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帮我揉揉硬的难受- 藏在柜子里接着干

2022年1月15日14:33:40宝贝帮我揉揉硬的难受- 藏在柜子里接着干已关闭评论

宝贝帮我揉揉硬的难受- 藏在柜子里接着干

韩蕊是真的有反应了,她甚至感觉到一种闸门不受控制,有水缓缓溢出的感觉。

她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又是怎么回事,所以好羞,在这种羞意下更是不自觉的把自己有反应的事给说了出去,以至于现在想懊悔也晚了,好羞人。

然而她的羞人却是老张最大的亢奋,亢奋到极致了,甚至松开了韩蕊曼妙的胸前。

松开,当然不代表着放弃,而是他想要更多,那猛然低下的脑袋就是最好的证明!

 宝贝帮我揉揉硬的难受- 藏在柜子里接着干



被手指撩弄都会产生反应,这要是真被老张拿嘴巴连亲吻带吸吮的,那岂不是……

当韩蕊感觉到羞赧又慌乱的时候,老张的嘴巴却是离她那里越来越近。

近到伴随着呼吸,老张都能闻到属于韩蕊胸前的迷人馨香。

那么好闻的味道,都刺激的他整个人欲望勃发,直想将韩蕊胸前的娇媚给狠狠感受起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就在他的嘴巴离那韩蕊身前娇媚不足两公分的时候,突然‘咔嚓’一声在楼下响起,随即就是‘吱吱’的汽车警报声响彻。

很明显,是车玻璃被砸了,而且那警报声跟自己的车子完全相同。

这骤然而起的警报声,如同一道闪电劈散了蒙蔽老张心头的欲望氤氲。

意识到自己正在对韩蕊做的事情后,顿时感觉到老脸滚烫,羞愧到不行。

老友得知孙女在自己家过夜,自己却趁机对人孙女做那种事情,这简直太混蛋了。

因而借着这一丝的理智,老张赶紧起身跑到窗前,看起来像是看楼下被砸的车子,实际上更是为了被夜风吹拂脸庞,希望能够吹散心头的欲望氤氲。

只不过,夜风没有吹散他心头的欲望氤氲,但是自己的车子却做到了。

因为他发现车子的前挡风玻璃已经被敲出个大窟窿,炸纹更是漫布在残余玻璃上。

警示灯依旧在闪烁,在黑暗的夜里显得是那样的刺眼。

老张当时就怒了,真心的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干的。

于是也顾不得许多了,把裤子往身上一提,老张拎上门口的臂力棒就除了门。

他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个王八犊子干的这事,若然不给他个解释的话,他就用手中的臂力棒,给对方一通暴力的解释,让他见识见识,花甲之年的老头子疯狂起来,是个啥模样!

这个时候的老张是暴躁的,是愤怒的,是英勇无畏的,甚至有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

只是当他下楼后才发现,哪特么有人,就剩自己那辆被砸碎前挡玻璃的车子孤零零的在那。

放眼望了一圈,老张也没见到个人影,反倒在车上看到张纸条。

拿起来一看:放聪明点,留不住的东西别强留,该放手就放手,小心把命搭上!

“我曹尼玛的!”

老张骂了一句,心头火噌噌的。

他没有证据去怀疑是不是陈虎做的,但是却能肯定对方肯定跟陈虎同样的目的,都是为了亡妻的研究成果来的,想要让他把亡妻的研究成果给交出去。

但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老张年轻时就不受威胁,现在更不怵这个。

打肯定是没年轻时能打了,但现在他豁得上,都特么花甲之年的老东西了,他还怕玩命怎么的?打不伤你,我特么还弄不死你?跟谁换命老子也值了!

基于这种暴躁的心思,老张冷哼一声,直接拎着臂力棒上楼了。

不管是谁耍手段,都是白搭,他非得替亡妻把研究成果冠注上姓名不可,谁也不能阻挡!

回到家中后,韩蕊已经穿好了衣服,更是从厨房拿出一个热水袋。

“那什么,我考虑过了,用热水袋孵的话,再自己揉揉应该也是可以的,就不用你帮我了。”

这可真是个悲催的消息,哪怕是刚才已经心生懊悔了,依旧不妨碍在听到这个消息后,老张心里的大遗憾。那么娇媚的两蓬傲人美好呢,都还没来得及品尝下,就重新藏起来了。

那个砸他车玻璃的王八蛋,伤天害理呀!!!

询问过车子的事情后,韩蕊就进了旁边卧室,然后把房门给关闭了。

很明显,她这会儿是害怕


张了,准确说是害怕跟老张发生什么旖旎的事情。

而老张也不好再说什么,难能可贵的终止了,虽有小遗憾,但终止就终止吧,算是亡羊补牢。

丢下臂力棒后,老张准备去卫生间洗洗睡了。

可就在这时候‘咔嚓’‘咔嚓’的又是连续两声,紧接着汽车警报声再次响起。

老张怒急,赶紧往窗口跑,冲下去逮人肯定是来不及了,只希望能够看到是谁砸的。

只是他速度够快,砸车玻璃那人速度也不慢。

当他来到窗口前看到时,那人已经跑出几十米了,只能隐约看到个背影,而且还是套在一个超级肥大的外套里,连脑袋都蒙上了。这特么别说是夜里,就是白天也看不出是谁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 A+
所属分类:u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