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阿片类药物的植物可能不是遏制习惯性饮酒的最佳解决方案

印第安纳州西拉斐特-美国各地的立法者仍在争论kratom的安全性,kratom是一种含有阿片类物质的植物,被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列为关注药物。K

印第安纳州西拉斐特-美国各地的立法者仍在争论kratom的安全性,kratom是一种含有阿片类物质的植物,被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列为“关注药物”。Kratom在专卖店和网上通过柜台出售。

基于阿片类药物的植物可能不是遏制习惯性饮酒的最佳解决方案

在美国,物质使用失调是一个主要的健康问题,越来越多的患有这些疾病的人正在用克拉通进行自我药物治疗,以帮助打破依赖性周期。继烟草之后,美国最常滥用的物质是酒精,将近1500万人被诊断患有酒精使用障碍。

普渡大学的一个团队在11月8日的《英国药理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研究了克仑特的影响以及对酒精滥用症患者的潜在影响。每年因饮酒对个人和社会造成的损失估计超过2500亿美元。

普渡大学药学院副教授理查德·范·赖恩说:“一个很大的挑战是,用现有的药物不能充分治疗酒精滥用症;实际上只有不到10%的患者得到了治疗。”“很少有能有效治疗酒精滥用的广泛药物疗法,因此寻找新的更好的疗法对帮助人们控制疾病至关重要。”

普渡大学的科学家与纪念斯隆-凯特琳大学和华盛顿大学的研究人员合作,研究了kratom及其成分对人体的潜在影响以及减少酒精消耗的能力。

范·赖恩说:“我们的工作表明,kratom可以有效地自我治疗饮酒障碍,但并不完全安全。”“相反,我们的研究为其他疗法提供了额外的支持,这些疗法不会产生使用kratom可能会上瘾的明显副作用。”

普渡大学的研究小组此前专注于G蛋白偶联受体,称为δ阿片样物质受体,这是一种新型药物靶标,与体内结合处方阿片样物质的受体不同。他们开发了与该新靶标结合并选择性激活该受体特定蛋白信号传导级联的药物。

原创文章,作者:空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kkufo.com/swx/90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