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出声来啊我喜欢你叫* 别撞了,要坏了

2021年9月8日09:59:45叫出声来啊我喜欢你叫* 别撞了,要坏了已关闭评论

不过,这个办法必须要得到柳凤娇的支持,不然公安局法医科的太平间可不是随便就能够闹腾的。

“凤娇,我想要弄清楚我们陈总的真正死因,你可不可以帮我?”

 叫出声来啊我喜欢你叫* 别撞了,要坏了



一旦想到办法,我便立马向柳凤娇提出我的意愿来。

“哎呀,王浩,毕竟这件事情,也只是我的推测而已,你可不要当真哦。”

听到我这么坚定的意愿,柳凤娇似乎也有些犹豫起来,毕竟说陈宏斌是他杀可没有任何证据啊。对于柳凤娇一个人民警察来说,这样的话要是真的传了出去,对她的形象可没有什么好处。

也是怕我被她误导了吧,她又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不可能,肯定有问题,不然的话,我们没有通知陈宏飞,可是为什么陈宏飞会这么准时来到法医科呢?”

我抓住了其中的关键,市局的副局长和陈总关系好,当时陈总的尸体在法医科这件事情,他肯定只告诉了林思佳和陈倩。

我还记得很清楚,因为事情非常蹊跷,陈倩说连陈老爷子夫妻都没有告诉,陈宏飞究竟又是怎么知道陈总的尸体会在法医科的呢?除非,他事先就已经知道了,那如果是这样的话,便只有一个解释,陈宏飞一直在暗中跟踪陈总。

如果真的如我推测的那样,那这件事情真的就是陈宏飞干的。想起陈宏飞的阴狠歹毒,我的心底不由得一阵冷颤。

“真的?你没有搞错吧?”

当我将我的所有分析告诉柳凤娇以后,柳凤娇立马意识到这件事情的确有很多不妥的地方。

如果对一个人的死这么草草结案,将陈总的死因,糊里糊涂推给两个女孩,这样的作法显然有损人民警察的形象。

听到我这么说,柳凤娇果然来了劲,我知道她的心底其实是很想弄清楚陈宏斌的死因的。而对于我来说,陈宏斌对我有知遇之恩,不光为了报答他,就算是为了自保,也必须查清楚真相,扳倒陈宏飞。

陈宏飞走得很快,他的头颅高高抬起,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朝着我迎面走来。

他的步步紧逼让我内心有些慌乱,不过,外表上,我依然竭力保持冷静。

我本来以为陈宏飞会走过来数落我两句,但是我还是高估了自己,陈宏飞从我身边走过去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把我当回事。在他的眼里,我不过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人物而已!

“有钱也不带这么嘚瑟的吧?”

陈宏飞的态度也让柳凤娇非常反感。柳凤娇家里也是非常富有的,对于陈宏飞这种狗眼看人低的样子,她非常鄙视。

“没事,我们接着聊。”

感觉到柳凤娇这个有些笨笨的丫头心里情绪有些不对,我便拉着她继续聊起别的话题。我的口才还算可以,连续说了好几个笑话,慢慢地柳凤娇早已经将陈宏飞刚才的无礼表现抛之脑后。

黑夜,渐渐起了一丝凉风,不久后,林思佳林思佳也匆匆从太平间里走了出来。

“嫂子,你怎么一个人先出来了?”

我朝着林思佳迎了上去,在晚风中林思佳纤细的身姿格外的妩媚,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有些冲动,不过我明白这个时候,要学着忍耐。

“王浩,陈老太太坚持要多陪陪陈总,还指明要陈倩作陪。她将我赶了出来,说我不是她陈家的人了,连个丈夫都守不住,让他就这么白白地丧了命。”

说出这些话,林思佳的脸上明显有些委屈。陈宏斌在外面乱搞,可不是她林思佳一个人能够管得住的,陈宏斌秉性那么坏,都可以借人播种,从来就没有把她林思佳放在心上,她林思佳又怎么管得住陈宏斌呢?

“哦,那你现在怎么办?”

林思佳的委屈让我有些心疼,毕竟,林思佳的一切我都非常清楚,这件事情,陈老太太根本不应该迁怒林思佳的。

“我先回家,反正在这里等着不仅要受气,还挺冷的。”

林思佳内心有些沮丧,她跟了陈宏斌这么多年,没有想到陈宏斌走得那么突然,走的时候,连遗嘱也没有写。

陈宏斌死了,在遗产争夺战上,她林思佳将会变得非常不利。

“哦,那我送你吧。”

看那样子,我就知道林思佳心里已经没有一丝想和我做的心思,她心情不好,急着回家平复心情。我想要送她,毕竟恩爱这么久,在这种特殊的时候,她需要我在她的身边。

“别,王浩。你这样做,影响不好。你是陈副总的司机,到时候你送陈副总吧,我可以自己开车回去。”

我没有想到即便在这个时候,我的林思佳林思佳心思依然如此缜密,如果我送林思佳回去,林老太太知道后肯定会觉得我这司机有问题,不送陈副总居然送林思佳回家。

“好吧。”

我心里很想要去送林思佳,我才懒得管什么陈老太太的态度呢,毕竟我是陈总请来的司机,现在陈总没了,难道我不应该主动去送一下陈总的遗孀?

不过感受到林思佳那有些嫩滑的手,她伸出手来别有用意,我立马会意,只得作罢。

“凤娇,现在是时候了。”

等林思佳走了以后,我立马叫上柳凤娇,开始执行我们商定的计划。因为先前达成了一致意见,柳凤娇也挺配合我的安排。

法医科太平间里很冷,在中间那间大房子里的一副摊尸板上,摆放着的便是陈总的尸体。在不远处,有一张桌子,桌子上应陈老太的坚持,点上了香还放着一些祭祀用的道具。

按照陈老太太的意思,她儿子走得早,到了阴间要有鬼差接洽,那些祭祀用的道具都是给鬼差用的。
陈老太太似乎不甘心,养到这么大的儿子,居然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

可是她更害怕,她害怕鬼神。像她这样的老人,自然是信迷信的,如果不信迷信的话,她也不会叫人在陈宏斌尸体前面的桌子上摆满了祭祀的道具。

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墙上的影子,从那道影子上可以判断得出,这个从门口走来的人西装革履,潇洒帅气。

这个穿衣的风格,和陈宏斌活着的时候是一样的,也许这道影子唤起了陈老太太内心对儿子的思念。当她死死盯着墙上那道影子的时候,她的内心明显五味杂陈,整个人都好像突然苍老了十岁。

根根银丝在烛光下,被一阵阵阴风吹得肆意旋转。

这个女人,活了大半辈子,平日里珠光宝气、富贵亨通,没有想到当繁华散尽的时候,她也不过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太婆。

她对于陈宏斌的爱,也和这全天下所有当母亲的对儿子的那份疼爱是一样的!

陈老太太明显被吓蒙了,陈倩一直紧紧抱着陈老太太,她整个人簌簌发抖。

那道影子一直在不停地跳动,突然之间一阵狂风吹起,那阵风阴得可怕,直接从门口吹入了太平间,那两根红烛即便再想挣扎,也终于抵挡不住这阴风,直接被吹得熄灭。

“有鬼,宏斌是不是你啊?我是你妈啊,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我的儿!”

当蜡烛熄灭的瞬间,陈倩抱着陈老太太的双手更紧了,陈老太太也被吓得满脸苍白,不过她依然在那里大叫。

她的叫声里,有恐惧,更有不甘。历来,白发人送黑发人,便是人世间最为悲惨的事,陈老太太一生富贵奢华,老年丧儿的痛苦就愈发强烈。

可是,即便陈老太太再怎样死命嚎叫,却没有任何人回答。没有多久,那阵阴风渐渐弱了下去,风平浪静,万籁俱静。

“死丫头,快去,快去把蜡烛给我点燃。”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