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9月8日中国新疆UFO事件

2021年6月11日21:01:14 发表评论
酷酷ufo专业资料

2005年9月初,张景平一家六口,正在新疆喀纳斯湖附近旅游。9月8日晚,爱好摄影的张景平,带着三脚架,正在拍摄当地自然风光时,突然发现天上出现神秘发光物体,并……

 2005年9月初,张景平一家六口,正在新疆喀纳斯湖附近旅游。9月8日晚,爱好摄影的张景平,带着三脚架,正在拍摄当地自然风光时,突然发现天上出现神秘发光物体,并摆出各种姿态,他就快速把照相机对准天空拍了起来。

 
 张景平说,他共拍摄了4张神秘发光物体的照片。“那场面真是壮观,一辈子也难得遇上一回,碰巧带了照相机,不然我得后悔死”。
专家推测可能是UFO
  昨天,张景平从电脑里调出这4张照片时说:“当时很激动,可照完后,照片被冷落了快3个月,要不是这两天看到新闻报道,照片可能就被埋没了。”回来后,张景平曾把照片放在自己的博客上,但没人来访问。就在张景平快要淡忘这件事时,媒体的报道、专家的热议让他重新兴奋起来。
  12月4日,国内各大新闻网站纷纷报道,新疆喀纳斯湖上空9月8日出现UFO。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国际UFO研究专家王思潮,在观看了当时的录像后认为,不排除该UFO是与地外智慧生命有关的飞行器的可能性。
  一时间新疆UFO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
 
开始调查
  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UFO研究专家王思潮曾在2005年12月初向新华社记者通报,根据他对该年9月8日夜在新疆上空出现的不明飞行物的分析与研究,他认为不排除该UFO是与地外智慧生命有关的飞行器的可能性。此报道在12月3日向国内外播发后在社会上引起了激烈的争论。新疆"9.8"UFO究竟是何物?在时隔11个月后的2006年8月初终于水落石出,事件真相终于被揭开 。
  2005年9月8日的这次UFO事件已经被证实是人类发射的飞船所至。2006年8月6日CCTV-10,20:30分播出的《走进科学》已经做了专题报道。
  2005年9月8日北京时间21时08分,格林尼治时间2005年9月8日13:08分,俄罗斯在哈萨克斯坦拜科努尔发射场使用联盟U型运载火箭发射“进步M-54”号货运飞船,为国际空间站补给2.5吨食品、燃料、水及实验设备等物品。其飞行路线正好经过我国的新疆境内。新疆所拍到的UFO呈螺旋状运动是火箭发动机分离后,失去控制与大气层摩擦所产生的光亮。
  中央电视台对新疆"9.8"UFO真相的披露,彻底击碎了有关它与地外智慧生命可能相关联的种种流言。
事件过程
  2005年9月8日21时11分左右,郑州游客张景平一家六口在新疆喀纳斯不远的霍木乡白哈巴村,忽然看到了天空中一头部呈长条状、向下喷射出五道光束的奇异飞行物,张先生赶忙调整数码相机,对准该物进行拍摄,在三十秒内拍摄到四幅较清晰的飞行物照片,照片时间显示是21点11分43秒到21点12分10秒。
  当晚21时许,从济南飞往乌鲁木齐的南航班机和从昆明飞往乌鲁木齐新疆航空公司班机的机组人员,均在哈密飞往奇台的航线上发现了正在飞行的不明发光物,该物发射出张角为120°的扇形白光,光线呈气旋形,如同回旋飘落的羽毛,持续时间大约有10分钟,但飞机雷达和地面雷达当时都没有显示出此空域有飞行物存在。
  当日晚,同样是距塔城不远的北疆旅游名胜喀纳斯湖附近,21时约18分,游客蒲国榕先生一行十三人,忽然看到从哈萨斯坦共和国方向飞来一个白色发光飞行物,斜飞过喀纳斯湖,蒲先生用数码摄像机以十倍变焦进行拍摄,当时拍摄的位置离喀纳斯湖仅几公里远,此不明飞行物像手电筒一样向后发射出至少五道光束,缓慢地在天空中向东北方向飞行。稍后,这五道光束组成的扇形光尾逐渐消失,发光体头部由亮变暗又由暗变亮,并变成螺旋状,快速地向北飞去。21点21分,这个UFO消失了,同时在当地目击这个UFO的还有三十多人。
  而事件真相是:2005年9月8日晚北京时间21:08分(莫斯科时间17:08分),俄罗斯从哈萨克斯坦拜克努尔发射场使用联盟U型运载火箭发射“进步M-54”号货运飞船,为国际空间补给2.5吨食品、燃料、水及实验设备等物品。
  联盟U型运载是前苏和俄罗斯使用次数最多的运载火箭,安全可靠性极高,是二级运载火箭,第一级由四个捆式助推器组成,第二级分两个子级,一子级火箭有四个喷口。它发射后第118秒,第一级火箭分离,第六分钟始第二级火箭的第一、二子级分离,二子级点火,第十分钟时,二子级火箭发动机关机,稍后几十秒,卫星或飞船入轨。联盟U型运载火箭向东北方向飞行一段时间,就进入了中国塔城、克拉玛伊、喀纳斯等北疆地区目击者的视野,该运载火箭第二级一子级的四个喷口喷射出的推进气体尾焰在箭体自旋转时易于在平面上看作五束光来,二子级为稳定入轨自旋转加快,则尾焰及气体颗粒物就会呈螺旋形。
  而恰恰约3分钟后的21点11分43秒,郑州游客张景平在喀纳斯不远处拍下白色发光飞行物的首张照片,约21点18分,国内游客蒲国榕在喀纳斯湖附近拍下了该发光飞行物的录像 ,而且该飞行物就是从哈萨克斯坦境内飞来的,由此可判断2005年新疆"9.8"UFO确是俄罗斯联盟U型运载火箭发射的进步M-54号货运飞船。
  05.9.8UFO之所以被南航班机和新疆航空公司班机的机组人员在哈密飞往奇台的航线上看到了约十分钟,那是民航机在空中高度高,看得更远,持续时间便长了。民航机雷达和地面雷达当时都没有显示出此空域有飞行物存在,是因为该飞行物在中国境外近百千米高空飞行,民航机雷达水平探测距离不到一百公里,而地面雷达一般垂直探测高度也达不到一百千米,水平探测距离在乌鲁木齐也达不到边境线外,因此探测不到该飞行物。
  俄罗斯在哈萨克斯坦国的拜科努尔发射场地理位置在北纬45.6°、东经63.30°,该发射场是前苏及俄罗斯最主要的航天发射场,地理位置恰好在我国北疆的塔城、克拉玛伊、喀纳斯的西部及西南方向,而从拜克努尔发射场的发射一般是向东北方向发射,从火箭发射到星(飞船)箭分离的时间一般在十分钟左右。
真相调查
  1978年8月28日,参加完珠穆朗玛峰科学考察的高登义先生(现中科院大气物理所研究员)到新疆塔城,看望十几年未曾见面的堂兄。当晚深夜约是29日凌晨一时左右,忽听到院外一阵喧闹,高先生赶忙出去看,只见很多居民都出来,指着西北天空一个怪异的发光飞行物议论着。高先生赶忙跑回屋里,取出相机,跑到院外,调好相机快门、光圈支在三角架上,对着该发光飞行物开始拍摄,前后拍摄了二十多张照片。高先生在拍摄的同时,该发光物从塔城西北方向飞到塔城上空略作悬停,转弯向东北方向飞去,从高先生目击和拍到的照片看,该飞行物发白光,平面看上下喷出五道光束,但据高先生分析在对称的一侧应该还有三道光束,共计八道光束,他推测该物高度在几千米上空,从它在塔城上空略作悬停,然后转弯向东北方向飞去这些情况来看,该飞行物应该是智能生命驾驶或遥控的。高先生拍到的照片和底片仅保留了一张,其它的二十余张均在回京后由单位上交给军队部门分析。
  2005年9月8日21时约11分左右,郑州游客张景平一家六口在新疆喀纳斯不远的霍木乡白哈巴村,忽然看到了天空中一头部呈长条状、向下喷射出五道光束的奇异飞行物,张先生赶忙调整数码相机,放在三角架上对准该物进行拍摄,在三十秒内拍摄到四幅较清晰的飞行物照片,照片时间显示是21点11分43秒到 21点12分10秒。他告诉笔者,他的数码相机未较对时间,可能小有误差,这四幅照片中即有该飞行物喷射五道光束来飞行的,又有呈螺旋状飞行的。
  当晚21时许,从济南飞往乌鲁木齐的南航班机和从昆明飞往乌鲁木齐新疆航空公司班机的机组人员,均在哈密飞往奇台的航线上发现了正在飞行的不明发光物,该物发射出张角为120 的扇形白光,光线呈气旋形,如同回旋飘落的羽毛,持续时间大约有10分钟,但飞机雷达和地面雷达当时都没有显示出此空域有飞行物存在。
  当日晚,同样是距塔城不远的北疆旅游名胜喀纳斯湖附近,21时约18分,广东佛山游客蒲国榕先生一行十三人,忽然看到从哈萨斯坦共和国方向飞来一个白色发光飞行物,斜飞过喀纳斯湖,蒲先生用数码摄像机以十倍变焦进行拍摄,当时拍摄的位置离喀纳斯湖仅几公里远,此不明飞行物像手电筒一样向后发射出至少五道光束,缓慢地在天空中向东北方向飞行。稍后,这五道光束组成的扇形光尾逐渐消失,发光体头部由亮变暗又由暗变亮,并变成螺旋状,快速地向北飞去。21点约 21分,这个UFO消失了,同时在当地目击这个UFO的还有三十多位。笔者向蒲先生了解了他当时目击拍摄到这个UFO的详细情况,并分析了他拍摄录像转成的十六幅图片,这个发光飞行物确实令人迷惑(见图片4 8)。
  相似的事情又在2006年6月24日发生了,当天晚上约23:15 23:20分,吴宁先生在新疆克拉玛依市朝阳公园门前和朋友一起看到一个白色发光飞行物,该飞行物从西北方向东北方向飞去,该物出现时是白色点状向后喷射白色发光物质,面积较大,呈手电筒状,期间还出现螺旋状飞行,吴宁用身边带着的数码相机拍照,因为心情激动手抖得厉害,只拍出了该物的运动虚迹(见照片 9)。笔者与吴宁电话沟通后,他说27日晚21时克拉玛伊电视台油城新闻播放了一位目击者24日晚拍到的这个发光飞行物录相,画面清晰,和他目击的情况相似。又是在靠近哈萨克斯坦的边境城市塔城,一位未名网友公布目击情况及照片称他在塔城市阿西尔沿中哈边境线的塔尔巴哈台山顶上,于6月24日晚23时约 21分32秒到22分13秒,看到一个飞行速度极快的发光飞行物,该物体呈放射性三角形(实为五道光束扇形,见照片10),自西向东平行掠过,他估计,在他拍摄的41秒中该飞行物飞过地面距离达90多公里。
 
共性因素
  78.8.28、05.9.8、06.6.24这三起新疆北疆目击的UFO事件,笔者分析有以下共性的因素:
  1.均是在新疆北疆目击,目击地是塔城、喀纳斯、克拉玛伊,民航空中目击区在哈密至奇台航线上。
  2.均在夜间目击,从晚上21时许到凌晨1时左右。
  3.均是白色发光飞行物,飞行物形状均呈放射五道光束形,这点上,高登义、蒲国榕和塔城未名朋友拍到的图片都有极相似之处。(见图片1、4、10)
  4.该飞行物飞行中有螺旋飞行状态。(见图片3、8、9)
  5.飞行方向均是从西北向东北飞行。
  6.目击飞行物的地点在中哈边境城市塔城和新疆北疆最北端的喀纳斯地区都看到飞行物在西北出现,向东北方向飞行,因此判断该飞行物应该在中国境外上空飞行(蒲国榕先生称他目击的飞行物是从哈萨克斯坦飞来的)。
  7.从05.9.8UFO事件中在哈密至奇台航线上能目击该飞行物和06.6.24UFO事件中在克拉玛伊能目击该飞行物判断,这两次目击的白色发光飞行物飞行高度较高。
迷津大开
  78.8.28高登义目击拍摄的UFO和05.9.8张景平、蒲国榕等人目击拍摄的UFO,最初笔者从这些照片及录像转图片资料判断应该是真实的UFO,使笔者很迷惑的是蒲国榕先生的录像转16幅图片,其中有三幅图片(图片5 7)看似是卫星或远程导弹发射中星箭或弹箭分离的情形。
  真正使笔者迷津大开的是06.6.24日这种白色发光飞行物的再次现身,相似的情况一再在新疆北疆出现,使得笔者怀疑这会不会是某种航天发射或导弹发射活动。于是我便在互联网上搜索近期的航天发射活动,发现6月24日晚莫斯科时间19:08分(北京时间23:08分),俄罗斯从哈萨克斯坦国拜科努尔发射场发射了“进步M-57 号货运飞船,为在国际空间站上工作的俄美两名宇航员运送给养。发射工具是“联盟-U”型运载火箭,约9分钟后,飞船与火箭第二子级分离入轨(联盟U型火箭发射进步M 57型飞船见图11、进步M型飞船见图12)。
  因此吴宁和在塔城拍到该飞行物的未名人士所拍摄到的白色发光物应是联盟U型运载火箭发射 进步M-57 号货运飞船的误认。他们拍到的飞行物喷射光束飞行应该是联盟U型运载火箭第二级一子级喷射推进的尾焰及气体尾焰在高空中可能反射阳光的情况,运载火箭第二级飞行过程的自旋转,造成喷射出尾焰呈螺旋形,螺旋形尾焰在高空可能反射阳光,也呈螺旋形。
  而且,俄罗斯在哈萨克斯坦国的拜科努尔发射场地理位置在北纬45.6 、东经63.30,该发射场是前苏及俄罗斯最主要的航天发射场,地理位置恰好在我国北疆的塔城、克拉玛伊、喀纳斯的西部及西南方向,而从拜克努尔发射场的发射一般是向东北方向发射,从火箭发射到星(飞船)箭分离的时间一般在十分钟左右,因此06.6.24晚北京时间23:08分,联盟-U型运载火箭发射进步号飞般后,吴宁和未名目击者在23:15 23:22期间拍到了该飞行物(时间可能有小误差,表未作较准)。
  联盟U型运载是前苏和俄罗斯使用次数最多的运载火箭,安全可靠性极高,是二级运载火箭,第一级由四个捆式助推器组成,第二级分两个子级,一子级火箭有四个喷口。它发射后第118秒,第一级火箭分离,第六分钟始第二级火箭的第一、二子级分离,二子级点火,第十分钟时,二子级火箭发动机关机,稍后几十秒,卫星或飞船入轨。联盟U型运载火箭向东北方向飞行一段时间,就进入了中国塔城、克拉玛伊、喀纳斯等北疆地区目击者的视野,该运载火箭第二级一子级的四个喷口喷射出的推进气体尾焰在箭体自旋转时易于在平面上看作五束光来,二子级为稳定入轨自旋转加快,则尾焰及气体颗粒物就会呈螺旋形。
辨明真相
  由此笔者想到,05.9.8UFO也可能同样是对俄罗斯拜科努尔发射场发射活动的误认。笔者在互联网上又开始搜索去年9月的航天发射活动,发现2005年 9月8日晚北京时间21:07分(莫斯科时间17:07分),俄从哈萨克斯坦拜克努尔发射场使用联盟U型运载火箭发射“进步M-54”号货运飞船,为国际空间补给2.5吨食品、燃料、水及实验设备等物品。
  而恰恰约4分钟后的21点11分43秒,郑州游客张景平在喀纳斯不远处拍下白色发光飞行物的首张照片,约21点18分,广州游客蒲国榕在喀纳斯湖附近拍下了该发光飞行物的录像,该录像转成的16幅图片的三幅极象某种航天发射或远程导弹发射时星箭分离或弹箭分离情况,而且蒲先生说该飞行物是从哈萨克斯坦境内飞来的,由此可判断05.9.8UFO确是俄罗斯联盟U型运载火箭发射进步M-54号货运飞船的误认。
  05.9.8UFO之所以被南航班机和新疆航空公司班机的机组人员在哈密飞往奇台的航线上看到了约十分钟,那是民航机在高空中高度高,看得更远,持续时间便长了。民航机雷达和地面雷达当时都没有显示出此空域有飞行物存在,是因为该飞行物在中国境外近百千米高空飞行,民航机雷达水平探测距离不到一百公里,而地面雷达一般垂直探测高度达不到一百千米,水平探测距离在乌鲁木齐也达不到边境线外,因此探测不到该飞行物。
  从以上思路出发,我查阅联盟型运载火箭的发射任务记录,发现联盟号运载火箭执行的第441次发射任务恰好是1978年8月29日,它从拜克努尔发射场发射进步3号货运飞般给礼炮6号空间站补给货物,这时间恰与高登义先生78.8.29日凌晨1时拍摄到那个白色发光飞行物的时间较一致,因此我推测高先生拍到的这个UFO应该是当晚联盟型运载火箭发射进步3号货运飞船的误认。高先生看到该飞行物似乎在塔城上空略悬停,转弯向东北方向飞去,很可能是该火箭一、二子级分离造成飞行轨迹变化引起的视觉误差。
  由同一发射场:拜克努尔发射场,相同的运载发射工具:联盟型运载火箭,相同的发射初始轨道倾角:51.6 ,相同的发射任务:同样是运载进步号货运飞船补给空间站,导致我国目击者目击拍摄78.8.29、05.9.8、06.6.24三起新疆北疆UFO事件,目击、拍照、摄录图像都相似,最后引起相似的“UFO”误判。
  由此可见, 78.8.29、05.9.8、06.6.24三起新疆北疆UFO事件确是前苏及俄罗斯从哈萨克斯坦拜克努尔发射场发射进步号货运飞船的误认。
UFO误认事件
  因为航天发射活动而误认的UFO事件并不鲜见,比如2003年6月18日前后,在格鲁及亚巴库附近目击和拍到的UFO,后来被认为是俄罗斯秘密军事航天发射活动的误认。
  特别的,在今年2月22日清晨5时许,我国台湾多个地方目击并拍到了一个UFO,有照片,有录像(见图片13、14、15、16),很奇异。后经台湾飞碟学研究会专家分析发现,是日本在当日清晨6点28分(台湾时间5:28分),从日本南部鹿尔岛的发射场用M 5型运载火箭发射日本首颗红外天文卫星的误认(见图片17)。
  05.9.8喀纳斯UFO事件之所以在早期末被发现是俄罗斯航天活动的误认,主要原因是该UFO录像及照片直到去年12月初才披露,真正看到蒲先生录像转成的16幅图片者仅是少数研究者,这时已不易和近三个月前9月份的航天发射活动相联系了,因此推迟了对其真相揭示。今年6月24日晚相似情况再次发生,我在短时间内就找出了相关的航天发射活动资料,便判明了真相。
  对于航空活动引起的UFO误认现象,如清晨特别是傍晚出现在天空中的桔红色桔黄色发光飞行物,我们已经注意到了。但对于航天活动引起的UFO误认,我们尚未注意和重视。因此,对于UFO观测和调查而言,一旦发生高空UFO现象,应该首先查询当日当时有无相关的航天发射或中远程、洲际导弹发射活动,以便把可能的误认、误判排除掉。
 
与外地文明无关
  日前有专家提出今年9月8日在新疆上空出现的不明飞行物可能与地外文明有关。对此,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国家射电望远镜项目首席科学家南仁东昨天表示,目前没有任何科学依据表明这一事件与地外智慧生命有关。
  9月8日晚9时18分,在新疆喀纳斯地区距地面约2000米高度的上空,一只UFO朝着西北方向飞行,边向五个不同方向喷射物质,喷射物的角度呈八十度。一会,该飞行物又停止了喷射,呈现为螺旋状的发光物向正北方向飞行,直至消失在夜空。整个过程持续了三分多钟。
  “我看到了电视台和网上的有关录像、资料,所谓不明飞行物,也就是尚未查明的,我们目前没有任何证据对此下定论。”南仁东解释说,全世界所谓目击不明飞行物的报道成千上万,但没有一件是能够被确切证明的。这些飞行物70%以上是飞机,也可能是气球、碎片或者一些特殊的光照现象,也有可能就是已知飞行物,像行星、彗星等,只不过公众不知道而已。
  南仁东说,人的认识总是有限的,UFO现象反映了人们对自身所处环境安全的关注,也反映了人们探索未知世界的好奇心。但科学判断必须有两个必要条件,一是有旁证,有独立的不同观察者,二是要可重复。“一些没有证据、无法做出结论的东西,要说它是科学,甚至与深空探索、空间科学联系起来,就不严肃。”
可能是俄货运飞船
  前不久曾有不少媒体报道了新疆乌市、奎屯、乌苏、塔城、呼图壁5个县市出现不明飞行物(UFO)的消息。据目击者描述,该物体沿边境线的塔尔巴哈台山脉顶上,出现一个飞行速度极快的发光飞行体,该物体呈放射性三角形,自西向东平行掠过。
  记者昨日从江苏省天文学会了解到,经过天文专家认真分析后初步判断,该飞行物体与俄罗斯“进步M—57”货运飞船在当晚从哈萨克斯坦拜克努尔航天基地搭乘“联盟—U”运载火箭升空有关。
  据俄地面飞行控制中心发布的消息,“联盟—U”火箭于莫斯科时间19时零8分(北京时间零8分)发射。约9分钟后(北京时间23时17分与第三级运载火箭分离,开始了飞往国际空间站的独自旅行。”而就在货运飞船升空后的数分钟,在与哈萨克斯坦接壤的新疆奎屯、塔城等地先后出现了不明飞行物,1分钟后亮光渐渐变淡消失。
  天文专家认为,不明飞行物体所呈现的放射性三角形很可能是飞船飞行时喷射的火焰产生气化所致。
 

UFO事件

  • A+
所属分类:u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