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绝尘师父X黑化疯批徒弟*师父不可以

2021年9月8日10:46:57清冷绝尘师父X黑化疯批徒弟*师父不可以已关闭评论

  说着他的手摸到柳颜的后背去,隔着衣服居然两三下就把罩罩背扣给柳颜勾起来了。

 清冷绝尘师父X黑化疯批徒弟*师父不可以



    
柳颜脸红红的,她还以为老罗要对她做什么的,没想到却是发现了这个。

    
见老罗底下鼓鼓囊囊的,她都有冲动在小巷里帮老罗弄出来了,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

    
到家了她提出给老罗弄,老罗竟拒绝了,说她在酒店里受了委屈,回来应该好好洗个澡,把身上的晦气去掉,好好休息一下调整心态。

    
柳颜感动得不行,洗了个澡回房睡觉,这一觉睡得无比踏实。

    
接下来的几天,柳颜就忙活起了找工作的事。

    
上次虽然把房产证收下了,柳颜却没敢真要,又偷偷给老罗放回去了。

    
老罗知道她现的身份不方便拿,怕惹闲话,于是自己偷偷把房子卖了,回头就把银行卡拍在柳颜面前,逼着柳颜开店。

    
他实在见不得柳颜再去酒店工作了,怕她再遇上一样的客人。

    
柳颜没办法了,只好收下钱,找起店面来。

    
因为钱不是自己的,柳颜始终心虚,就拉着老罗一起去看。

    
偶而在街上遇到成双成对路过的情侣或是夫妻,柳颜总会偷看老罗。

    
她有段日子没帮老罗弄了,老罗也不好意思提起,但她见过老罗偷偷在洗澡间里弄,知道老罗这方面的需求大,不由得有些愧疚。

    
她不是不愿意帮老罗弄,只是不想让事情变得复杂起来。

    
如果她帮老罗弄,那她拿老罗的钱做生意算什么?骗老头的感情支取报酬吗?

    
什么事跟钱扯上关系都会变得很复杂,她之前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却有刻意躲避。

    
不过这样她也挺担心的,怕老罗又去找小雅。

    
到时候要是出点什么意外,这邻里关系可就太糟糕了。

    
柳颜越想越觉得这样不好,她突然灵机一动,就去了婚姻介绍所。

    
老罗这事都是他欲望太强给惹的,要是给他找个老伴,解决了这方面的需要,那事情不就解决了吗?她自己也不用跟老罗不清不楚的了,这始终不是什么好事,总让她提心吊胆的。

    
柳颜的目标很明确,一去到婚姻介绍所就跟人提要求:“最好年纪别太大的,四十出头最好,身体健康,样貌不需要漂亮,但也别太丑,要懂得照顾人......”

    
这年头找对象的都不好伺候,老罗虽然过六十了,但找四十出头的也不算过份,所以婚姻介绍所的并不觉得意外,登记了资料后就叫柳颜回去等消息了。

    
柳颜心满意足的回了家,看见老罗做好了饭,此时正坐在饭桌那等她,她心里挺甜的。

    
这样的好男人哪里找呀!生活不用人操心,还能帮忙做家务,煮饭炒菜洗衣服,样样在行。

    
如果真能给老罗找个四十出头的,那年纪还能出去拼事业,留老罗在家里坐镇,什么都不用烦,多好。

    
老罗也有好处,四十出头的女人如狼似虎,肯定能把老罗伺候舒服了。

    
柳颜这样把老罗推给别人,自己都觉得有点亏了,要不是自己跟老罗的身份实在敏感,她感觉自己给老罗做伴也不错,她就是一个不爱做家务的女人,老罗跟她正好互补。

    
想想她底下就润了,一不小心又想到了老罗的威猛。

    
她夹着腿,红着脸坐到她的位置上,有点心虚的跟老罗说:“叔,我给你准备了一个大惊喜,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老罗有点诧异:“什么惊喜?给叔说说?”

    
柳颜本来想卖个关子的,但是这事需要老罗配合,怎么都瞒不住他,于是便说:“我给你在婚姻介绍所登记了资料,想给你找个老伴,你不介意吧?”

    
老罗惊讶得碗都差点没拿住:“这......不用了吧?我都是一条腿迈进坟墓的人了,怎么好意思去糟蹋别人呢?”

柳颜紧蹙着眉头:“叔,你说什么呢?你老当益壮,身体比我还棒,怎么就不能找老伴呢?”说完她扭扭捏捏的又说:“其实我是担心你又去找小雅,我自己要忙工作,可能帮不上你太多忙。而且咱们俩的关系......这要是让人知道的话......”她说不下去了,怕伤到老罗。

    
老罗果真是伤到了,听到她说到自己跟她的关系不方便,就知道她是介意的。他有点难过,不过她说的也确实在理,所以老罗倒还想得开。反倒是她提到小雅,让老罗挺尴尬的。

    
他两次找小雅都被柳颜撞到,知道自己再怎么解释柳颜都是不信的,所以不好意思开腔,想到柳颜也是一片好意,他只好答应说:“行吧,叔谢谢你了。”

    
柳颜见老罗答应得勉强,只好安慰似的告诉他说:“叔,我给你找的女人绝不超过四十岁,你以后想了,保证能从她那找到满足,放心。”

    
老罗让她说得脸都红了,不好意思的“嗯”了声。

    
这顿饭吃得差不多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意外。

    
柳颜今天穿的衬衣有点小,她起身夹菜的时候,pong的一下,纽扣崩开了,里头两个一下子都跳了出来,惊呆了老罗。

    
虽然她还穿着淡蓝色的罩罩,但那是半包式的,上方两片实在太诱人了,老罗虽然看过,这时还是忍不住咽了下口水,眼睛都看直了。

    
柳颜回过神来,虽然她已经被老罗看过,但还是忍不住羞红了脸,起身跟老罗说:“叔,你慢吃,我回房换件衣服。”

    
老罗愣愣的坐在那里,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裤裆,这可咋整?他又想了。

    
也不知怎么的,他最近总是很容易冲动,而且感觉一来就很汹涌,不马上解决能难受死他,就像一群蚂蚁在心里头爬似的,痒得不行。

    
柳颜在房间里磨蹭半天,老罗本想着回房间解决一下,但又想陪柳颜吃完饭......其实是担心自己回房弄的时候关着门会引来柳颜的猜想。

    
他寻思了一会儿,对着柳颜的房门喊了声:“柳颜啊,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然后快步走到门外,把门关了。

    
门外没人,楼道里静悄悄的,他心想着这个点应该不会有人,就把自己掏了出来。

    
在楼道里解决也有别的原因,上次他爆发的时候被楼上小雅的妈妈褚秀琴看到,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在楼道里弄挺刺激的。

    
掏出来后,他凝神听了下楼道上下都没有动静,便弄了起来。

    
他一边幻想着柳颜,一边幻想小雅,一边又幻想褚秀琴,忙得不可开交。

    
他还以为不会有事呢,殊不知道,楼上有一双美眸正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弄,口水都要流了。

    
那天褚秀琴意外看到老罗以后,每次上下楼都特意观察一下才现身,今天出门就见到了梦寐以求的一幕。

    
她以前年轻的时候能带着小雅熬过来,其实挺不容易的。现在到了狼虎之年,那天看到老罗以后就被激发了欲望,每天晚上睡觉都会梦到老罗,平时也会幻想自己跟老罗做那事,可谓是日思夜想。每次夹着腿都夹不住那往出冒,搞得她都觉得自己太夸张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