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我做我就放过他* 说他有没有这样干过你霸道

2021年9月8日10:09:28陪我做我就放过他* 说他有没有这样干过你霸道已关闭评论

他从小和师傅相依为命,早就已经把师傅当做自己的亲人,师傅离开的这些年,老马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寻找,虽然他知道能再见面的希望可能非常渺茫,但是他也非常希望有生之年可以再看一眼师傅。

 陪我做我就放过他* 说他有没有这样干过你霸道



眼下这么多年的寻找现在终于有了眉目,老马面前这女人说自己是师傅的徒弟,老马心里虽然有些不大相信,可是这小玉瓶里面的药丸却的的确确是出自师傅之手,这是绝不可能的。

“师傅在哪里?他现在过得还好吗?”老马的双手微微一颤,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睛里面有一丝酸疼,看着面前这个女人的眼神也微微变得缓和了些。

只是老马没有想到他问出这一句话之后,这女人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痴痴的笑着,就那么看着他,看得老马的心里面发怵。

“你你到底是谁?我师傅一生下来挣钱,怎么可能会收你这么一个邪魅的徒弟?”老马开始觉得有些不大对劲,警惕起来,虎视眈眈的望着这个女人,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怎么,师傅没有跟你说吗?你学的只不过是上半侧,这下半侧现在可还在我的兜里,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给你借鉴一下,不过这上面的字你可能会看不懂,因为要读这下半侧还必须学梵文才行。”女人慢条斯理的说着,那一双眼睛勾人的很,那眉眼之间流露出来的媚态浑然天成,一颦一笑都动人心魄。

老马看得有些微微发愣,好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皱着眉头问她:“那你现在倒是拿出来呀,让我看一下,你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那女人听到老马这么一讲,脸上的神色微微一僵,似乎是有些吃惊,但是随即,却又恢复了刚才的那种媚态,缓缓的伸手在自己的胸前轻轻的摸了摸,掏出来一本黑色的小册子。

她伸出修长的手臂,把那小侧子递到了老马跟前,那红唇微微的张了张,冷冷的笑了一声说:“你可是看好了,这里面的字你认识吗?虽然说这是你师傅传给我的,但是我也曾答应过他老人家,不是随随便便会拿出来给人看的,今天也算是破例了,我的大师兄!”

老马将信将疑的接过那本册子,打开来一看,却发现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小蝌蚪。

老马从来都没有见过梵文,也从来不知道梵文到底长什么样子,这会儿看着这上面密密麻麻的小蝌蚪,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他当即把这小册子重新塞回女人的胸前,然后声音变得冰冷,语气当中夹杂着一丝不悦冷冷的问:“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来这里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该不会告诉我只不过想和我见一面吧!”

老马上下打量起这个女人,心头浮现出一抹强烈的不安来。

这女人看着邪魅异常不说,关键是这女人的眼睛里面透着一丝凶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思想正派的人,她来这里的目的肯定不纯。

况且?

老马突然之间想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那就是面前的这个女人到底是怎样混进来的?老太太在这里戒备森严,如果不是有人领进门的话,那外面的人想要进来简直就是难如登天!

一想到这里,老马不由得对面前的这个女人更加刮目相看。

看样子他还真的是有可能是师傅的徒弟!

老马的师傅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虽然看上去是一个正派君子,可是只有老马清楚他师傅的心里面藏着许多毒蛇,只要到了合适的时机,那些毒蛇就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咬中别人的命脉。

正如面前的这个蛇蝎女人一般,老马的师傅有时候在背地里面也会露出这样子的眼神。

这时就在老马心里胡思乱想的时候,这女人却突然之间哈哈的大笑起来露出一口如白玉般的贝齿。

“你笑什么?”老马有些不明所以,沉了声音问她。

“我当然是笑你这般软弱无能,师傅怎么会收了你这样子的徒弟?”那女人笑起来的时候显得更加的妖媚,那一双眼睛像是勾魂一般,看到老马心里面突突直跳。

“是吗?我师傅说我做徒弟的时候我年纪还小,可能他不知道我后来会长成现在这个样子吧,倒是你和我师傅收徒的标准,可是完全不一样!”老马起身走到旁边的桌子前倒了一杯开水,不动声色的将藏在桌子缝里面的一把匕首捏在手中。

他悄悄地转身,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到这女人跟前,趁着这女人没防备的时候,匕首一挥,直接朝那女人的喉咙刺过去。

老马原本有8成的把握可以将刀架在这女人的脖子上面,可是却没有想到这女人的动作如闪电一般,她轻轻的朝着旁边一划,那身子微微的一侧偏,老马的刀竟然直接落空,一下子扎在了墙上。

老马的手一下子收不回来,可是这个女人的手化作了掌直接朝着老马的胳肢窝劈过来。

眼看着想躲已经来不及了,老马只好用力的夹紧胳肢窝,那女人的手掌直接劈在他的胳膊上面,疼的他手微微一颤。

“怎么样?这下见识了我的厉害了吧!师傅收的徒弟可不是普通的角色,我告诉你,凭你现在的能力想要赢我,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毕竟师傅已经把他毕生的本领全部都传给我了,而你只不过是学了一点皮毛!”这女人得意洋洋的看着老马,轻轻地拍了拍手掌,懒洋洋的靠着椅子上。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没有时间跟你磨磨唧唧!”老马心里越急躁的厉害,那胖女人那边的事情都还没有苗头,现在这药又弄不见了,老马眼前放着一大堆一团乱麻的事情,此时此刻的他只恨不得自己生个三头六臂,能快点把这些事情给理顺解决才好。

他用力将刀子从墙上抽出来,直接伸手往前一滑,笔直的指着女人的鼻尖,目光之中泛出一丝清寒,浑身上下竟然散发出一丝浓厚的杀气。

屋子里面的气氛有些诡异,那墙上的灯光白亮的射在地板上面,泛出一丝清冷的光辉,老马和这女人两个人对视着,空气当中带着一丝焦灼。

“行了行了,别用你那种眼神在看着我了,我刚刚只不过是在逗你玩呢,师傅让我过来其实是有要事要和你说,这样吧,要不然你还是跟我回去一趟,有些事情我跟你说了,未必你就听得进去,还不如让师傅跟你说那样的话也好一些!”

“什么?”老马打断了女人的话,惊讶的看着她,那手上的刀子竟然有些握不稳。

他万万没有想到从这个女人的嘴巴里面竟然听到师傅还活着的消息,他这么些年一直都以为师傅早就已经离他而去了,从来都没有想过师傅还活在人世。

“好了,赶紧走吧,师傅要是等的急的话,说不定你们两个还能见最后一面!”那女人说完白了一眼老马,转身踩着高跟鞋嗒嗒的摔门出去……

老马看到这女人摔门出去,一颗心反倒是冷静下来了,师傅消失了二十几年,如果他真的是还活在人世,那对于老马来说反而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事。

可是眼下这女人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老马一时之间有些拿不定主意。

这药材的事会不会是这个女人在捣鬼?那条离奇出现的蛇,就和面前的这个女人一样的邪魅妖异。

一想到这里老马突然之间有一种十分强烈的第6感,或许这药材已经在这个女人的手里也说不定。

他急急忙忙的冲出去,正好看到女人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

老马也顾不得多想,匆匆忙跟了上去,不远不近的吊在女人身后,距离女人一米远的距离。

那女人走起来步态轻盈,扭动着的腰肢更像是一条蛇了。

她在这王家大别墅里面行走,竟然像是如入无人之境,丝毫不顾及从身边穿行而过的佣人,直至地下停车场这女人才带起一副墨镜,有些警惕的左右四处看了看。

直到确认四周都没有任何危险之后,这女人这才微微一笑,拉开一辆黑色的迈巴赫,也没有顾老马,坐在驾驶室上直接发动车子。

老马顿时有些着急,三两步上前迅速拉开后坐,猫腰钻进车里。

车子徐徐往外开,一路上都十分顺利,几乎没有人怀疑他们两个,也没有人怀疑这辆车,可是临近出门的时候却被人拦住了。

涂墨画站在门口,双眼通红,伸开双臂拦住了这辆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