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在房间不停h1V1;等不及在车里就要–

2021年7月23日10:30:58 发表评论

她甚至好几次都生出了懊悔的情绪。

几天在房间不停h1V1

等不及在车里就要


牛壮就是个傻子,即便真和他做那事儿,也不会有别人知道的。

 几天在房间不停h1V1;等不及在车里就要--



这样既满足了自己,又不会有什么不良后果,多好啊!



况且丈夫在国外难保就不会找个小姐什么的,她却在家守着身子空寂寞,多傻呀!



思绪纷乱了很久,直至快天亮时孙晓芬才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仅睡了三个多小时的牛壮醒了。



看着身下高高的撑起的破帐篷,再摸摸旁边孙晓芬留下的小裤裤,牛壮难受了。



他知道,今儿要是不找孙晓芬发泄发泄,他怕是要难受一整天!



于是起身下炕,糊弄着穿好衣服,脸都不洗就来到了孙晓芬家。



确定周围没人后,牛壮敲起了门,更是透过门缝压低嗓音喊着,“快救命,救命!”



孙晓芬刚起床,脑袋还迷糊着呢,就听到了门口的声音。



赶到门口,她发现牛壮把脑袋凑到门缝上,急匆匆的喊着救命。



她吓一跳,不知道发生什么了,赶紧给牛壮开门。



又害怕被周围人看到,毕竟独居女人门前是非也多,于是她赶紧把牛壮喊进家里。



大门关好后,孙晓芬这才问牛壮,“傻牛壮,你怎么了?”



从发现是牛壮的那一刻起,孙晓芬就开始担心。



是不是昨晚咬自己那条蛇有毒,自己的毒素被吸走了,牛壮却把毒血吞下去中毒了?



在紧张的询问中,牛壮猛地一下褪掉裤子,苦着脸说,“嫂子,这从昨晚到现在一直都这样,怎么也消不了,它是不是要炸了?”



看到牛壮那里,孙晓芬那张精致的脸蛋儿‘唰’的一下子就通红通红的。



她还惦记着牛壮中毒呢,哪成想牛壮说的竟然是这种事。



可她忽地又惦记起另外一件事情,甚至在询问牛壮的时候,她眼珠子都有些发亮。



“你是说,从昨晚到现在,它一直都这样?”



问完后,见牛壮点头,孙晓芬不可抑制的躁动了。



那么大,还那么持久,这要是能那个一样,还不得飞到天上……



注视着牛壮的身下,感受着内心的渴求,孙晓芬焦躁不已。



一边是满足自己的渴求,一边是对丈夫的忠诚,她很难做出取舍。



将孙晓芬那张精致小脸蛋儿上的纠结看在眼里,牛壮稍一琢磨,继续下药儿。



他‘恍然大悟’道:“对了,我去找大老刘,他是村医,他肯定能给我治好!”



话撂下牛壮就要往门外跑,吓得孙晓芬连忙一把拽住他胳膊,“嫂子能治,能治!”



把牛壮给劝下后,孙晓芬暗地里长长松了口气。



这要是真让牛壮找到大老刘,再把昨晚发生的事情说出去,那她还活不活了?



村里那些人,肯定得说她水性杨花不守妇道,勾搭一个傻子干那事儿……



眼下没了办法,孙晓芬只能帮牛壮‘治疗’。



她招呼牛壮来到里屋,然后吩咐他坐在床上。



嘱咐今天这事儿千万不能对任何人说起后,孙晓芬才红着脸蛋儿,伸出白皙小手……

可就在手指即将碰触到牛壮那里时,她又忍不住的紧张了。



那么吓人,握在手里面,该是种怎样的感觉啊?



紧张中夹杂着期待,白皙小手缓慢递进,终于碰触到了牛壮那里。



手腕轻轻耸动,孙晓芬红着脸蛋儿。



“啊,好舒服,嫂子你的手弄的我好舒服,你真厉害!”



感受到玉嫩小手的温润,牛壮舒服到不行,忍不住的失声赞美着。



这种赞美,让孙晓芬心里忍不住的窃喜。



不光是喜牛壮的赞美,更是喜最希冀的东西,终于被她给亲手握住了。



只是窃喜过后的她又忍不住有些失落,那么棒的东西却不能真的感受下,她好难受。



孙晓芬脸上的纠结表情,被牛壮清晰准确的捕捉到了。



他稍一琢磨,就对孙晓芬说道:“嫂子,我想摸摸你那里,我还是不明白你那儿为什么会跟我这不一样。”



这话传进耳朵里,孙晓芬当时就羞到不行,更是下意识的想要一口回绝。



可看到牛壮那张老实巴交的脸上挂满了好奇宝宝似的表情后,孙晓芬没能张开口。



这就是个傻子,万一自己不满足他,他再跑去摸别的女人,最终牵扯出自己跟他的事情来,那还让她在村里怎么活?



再说了,反正是个傻子,摸摸……也就摸摸吧!



尤其回想起昨晚的事情,孙晓芬觉得还是挺舒服的,所以她就红着脸羞羞点头了。



但紧接着她就嘱咐道:“傻牛壮,记住,可以摸嫂子那儿,但是绝对不能进去!”



牛壮连忙点头,心里也是乐开了花。



还没见过哪只狗能经受住肉骨头的诱惑呢,只要让自己下了手,就不信孙晓芬受得住!



牛壮兴冲冲的伸出大手,贴在了孙晓芬那双光滑的玉腿上。



温润,柔嫩,玉滑,手掌传来的触感,让牛壮兴奋到呼吸都不顺畅了。



孙晓芬这时候也闭上了眼睛,仰着精致的小脸蛋儿,任急促的娇息从鼻孔中进出。



望着她娇媚享受的神情,牛壮更加情动,大手粗暴的一下子就摸到了尽头。



纵是隔着小裤裤,却也已经感受到了孙晓芬的迷人温热,还有轻轻的颤动。



稍微拿指头揉一揉,更是有醉人的欢吟声响起,“啊~!”



这一刻的孙晓芬,再也顾不得什么礼义廉耻,什么妇道忠贞。



她此刻全身心的都投入到了牛壮对她爱的抚慰中,好舒服。



手指的温热刺激着她,来回的触动更是如同勾弄着她的灵魂。



孙晓芬燥热的冲动着,右手依旧在牛壮身下忙碌,握的更紧,拨弄的更快。



左手则不自禁的探到了身前,纵情刺激着自己,释放娇躯深处的火热。



“牛壮,你舒、舒服不舒服,嫂子好舒服,嫂子全身都好舒服……”



急促娇息中,孙晓芬对牛壮不停的喃喃着,期间还时不时夹杂着娇媚欢吟。



见孙晓芬这种表现,牛壮就知道她离彻底交出身子不远了。



果然,在撩弄了十多分钟后,孙晓芬彻底不行了。



这一刻,她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满足自己!



牛壮那里太棒了,都这么长时间还没有那什么,自己只用手的话,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在牛壮身子的诱惑下,在牛壮手指的撩弄下,孙晓芬终于下定了决心——



她要做个快活的女人,什么丈夫什么忠诚,全都去特么的吧!



决心下定,孙晓芬猛地凑上嘴巴,在牛壮脸上狠狠亲亲了一口。



随后她顶着潮红的脸蛋儿,在娇息急促中说,“傻牛壮,别弄了,嫂子也不弄了。嫂子这就躺到床上,你趴上来,嫂子用那里给你治病,保证给你治的舒舒服服的,快来……”



听到孙晓芬的话,牛壮亢奋的直想大吼。



孙晓芬这具娇媚的小身子,终于憋不住了!

看见牛壮迫不及待的脱掉裤子,孙晓芬有一刹那的恍惚。



她觉得,牛壮这种急迫的样子好像跟正常男人没什么区别。



她甚至忍不住的怀疑,牛壮是不是在装傻,看似自己在套路牛壮,实则是牛壮在套路她。



只是当视线重新捕捉到那吓死人的狰狞后,孙晓芬心醉了。



尤其是那玩意儿还故意挑动了几下如同在挑衅后,她更加的迷乱。



忍不住了,真的忍不住了,那么暴躁,那么强悍。



如果真的吞进身子里面,那该是怎样的一种大欢乐!



在娇躯本能的疯狂渴求下,孙晓芬摒弃了脑海中瞬间的怀疑,全部被情欲的贪婪所充斥。



她下意识的探出双手,疯狂爱抚在牛壮的身上,感受着那火热的胸膛,强健的肌肉。



贪婪抚弄中,她凑上了性感的小嘴儿,亲吻起牛壮的脸颊,甚至连胡茬都不放过。



尽管有些扎嘴,可那是男人的特征,是男人的强硬,是她最最需要的刺激与渴望!



最终红润小嘴儿落在了牛壮的嘴巴上,孙晓芬发疯一般的亲吻着。



牛壮甚至都能清楚感觉到,有条滑腻的小舌‘哧溜’一下子钻进了口腔,肆意搅动。



勾搭到他的舌头后,那条滑腻小舌不停的撩弄着,转动着,充盈着情爱蜜意。



忍不住了,别说是孙晓芬,就连牛壮也忍不住了。



猛地将身前那具娇媚胴体给扑倒,在迎合亲吻着孙晓芬的同时,双手也不安分的动着。



睡裙在‘哧啦’声中被野蛮拽破,露出了孙晓芬身前傲娇的迷人。



它们在空气中颤动着,白花花的,挥霍着属于它们的迷人与性感。



下一瞬,一双粗而有力的大手覆盖上去,死命的揉捏着,肆意蹂躏。



而身为它们的主人,孙晓芬感受到了一种快要被捏爆的痛楚。



可在那种痛楚之余,却也让她感受到近乎病态的刺激欢愉。



“傻牛壮,嫂子、嫂子、嫂子好舒服,好舒服,快来,嫂子想要、想要……”



娇息急促中,孙晓芬被逗弄到极致,身子如同绽放的玫瑰,散发出她迷人的娇媚。



一双玉嫩美腿更是不自禁的盘弄在牛壮的腰身上,如同两条白皙长蛇。



双臂环绕住牛壮的脖颈,孙晓芬欲眼迷离,面色春红。



将这一切看在眼中,牛壮兴奋到了极致。



他知道,孙晓芬已经彻底到达了渴求的巅峰,现在到了最需要的时候。



但他又何尝不是,对孙晓芬娇媚的身子,他早就觊觎千百回了!



于是不再过多撩弄,牛壮低头狠狠亲了孙晓芬一口,随即双手抄起了那双玉腿。



躺在床上,看到自己的双腿被抄起挂在牛壮臂弯,将那儿彻底暴露出来,孙晓芬好羞。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和丈夫之外的男人发生那种关系。



可她真的不后悔,一点也不。



甚至她现在连后悔的心思都来不及生出,就想着赶紧享受那种极尽的填充感!



所以即便牛壮已经有所动作,但她还是等不及的催促道:“快来,嫂子……要你。”



“来了!”



牛壮挺着身子,凑向了孙晓芬的身子下面。



这个进入的过程,让他特别的兴奋。马上就要占有孙晓芬了,马上就要占有全村男人的梦想了,只是幻想下稍后的娇媚,牛壮都忍不住的想大吼,宣泄内心中的激动。



可就在牛壮即将进入孙晓芬娇媚的玉体时,突然,有只小手挡在了前面。



看着将那儿给护住的小手,牛壮有点懵,不明白刚才还着急催促的孙晓芬是怎么个意思。



抬头看去,却发现孙晓芬正盯着窗外,水汪汪的眼眸里竟然还有火光出现。



那是真的火光,不是形容,就跟电视上孙悟空那火眼金睛似的。



牛壮都吓一跳,不明白为什么孙晓芬眼睛里竟然会有火。



可下一瞬他就意识到,这是倒影。



赶紧抬头顺着孙晓芬的目光望向窗外,果然,隔壁东户人家的院里,冒出冲天火焰。



“这是……起火了?”



孙晓芬喃喃,随即猛地眼睛大睁,一把拍向牛壮的胸膛。



“你快走,快!不然过会儿有人来救火,肯定会从我家取水,到时看到你就没法说了!”



牛壮这才反应过来,难怪孙晓芬会突然间把那儿给捂住,这个女人反应好快。



而且确实如孙晓芬说的那样,肯定会有人来她家取水,毕竟她家的水源最近。



只是……牛壮不能走,他不光舍不得即将到手的美好享受,更不能表现出紧张。



他是个傻子,傻子就得有傻子的做法。



于是牛壮傻乎乎的问道:“嫂子,别人看到的话我就说你帮我治病,不要紧的。”



孙晓芬当时就急眼了,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将牛壮从身上掀翻。



“什么不要紧,你傻别人不傻,万一被人看到我们做那事儿,那我……”



羞急的一挥胳膊,孙晓芬赶紧帮牛壮穿裤子,也顾不得那诱惑她的东西了。



边穿她边急声说道:“我跟你这傻子解释什么,你听嫂子的,赶紧穿衣服,快走!”



牛壮还是不想走,孙晓芬彻底急眼了。



“听话,嫂子改天再给你治。你要是不走,嫂子这辈子都不给你治了!”



在孙晓芬的威胁下,牛壮这才闷闷不乐的提上裤子下床走人。



不过在出门前,孙晓芬先探出脑袋替他打探,确定周围没人才赶他离开。



牛壮刚出门的,‘砰’的一声大门就被闭上。



倒也可以理解,孙晓芬这是怕被别人发现她跟自己的关系。



站在孙晓芬家门口,牛壮有些失望。



这马上就要到手的娇媚小身子了,竟然因为一把大火给烧没了,真特么的。



正心下忿忿中,突然,起火的隔壁东户家中传来女人嚎叫声,更在呼喊着救命。



牛壮是个热心肠的人不假,但东户人家却也有着他不得不去救的理由。



于是顾不得大火危险,他来到东户门前大脚丫子直踹门板。



两脚踹翻门板后,冒出浓烟滚滚。



被呛到咳嗽了几下,牛壮屏住呼吸,一脑门子冲了进去……

当牛壮从东户出来时,脸上都熏的漆黑,就跟刚从煤堆里扒拉出来似的。



他肩膀上还抗着个人,东户的户主,老沈,也是他冒险闯进去的原因。



老沈这人,可是村里有名的大蔫吧,被老婆指着鼻子骂娘都不敢还口那种。



这时候老沈已经真的蔫了,像堆烂肉似的被牛壮抗在肩上,所幸还有口气儿。



老沈被牛壮冒着大火吞没的危险给救出来,周围帮忙救火的乡亲们赶紧上前搭手,把人给弄下来平躺着,又是掐人中又是灌水的,总算是把那条老命给折腾回来了。



众多乡亲帮忙,火势刚刚烧完南屋的,就被扑灭了。



好在值钱的家电家具类的都放在北屋,也不算有多少财产损失。



大家都在庆幸,没烧伤人,没亏损多少财产,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可就在这时候,老沈的老婆在那扯开破锣嗓子哀嚎起来。



这哀嚎的动静,分明就是刚才大火中着急忙慌喊人救命的那位。



“哎呀,我怎么这么倒霉啊,也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放得火,把我家给烧了啊……”



大家本还以为这火是在南屋做饭不小心引起的,可听老沈婆娘那意思,好像不是这样。



有人上前问,老沈婆娘就哭诉,说是她跟老沈刚起床呢,南屋就起火了。



“南屋也没插电没开灯的,怎么可能自己起火,这肯定有人玩火把我家给点了啊!”



问话的那人有些不太相信,“不能够吧?你家也没听说跟谁有仇啊,人家点你家干什么。再说了,周围又没小孩子,谁会玩火,除非是傻子。”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那人话刚说完,大家就把目光齐齐瞄向了牛壮。



牛壮当时都气懵了,这不是放屁带拐弯么?自己闯进去救人,还捞一放火的罪名。



可都不容他辩解的,那老沈婆娘就死气掰咧的冲了上来,一把抓住他胳膊。



“是他,就是他,刚起火的他就冲进了我家里,肯定是这个傻子干的!他怕放火的事被人知道,所以赶紧冲进我家里,装好人把老沈救了出来!”



听到这话,牛壮气到脑门子都快掀了盖儿。



他气呼呼的大声吼道:“我没有,我没放火,我是早起去割草喂牛,听到喊救命才进去的!”



在牛壮吼完后,远处靠墙坐着的老沈有气无力的发话了,“不是……”



“什么不是,当然是他的不是了,傻子放火还有理了?就是他,就是他放的!”



都不等老沈说完的,他那婆娘就气势汹汹的双手叉腰,气急败坏的吵吵着。



不过牛壮有注意到,那婆娘说话的时候瞪了老沈一眼,显然是不让他说话。



老沈吱吱唔唔的,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可看到自家婆娘如母夜叉似的,又不敢吭声了。



其实那把火怎么来的,他明白,他婆娘也明白。



早起他在南屋烧火做饭呢,那骚婆娘非得喊他干那事儿。



结果弄的欢实了,南屋烧的火也就忘了,想来是烧出了炉灶,引燃地上的木柴。



当他们发现的时候,南屋里就已经火势汹汹了。



眼下这婆娘非得诬陷牛壮,不就是看牛壮是个傻子,想从傻子头上捞点便宜……



“哎呀,我不活啦,这日子没法过了,攒了好几年的家当,一把火全烧没了啊!”



一屁墩在地上,老沈婆娘开始撒泼打滚,哭喊着就是牛壮干的,傻子玩火不承认。



周围乡亲们只管看热闹,到底是谁放得火,他们才不关注呢,反正又没烧自己家。



牛壮气到不行不行的,这特么奔着救人来的,怎么还兜了个放火的屎盆子抠脑袋上。



他气呼呼的想要辩解,可在地上撒泼打滚的老沈婆娘根本不给他这机会。



“乡亲们可得给我做主啊,傻子放火也不能有理了,得让他赔我。他是个傻子,我可以不跟他计较,不去报警抓他,可他家的牛得给我牵来……”



周围已经有明白人开始猜疑了,琢磨着老沈婆娘这是趁机讹傻子。



可谁愿意为了一个傻子去得罪一个无赖婆娘?谁敢?



没人敢,也没人愿意,反正牛也不是他们家的,牛壮也不是他们什么人,不管那闲事。



周围乡亲们抄起手来看热闹,任凭牛壮这个傻子单独面对恶意讹人的老沈婆娘。



但就在这时候,有人发声了,“我证明,不是牛壮放的火。”



牛壮扭头望去,只见已经换了身衣裳的孙晓芬,挎着草筐和镰刀来到了近前。



把手中草筐镰刀往地下一扔,她对赖坐在地上的老沈婆娘说道:“早上看到你家起火,我打开门正准备喊人,就看到傻牛壮从远处跑过来,扔了割草的家伙什就闯进去救火了。”



老沈婆娘原本还哭嚎着要牵牛补偿,一听到孙晓芬的话顿时不乐意了,“小孙,傻子放火烧了我家,连你家也差点烧着了,你得向他要补偿才是,怎么还向着他说话?”



孙晓芬听的明白,这是鼓动着她也向牛壮要补偿呢,大家一起冤枉牛壮。



可她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自然也做不出那样的恶心事儿!



她踢了脚草篮和镰刀,“我对事不对人,不管牛壮是不是傻子,我都说这实在话。草篮和镰刀都是他的,他确实是准备去割草,这两样东西就是证据。”



说完,不等老沈婆娘要说什么的,她环望众乡亲继续说道:“牛壮是傻,可是他不坏。反倒是有些人,干力气活时都诱骗着牛壮去出力,有好处了赶紧往自己家里搂,有坏事了赶紧往牛壮身上推。我觉得这有些人该自己想想了,到底是傻牛壮坏,还是你更坏!”



孙晓芬一席话,直说的好多人或低脑袋,或扭头望向别处。



这些人,正是她话里指的那部分‘有些人’。



“那到底是哪个杀千刀的放的火,真是丧良心……”



没能赖上牛壮,老沈婆娘也就嘟嘟哝哝的起身了。



来到老沈身前,她一把揪住耳朵就把人给拽了起来,“你这个破烂货,让你多嘴多舌!”



老沈很冤枉,他没有多嘴多舌。



但聪明人都能听得出来,老沈婆娘这到底是在骂谁。



火救下,热闹也没得看,众乡亲也就散去了。



牛壮临走前,挎起孙晓芬家的草篮跟镰刀,向她挠着头傻笑。



那一瞬间,牛壮的笑容在孙晓芬眼里是那么阳光,那么灿烂,看起来特别的顺眼。



只是,想起早上俩差点干了那事儿,孙晓芬心里又羞的慌,赶紧关上门回家。



回到里屋,她忍不住的抬起手来,在手掌上嗅了嗅。



那上面,可是沾染着牛壮那里的味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