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欧首位女总统的传奇一生

  • 东欧首位女总统的传奇一生已关闭评论
  • 28 views
  • A+
所属分类:历史故事

东欧首位女总统从难民到总统的传奇一生,故事的主人公叫瓦伊拉·维凯-弗赖贝加.

瓦伊拉成为第六任垃脱维亚总统,也是拉脱维亚第一任女总统和东欧第一位女元首。

东欧首位女总统的传奇一生

东欧首位女总统的传奇一生

瓦伊拉·维凯-弗赖贝加出生在1937年12月1日。1944年,拉脱维亚遭到纳粹德国和苏联红军入侵。为了躲避这场战乱,瓦伊拉父母决定逃离拉脱维亚,年幼的她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小难民。父母带她一路西行,先是逃到德国,然后辗转到法国统治下的摩洛哥,最后逃到加拿大,流亡生活持续了50多年。等她在1998年再回到拉脱维亚时,已经步入花甲之年。8个月后,她成为了拉脱维亚的首位女总统。

  永远是拉脱维亚人

瓦伊拉还记得苏联红军开进家乡的那一幕。那时,她只有6岁。当她看到苏联红军的红旗和拳头时,只觉得他们很“神气”。不谙世事的她也举起自己的小拳头,大声欢呼。但这一切却让一旁的母亲伤心流泪,她对瓦伊拉说:“孩子,不要这样。今天是拉脱维亚最悲伤的一天。”她的母亲还告诉她,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是拉脱维亚人。

  流离逃亡

瓦伊拉和父母在1945年新年的夜晚登上了一艘运输舰。船上既有士兵,也载有军备物资。当然,也可以搭载一定数量的平民,这些人都是不惜一切代价想逃离共产党国家。运输舰还面临鱼雷的威胁,如果遭到鱼雷袭击,后果不堪设想,很可能葬身大海。瓦伊拉和父母跟一些逃离拉脱维亚的人站在甲板上,高唱着拉脱维亚的国歌,就这样离开了祖国。他们全家先住在德国的难民营中。难民营的条件极差。瓦伊拉10个月大的妹妹患肺炎,得不到及时医治死亡。但一年后,瓦伊拉的母亲又生下了一名男孩。与此同时,和瓦伊拉母亲同在一个房间的一位只有18岁的年轻女子也产下一名女婴。但她根本不想要这个孩子。因为这名女子之前遭到俄罗斯士兵的轮奸,孩子则是轮奸的结果。这一事件也给瓦伊拉年幼的心灵罩上了阴影。瓦伊拉记得每次当护士抱着孩子到年轻女子的身边时,这位母亲都会把头转向墙壁而哭泣。她拒绝讲话,也不想给孩子起名字。更巧的是,护士给这名女婴起的名字和瓦伊拉死去的妹妹是同一名字,叫玛拉(Mara)。这让瓦伊拉心理很不是滋味。这个小玛拉刚刚出生,但却被母亲抛弃,因为没人想要她。而她招人疼爱的小妹妹却死了。这也让瓦伊拉认识到人生的残酷与不公。

  童婚惊吓

瓦伊拉11岁那年,他们全家不得不又上路了,这次全家前往的是摩洛哥的卡萨布兰卡。他们的落脚点是一个临时的小村落,他们当时乘坐的卡车抵达那里时已经是深更半夜。卡车把他们撂在那里就不管了。“这里简直就是一个迷你世界。这里既有法国人,也有其他外国人:西班牙人、意大利人以及从中国上海过来的俄罗斯人,”瓦伊拉对BBC说。瓦伊拉爸爸的一名阿拉伯同事说,可以让瓦伊拉嫁人了。瓦伊拉记得,那段时间爸爸回家经常说,这位阿拉伯同事愿意出15000法郎的嫁妆,还有几头牛和驴做陪嫁。然后还不停的往上加价。尽管瓦伊拉的父亲一再解释,她还是个孩子,需要上学。对此,瓦伊拉父亲的这位同事则表示,上学没问题。他们可以让瓦伊拉去上学。虽然,瓦伊拉的父母只是当玩笑说说而已,但还是把瓦伊拉吓了一跳。

  移居加拿大

那之后不久,瓦伊拉全家移居到加拿大。16岁那年,瓦伊拉在银行找到了一份工作。晚上她则去夜校上学。后来,瓦伊拉被多伦多大学录取。在那里,她还巧遇后来成为她丈夫的伊曼茨·弗赖贝格斯(Imants Freibergs)。他也是一名拉脱维亚流亡者。瓦伊拉在大学主修心理学,并在1965年获得了博士学位。作为一名攻读心理学的女生,瓦伊拉感受到了性别歧视。有一次,一名教授在研讨会上表示,女博士生真是可惜了,因为她们最终要结婚、生孩子。因此是浪费,还不如把她们的名额让给男生。瓦伊拉说,包括她在内的几名在场女性永远不会忘记这名教授所说的话。瓦伊拉表示,她们这些女生决心让这位有性别歧视倾向的教授看看,女生也能成功,而且还要比男生更强。后来,瓦伊拉在蒙特利尔大学任教33年。她精通5种语言,还写了10本书。

  回归拉脱维亚

1998年,已经年满60岁的瓦伊拉决定退休。一天晚上,她突然接到了拉脱维亚总理打来的一个电话,让她担任一个新研究所的负责人。因为总理想启用一位熟知多种语言,并且理解西方思维的拉脱维亚侨民。当然,此人也要精通拉脱维亚本国文化。瓦伊拉似乎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但瓦伊拉回到拉脱维亚后不久,就身不由己的加入了总统竞选角逐。为了参加总统竞选,瓦伊拉放弃了加拿大国籍。回到拉脱维亚8个月后,瓦伊拉就成为了该国历史上首位女总统。瓦伊拉的支持率一度曾达到了85%。用瓦伊拉自己的话说,她对赚钱不感兴趣。她只想把工作做好。但拉脱维亚的一些报纸试图寻找抨击她的借口。他们称瓦伊拉是个败家子,过惯了西方奢侈生活等等。瓦伊拉说,“这些纯属是捏造”。

  出色外交家

2004年,她在拉脱维亚加入北约组织和欧盟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瓦伊拉外交出色,执政强硬。有人甚至把她称为“铁娘子”。2004年,瓦伊拉曾到访过中国,并重视对华政策,以及中国在国际事务中扮演的角色。瓦伊拉表示,做女性有其优势。比如,有一年在伊斯坦布尔的一次北约峰会上,由于瓦伊拉穿着高跟鞋,还要走石子路。于是,时任美国总统的布什挽着瓦伊拉,两人边走边聊。期间,瓦伊拉向布什表达了扩大北约的重要性,而且表明了拉脱维亚参加北约的决心等。与此同时,瓦伊拉也利用这个良机尽量为拉脱维亚做宣传。

瓦伊拉连任两届总统,2007年才结束了其总统生涯,那时她已将近70岁。卸任后,她与他人一起联合创办了马德里俱乐部 (Club de Madrid)。该组织是一个国际非营利机构,总部设在西班牙马德里,旨在推进民主和国际社会改变。

这位女总统从难民到总统的一生,写满了故事,写满了对命运的不屈,为这这份执着而奋斗着,终于得到了回报,但瓦伊拉特别关注女性权益问题。年轻时的性别歧视经历让她念念不忘。但瓦伊拉知道,争取男女性别平等的运动远没有结束,仍然任重而道远。

广告也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