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的时候老公要我*早上发现下面还连在一起

2021年9月15日09:50:59吃饭的时候老公要我*早上发现下面还连在一起已关闭评论

“有毒也不关你的事!”

真是个倔强的脾气,沈正不管不顾,硬是拉开吕青儿的遮住下半身的手。

撩开衣服一看,还真是刚刚小解被咬到的,而且正是花蕾的中心地带。

 吃饭的时候老公要我*早上发现下面还连在一起

被沈正这样看,吕青儿疼痛感稍有退却,脸红了。

“你……你干嘛啊你。”

“也许蛇有毒。”沈正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帮你吸毒。”

吕青儿嘴上说着不肯,可身体却很有主张,把双腿给岔开了。

第一次看见吕青儿这么羞臊,她那隐秘之处也比李惜晴更加富有吸引力。

但胸脯一定比李惜晴更加挺拔,毕竟是个雏儿。

“再不吸毒,可能出人命。”

吕青儿把脸摆向一边,用手遮住脸:“那……那你吸吧,闭上眼睛,不准偷看。”

切,你自己都闭上眼睛了,又看不到我。

沈正低下头,跪着身子靠前,把嘴贴近那个神秘饱满的地方。

“呼——”

吕青儿头一次让男人这样接触自己,她喜欢沈正,身体不由自主的发出颤抖。

同时沈正也料定,这条蛇没有毒,中毒是会变色的,但上面只有浅浅的牙印。

可他却显得很紧张:“果然有毒,而且是剧毒!我来救你的命!”

“嗯。”吕青儿咬紧牙关,闭眼。

这田地之间就两个人,沈正就要尝一尝吕青儿是什么滋味。

一口,两口,三口,连绵不绝。

吕青儿终于忍不住了,跟着后面哼喊起来,死死咬住自己的手指:“你快点儿……好了没,我难受,我有点受不了了——呃呃——”

“别紧张,吸毒当然要吸干净喽。”

忍不住,沈正听到这痴迷的哼声,勃然而起。

他仰望吕青儿的时候,看见女人因为初次品尝‘折磨’而忍受的巨大‘痛苦’,为自己感到欣慰。

于是,那手指就有了可用之地了,朝前探入,没被开发过就是没被开发过,那地方紧的筷子都扎不进去。

“啊!——”吕青儿突然憋不住喊了一声,同时按住沈正的头:“你——你要做什么?!”

“我在帮你吸毒啊。”

“你——你骗人!你明明是就想……”吕青儿难以启齿,怀揣着对沈二娃的喜欢,心里是乐意的,嘴上却很厉害:“不行,我还是黄花大闺女,你不能对我这么做。何况你还……那么多闲言碎语的。”

沈正偏就不信这个邪了,猛然一吸。

随着这一下猛吸,吕青儿浑身癫狂的颤抖起来,双手也松开对沈正的强行控制,这种感觉能让自己飞起来:“呃呃呃……”

突然,在沈正努力做事的同时,吕青儿不喊了。不管他再怎么努力,这个女人都很淡定。没道理啊,刚刚还那么激情的。

沈正抬头看着吕青儿的呆滞眼神,原来是不远处有两辆汽车进了村子,距离他们只有不足三十米,要不是因为这边的庄家长的高一点,几乎就被人看见了。

“有车……”吕青儿说。

切,汽车关我什么事,沈正再次猛吸起来。

“嗯——不要……难受呢。”

吕青儿已经推开沈正,把裤子穿好。

真是败坏自己的兴致啊,刚刚才有点感觉,正到了激荡的时刻,怎么就放弃了。沈正擦擦嘴皮子,盯着那辆进了村的汽车。

不过,还有别的事找上自己,沈平给沈正打来了电话,说村长回来了,要见沈正。天呐,那张和李惜晴发生关系的照片,不会村长已经知道了吧。

算了,知道就知道吧,迟早的事。

沈正站起来,对吕青儿笑嘻嘻的说:“回头咱们再继续吸毒。”

吕青儿忍住没笑出来:“那……什么时候继续吸毒啊。”

可沈正已经走了,去了村长家。

村长正在屋内等着沈正,脸上没有一丝高兴,似乎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沈正刚进院子,就闻到这里散发出来的杀气。

我去,大事不妙!

“村长,你找我。”沈正装的一本正经。

“哼!”村长抬眼瞪了他:“好小子!拉屎拉到老子脖子上来了,你和惜晴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啊。”

村长将照片拍在大桌上:“混账东西!——这照片难道是假的吗?!你个不要脸的东西!竟敢欺负我女儿,还把这件事传的沸沸扬扬的,你当老子是好欺负的啊!”

既然事情都挑明了,也没必要再隐瞒下去了。

沈正点头:“不错,事情是我做下的。”

他倒要看看,这个村长能把自己怎么样,难道还能杀了自己不成。再说了,看照片上李惜晴销魂的模样,明显不是强暴,是自愿的,那照片简直就是女人在强暴男人。

“狗日的!老子在村里怎么多年,还没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

不过么,沈正也不是泥捏的,随便让人这样训斥。

他很大方的在村长边上坐下,点了烟:“我说村长,你说这话好没道理吧。我和李惜晴的事情是你情我愿,又不是我强迫她的,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再说了,你和杜梅的事情,难道就不是捅了别家的马蜂窝了?”

“什么!”村长勃然大怒,腾的站起来:“你个小兔崽子!你胡说什么你!当然我把你送派出所!”

“随意啊,不过我也会把你的事情给捅出去,就看你如何收场了。”

村长脸色稍有迟疑:“好好好,我现在不和你扯别的。这件事必须有个说法,你赔钱!”

沈正悬着的心顿时落下来一半,还以为村长会说娶了自己女儿呢。他知道,这个村长根本看不上自己,也有自己的办法来息事宁人,只是要他一个说法罢了,这倒好办。

“赔钱就赔钱。”

这时,李惜晴从房间内出来了:“爸!你说什么胡话呢,我是要嫁给沈正的。”

“放屁!给老子滚回屋里去!男人说话,你插个什么嘴!”

“我就是要跟沈正好。”

“你个不要脸的东西,要气死老子!”

不料,当女儿的李惜晴更加厉害了:“沈正说的没错,你和杜梅的事情也是我亲眼所见,自己都这样了,你还管得着我啊。”

真是女大不中留,还敢和老爷子顶撞了。

村长气的胸中起伏,完全没了应对的话。

门外有人进来,是沈平。看到这样尴尬的气氛,他心中清楚了大概,只对沈正说:“沈正,我找你有事。”

沈正也想离开这里,不愿和人吵架,没准李惜晴会霸道的把结婚的事情给说圆了。

走出了李家,沈平才一字一句的说道:“大老总下来了,你得想办法给我把地搞到手啊。”

“你没看见刚刚都吵架了啊。”

“哎呀,吵架归吵架,这地的事还是不能拖的。你和李惜晴商量一下,那张照片传的很厉害,村长不会不顾脸的。你把人娶过来就是了。”

沈正再次怀疑他:“照片……”

“哎哎哎,你怎么还怀疑是我啊。再这样我翻脸了啊,那么漂亮的女人你都睡了,现在还来卖乖。”沈平搭着他的肩膀:“我说兄弟啊,实在你不愿意,我再给你支个招呗。你就说,如果村长不愿意,你就把这件事捅到乡里去,看他这个村长还要不要脸面。”

“我去,你够毒的啊。”

“无毒不丈夫。”沈平的话凶狠,但说的却很自豪:“男人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赚钱,可以不惜一切手段。”

这件事兄弟两商量了很久,沈正还是没答应。虽说自己好色,可天底下哪个男人是不好色的,除非他是太监,可心得正啊,这种丧行败德的事情,谁愿意干谁干,反正老子是不干。

当晚,沈平说大老板想见自己,于是用汽车带着沈正去了镇上。大老板在镇上一个饭店里住,第一次坐汽车,感觉很带劲哦。大老板用一桌的饭菜来宽带沈正,有点受宠若惊了,无非就是为了村上那块土地而已。

“来来来,坐坐坐。”沈平像个东道主一样给沈正搬了把椅子:“老弟啊,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的徐总,身边这位是她的秘书孙秘书。”

徐总看起来也不过30出头,可城里女人就是不一样啊,保养的跟个二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似的,夏季的白色衬衫和里面微微显露的黑色内衣,透出一种欲望的朦胧感,还有——这徐总长的可是真标致,可以用性感来形容了,双目有神,红唇欲滴,堪比绝代佳人,就是村里最好看的吕青儿和她比起来都是小菜一碟。

再看看旁边坐着的这个女秘书,也是天姿国色。那对胸脯比徐总略大,可以让紧绷的胸脯像鱼雷似的凸显出来,山峰迭起,跟着女人的呼吸一跃、再跃、三跃……我的天,城里女人就是漂亮啊,雪白的地方比村里人更雪白,凸起的地方比村里人更明显。

要不是这里人多,沈正已经流口水了。

不经意间,他的宝贝已经硬到能顶破裤子的程度。还好,有桌子遮掩着,朝前走一布,别人就看不出来了。

“徐总好。”沈正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 A+
所属分类:u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