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月笙是如何霸占的孟小冬?

1933年9月5日,孟小冬在《大公报》上刊登了一篇紧要启事,而且一登就是两天。 启事原文说:旋经人介绍,与梅兰芳结婚。冬当时年岁幼稚,世故不熟,一切皆听介绍人主持。名定兼祧,尽人皆知。乃兰芳含糊其事,于祧母去世之日,不能实践前言,致名分顿失保障。……

1933年9月5日,孟小冬在《大公报》上刊登了一篇”紧要启事“,而且一登就是两天。

启事原文说:”······旋经人介绍,与梅兰芳结婚。冬当时年岁幼稚,世故不熟,一切皆听介绍人主持。名定兼祧,尽人皆知。乃兰芳含糊其事,于祧母去世之日,不能实践前言,致名分顿失保障。虽经友人劝导,本人辩论,兰芳概置不理,足见毫无情义可言。冬自叹身世苦恼,复遭打击,遂毅然与兰芳脱离家庭关系。是我负人?抑人负我?世间自有公论,不待冬之赘言······特此声明。“

 

发这个声明前,孟小冬和梅兰芳事实上已经分手近两年了,分手费四万大洋,是杜月笙居中斡旋帮她搞定的。

但因为孟小冬和梅兰芳均是当时的梨园头牌,所以围绕他们的谣言非议一直没能得到平息。时隔近两年,孟小冬又发声明,不是为了让梅兰芳难堪,而是为了自我澄清。

此前,有小报记者在天津连载了一篇小说,恶意中伤孟小冬。小报记者暗示,此前发生的李志刚欲绑架勒索梅兰芳的”血案“,背后的指使人就是孟小冬;还说,孟小冬借助青帮大亨的势力向梅兰芳敲诈,狮子大开口。

流言蜚语下,孟小冬只好发出启事,给自己一些澄清。但发这样的启事,无形中对梅兰芳又是一种示威与伤害。所幸梅兰芳没有反击驳斥,梅孟二人漫长的情感纠葛在此终于尘埃落定了。

而尘埃落定后的孟小冬,心境是万分凄苦悲凉的,加之性格又孤僻冷寂,林林总总的折磨,她似乎再不是有着雄心壮志的”梨园冬皇“。

 

所谓杜月笙霸占孟小冬,正是在这个背景下发生的,虽谈不上乘人之危,但趁虚而入的意思总还是有一些的。

彻底与梅兰芳断绝关系后,孟小冬为了排解心中的忧闷,重新开始出来唱戏。

1935年,长江中下游洪水泛滥,灾民四处漂泊。为了赈灾,杜月笙在上海发起成立”筹募各省水灾义赈会“,并自任会长。黄金荣也配合义演,将他的黄金大戏院献出来供免费使用。

按计划义演分两期进行。第一期最轰动的是杜月笙四太太姚玉兰重现披挂上阵了;第二期更轰动,”冬皇“孟小冬再登上海舞台,压大轴演了八天戏。

孟小冬很快成为杜月笙的女人,这是一个引子。

 

1937年5月,30岁的孟小冬受杜月笙四太太的邀请,再次南下上海。邀请孟小冬再来上海,姚玉兰名义上是请孟小冬参加黄金大戏院搬迁后的开幕典礼。

实际上,姚玉兰是想借此成全杜月笙梦寐已久的好事。

姚玉兰和孟小冬是多年的金兰姐妹,杜月笙钟情孟小冬她是心知肚明的。为了讨好杜月笙,也为了在和杜月笙另三位苏州太太的家庭争斗中有个信得过的帮手,所以姚玉兰动了这个心思。

多不为人所知的是,据说黄金荣也曾为此事鼓动过杜月笙。

黄金荣对杜月笙说,月笙,女伶孟小冬我看品貌俱美,而且戏艺又佳,这是一个难得的妹子,不如设法讨了进来,纳为妾室。将来你开个戏院,她既给你为妾,又可给你唱戏挣钱,同管事务,这种一举三得的美事,你要趁他们走投无路的机会,设法及早下手,不怕她人不入你的手掌之中。

黄金荣的教唆虽然很庸俗,却也是大实话。此时的孟小冬的确处在人生的最低谷,旁人在这时候朝她下手可能有难度,但杜月笙不同。

杜月笙和孟小冬认识已经小二十年了,其间,孟小冬没少接受杜月笙的帮助和接济。更难能可贵的是,在孟小冬眼中,杜月笙的帮助和接济,企图心不强,对自己,他是真爱慕,真仗义。

 

各种人的各种心思交织在一起,孟小冬抵达上海后,一天晚上,好戏上演了。

这一晚,姚玉兰以她惯有的热情让孟小冬陪自己睡。多年的金兰姐妹嘛,孟小冬就上了姚玉兰的床。

夜半时分,趁孟小冬熟睡,姚玉兰偷偷地溜了出去,将床和垂涎欲滴的机会送给个杜月笙。

猛一醒来,孟小冬这才发现,自己原来上的是杜月笙的床。

有人说,那一夜,杜月笙是霸王硬上弓,孟小冬是因为惧怕才委身。这种说法可能不是真相,孟小冬是个极傲的女子,此前不给权贵面子的事,她做的多了,若她不同意,恐怕杜月笙上不了这个弓。

但说当时是情投意合,可能也不准确。

对杜月笙,孟小冬是感激的,感激中也有钦佩的情绪在。倾佩的情绪下,逆来顺受地接纳杜月笙,也算是被动地为孤苦伶仃的自己找到了一些慰籍、一些倚靠。

 

这一晚之后的情景也是按照这个意思发展的。

孟小冬没有立刻走掉,从5月到7月,她和姚玉兰、杜月笙”一马双跨“同住了两个月。

直到七七事变爆发,杜月笙计划逃往香港,孟小冬才返回北平。

从30岁成为杜月笙的女人后,孟小冬一直在没有名分中与杜月笙交往。虽然没能及时给孟小冬名分,但杜月笙对孟小冬是真心的好。举个小例子,孟小冬有次在上海生病,杜月笙二话不说,特意派小火轮接北平的名医孔伯华来给孟小冬诊病。其实不是什么大病,孔伯华一看,不过是冬天进补吃多了,开了个通气的小方子就治好了。

可杜月笙一高兴,竟送了十万大洋给孔伯华。

孟小冬在杜月笙心中的分量多重啊!

只可惜,杜月笙有情有义,时局却动荡不堪,先是无暇顾及,到能顾及的时候,却又失势落难了。

1951年,在香港深感不安的杜月笙计划移民法国,一家人商量的时候,孟小冬说了一句话,我跟着去,算使唤丫头,还是算女朋友呢!

这是问杜月笙要名分呢。

此时的杜月笙不光是权势没了,就是时日也所剩不多了,孟小冬能在这个时候要名分,这本身也是一种不弃不离的情义。

正因为如此,杜月笙不顾反对,在人生即将谢幕的时候,为孟小冬办了一场不张扬但足够诚心的婚礼。

看一生,看孟小冬曾遭受的伤痛,说杜月笙霸占她,那也是最深情的霸占。

原创文章,作者:佳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kkufo.com/lsgs/65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