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要当着他的面做你*等我玩腻了就放你走

2021年9月8日10:11:06我就是要当着他的面做你*等我玩腻了就放你走已关闭评论

第他看到见效了,接着大喊道:“你们要是谁动手了就是同谋,到时候我的律师不会放过你们的,再说了我是一个做慈善的企业家,怎么可能会打一个瞎子,不信你们看我的名片!”

孙耀光说完拿出名片一张张的发放了过去。

 我就是要当着他的面做你*等我玩腻了就放你走



老马躺在地上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微微睁开一条缝看了看。

只见接了名片的人一个个的脸色大变,立刻露出谄媚的笑意一副讨好的样子和孙耀光握手道歉。

糟了,这孙耀光看来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老马心里想着接下来要怎么办,却听到孙耀光接着说道:“其实刚刚你们都误会了,我也是一时心急气的都忘了怎么解释了,其实我刚刚是想要帮助这个瞎子,我大老远的就看到他在车子里面脸色苍白,这才想要去帮忙,结果我刚刚打开车门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信,我打他电话你们看看是不是可以接的通。”

孙耀光说完掏出手机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老马。

老马心里一顿,额头上面都冒出了冷汗,后背一阵发凉。

今天自己运气实在是不好,孙耀光是怎么知道他的电话的,他到底还知道多少?

正在老马不知道要怎么办的时候,老马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嗡嗡嗡的虽然声音不大,可是在他周围的那几个人还是听得真切。

“原来是误会一场啊,大家都散了吧,这个司机瞎说话!”

“误会,误会!”

……

孙耀光冷笑一声从地上小心翼翼的扶起老马装作一脸关心的说:‘不要怕,我马上送你去医院,我没有想到你这一次发羊癫疯这么严重,不过不要担心,我们马上走。’

他说完,像是拖着一把柴火一般的拖着老马往他的车子挪去。

刚刚拿了钱的司机看着这一切也没有说什么,捂紧了自己的钱袋子转身上了车。

老马心绪如麻,心里面乱的厉害,这要是被孙耀光拉进车里,怕是吃不了兜着走,到时候想走怕是难如登天。

想到这里,老马憋了一口气在胸前的一个穴位上面用力的点了一下。

哇~

一股污浊的气味顿时在空气里面传荡开来,孙耀光的身上立刻被喷上许多污浊的白色呕吐物。

刚刚准备散去的人群像是捕捉到了新的猎物一样纷纷的回过头来看着这里。

空气安静了几秒,孙耀光一张脸极度扭曲着,心里面的怒火已经腾空而起,几乎要炸裂开来,可是表面上却不得不极力的假装着镇定。

“没事,没事,我现在就带他去医院!”麻蛋的,等下看我怎么弄死你!孙耀光在心里这样想着,脸上却勉强的维持着笑意。

咳咳咳……

老马剧烈的咳嗽了几声,突然的挣脱了孙耀光的双手,对着他的脑袋一双手在空中乱挥,扯掉了孙耀光的几根头发,对着虚空大喊大叫着:“孙耀光,别,别过来,我不过是给你老婆按摩,正正经经的按摩,真的没有非分之想,我一个瞎子,你老婆长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你老婆说的没错,你就是一个变态,一个疯子,她说和男人说话都会被你怀疑,我还不信,你……你别过来!”

“啊~救命!不要杀了我,我连你老婆叫什么我都知道,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

老马断断续续的声音顿时吸引了一众看热闹的中年妇女。

这样的事情是他们最感兴趣的,等到听完老马的话,都将目光望向了孙耀光将他团团围住开始开骂。

老马趁着这个空隙,一溜烟的钻进人群落荒而逃,一刻也不敢停留。

回到按摩店,老马整个人仍旧是心有余悸,浑身的肌肉都还在微微发抖。

这个时候,一个原则性的问题顿时从老马的脑子里面冒出来,缠绕在他心头迟迟不肯褪去。

他看着狼狈的一身,不禁开始质问自己这一切是不是值得?

张淑芬不过是他的一个客人,说大了去也不过就是一个关系还可以但是仍旧不熟悉的异性朋友。

可是这些天的这些事情算是些什么事?一而再的为了这个事情闹得这样难看,还差一点将小命都搭上。

屋外的阳光一点点的照在按摩房,黑色的按摩椅上面闪着油亮的光,这个店已经是老店了,虽然这些东西还很新也很干净,可还是留了一些岁月的痕迹。

老马连抽了几口烟,脑子里张淑芬的一张脸有些挥之不去。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外面走过来一道宽厚的身影,朝着里面张望了一下,见到老马面无表情的站在窗子边抽烟,一双手在衣角捏了捏,犹豫再三这才慢吞吞的走进去。

老马满脑子都是张淑芬,自然没有注意到慢慢朝着他靠近的身影,等到反应过来,已经被这一道宽厚的身影抱紧在了怀里。

滚烫的肌肤相贴,老马浑身顿时被灼得抖了一下,下意识的去推开这火热热的躯体。

而在同时,老马身上响起一个略带着粗糙却娇滴滴的怪异无比的声音:“老马,我相中你了!”

这个时候,老马才来得及看清来的人是谁,顿时身子一僵,一句话堵在喉咙说不出口。

他本想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可是一想到自己和张淑芬的关系可不就是想吃天鹅肉么?就再也说不出口了,只是用力将这道宽厚的身影扯开无奈的说:“徐姐!你这是做什么?”

“啊呸!叫什么呢?我不过是大了你两天,你看我这胳膊脸保养的可比你好多了,你叫我一声妹子才对呢?”徐姐一张大饼一样的脸上一对狭长的眼睛轻轻一眯,冲着老马抛了一个媚眼。

我……

老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尖儿直打颤。

他抬头看了一眼徐姐,心里顿时翻腾不已……

他这还是第一这样认真的看面前的这个女人。

徐姐是这里搞卫生的,看着和老马差不多的年纪,可是谁知道这个一下班就敷面膜的妖怪到底是不是真的只有他这么大。

老马仔细的看了一眼,只见徐姐有一张小脸盆般大的脸盘子,塌鼻子,小而又狭长的眼睛,脸上的皮肤坑坑洼洼像是橘子皮,面色虽然白皙却给人一种死猪皮的质感。

此刻徐姐大嘴一咧,露出一口颜色不均的牙齿,身上散发这一种廉价的香水的味道。

但是这都算不得什么,老马觉得恶心和怪异的是徐姐的一双眉毛和她脸上露出来的那一种盗版狐媚子一般的笑意。

怪异两个词似乎都不足以形容。

偏偏这个时候徐姐看到老马盯着她看心理竟然一个激灵,闭上眼睛朝着老马凑了过来。

哇……

老马先前点了自己穴位让自己呕吐,现在却真的是受不了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