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好滑好紧校花的故事;乱h交辣文–

2021年7月23日10:22:50 发表评论

“是呀,我把你做的事情告诉她了,哼哼,看你还欺负我。”张婷得意的笑了起来。


  “你告诉她做什么?”我疑惑道。

 第一次好滑好紧校花的故事;乱h交辣文--


  “让她看清你的真面目呗,以后遇到你这种变态的家伙远点。”


  我哭笑不得:“那她有没有说什么?”


  “我就奇了怪了,她居然帮着你说话,说这是男人本身的需求,找不到解决的地方只能以这种方式满足自己,而女人也是一样。”


  我不由微微笑了起来,的确,林诗曼刚才做了和我一样的事,显然是能理解我的心意的。


  “刚才你把我吓到了,你说该怎么补偿我?”张婷眼珠子转了转,突然转移话题问道。


  “我把你吓到?是你自己要看的好不好?”


  “我开个玩笑,哪知道你这男人当真了,不行,必须补偿我。”


  “你要我怎么补偿你?”我问道。

 “本来我想找你出去吃夜宵的,这样吧,陪我去吃夜宵,你请客,我就原谅你。”张婷笑眯眯的说道。

  我还以为是什么苛刻的要求,听张婷这么说,便笑道:“那行,没问题,不过等我先洗把澡。”

  “嘻嘻,太好了!”张婷兴奋的居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我洗完澡就和张婷一起下楼吃夜宵。

  我们选了一家烧烤店,张婷还点了几瓶啤酒,说道:“吃烧烤哪能不喝酒,对不对?”

  我们边吃边聊,不一会已经将刚才发生的事抛诸脑后。

  我忍不住问道:“你晚上去酒吧上班了吗?”

  “是呀,怎么了?”张婷吃着烤肉串。

  “这么早就回来了?”

  “又不用唱一夜,每晚两个多小时,就可以下班了。”张婷笑着问道:“你想不想去我工作的酒吧看看,顺便听听我唱的歌?”

  “没兴趣。”我撇了撇嘴,喝了口酒。

  没想到张婷撅起了小嘴:“你这个男人还真是没趣,怪不得直到现在还只能和五指姑娘作伴。”

  见张婷生气了,我便敷衍的笑道:“那下次吧,下次你上班的时候去看看。”

  张婷酒量不大,两瓶啤酒已经差不多了,我喝了四瓶。

  吃完,我付了账,二人一起沿着路边走回去。

  一阵风吹来,感觉特别凉爽,张婷张开了双臂,眯着眼露出沉醉的微笑:“好舒服呀!”

  好久没有和女孩子一起散步了,这种感觉似乎还不错。

  我随口问了一句:“我昨天看到了你的吉他,为什么不换一把新的?”

  “没钱呀,要不等我下个月生日,你送给我?”张婷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看着我笑道。

  “我跟你又不熟,干嘛送你吉他。”

  “切,真小气。”张婷和我并肩而行,目光看向了天上的星星,脸上的笑意消失了,眼神的变得深邃而认真起来:“实际上这把吉他是我读高二的时候,我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她知道我的音乐梦想,希望我能努力坚持去追寻,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把吉他。而我爸爸是一名音乐老师,也是我音乐的启蒙导师,他年轻时也有梦想,但最终不得不面对现实,所以我要带着爸爸的那份鼓励和寄托,一起追寻我们共同的梦想。”

  张婷的一番话让我有些感动,忍不住说道:“你有一个好父亲,教你音乐,教你坚持梦想,真是令人羡慕。”

  “是呀,别人也羡慕我有个好爸爸,只是可惜,他已经不在了……”张婷收回看向天际的目光,声音低了下来,神色也有些暗淡。

  听到这话,我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向她道歉,说不该聊这个话题。

  张婷脸上又绽放出一丝美丽的笑容:“没事呀,我喜欢和别人聊我爸。不说我了,说说你呢,你爸做什么的?”

  “我爸是做土建工程的,两年前接手一个五千多万的大项目,结果大楼质量不过关,因为局部崩塌砸死了七八个人,项目也砸了,赔的倾家荡产,我爸承受不了打击,最终跳楼自杀了,留下了几套房子给我。”我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告诉了张婷。

  实际上,这些话我连林诗曼都没告诉,或许是张婷的单纯活泼,以及对梦想的执着,让我信任了这个女孩。

  又或者自己喝了些啤酒,借着酒劲说出了这件风尘心底很久的伤心往事。

  张婷露出了同情和怜悯之色:“不好意思呀,没想到你和我一样,也没有爸爸了。”

  “没关系,随便聊聊而已,我早已看开了。”

  “你妈妈呢?”张婷追问。

  “我初中的时候她和别的男人私奔了,从此我再也没见到过她。”我神色暗淡下来:“事实上,初中那会,我爸忙于工作,为了这件事,好像我妈和他天天吵架,动不动把家里的东西砸的稀巴烂,这样的女人……不配做我的母亲。”

  我咬了咬牙,握紧了拳头。

  张婷显然没想到我的身世这么可怜,眼中露出歉意之色,她不知道怎么安慰我,微微叹了口气:“我比你好点,至少我还有妈妈……”

  “不说这些了,早点回家吧。”我深吸一口气,渐渐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加快了脚步,

  “你慢点,等等我呀!”身后传来张婷的声音和脚步声。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悠扬婉转的吉他声和动听的歌声吵醒了。

  我揉着睡意惺忪的眼睛打开了卧室门,张婷正盘腿坐在沙发上,弹奏着那把意义非凡的木吉他,嘴里还一边唱着:“也许迷途的惆怅,会扯碎我的脚步,可我相信未来会给我一双梦想的翅膀,虽然失败的苦痛已让我遍体鳞伤,可我坚信光明就在远方……”

  张婷的歌声时高时低,时而激昂时而宁静,抑扬顿挫,无比的空灵和透彻,给人一种直击心灵的震撼。

  或许这首歌正代表了她内心深处的想法,唱的深情款款,似乎完全沉浸在音乐的世界中,浑然不觉我的出现。

  我看着张婷白皙美丽的面容,修长光滑的美腿,和深情弹奏唱歌的模样,一时间心神荡漾了一下,也被她的歌声带了过去。

  直到一曲终了,我才反应过来,情不自禁的为她鼓掌。

  张婷也才意识到我的出现,笑道;“不好意思,把你吵醒啦!”

  我笑了起来:“你唱的真好,不亚于那些歌星了。”

  听我这么说,张婷反倒不好意思了,羞红着脸笑道:“是吧,所以才让你到酒吧听我唱歌嘛。对了,我给你买了早餐,豆浆油条小笼包,你快趁热吃吧。”

  我刷牙洗漱过后,吃起了张婷买的早餐。

  张婷说道:“中午的时候一起吃个饭吧,今天周末,我还请了诗曼姐和她老公。”

  听到林诗曼要一起吃饭,我心里有些兴奋。

  中午的时候,我们选在商业街一家中式餐厅的包厢。

  林诗曼和王忠文坐一边,我和张婷坐对面。

  点菜的过程中,林诗曼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我的眼睛。

  菜上齐了,张婷露出灿烂的笑容,举起酒杯说道:“今天要多谢谢诗曼姐,姐夫,还有我们的好房东,让我成为这里的一员,来,我敬大家一杯,干杯!”

  林诗曼以茶代酒,举起了杯子,我和她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她急忙又躲开了我的目光。

  席间,林诗曼起身去了趟厕所。

  我喝了一些酒,酒劲上来,涌起一股冲动,立马跟了出去。

  她刚走到厕所门口,我就叫住了她:“林老师!”

  林诗曼脚步顿住了,扭头诧异的看向我。

  “你知不知道这两天我有多想你?”我上前认真的问道。

  “我们前天才见的面。”林诗曼紧张的看了看四周,低声道。

  我忍不住一把拉住她的手,继续说道:“我想真正的和你在一起。”

  “你别这样,有人看着呢!”林诗曼挣脱了我的手,快步往女厕所走去。

  进出厕所不少人用怪异的目光看着我们。

  我没理会他们的目光,直接跟随林诗曼进了女厕所。

  一个女人刚上完厕所,提着裙子出来,看到我之后面色骤变,差地发出了一声惊叫,最后满脸厌恶的逃离了。

  林诗曼也有些生气了:“这是女厕所,你快给我出去!”

  “林诗曼,你满足我一次吧。”平时我都叫她林老师,这次我是真的豁出去了,就在女厕所伸手一把抱住了她。

  林诗曼吓得立即挣扎起来:“你干嘛快伸手!”

  我紧紧抱住她,不让她挣扎,低头去亲吻她的脸颊和戴着耳环的耳垂,一只手已经伸进她的衣服,抓住了那柔软的丰满。

  在我的进攻下,林诗曼没力气挣扎了,不由的瘫软在我怀中。

  “不要……不要这样,会被人看见的……”林诗曼通红着脸,紧张的说道。

  我却堵住了她的嘴,舌头顺势探入她的口中,和她深情热吻。

  林诗曼被我的热情攻势融化了,开始主动探出舌头和我交缠在一起。

  我的另一只手顺势伸进了她的裤子,摸到了被裤裤包裹的翘臀,浑圆柔软,光滑细腻,弹性十足,触感极佳。

  林诗曼发出了一声申吟:“肖凡,我们……我们进格子间……”

  我激动不已,连忙说了一声好。

  二人抱在一起往格子间移动,手一直保持在她衣服和裤子里的状态。

  哪知道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还带着哼唱的声音:“咖啡馆的那个座位,我在这盼望着谁归,卡布奇诺的伤悲我无路可退,好像展翅带你飞,看星空夜色有多美……”

  听到这歌声,我和林诗曼都听出是谁了。

  林诗曼像是触电一般,将我一把推开,低声急道:“快躲起来!”

  我也吓了一跳,想不到关键时候张婷居然进来了,赶紧打开格子间的门钻了进去。

  透过门缝,我随即便看到张婷走进了洗手间。

  林诗曼刚整理好衣服,面色还有些红,强挤出一丝笑容问道:“婷婷,你也上厕所?”

  张婷笑着点头,看样子并没有注意到林诗曼的神色,而是问了一句:“诗曼姐,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等我上个厕所告诉你。”

  紧接着张婷往我这边走来,我吓得赶紧将门锁上,然后就听到隔壁格子间的门被打开了,接着着是哗啦啦放水的声音。

  我老脸微微一红,自己居然躲在女生厕所,偷听张婷尿尿的声音。

  接着是门被打开的声音,张婷走了出去,问道:“诗曼姐,你租肖凡的房子也有几个月了吧,你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呀?”

  “怎么突然这么问?”

  “没有啦,就是随便问问。”

  “你不会看上他了吧。”

  “别瞎说啦,只是两天时间,我怎么可能看上他呢。”

  我偷偷再次将门打开一条缝隙,没想到张婷拉住了林诗曼的手,笑嘻嘻的说道:“你跟我说说呗,你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林诗曼扭过头来,刚好和我的眼神对视了一下。

  她有点无奈,只能被张婷拉着离开了厕所。

  “很普通的一个人,还算比较热心,家庭条件不错……”林诗曼的声音在门外越来越小。

  我心里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眼看就要和林诗曼成了,谁想到关键时候杀出一个张婷,还把林诗曼给带走了!

  我回到了包厢,林诗曼脸色已经回复了平静。

  “肖老弟,上个厕所怎么这么慢?”王忠文给我倒了杯酒,笑问道。

  我尴尬的笑笑,没有多说。

  我们继续喝酒吃饭,张婷是其中最活跃的一个,无论聊什么话题,她都能接的上。

  林诗曼和我的话最少,林诗曼一般都是抿嘴浅笑,姿态优雅,和张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随后的几天,我和林诗曼没有再发生接触的状况,经常给她发微信,她也不回,让我有些失望。

  倒是张婷,洗完澡后常常只穿一条宽大的T恤来挑豆我。

  有时候她将两条雪白的腿架在茶几上,我稍微低头瞄一下,就能看到衣摆下的风光和性感的裤裤,让我不自主的产生反应。

  除此之外,阳台上多了很多女生的文胸和裤裤。

  每次我走到阳台上抽烟,总会忍不住朝张婷晾晒的内衣看几眼。

  有一天晚上,张婷在浴室洗澡的时候,居然要我帮她拿衣服。

  “你洗个澡连衣服都不带?”我对着洗手间说道。

  浴室内传来她的声音:“以前一个人不是住习惯了嘛,洗完澡都回房间穿衣服,跟你住还不太适应咯。”

  我苦笑,只得答应了。

  她又说道:“在我房间的床上,内衣裤都在。”

  我进了她卧室,便看到了床上一件半透明的睡裙、一条红色的文胸,还有一条居然是黑色的丁字裤。

  尼玛,这也太性感了,真不敢想象张婷穿着丁字裤的场景。

  我心里有些兴奋,拿起衣服,明显闻到一股香喷喷的味道。

  我来到洗手间,敲了敲门,她让我进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