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浊从她腿间流了出来:粉嫩壁肉被粗大慢慢撑开

2021年9月14日10:58:03白浊从她腿间流了出来:粉嫩壁肉被粗大慢慢撑开已关闭评论

“张大爷,对不起,都是雪儿不好。”


  “不打紧,大爷可是医生,这点毒我还是能处理的,但你得必须听我的才行。”老张继续哄骗道。


  “听,只要能解毒,雪儿什么都听。”

 白浊从她腿间流了出来:粉嫩壁肉被粗大慢慢撑开


  白雪儿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眼眶红红的,看起来真是惹人怜。


  “那好,你现在转过身,双手趴在桌子上,把屁股翘起来,大爷给你按穴位,暂时把毒素压住再说。”


  “好的张大爷。”


  白雪儿乖巧的转过身,然后双手趴在桌子上,饱满浑圆的翘臀高高翘起。老张看着那诱人的小翘臀,反应越来越强,双手再上面抚摸一下后,顺着往下,一把将白雪儿的内裤扯了下来。

 那嫩嫩挺翘的臀瓣,白里透红,就像水蜜桃一样。


  老张肆无忌惮的欣赏着,完全不用担心被白雪儿发现自己猥琐的模样。


  “好美啊!”


  忍不住赞叹一声,他伸出手,有意无意的贴着白雪儿嫩白的臀部,慢慢往下滑。


  感受到臀部传来的触感,白雪儿整个身体都软了下来。


  “雪儿,忍着点,大爷要给你按摩穴位了。”


  白雪儿赶紧咬住手臂,眉头紧蹙,臀部一抖一抖的,好像很害怕一样。随着老张手指的进入,她涨红了脸,强忍住要叫出来的欲望。


  老张歪着脑袋,看向白雪儿胸前那两团柔软微微颤颤的,他喉咙滚了滚,伸过手去,隔着衣服抓在了上面。


  弹性真好,不愧是年轻的身体。


  被突然袭击,白雪儿娇躯一颤,惊呼一声,“大爷你这是干嘛呀”


  就在她准备阻止老张的时候,老张煞有其事的说道:“你这儿都变硬了,这是毒气上涌的征兆,我得给你上面的毒也排掉才行,不然毒气攻心,就彻底没救了。”


  听到这话,白雪儿大惊失色,放弃了想要阻止的念头,仍由老张的手指在她的樱桃上轻轻揉捏着,两点上传来的麻痒感,让她再也没能忍住,嘤咛一声。


  “嗯哼,张大爷,你摸得我好难受呀。”


  “哪里难受啊”老张一脸性奋。


  “上面难受,下面更难受,好像越来越痒了。”白雪儿的声音软糯糯的,听起来很舒服。


  “没事,这是正常反应,大爷这就帮你。”


  说完,老张用力一抓。


  白雪儿哪里受到过这种刺激,顿时爽得天旋地转,感觉灵魂都感飘出去了。发育期间,她那两点也不是没有痒过,自己也揉过,可却没有张大爷那粗糙的大手捏揉起来这么舒服。


  “嗯唔……”白雪儿闷哼一声,下意识扭动起翘臀,本能的,她觉得下面好空虚,想要被什么东西填满。


  这到底是怎么了自己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呢


  看到这一幕,老张舔了舔嘴唇,真想抱住雪儿那纤细的小蛮腰,狠狠冲刺,突然,他有了主意,抽出手指,然后将自己那处靠过去,抵在白雪儿的股沟中间。


  唔……


  突然感受到一股巨大的滚烫,白雪儿浑身一怔,然后觉得那种空虚感,似乎少了一些,但又好像更多了,让她很纠结。


  那处滚烫在股沟里扭动着,虽然还隔着一层裤子,可那种异样的刺激,让她本能的夹了夹腿,那温暖的地方瞬间包裹住老张那处,让老张觉得就好像已经真正进入了里面一样,爽得不行。


  “张大爷,是什么东西啊,热乎乎的,雪儿觉得比之前舒服一些,但也更难受了。”


  她很想回头看,可又实在不好意思,看到张大爷火热的目光,她就会觉得很羞耻。


  “这正是毒素被压制的效果,压制的时候会有些舒服,但毒素冲击的时候,又会觉得难受,你先忍着,等压制后,大爷再给你塞药,这样才能彻底排毒。”


  “怎么塞药啊”白雪儿疑惑道。


  “就是把药塞进那里面,不过雪儿,你要忍住,因为会有一点痛,甚至有可能还会流血。”


  听到会流血,白雪儿吓了一跳,早知道就不去摘果子了,可为什么其他几个女孩都没事,偏偏自己中毒了呢


  虽然害怕,但她还是坚强的咬牙说道:“张大爷,我不怕痛,也不怕流血,只要能排毒就好。”


  “好,你好好趴着,千万别乱动,塞这个药的时候一旦被打断,就前功尽弃了。”


  老张特地叮嘱了一声,他担心白雪儿承受不了痛楚而回头发现自己的猥琐行径。


  “好的张大爷,雪儿听您的。”


  “那好,大爷这就给你塞药。”


  老张屏住呼吸,调整好白雪儿臀部的位置,一只手摁在上面,另一只手拉开裤链,掏出了硕大的家伙……

 当那处脱离裤子的束缚,真实碰到白雪儿敏感处的时候,老张才知道,什么叫飘飘欲仙。


  只是下一秒,他就皱紧了眉头,因为他自己那玩意儿太大,一时间根本进不去,邪火驱使下,他猛地一用力,痛得白雪儿大声叫了出来。


  “啊……张大爷你塞的药太粗太大了,好痛啊,”


  “雪儿乖,忍着点,大爷刚刚太急了。”


  老张深呼吸两口气,暗道自己真不懂怜香惜玉,这才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而已,得温柔些,不能太粗暴。


  白雪儿抿着嘴唇,泪眼汪汪的,“嗯呢,张大爷您一定要轻点,雪儿怕痛。”


  这话听在老张耳里,就好像另一种意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