仪器和人员都是偷偷摸摸运过来的。至此,比尔说他得挂断了。

1990年3月11日,哈罗德与另一位在夸贾林的无线电发烧友艾伦取得了联系,想探听有关活动的进一步消息。但很明显,艾伦在有关活动与夸贾林岛附近地理位置方面显得吞吞吐吐的。最后他说:“我无可奉告。”随后,在最后一次联系时艾伦说:“我要小心翼翼地说话,因为我们的小朋友也许会发怒的。我们当然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

总有人认为,美国的导弹防御盾牌计划不过是个借口,官方一直在秘密地建造反外星人威胁的防御系统。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根据这位空军军官的说法,反而是外星人对环境造成了潜在的威胁。

因为它们把地球的构造板块弄得一团糟,而在海里的外星飞船也使水温升高。至于如何升高,他没有细说。能与它们联系上的军方少数人曾经要求它们清空海底的基地,但外星人没有理会。

根据费莱斯的回忆,在做完实验后他被邀请参观UFO的内部。这时,他知道了外星人来自雷蒂克尔星座,自称属于高级智慧生物网络组织,在过去的60年间一直观察地球,重复进行劫持。

那么,外星人劫持人类进行身体检验,并且开展杂交实验,最后再抚养人类与外星人的混血儿,究竟是为了什么呢?而且,外星人似乎是在有选择地劫持人类。就像托米一家,几代人都经历过劫持事件,这中间到底隐藏着什么?

再者,从医学上来看,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检查或采样呢?部分UFO研究者认为,这是由于外星人的生殖能力逐渐衰退,所以便以地球人为对象反复进行交配实验。

最近,有关外星人在人体中植入东西的报告急剧增加。据UFO研究者伯德·霍普金斯的调查,异物通常是直径3毫米的金属球或小片,用针状的器械植入。其目的或许是作为一种监视器,或者是想起到精神控制的作用。显然,外星人的人体实验已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然而,这类劫持事件并不是始于20世纪60年代。事实上,在久远的过去,外星人就来到了地球,所以实验在很久以前就开始了。不过那时的人们不知道外星人的存在,他们把它作为“奇迹”记述下来,《圣经》中便清晰地留有这种痕迹。

“巨大的云与火旋转着闪烁经过,在其周围有亮光,火的中央有像金属那样的东西。其中走出四个生物,他们具有人的模样……”显然,按照现代UFO学观点,这段文字便记录了与UFO的近距离接触。

最近,美国航空航天局工程师约瑟夫·布鲁姆利希按照这段记述,再现了UFO的模样,并且认为“那一切是可以在科学技术上加以证明的”。

4、澳大利亚基地

约翰的消息来源透露,在派盖普有个外星人基地,那里有美国与澳大利亚国防部联合建造的联合防御太空研究机构和最机密的设备。机构自1966年由美国中央情报局建成以来,一直由国家侦察局和国防安全局联合管理,作为侦察和监督卫星的下行站点。

1989年,有三位猎人声称看到基地的一个伪装门被打开,一个金属圆碟无声垂直升起,高速飞入空中。古德的另一个可靠渠道也认可在澳大利亚某地有个外星人基地的说法。

有一次,一位空军军官说自己在派盖普附近看到了飞船和两个外星人,但古德不知道他讲话的细节。这件事让古德想起了1949年,一位政府科学家和前智利空军指挥官曾经告诉著名的被劫持者约翰·阿达姆斯基,在离悉尼2240千米的地方有个很大的太空实验室,自1948年便开始运作了。

太空飞船可以在那里降落,地球人和太空人的通信可以通过这个实验室进行。要知道,派盖普离悉尼约2000千米。阿达姆斯基拥有美国军械局的身份证,可以自由出入空军基地,与军方有密切联系,因而得到以上敏感信息。

另外一位在20世纪70年代与美国中央情报局有过密切合作的已故著名天才灵通人士帕特里克·普莱斯也提供了佐证。已退休的陆军上尉弗雷德里克·H.阿特沃特,曾经参与过美国中央情报局、国防安全局和陆军情报安全部进行的极端机密的遥视实验。

他回忆说,通过遥视,普莱斯发现地球上有四个外星人基地。一个位于北部齐尔山地下,离派盖普西北约有130千米。普莱斯相信,那个基地中有从别的基地来的人员,目的之一是运输新成员,基地还有监控功能。另外三个基地据说在比利牛斯山脉的佩迪杜山(西班牙东北部)、津巴布韦的印岩加尼山以及阿拉斯加的海耶斯山下。

技术转让

根据空军军官所言,外星飞船使用的是一种充分利用地球磁场的电磁推进系统,可以以超光速做星际飞行。如果拿军官的说法与1958年巴西海军情报官员透露给奥拉奥·方特斯博士的消息来做比较,你会发现军官的说法是中肯的。

在登上这些飞碟对里面的仪器和设备进行检查后发现,它们是由一个极其强大的电磁场作为推动力的。证据显示,这是个旋转和振荡的高压电磁场。很显然,这种场可以制造某种我们不知道的重力效应。

遗憾的是,我们无法解决更重要的问题:这些磁场是如何产生的,通过这些磁场的巨大电能发自哪里?在所有飞碟里没有找到答案。明显的是,它们的电源不知从何而来。

但另一方面,有证据证明大飞碟使用某种原子发动机,因为动力源表明它们可以通过无线电信号传送电能,而我们还要靠电线。在小飞碟里发现的设备能够很好地接收和压缩电能。

约翰·阿达姆斯基说,小飞碟的推进系统使用了电磁和静电力。他被告知,在地球大气层,飞碟顺着地球磁力线飞。这一点也得到了空军军官的证实。阿达姆斯基乘坐的小飞碟自身无法发出巨大电能,因此它们得到大飞碟上去充电。1965年,一位美国人帕特里克被劫持上一艘直径约23米的飞碟,从而得知这个飞碟的电源是从一个大得多的雪茄形飞船上输送过来的。

空军军官还透露,外星人在与我们共享科技,但没有谈到原因。古德猜测,这也许是为了换取将地球作为它们基地的使用权。无论如何,它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我们将要做的延续,将来我们的物理课本要改写。作为学生,我们已经在了解它们的科技方面取得了一点点进展,比如在使用核聚变反应堆方面。外星人在光物理方面的技术太超前,远远先进于我们的激光科技。

有个例子也许可以证明美国军队与外星人有联系。1992年4月—5月,美国军队和拉丁美洲几个国家在阿肯色州查菲要塞进行名为“幕帘行动”的联合军事演习。

根据一位被划分到波多黎各国防军小分队的美国特种兵军官的回忆,演习项目之一是如何制止“敌军”摧毁一座模型桥。但没有一个部队成功,敌方总是可以攻入。尽管不允许使用红外线夜视仪观察对方战术,但有一次当敌人临近时,波多黎各人还是偷偷用了夜视仪。

令人惊奇的是,他们居然看到了从地面慢慢爬过来的、身长约为1.2米的、长胳膊白色瘦瘦身体的小家伙。它们只有四根手指,大大的黑眼睛。后来,波多黎各小分队得到命令:不得谈论此次事件。尽管所有知情人都觉得这些小人不可思议,但似乎也说明美国军队与非人类有着联系。

除了军方情报界的少数几个人知道外星人的事外,其他没人知道。个别人与外星人打过交道后心理崩溃,不得不被送往位于华盛顿特区的沃尔特里得部队医院做心理治疗。有一次,约翰开玩笑地问消息来源:“假如我把这一切包括你的名字都说出去,会发生什么?”

“我们会让你看起来就像个傻瓜。”

它们冲着地球来

军官强调他并不知道所有的答案,但也许有人知道。外星人不止一类,它们之间似乎也存在着分歧,有矛盾,当然我们可不想介入其中。他除了知道它们来自银河系外,并不知它们的确切来源。

可以肯定的是,它们也是实实在在的智能生物,而不是从多维世界来的怪兽。在被问起劫持事件时,他说他了解得很少,但事情确实发生了。他更关心那些被劫持的孩子,认为劫持可能与遗传研究有关。

那些外星人———至少是军官所知道的外星人———不关心我们的政治或者国家领土,对地球存在的问题持超然态度。地球对它们而言,不仅仅是个驿站,而是它们永久的基地。“它们就是冲着地球来的。”军官说。

真实的证据

这位军官所言到底有多少是真话?约翰坦言,军官所言充满魅力,但要他担保其真实性,他还是缺乏信心。多年以来,约翰一直在四处求证这些事。

在得知军官对自己写的书《绝对机密》十分认可时,古德要求约翰帮他去约那位军官。1998年9月,双方通过电话取得了联系。约翰问军官是否愿意在保证不透露他身份的前提下与古德见面,军官说他需要花点时间来考虑,但一直没有答复。在被追问后,他才决定不见面为好。

在古德眼里,这位军官提供的信息基本属实。1950年,一位叫威尔伯特·史密斯的加拿大科学家写道:“此事情在华盛顿政府是最高机密,甚至比氢弹的保密程度还高。”知情的高级人士也确认这是事实。一位负责行动的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副局长承认,这是情报局最敏感的话题。“到现在仍然是最高机密”,参议员、前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巴里·歌德华特1975年说,“但听说会有部分内容逐步解密。”

“假如真有一些外星人想永久驻扎在地球的话,那些少数知情者也还是极不情愿承认的。”一位美国海军军官在谈到波多黎各外星人基地时说,军方许多年前就知道此事,但不愿向大众公开,因为怕引发恐慌,导致世界经济崩溃。也许逐渐解密是个好办法。

里根总统

1987年,在第42届联合国大会上,里根总统语出惊人:“我不时想,如果我们都在面临外星人的威胁,我们世界上的分歧会很快消失的。还有,难道外星人不是已经在我们中间了吗?”

戈尔巴乔夫

里根有过两次目击UFO的经历。1974年,当他还是加利福尼亚州州长时,在飞机上遭遇过不明飞行物,他甚至还命令驾驶员去追。1985年,在日内瓦美苏高峰会谈时,他还同戈尔巴乔夫谈到外星人威胁。

戈尔巴乔夫在一次克里姆林宫的报告时证实:“美国总统说假如地球遭遇到外星人的入侵,美国和苏联将联合起来打退入侵……”1982年,在白宫放映电影《ET》时,里根靠近导演斯蒂芬·斯皮尔伯格身边,喃喃道:“要是人民知道这都是真的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