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和晓静在厨房猛烈进出,强行要了她第一次!好爽

许文笑着摇了摇头“没事,正常人都会是这种反应。”

许文的大肚再次获得大家的好感,长脸女人微笑着问“不知先生贵姓,是从事什么行业的?”

 文学



“我叫许文,以前是个盲人按摩师,像五脏六腑压住气什么的或者身体酸软麻累,比如你们经常久坐脊椎腰椎不舒服,我都能通过按摩给你们调理调理。”许文回道。

一听这话,这群美女顿时炸了锅。

“哎呀,许师傅,你也跟我揉揉呗,我肩膀特酸。”

“我背疼……”

“我腰……”

许文有点后悔了。这句话一出口自己成了所有人的目标,不得已只能象征性的给几个美女按了按。

虽然许文接触按摩时间并不长,可他以前好歹也练过几手功夫,对人体经络比较熟悉,而且人也成熟,比一般人学的要快很多,且还有自己独特的见解,这样一来,他按摩的技术倒是并不差。

所以,通过他按摩的几个女人,起来后都说“舒服多了,谢谢您啊许师傅。”

被许文按摩过的女人也很自觉,都分别掏出几张百元大钞悄悄塞进许文的包里。

许文假装不知道。

这一幕刚好被门口开完会的陈芸芸看到,她看在眼里,心里就是一番计较。

陈芸芸想,这样也挺好,如果能把他留下来,至少能每天看见他,如果自己想了……

随即陈芸芸给许文打了个电话“喂,许文,你来我办公室吧。”

许文接了电话,连忙向众多小美女们告辞。

进了陈芸芸办公室,陈芸芸请许文坐在自己对面,微笑着问道“找我什么事?”




许文憋了半天说不出口,不过想到之前按摩店里老板对自己的照顾,不由的叹了口气“陈总,我想向你借点钱。”

两个人真正见面的时候,对双方的称呼突然变的客气起来,这让陈芸芸跟许文都有点别扭,尤其陈芸芸脸色突然变的很忧郁。

随后许文把事情说了一遍。

“需要多少?”陈芸芸问。

许文伸出手指“二十万。”

陈芸芸也干脆,也不问得白血病的那人跟许文是什么关系,直接拿出支票在上面“唰唰……”的写了一个数字,说道“这是一百万,你先拿去用。”

许文连忙说“不,用不了这么多。”

陈芸芸硬塞给许文“傻子,你以为手术完就没事了?白血病是要做透析的,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这些钱你先用着,不够再跟我说。”

许文不由的愣住了。

陈芸芸一句傻子不仅没有让许文觉得难听,甚至反过来倒又扑捉到了一丝两人之间的熟悉感。

也不再执拗,许文把支票收起来。

陈芸芸突然轻声开口“文哥,我最近也有点累,腰酸背痛的,你也给我按一下呗?”

许文微怔“在这?”

陈芸芸不由的白了他一眼“在这怎么了?难道这里你没干过坏事?”

她一句话让许文想起之前自己对陈芸芸报复性的发泄,当时门口还有别的人呢。

想起这些许文不由的有些愧疚,说“那次没有给你造成什么影响吧?”

陈芸芸幽怨的瞪了许文一眼,没有说话,直接拉着许文的手来到办公室的里间。

里间是一件休息室,有床的那种。

陈芸芸平躺在床上,面色潮红,悠悠开口“开始吧。”

今天的陈芸芸穿了一件红色的长裙,一看就不像是个上班的人,不过鉴于人家是胜利集团的董事长,穿什么那到是没人敢管。

红色的长裙把陈芸芸那优美的线条勾勒的更加完美,年长一点的女人就是会穿,v字领口把大片雪白的饱满都暴露在外,纤细的腰肢又被红裙紧紧包裹。

尤其她躺下后,两条白嫩的大长腿,更挣脱了下垂的裙摆,直接暴露在许文面前。

许文拿着钱很感动,站到陈芸芸床头的位置,伸出双手认真的给她按摩起来。

他粗糙的大手在陈芸芸身上游走,不知有意还是无意,都刻意避开了陈芸芸最紧要的部位。

这让陈芸芸蹙了蹙眉头。

许文其实想的是,既然人家都给我钱了,这种情谊不容亵渎,他如果再像之前那么猥琐,心里也过意不去,所以,是时候真真正正的给陈芸芸按个摩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墨, 染,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kkufo.com/ufo/869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