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着他的腰不断的要他;公车前后两根同时撑满玩弄–

2021年7月23日10:27:05 发表评论

握着他的腰不断的要他

公车前后两根同时撑满玩弄

最终,小童童被李芬抱到了屋里,训了一通。



小孩儿可能是委屈,也可能是坐车累了,李芬还训着呢,他就摇晃了几下脑袋,一头栽倒在床上睡着了,手心里还紧抓着老吴没舍得吃的那两颗糖,时不时的还会抽泣两下。

 握着他的腰不断的要他;公车前后两根同时撑满玩弄--



轻轻扒开裤子看了两眼,李芬有些心疼,懊悔自己下那么重的手。



可是随即她又气呼呼的嘟哝道:“活该,让你顽皮!”



帮小童童安置利索后,李芬又着急忙慌的出了房间。



外卖已经送来了,可谁也没有心思吃饭。



她转到老吴卧室门前,门也没敲就进去了,想着问问老吴的伤势要不要紧。



结果话还没出口呢,刚推开门的,她就看到老吴正坐在轮椅上弯腰拨弄着那儿。



即便现在不在状态,可那家伙什也确实不小,都赶上死鬼丈夫最佳状态了。



难怪状态一来后竟然可以那么大,这先天基础就强啊!



李芬羞红着脸,心里默默地惦记着。



可终究是看到了不该看的,她讪讪的想要闭门退出。



但就在这时候,老吴把她给喊住了,“芬儿,你过来帮帮我。”



自从昨夜过后,老吴就对李芬改了称呼,叫的特别亲昵。



李芬虽然有些不习惯,但现在也顾不得更正什么了,她更关注老吴的要求帮忙。



她羞声试探着问道:“又、又帮你干那事儿啊?”



老吴苦笑,“什么啊,疼,我起不来身子,看不到最下面,你帮我看看,好像破皮了。”



“啊?!”



李芬听到是这事,当时就羞到不行,自己竟然还往那事儿上面想,太丢人了。



可这会儿也顾不得丢人了,只惦记着小童童作的孽,赶紧上前去看。



好在已经看过好多次,所以也就没那么尴尬了。



只是伸手全部抓着托起来的时候,心里还是挺娇羞的,惟恐老吴再有什么变化。



可这怕什么来什么,李芬刚把手摸上的,老吴呼呼的就起来了。



那反应,比火箭点火快多了,噌的一下子就竖了起来。



李芬都能清晰感受到,起来的瞬间有微风拂到了自己脸上,还带着股男人特有的气息。



她强忍住心里的羞涩,动手仔细帮老吴观看着。



确实是被小童童跳起来一脚踩中后,夹到下面的皮了,都有些红肿。



李芬很是不好意思,终究是儿子犯的错,她对老吴道歉,“对不起啊,吴大哥……”



正准备替小童童说些道歉的话,结果她就感觉到被托在手里的那玩意儿,竟然挺了一下。



挺的特别巧,刚好贴着她的嫩手给滑了过去,蹭的还挺给力。



那一下子给蹭的,就跟钻进了李芬心里去似的,直蹭的她痒痒的。



不光是心里痒,那里也特别的难受,她都想拿手挠挠。



而就在这时候,老吴的话也传进了耳朵里,“芬儿,帮我揉揉吧,我真的好难受。”



老吴没有多说什么,李芬羞羞的也不敢多想。



甚至她都没想,下意识的就给握住了,轻轻地揉弄着。



至于是对小童童犯错的补偿,还是对老吴那里的觊觎,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总之,她愿意这样做,发自内心的。



只是老吴相当不规矩,她正羞赧的揉弄着呢,突然,有双魔爪就落到了她身前。



而且不容拒绝的,隔着衣服就疯狂的揉搓起来。



那一瞬间,李芬感觉全身上下电流涌动。



“啊~!”

“老吴、老吴你松开,别弄,我难受!”



李芬羞红着脸蛋儿不停的央求着,可老吴却是越来越兴奋。



他不光揉弄,还疯狂的捏动着,几乎都给李芬把那儿给捏爆了。



“芬儿,你这真美,是我见过最美最美的XX,我玩一辈子都不够!”



这是老吴的心里话,尽管有些龌龊直接,可他就这么放肆的给说了出来。



而这话听在李芬耳朵里,更是动情动性。



她受不了了,这么赤果果的言语猥亵,更是直接下手抓挠她那里,弄的她又痛又难受。



李芬再三的央求着,希望老吴可以松开手,更是以不再继续帮他弄为要挟。



可老吴就是死不撒手,反倒抓挠的愈发卖力气。



甚至还强行穿进裙领,去近乎肆虐的爱抚那对浑圆的娇挺。



李芬是想松开手,可现在在老吴的撩弄下,她根本松不开。



唯有那里才能给予她最大的满足,才能让她心里和身子舒服些。



所以她死死的抓住,也开始卖命的揉搓着。



然后两个人谁也不说话了,就跟对命似的,互相折磨对方,却也满足了自己……



足足半个多小时后,李芬真的受不了了,整个人都瘫坐在地上。



急促娇息中,她艰难的向老吴求饶。



“老吴,我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我好难受,求求你松开我吧,我求你了。”



老吴却是正在兴头上,望着李芬娇媚的表情,他眼里几乎要冒火。



“芬儿,我知道你哪难受,让我进去吧,我保证让你舒舒服服的。”



“不行!”



试探的要求刚提出口,李芬就义正严词的拒绝了。



尽管她很想,可是她真的不能跟老吴做那种事。



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孩子都接来了,要是真做了那事儿,那她感觉这事就像是场交易。



这会让她感觉到自己很低贱,跟古代妓院里那些拿身子换钱的女人没什么区别。



见李芬态度决绝,老吴也就没敢急在一时,决定徐徐图之。



在李芬的小手爱抚下,很快,老吴就感受到了火山即将爆发的充盈感。



望着李芬那张粉润精致的小嘴儿,他有了一股子邪念。



不能打进你下面那张嘴里去,我还不能打进你上面那张嘴里去?



于是,他故意引诱李芬说话。



李芬哪防得了他这只老狐狸的圈套,正张着嘴巴说话呢,噌噌的,就有什么东西打进了嘴巴里,撞在了小舌头上。舌头一尝,黏黏的,还热乎乎的。



联想到手掌中感受到了抽动感,她顿时明白过来口中含着的是什么,顿时羞到不行。



李芬赶紧松开手,想要起身离开,结果又是蹭地一下子,打了她个满脸桃花开……



李芬都快羞疯了,“老吴!!!”



咬牙切齿的喊出老吴名字后,她强撑着起身,然后往洗手间跑去。



虽然李芬喊的话里充满了羞恼,但老吴一点都不生气。



他现在舒坦都来不及呢,想想刚才李芬喊他名字的时候,嘴角都渗出白色东西来了,他就兴奋到不行不行的。也就是腿不利索,不然他非得蹦高不可,太舒坦了!



不过态度还是有的,做人,全靠一个装字。



把身下收拾利索后,老吴滚动着轮椅来到了洗手间门口,做起了诚挚的道歉。



“芬儿,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你太美太性感了,我一时忍不住,所以就出来了……可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向你道歉,我向你赔罪,你怎么惩罚我都行!”



老吴一脸的懊悔相,跟心里的欢天喜地完全是大相径庭。



可李芬没有透视眼,更没有读心术,哪会知道老吴心里想什么。



透过梳妆镜看到门口的老吴满脸懊悔,她心里本就没多大的怒意彻底熄灭了。



只是依旧羞的厉害,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吃男人那东西呢,她都羞的不知该如何接话了。



老吴人老鬼精,大概摸到了李芬的心思,于是又说道:“对了,芬儿,下午你带小童童去周围的幼儿园四处逛逛吧,我刚才都在地图上查到了,地址也已经给你记在了纸上。”



“至于钱的事你不用担心,我说了,小童童上学的钱我负责,我说到做到。”



老吴这还真不是吹牛,年轻时当兵,退伍后经商,他赚了些钱。



也是当年眼光独到,别人赚钱挥霍的时候他都买了商品房,如今可是赚翻了。



这么说吧,光收租他每个月都有近十万块的进账。



当然了,这钱比真正的大富大贵是不行,但却足够他这个超级小康供应孩子上学了。



李芬看到了老吴脸上的真诚,也听得出语气里的诚恳,可她还是选择谢绝。



她的想法很简单,这钱绝对不能收。



前脚刚帮老吴解决完那事儿,后脚就收老吴的钱,那她不真成妓女了?!



羞耻心绝不容许她这样做,所以她给毫不犹豫的郑重谢绝了。



任说破天了李芬也不用老吴掏钱交学费,这让老吴没了办法,只好先丢下这事儿。



下午两点多的时候,小童童睡醒,吃了些东西就被李芬带走去找幼儿园了。



这一走,就是整下午的空,直至新闻联播演完了国家大事,这娘俩才回来。



而且一进门的,老吴就从李芬疲惫的脸上看出了事情的不顺畅。



果然,当他询问过后,李芬告诉他,周围的幼儿园根本没一家接收小童童。



“城里幼儿园事事儿太多了,要疫苗注射手册,公立幼儿园要城镇户口,私立幼儿园要城里有房的,我好话说了太多,可他们根本就不理我,有的幼儿园我连院长都见不到就被轰走了。唉,在城里上个幼儿园怎么这么难啊……”



无奈的叹息声声中,李芬收拾了下,嘱咐小童童不准再顽皮,就进厨房做饭去了。



小童童要洗澡,可能也是穷人的孩子早自立,竟然自己鼓捣盆放水的。



老吴过去试了下,水温还挺好,小童童自己坐大盆里还挺乐呵。



老吴也就懒得管他,出浴室后回自己卧室掏出了电话,翻出号码拨了出去……



晚饭做完了,李芬说有点累,不想吃饭了,想回屋躺会儿。



老吴哪能不明白她的心思,这是心里有事吃不下饭。



于是他说道:“我有个老战友,现在在教育局工作,我已经给他打电话了。你明天带着小童童过去找他,他会把你们送去小童童想去的任何一个幼儿园。”



李芬都懵了,她怎么也不敢想象,她苦口婆心的哀求了整下午都不管用的事,老吴这个离不开轮椅的人,竟然一通电话就搞定了。



“吴大哥,你……没开玩笑?”



李芬试探的询问,换来了老吴不以为意的微笑,“这哪能开玩笑,放心吧,真的。”



李芬当时就喜上眉梢,也不躺会儿了,一撅腚坐在了凳子上。



“谢谢、谢谢,真的太感谢你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话正说着呢,结果李芬就见到了老吴望向她胸前的目光。



她当时就有点急了,这老吴,怎么一天到晚就惦记她前面那几两肉呢!

有小童童在,老吴自然也不可能再跟李芬发生什么旖旎的事情。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在李芬带着小童童临出门前,老吴喊住了她,并且塞给她一张卡。



“密码我都写在里面了,以后发工资我会打到这张卡里面去。这会儿里面还有五千块钱,我那老战友能帮你安排进幼儿园,可学费却不能让人家免掉,你先拿去交上吧!”



李芬正要拒绝,老吴继续说道:“对了,疫苗该注射注射,这个不光为了上学,更是为孩子。”



听到老吴的话,李芬心里暖融融的,就跟生了个小火炉似的。



她知道,老吴不是因为占了她便宜,所以才给她钱。



最简单的道理,她不认为自己只靠动动手帮人弄一下,就值五千块钱。



这是很明显的事情,所以她能感受到老吴十分纯粹的热心肠,以及对他们娘俩的关爱。



她有些不好意思了,有种无功受禄的感觉,所以坚决不收那钱。



推来让去的,老吴怒了,“这钱又不是给你的,是给小童童的。再说了。现在幼儿园一交就是一季度,你有钱去交吗?难不成还让小童童在家等你干俩月,攒够了钱再去?”



李芬很尴尬,她全身上下就一千来块钱。



她只觉得交一个月就够了,下个月等发了薪水再交,这眼下要收一季度的,她还真没有。



于是为了小童童,她只能把这钱给收下。



收下钱后,李芬对老吴特别的感激,想道谢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老吴却是挥挥手,“去吧,别让我那老战友等急了,钱不够再给我电话,我给你转。”



“谢谢你,吴大哥,你是个好人。”



李芬擦了把湿润的眼睛,然后又带着不懂事的小童童给老吴鞠躬。



老吴坐在轮椅上,想拦也做不到,只好受着……



中午的时候,李芬带着孩子回来了,脸上写满了喜气,显然事情办的特顺利。



果然,进门后她就对老吴说,“吴大哥你真厉害,那个教育局的领导带我过去后,昨天见不到的院长赶紧跑出来陪着笑脸,都没见过小童童呢,就夸孩子机灵是个好苗子,得着重栽培,会派专门的老师照顾小童童。”



“我都知道,人家不是看我跟小童童的面子,是因为那位教育局的领导。那位教育局的领导对我们和颜悦色的,也是因为你的缘故。吴大哥,真的太感谢你了。”



老吴乐了,“那什么,要不再给我鞠一躬?”



李芬有些不好意思了,早上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谢意,这才鞠躬的。



“我去做饭,小童童陪爷爷玩会儿。”



李芬借着做饭的由头想要离开,但却被老吴给拦住了。



拦住她身子的不是胳膊,而是三大盒快递。



李芬有些好奇,不解这是什么东西,老吴只是拿眼神示意她拆开。



当她拆开后,尖叫声顿时响起。不是李芬的尖叫,而是小童童的。



“哇,我的玩具……”



小孩子是聪明,一看到玩具就知道是他的,至于是谁买的……他管那些!



当小童童兴冲冲的拿着玩具跑开后,李芬不好意思了。



孩子小可以不懂事,但她身为家长的却不能不懂事。



“吴大哥,你给小童童交学费我就怪不好意思的,你还花钱买玩具,这……”



她正说着的,老吴又从轮椅下面抽出几个包裹,一股脑的塞给了李芬。



“我不偏心,也有你的礼物。”



“啊?!”



李芬都懵了,她不是那意思,这怎么还有她的礼物呢?



她本能的想要拒绝,却被老吴给强行塞到她的怀里。



也不知老吴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竟然手掌触碰到了她那里,让她有些怪不好意思的。



拒绝不过,李芬在老吴的催促下,抱着快递回到了屋里。



快递打开,有短袖的白色衬衣,有黑色的西装套裙,还有一双高跟鞋。



老吴想的特别周全,甚至还有一双肉色的长款吊带丝袜。



看到这些东西,李芬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光是不好意思让老吴破费,更是觉得自己土里土气的,哪能穿电视上那些好看女人的衣裳。真的穿在自己身上后,那能好看吗?



尤其是长丝袜,看别人穿的时候怪性感的,自己要是穿上……



不能好看吧?



李芬心有犹豫,所以就抱着一堆东西出来了,满脸赧然。



“吴大哥,这些东西我不能要,我穿着不好看。”



老吴不乐意了,“你不要那怎么办,买都买了,难不成你想让我穿啊?”



李芬想让老吴退货,却话都没出口的就被老吴给轰进了屋里去换衣服。



实在拗不过,又想着城里女人的衣裳穿在自己身上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她就换上了。



将衬衣扣子系好,短裙扎腰,肉色吊带丝袜从玉足上套起,最终挂在小裤裤上。



拿手掌在腿上试了下,李芬觉得好光滑,而且腿上紧绷绷的,看起来更瘦更美了。



将高跟鞋穿上后,李芬有些不好意思了。



赧然出屋,她来到了老吴的近前,“吴大哥,你看……好看吗?”



李芬满怀紧张的询问,惟恐把这么时尚的衣服穿出乡下女人的淳朴气息。



所以在询问老吴的时候,她特别紧张。



但老吴更紧张,甚至可以说是紧张到兴奋。



老话儿说人靠衣服马靠鞍,这话真是一点都不假。



李芬本就美得不像话,穿上这身城市白领的衣服后,更是像足了办公室高级白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