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坐下来吞下去就好了*感觉到它在里面动了吗

2021年9月8日10:33:52乘坐下来吞下去就好了*感觉到它在里面动了吗已关闭评论

不过他也不可能和季玉珍签合同啊,先不说其他的,季玉珍肯定是不愿意和他签这个合同的,要是真的强行签个合同,那到时候她不知道会有多伤心。

这下老谢就有些为难了,签吧,张碧琴是高兴了,但是季玉珍肯定伤心的不行。

 乘坐下来吞下去就好了*感觉到它在里面动了吗



你说这不签吧,季玉珍倒是高兴了,张碧琴回去不把自己玩死才怪,所以一时间他也只能站在原地干瞪眼,脑中一团浆糊,就是想不出个方案来。

这一瞬间,老谢第一次觉得,原来女人缘太好了也是一种麻烦啊!这个张碧琴,明显就是故意在挑事儿啊!

三个人就那样在这片荒地旁站着,旁边除了风声就只有一旁的小河潺潺的流水声。

当然,老谢这时候是啥都听不清了,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炸了。

现在他终于明白同时应付几个女人有多难了,更难的还是这两个女人的意愿有冲突,这叫他怎么弄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张碧琴的眼神越来越锐利,而季玉珍的眼神却变得越来越失望。

老谢知道事情不能这样下去了,不然他两边算是都得罪了。

“我说老谢啊,这合同你可一定要签啊,这可是给人玉珍的一个保证,话说…你不会想不给钱就跑吧?”

张碧琴的语气有些咄咄逼人。

老谢心想,这药材种在地里,我能跑哪里去啊?再说了,人家玉珍娇滴滴的一个大美人儿,我舍得跑么?

但是奈何他不敢开口啊!这种时候说这种话不被打死才怪了。

“谢叔,我们之间什么关系?给你一块地还要签什么合同,你就当自家的地呗,不用了!”

季玉珍早就感觉到了气氛有一些诡异,她性格虽然温婉,但是她是真的不想和老谢把账算得这么清楚。

在她心里,老谢已经是自家男人了,自己男人种自家的地,岂不是正大光明的?还签个合同,那成了什么了?

老谢清楚的知道,不能在这样继续下去了,要是再过一会儿,估计他算是把两边都得罪了。

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就在这时候,一阵风吹来,老谢打了个寒颤,瞬间又清醒了许多,然后她脑海中灵光一闪,忽然有了主意。

“咳咳,其实吧,那个……我到有个建议不知道张书记你要不要听一下,既可以保证我不会赖账,也能让玉珍不那么为难。”

老谢尽量把自己的语气压低一些,生怕惹恼了张碧琴,她的性子现在老谢是越来越搞不懂了。

“还有这种办法,你说来听听?”

张碧琴面带狐疑,看着老谢,季玉珍也有些期待的看着老谢,等他说出个方案来。

老谢看着两个女人终于把目光聚焦到了自己身上,心里彻底松了口气,然后笑着开口。

“其实很简单,我现在主要的精力肯定还会放在镇子上的诊所里面,所以这个药田我也没办法亲自来管理,到时候肯定得请人帮忙看药材,所以……”

老谢的话还没有说完,张碧琴和季玉珍二女就明白了他的打算。

季玉珍更是神色一喜,急忙对老谢说道:“谢叔,这个你尽管放心就是了,这药田我肯定帮你打理的井井有条的!”

本来老谢那十亩白芷就是她在管,现在老谢说这话,无非是说给张碧琴听的。

这一瞬间,季玉珍心里十分感动,这个老谢,总算把她当成自己人了,知道要一致对外了!

“呵,玉珍啊,你倒是愿意了,不过你们什么关系啊?就这样帮老谢打理药田?”

张碧琴神色更加不满了,有些不善的看着老谢,眼神当中警告的意味很是明显。

看着她的眼神,老谢暗暗抹了把汗,急忙解释道:“我话还没说完呢

!我的意思是既然田是玉珍家的,那这药田就当玉珍入股了,我估计到时候这药材种出来我自己也用不完,还能卖一些,到时候这利润我和玉珍对半分,你看这个方案怎么样?”

老谢说完就看着二女。

“这……不好吧!”季玉珍摇了摇头,还是有些不乐意,因为这药田给老谢,那是她的心意,除此之外,其他的她好像都不太满意,不过这个方案要说不行,其实她心里觉得也不是不能接受,毕竟自己和老谢有了共同的产业,那也是他们关系的一个进步不是?

像老谢这么优秀的男人,在外面有几个女人喜欢那是再正常不过了,她一个山里务农的,而且还带了个女儿,也没指望独享老谢,所以这样一个方案,从心底来讲,她到也不是不能接受。

但她也看出来了,张碧琴之所以要老谢和她明码标价签合同的意思,还不是她也对老谢有想法?她虽然没啥文化,但是这点眼色还是有的,所以这声迟疑代表的还是她的一个立场。

这件事情,说白了,就是两个女人在暗中较劲呢!

而另一边的张碧琴嘴上虽然说这不喜欢老谢,但是看着老谢和其他女人这么不清不楚的,心里还是有些生气,更别说这种方案已经在她心里被定性为钻空子了,要按她的想法,老谢就该和季玉珍明码标价的明算账,有一说一,不要搞得这样不清不楚的。

但是她也知道这件事情再纠缠下去就没有什么意思了,她什么身份啊?山南村的书记,本来这件事情只要季玉珍坚持不要老谢的租金她都不好意思说什么,更何况这种他们自己都能拟定的协议,所以她只能冷哼一声,又冷冷的看了老谢一眼,站在一旁别过头去,升起闷气来。

老谢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他自知这件事情再纠缠下去就没完没了了,只能先忽悠过去以后再说其他的事情,所以他轻咳了一声,看着季玉珍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玉珍啊,我们什么关系啊,有什么好不好的,这件事情就这样说定了,你一个人带着个女儿也不方便,二丫还要上学呢,你身上总得有点钱吧?况且这地租下来我现在也种不了药材,只能等开春之后才可以,所以这事情初步方案就这样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老谢都这样说了,季玉珍也不好再说其他的,勉强的点了点头。

既然租地的事情解决了,老谢立马和季玉珍告别,随后跟着张碧琴朝镇子上走去。

这午饭都不留下来吃一个,自然让季玉珍又有些伤心。

山南村到镇子上的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也就两个小时左右。

但是这一路下来老谢是最难受的。

因为他无论和张碧琴说些什么,张碧琴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要么就是冷眼以待,这他也没辙。

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了,而他的诊所门前早就排了好长的队伍,一看见这么多病人,老谢午饭也不打算吃了,径直回到诊所就打算给这些人看病。

而外面一直等着他回来的病人看他回来,差点全围了上来,还好这些人还算理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