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不让受自己 夜场真空能玩到什么程度

2022年1月14日12:03:10攻不让受自己 夜场真空能玩到什么程度已关闭评论

攻不让受自己 夜场真空能玩到什么程度

“真的假的?”卢畊弘不是很信。


“你找到喜欢的人不就知道了。”


听伍苇静这么说,卢畊弘脱口说道:“我喜欢你啊!”


“你……”伍苇静被他气得胸口剧烈起伏,被他深情看着,渐渐就平静下来了,叹口气跟他说:“我去问问小米愿不愿意跟你交往吧,你等我电话。”说完不敢再呆,出门就走。


 攻不让受自己 夜场真空能玩到什么程度

卢畊弘虽然喜欢萝莉,但还不至于见到萝莉就想弄到手,忙拣起裤子边穿边追出去想解释,谁知一出门正好见到她跟一个男的撞到一块,她哎呀叫着往地上摔,卢畊弘忙冲过去扶住,骂那男的说:“你瞎呀?没见到有人吗?”


卢畊弘这有点蛮不讲理了,现场都没看到就瞎骂,他主要是太着急在伍苇静面前表现了。


那男的原想道歉的,被卢畊弘惹恼了,眉头一竖正要骂人,突然怔住了,在卢畊弘脸上打量一会儿,试探着问他说:“哥们,你是不是姓卢?”


卢畊弘诧异点头说:“对啊!你认识我?”


那男的身材瘦削,一副没精没神的样子,衣着打扮流里流气的,看着眼熟,卢畊弘却想不起自己在哪见过他。


“哈哈!老同学,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呀!我是郑志。”


卢畊弘搜肠刮肚的想,终于眼睛一亮说:“是你小子呀!这么多年不见,我都不认识你了。”


初中同学也是同学,卢畊弘倒没有因为学历而小瞧他,只是这货初中没读完就出去混社会了,卢畊弘跟他不算熟,热情都是装出来的。


寒暄过后,他眼睛发亮的盯着伍苇静瞧,问卢畊弘说:“这位是嫂子吧?”


这话可怎么答?自己跟伍苇静是从同一间房里出来的,自己又只穿着裤子,略一犹豫,卢畊弘硬着头皮尴尬的说:“对啊,这我老婆。”说着他把伍苇静搂过来了。


伍苇静略微一挣没摆脱,只好白他一眼强撑笑容跟郑志说:“你好!”


卢畊弘见她没有拆穿自己,顿时一乐,正要趁机再吃点豆腐,她却不给机会,高跟鞋踩下,卢畊弘疼得跳脚时她一声冷哼走了。


郑志憋着笑等伍苇静走远才小声问他说:“小两口闹别扭呢?”


卢畊弘正要吹牛,他手机响了,看一眼屏幕后挺着急的跟卢畊弘说:“我这有点事,先走了,改天请你吃饭。你手机给我。”


他接过卢畊弘的手机拨了他的号,拍拍卢畊弘肩膀就跑了。


卢畊弘对重遇郑志兴趣不大,回房回味着伍苇静在时的感觉,心里很是激动,想着她肯定是对自己有感觉的,要不然她也不会对自己做这样的事。


女医生给男病人治病会用这种方法,这种话鬼都不信。


他本来想留在酒店过夜的,谁知公司有急事叫他回去,说一个大单出了纰漏,需要他跟他的团队连夜补救。


这一忙就忙到了深夜,疲倦时他扫一眼坐他旁边的女同事翟晓莉的大腿,想到在酒店时看到的伍苇静裙下露出的美腿,他无意识的露出幸福笑容,却是吓得翟晓莉拉了下裙摆遮住,仿佛怕他扑过去一般。


卢畊弘干咳一声跟她说:“要不你回去吧,剩下的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你孩子还小,不能整夜见不到妈妈。”其他人都忙完离开了,现在公司里就剩他们两个人收尾,卢畊弘猜她挺怕自己的。

“这样好吗?你真的可以?”翟晓莉有点犹豫。


卢畊弘说:“走吧。打不到车你就让你老公来接你,注意安全。”


......


忙到天擦亮才完事,卢畊弘趴下睡没多久就被喊醒了,公司副总洪韬那死胖子催他说:“你赶紧把策划案给天祥送过去,他们老总快上班了。”


卢畊弘诧异道:“我去吗?这案子不是我的。”


“叫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这案子虽然不是你的,但之前失败的案例是经你手修改的,胡伟明没你了解情况,你去说比较好一点。”


这话卢畊弘赞同,老早就说胡伟明不行了,可他是洪韬的小舅子,搞砸了才叫卢畊弘跟进的,这事卢畊弘还窝着一肚子火。


卢畊弘赶到天祥的时候,因为着急,进电梯的时候撞到个女人,卢畊弘跟她道歉,她冷冷瞥卢畊弘一眼没说话,卢畊弘看她挺眼熟的,但没时间想她到底是谁,只知道她挺高的,身材也好。


那女人一直掩着鼻子,熬通宵又没洗漱,卢畊弘知道自己身上味重,挺尴尬的。


那女人站在卢畊弘前面,穿着包臀裙,臀形挺美的,熬了个大夜,卢畊弘居然还能起反应,他对自己看到穿裙子的女人总会幻想伍苇静而感到无语。


就在这时,进来一堆人,电梯里一下子变得拥挤,推挤之下那女人撞到卢畊弘身上,卢畊弘都特意躲了,还是没避开。


那女人感觉到了不适,回头往下看,卢畊弘大气都不敢出,也不敢看她,只听到一声冷哼,卢畊弘都想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伍苇静的治疗起效果了,卢畊弘感觉自己现在不容易颓了。


那女的受不了老被人挤到卢畊弘怀里,半路就下去了。


尴尬解除,卢畊弘上到楼层后,在厕所里缓了一下才找他们的负责人陆胜今,一个四十来岁,戴着小眼镜,长相斯文的西装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 A+
所属分类:u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