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一个洁净的天空

空气,是构成地球周围大气的气体,其主要成份是氮和氧,另外还有少量的氢、氦、氖、氢、氖等惰性气体和水蒸汽、二氧化碳等。通常情况下,空气的成份是固定不变的,人们呼吸空气,借助其中的氧来完成体内循环,以此……

空气,是构成地球周围大气的气体,其主要成份是氮和氧,另外还有少量的氢、氦、氖、氢、氖等惰性气体和水蒸汽、二氧化碳等。通常情况下,空气的成份是固定不变的,人们呼吸空气,借助其中的氧来完成体内循环,以此维系着自己的生命。然而随着地球上人类的增多,尤其是工业化以来人类改造自然的能力加强,周围空气的成份却在不断受到影响而变化。

还我一个洁净的天空

空气中固有成份以外的物质被称为污染物,如烟尘及二氧化硫等物质,当这些污染物的浓度达到一定程度时,便会使原本清新的空气不再洁净,这种现象科学家即称之为大气污染。大气污染物的种类很多,其物理和化学性质非常复杂,毒性也各不相同,主要来自矿物燃料燃烧和工业生产。前者产生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碳氧化物、碳氢化合物和烟尘等。后者因所用原料的工艺不同而排放出不同的有害气体和粉尘等。另外,农业施用的农药飞散进入大气,也会成为大气污染物。

真正形成今天大气污染严重局面的主要来自人为污染。人为污染的种类很多,通常可分为工业污染源、生活污染源和交通污染源等。所有这些,又可归并为固定和流动两种污染形式。前者如排放硫氧化物、氮氧化物、煤尘、粉尘及其他有害物的锅炉、加热炉、工业窑炉、民用炉灶等。后者如排放碳、氮、硫的氧化物、碳氢化合物、铅化物及黑烟的汽车、飞机,船舶和机车等。

大气污染的损害作用是多方面的,它既影响动、植物的生长,又破坏经济资源,严重的可改变大气的性质。这其中尤以对人体的健康危害最为引人注目。成年人平均每天需十几斤的空气,比食物和水的需要量多几倍,而一旦受污染的大气进入人体,便可导致呼吸、心血管、神经等系统疾病或其他疾病。在不利于污染物扩散的气象条件下,大气污染物短时间内可在大气中积聚到很高浓度,许多人,尤其是老弱病残者和儿童,因而患病甚至死亡。更多的情况则是人群长期受低浓度污染物的侵袭,体质下降或导致某些慢性疾病。

一般情况下,直接刺激呼吸道的有害化学物质如二氧化硫、硫酸雾、氯气、臭氧和烟尘等被人体吸入后,首先引起支气管反射性收缩和痉挛、咳嗽、喷嚏和气道阻力增加。在毒物慢性作用下,呼吸道的抵抗力会逐渐减弱,诱发慢性呼吸道疾病,严重的还可引起肺水肿和肺心性疾病。

大气中的无刺激性有害气体,由于不能为人体感官所感觉,危害比刺激性气体还要大。如一氧化碳,进入血液中可形成碳氧血红蛋白,造成低血氧,从而使组织缺氧,影响中枢神经系统和酶的活动,出现头晕、头痛、恶心、乏力,严重时会致昏迷。

在城市,特别是某些工厂附近的大气中,还含有潜在危害的化学物质,如钢、铰、锑、铅、镍。铬、锰、汞、砷、氟化物、石棉及有机氯杀虫剂等。它们虽然浓度很低,但可在体内逐渐蓄积。总之,大气污染使人类赖以呼吸生存的气体空间威胁越来越严重,稍一不慎,灾祸便在不知不觉间降临。

曾几何时,蓝天、碧水、绿地、阳光,为人们的生活构织出绚丽的风景,而如今,所有这些都被灰色的天空所抹杀。偌大的有害气体,已像一张怎么也挣不脱的灰色巨网,笼罩着座座城市,身居都市的人们,你能躲到哪里去呢?

家住北京石景山区的人们也许更有体会,为了城市生活,为了在拥挤的都市里拥有一块小天地,他们只好忍受来自首钢等污染大户的废气蹂躏,而据有关部门媒体报道,单是首钢一家企业所造成的污染,就影响了北京市四分之一的人口。几多时候,人们只能凭窗远眺,透过密封的玻璃,目睹灰蒙蒙的天空,遥想落日余辉的灿烂。面对城市上空大气污染的蔓延,人们越来越无奈。城市很美,只是别呼吸这儿的空气。

在兰州市,重工业集中的西固区,房屋、树木,甚至人的衣服都是黑色的。西固区一位官员说,在这儿,麻雀是黑的,连猪的肠肝都是黑的,萝卜、白菜长出来后,心都是黑的,一些搞化验分析的人一年到头买咸菜吃,因为他们比一般人明白,蔬菜里有毒,他们不敢吃。白天晚上一个样,鼻孔和烟囱一个样。望天空,几多悲哀几多愁,这已不只是兰州人的苦恼,在我国的大江南北、城市乡村,洁净的天空还有多少?

几年前,联合国搞了一次全球空气污染的网点监测,让人吃惊的是,在对40个城市颗粒物污染情况的排序中,我国所有入选监测网的五个城市,全部进入前十名。它们是沈阳、西安,北京、上海和广州。然而事情还没有到此为止.在另外一顶对54个城市被二氧化硫污染的排名上,以上五城再次“荣幸”地进入前21名。监恻网的数字如警钟震响,它无形中宣告了,中国目前已成为世界上大气污染最为严重的国家。

西安是我国古代历史上的名城,前后共有12个王朝在此建都。景色秀美,气候湿涸,其优越的自然条件,连同于此环境下所孕育出的悠久历史和丰富灿烂的文化,都曾经是西安人的骄傲。然而,1995年,该城空气中总悬浮粒物的年日均值为370微克/立方米,与国家二级标准的200微克/立方米相比,超出了几乎一倍。

在西安,有一种奇特的现象,即在气温零上十几度的天气里,街上也有许多人戴着大口罩,这不是为了防寒,而是要抵挡漫天飞舞的尘上和悬浮于空中的病毒。西安人自己说,如果不带口罩,不多久嘴里就好像含着土一样!

大气污染不仅给城市居民的身心造成危害,而且也给城市的对外形象造成负面影响。

西安市一位副市长曾经说,西安的大气污染很严重,这与西安这个历史文化名城的形象很不相称,与西安的改革开放步伐极不协调。

大气污染治理工作的严重滞后,已经开始成为拖累中国城市经济发展的沉重包袱。大气污染最深切的危害是人们的呼吸,可是除了呼吸,它还可通过其它方式现出狰狞的面孔。污染的空气也对粮食生产产生破坏。在广州、在重庆,由于受空中酸雨沉降的伤害,许多瓜果蔬菜长势合常常出现死苗、黄叶。烂叶或落花落果等现象。

自从人类用煤作燃料以后,大气污染的现象就存在了。产业革命后,促进了工业的迅速发展,煤的消耗量急剧增多,工业区和城市的大气严重地受到烟尘和二氧化硫的污染。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工业国家燃料消耗量继续增长,石油替代煤成为主要燃料,但烟尘的污染虽有所减轻,二氧化硫的污染却在继续发展。

由于国情决定,现阶段我国的大气污染还主要是煤烟型污染,其中以烟尘和二氧化炭为最大危害物,其次,愈益增多的汽车及其落后的燃料和燃烧方式,也成为城市大气污染的元凶之一。据监测,到1995年,我国城市大气中总悬浮微粒日均值浓度,北方地区超过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4~5倍,南方地区也达3倍多。例如位于东北重工业基地的沈阳市铁西区的沈阳冶炼厂,这一家大型国有企业所造成的污染,就直接影响到了沈阳市60多万居民的健康。例如位于广州市荔湾区的广州市水泥厂,这一家国有大型企业所造成的污染,就直接影响到了该水泥厂附近30多万居民的健康,有许多居民因为污染引发的疾病而痛苦地死去。

大气污染,北方之所以重于南方,原因很简单,大型重工业城市多在北方,而且北方人有着冬日取暖的习惯。每到一年一度的冬季采暖期,无数恨烟囱进入工作状态,释放出大量有害气体。在这种情况下,北方的空气能不污染更重吗?

这几年,我国的气候很反常,由于“厄尔尼诺”和“拉尼娜”现象的影响,昔日寒风凛冽、雪花纷飞的冬日不见了,变成了暖洋洋的暖冬。就以北京来说,每年冬天,雪花已经基本绝迹,过去的所谓“瑞雪”更成了稀罕之物。

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历史上一向很难见到雪的广东、广西、江西、福建等地区,现在在每年却能出奇地下上几场雪了,就连远在大陆南端的香港,1997年前春节期间的一场寒流,竟然冻死许多人。有这样一组令人哭笑不得的事实:在西安,与西安热电厂只有一墙之隔的西安钢铁厂的职工,早已习惯于“下灰如下雪”的日子,人们戏称穿衣服就像穿着“雪花呢”。在贵阳,连贵州省的一位副省长也这样慨叹:“这里的天空灰蒙蒙的,城市绿地面积极少,色彩单调,给人的感觉实在太压抑了。”

空气污染的程度如何,直接关系到中国城市居民生活质量的高低,国家环保局大气处的有关官员指出,目前,我国大多数城市居民其实长期生活在有害的大气环境下。这并不是危言耸听,据有关部门统计,仅上海地区,每年因大气中的浮尘致病死亡的人数即达数千人。专家们同时对上海地区的浮尘中检测出302种化合物,其中有的化合物具有较强的致癌、致病变,或者是有明显的促癌作用。

大气污染对人体的危害,通常可分为急性、慢性及远期危害三种,听谓急性危害,是指某些污染物能在短期内通过大气介质大量侵入人体从而造成危害,如急性烟雾事件等。相比之下,急性危害症状明显,容易觉察,而有些污染物小剂量持续不断地侵入人体,经过相当长时间才显露出对人体的慢性侵害,或远期侵害,这些谩远期侵害,或促发炎症,或致癌致畸,或加速生命衰老、减低人群寿命,其危害的后果并不比急性危害差。

然而,由于它们是不动声色地慢慢起作用,往往引不起人们的重视,在不知不觉中,居民便落人空气污染这一幽灵的魔爪。一项统计资料表明,世界有五分之一的人口居住在空气烟尘超标地区,过量的城市烟尘所带来的呼吸道疾病和癌症,使全球数百万人过早地离开了人世。目前,全世界有1.5亿气喘病患者,而且正在以每10年25%的速度递增。

早在十几年前,中国预防医学中心等单位,就曾对北京、上海、天津、广州、西安等26个城市进行过跟踪调查,后来专家门又在重庆、抚顺、徐州等城市进行过调研,结论是,大气污染是这些城市肺癌高发的重要原因。

科学研究有着它不容置疑的严肃性。事实上,目前,呼吸系统候病仍是我国居民的第一死因:仅恶性肿瘤来说,20年来,我国死亡率增幅最大的是肺癌,城市中每10万人就有近40人死于这种可怕的疾病。肺癌的死亡率与大气污染、特别是其中悬浮颗粒物中的多环芳烃等有机物有显著相关性。除了肺癌以外,另一项检测显示,在陕西延安,冬季各医院就医的市民患者中,患呼吸道疾病的占50%以上。而兰州的调查研究表明,无论学生、居民还是警察,取暖期健康状况要比非取暖期下降2~3个级别。当又一个冬季到来。当你正恰然自得地享受着暖气的温馨,人们,你是否意识到在你拥有了暂时的舒适时,另一种致命的损害正悄悄向你走来?

生活在都市中的上班族,如今最为头痛的事情是交通拥挤。不管大街小巷,车流如水流,川流不息。据监测,汽车尾气中含有较高浓度的一氧化碳、碳氢化合物。氮氧化物,以及颗粒物质等有害物质。而每千辆汽车的每天排放量分别是一氧化碳300公斤,碳氢氧化物200~100公斤,氮氧化物50~150公斤。

汽车尾气通常在启动、加油、变速或降速时排放厉害。直观的现象是白烟、黑烟或类烟一溜拖过,然后在马路旁飘逸并扩散。汽车尾气能引发咽炎、鼻炎、支气管炎、肺炎以及胸膜炎等多种疾病,而由于汽车废气距离地面排放位置较低,一般仅离地面50~70厘米,因而有害废物很容易被人体呼吸进入体内。

据调查,一些长年工作在十字路口和马路中央的交通警察,常常会出现恶心、头晕、易流泪和食欲下降等症状。根据哈尔滨、兰州等地的对交通警察的体检结果表明,交通警察血压高、神经衰弱、慢性结膜炎、慢性咽炎等检出率,明显高于对照人群,而铅的蓄积较对照人群也要高,并普遍出现免疫功能大幅度下降、肺功能减弱、气道阻力增加等现象,因此,1997年,我国一些大城市的交通警察不得不戴上空气过滤器上岗。

随着城市汽车数量的急剧膨胀,我国成都、重庆和北京等地已存在光化学烟雾的潜在危险。1980年8月24日和9月24日,兰州市就曾出现过这种现象,据对当时2501人自觉症状的调查,其中76%的人眼睛干涩、流泪、畏光,49%的人感到头晕,37%的人感到头痛,36%的人引起咳嗽并感到胸闷,26%的人有恶心感,22%的人感到咽干和喉痛。

光化学烟雾对健康的危害,主要是对眼睛和呼吸道粘膜的刺激,严重时也刺激人的中枢神经。除此之外,它对儿童肺功能的影响明显超过成人,它可使慢性呼吸系统疾病患者病情恶化,它还能降低能见度,增加交通事故的发生率。

正当汽车尾气污染水涨船高的时候,中国的汽车工业的发展也“踩足油门,只争朝夕”。目前,全国已拥有汽车2000多万辆。这个数字看起来似乎并不多,也正因为太少才使国人对汽车消费的“胃口”逐步调起来,何况就是这不多的汽车,所造成的空气污染已经十分严重了。

以北京市为例,汽车的保有量是200万辆,此数字但是东京或洛杉矶的十分之一,但因每部车的排污量比国外同类汽车高几倍,导致北京市的汽车污染与东京和洛杉矶比大体相当。重庆是一座山城,街道狭窄崎岖,每年雾天达3个月以上,是中国著名的雾都。也正因为这种特有的地理条件,使重庆的汽车使用率特别高,污染排放量更大。重庆现有汽车80多万辆,有人估计这些车的废气排放量可以与北京的200万辆不相上下。车辆的剧增、单车排污严重、交通不畅、排放管理不严、维修保养不善,这种种因素的迭加,造成我国汽车排污量呈现连年递增的局面。

1996年,国家有关部门提出将汽车工业作为支柱产业之一来发展,也有人主张鼓励私人购买汽车以启动汽车消费市场。我们面对着的是一种怎样的隐优呢?在中国,小车、经济车倍受人们青睐,而恰恰在这些车上几乎都没有任何尾气催化净化器,没有活件炭罐,没有电喷发动机,一言以蔽之,污染排放控制性能太差。

令人遗憾的是,在任何国家,汽车污染的控制都首先是一种政府行为,换言之,尾气排放控制都属强制要求,企业不得不做,我国的用户在选购时则全然不顾这些。于是,在环境意识淡薄的国人面前,便出现了许多荒唐事:例如,诸如大众、福特等名牌车,其生产商在他们国内要忍辱负重、小心翼翼、而又全力以赴地执行本国的控制政策,但当他们把市场推向中国时就可以大松一口气。

事实上,目前中国从国外引进的车型中,普遍没有尾气净化装置,即如大名鼎鼎的奥迪轿车,返销德国的那部分必须加装尾气净化装置,而在中国销售的部分则全部无需如此。与这一事实相辅相承的,是我国现行的汽车徘污标准只相当于欧美等国家等60或70年代的水平。毫无疑问,追求方便舒适的生活条件是人类的天性,当然也是我国居民的向往,但挡不住的车的背后,是更难挡伪大气污染。

原创文章,作者:空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kkufo.com/hjkx/8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