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分子在焦虑模型中被确定为关键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和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研究人员发现,在大脑中促进单个分子可以改变倾向性焦虑,即在非人类灵长类动物中感知许多情…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和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研究人员发现,在大脑中促进单个分子可以改变“倾向性焦虑”,即在非人类灵长类动物中感知许多情况具有威胁性的倾向。分子神经营养因子-3刺激神经元生长并建立新的联系。

脑分子在焦虑模型中被确定为关键

这一发现为新的策略提供了希望,这些策略的重点是早期干预治疗焦虑症,抑郁症和相关药物滥用风险的人。目前的治疗仅适用于一部分人,通常只能部分缓解症状。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心理学系助理教授,加州国家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安德鲁·福克斯说:“全世界有数百万人患有使人衰弱的焦虑和抑郁症。”这些疾病也是一些导致残疾的主要原因和因残疾而丧失的日子。“

福克斯与纽约州立大学下州医疗中心的Tade Souaiaia共同领导了这项研究。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医学与公共卫生学院精神病学主席Ned Kalin也是8月15日发表在“生物精神病学”杂志上的研究的通讯作者。

焦虑症通常在青春期出现,并且可能在他们的大部分时间里继续影响人们。目前,研究人员可以识别表现出极度焦虑或抑制气质的儿童;这些年轻人在过渡到成年期时有发展与压力相关的精神病理学的风险。

杏仁核的变化

该研究的根源大约是八年前该组在青春期前的恒河猴中进行的研究,当时研究人员第一次看到背部杏仁核的分子变化,这是一个对情绪反应很重要的大脑区域。

作者推测,该地区改变的过程可能是早年焦虑的基础。从那时起,研究小组对背侧杏仁核的RNA进行了测序,以确定与性格焦虑和背侧杏仁核功能相关的分子。他们最终缩小了潜在的分子并选择了神经营养素-3,这是一种生长因子,有待进一步研究。

研究人员使用改变的病毒来提高幼年恒河猴背侧杏仁核中神经营养因子-3的水平。他们发现,背侧杏仁核中神经营养因子-3的增加导致焦虑相关行为的减少,特别是与抑制相关的行为,这是人类患焦虑症的早期风险的核心特征。对这些动物进行的后续脑成像研究发现,神经营养因子-3在整个分布的大脑区域中改变了导致焦虑的活动。

福克斯希望其他科学家可以将他们的研究作为一种“深层科学”的例子,这种科学可以改变我们对精神病理学的理解。该团队已经列出了一系列可能需要进一步调查的有希望的分子。

“我们才刚刚开始。神经营养因子-3是我们能够在非人类灵长类动物中显示出与焦虑有因果关系的第一个分子。它是可能产生这种影响的潜在的许多分子之一。福克斯说:“要数百甚至数千。”

原创文章,作者:空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kkufo.com/swx/20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