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交换咏雯2;宝贝 不哭 我不动了–

2021年7月23日10:21:00 发表评论

我有些懵逼的打开一看,却见是个病历小册子,最中间几个大字,写着后脑曾有损伤,已恢复。



我一怔,然后尴尬的咳了一声,“芳姐,我真的没事了。”

 大学生交换咏雯2;宝贝 不哭 我不动了--



“行,我看你现在精神的很,估计也没事。”



柳芳芳哼了一声站起身来,“那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办出院手续。”



说着柳芳芳扭着性感的腰肢走出了房间,我也趁机赶紧爬了起来,心里则是一阵阵后怕,原来我装傻这件事已经被柳芳芳知道了。



办完手续柳芳芳就带我回家,虽然医院离家不远,但柳芳芳还是开着她那辆CC,虽然很舒适,但我在副驾驶上却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看了一会儿车窗外,我悄悄瞄了一眼柳芳芳,此时的她依旧是散发着一股勾人的风韵,无论是恰到好处的衣服,还是被安全带勾勒的吸睛无比的身材,都完美的表现出了这个女人的魅力。



“小浩,你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这时柳芳芳像是注意到了什么,微微歪头看了我一眼道。



“没什么没什么,我正奇怪为什么我的痴傻突然之间就好了。”



我干笑着移开目光。



柳芳芳白了我一眼,没搭理我继续开车。



车子在路上飞驰,很快就到家了,柳芳芳去停车,我则是飞快的溜进房间,然后反锁了门。



一是因为尴尬,二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要知道,柳芳芳之前可是和我约定每天都做“游戏”的。



咔嚓!



门锁被转动,但并没有应声而开。



“小浩,你在房间里吗?你在干嘛呢?”



柳芳芳在外面敲了敲我房间的门,问我道:“小浩,快开门!让姐进去!”



我打开门,正好对上柳芳芳担忧的目光,见我没事,她似乎轻松了些,揉揉我脑袋道:“小浩,你做什么呢?大白天的关什么门。”



说着自然的走进来,拢了拢长裙的裙角坐在我床上,拍拍旁边,示意我坐下来。



我默不作声的坐了过去,低着头不知道怎么开口化解尴尬。



随之而来的是房间里短暂的沉默,我在一边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般轻微的晃荡着腿,而柳芳芳则是盯着我们面前雪白的墙壁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浩,能回答芳姐一个问题么?”



良久,柳芳芳终于开口,打破卧室里的安静道。



我“嗯”了一声,同时悄悄抬起头,看向她精致的侧颜。



柳芳芳撩了撩不经意间滑落到脸颊上的几绺发丝,看着我道:“告诉姐,你是什么时候恢复的?”

我松了一口气,已经预料到了她会问我这个问题,但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回答她。



难道直接告诉她,在你打算对我做点什么之前我就恢复了?这个想法刚出来就被否定了,我要真这样说,柳芳芳绝壁一巴掌打死我。



我想了想道:“昨天才恢复的。”



“昨天?”



柳芳芳眼里透出一丝狐疑。



“对,昨天我睡觉的时候摔倒了地上,后脑勺被磕了一下,然后就恢复了。后来我查了一下,说是摔倒的时候磕到大脑里的中枢神经。”



说话的时候我一脸认真,如果我自己能看到我的表情,我一定会在场外惊呼,本届奥斯卡得主一定非我莫属。



果然,我这样有理有据的一说,柳芳芳顿时打消了怀疑,不自觉的拍拍胸脯道:“还好还好…”



我立刻装作不解的道:“芳姐,难道我恢复了你不高兴吗?”



“高兴,当然高兴。”



柳芳芳美目眯成了一条线,“为了庆祝小浩恢复,待会儿我去买菜,给小浩做点好吃的。”



说着柳芳芳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窈窕的曲线毕露无遗。



我看的双眼发直,咽了一口唾沫,奶声奶气的伸出手道:“芳姐,我要抱抱!”



柳芳芳板着脸回头,对我伸出右手,摇摇手指道:“不行,小浩,既然你已经恢复了,就不能再像一个孩子一样,听到了吗?!我去买菜,你就在家里等我。”



我眨了眨眼睛,示意自己明白,柳芳芳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连忙跑到窗边,盯着柳芳芳前凸后翘妖娆无比的背影发愣。

今年我已经十九岁了,血气方刚的,哪儿能经得起柳芳芳这么折腾。



见柳芳芳真的离去了,我又才去洗手间冲了个凉水澡缓解一下躁动的情绪。



洗完澡柳芳芳还没有回家,我便拿出手机玩了玩,看到最上面显示的一个转账消息,又查了查我银行卡上的余额,我不由叹了口气。



自从我爸妈出国,将我交给柳芳芳照顾之后,每个月他们都会给柳芳芳打过去很多钱。



又躺在床上玩了一会儿手机,就听到门外踢踏的高跟鞋声,我把门打开一条小缝儿,装作是不经意间自己打开的样子,然后偷看起正在换鞋的柳芳芳来。



柳芳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一套衣服,从之前在医院里的长裙,换成了白体恤加上齐膝黑裙,头发更是被她扎在了脑后,俨然一名白领丽人。



这时候柳芳芳像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突然抬起头看向我房间的房间,我赶紧离开门缝处。



不过庆幸的是,柳芳芳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或者说看到了,但并没有跟我计较的意思,喊了一句“小浩你自己玩会儿,饭马上就好”便走进厨房。



没多久厨房里就传来砰砰砰切菜的声音,我松了口气,正打算继续玩会儿手机,突然听到柳芳芳“啊”的一声。



我精神一振,连忙爬起来冲向厨房,只见柳芳芳此时眼眶微红,右手捂着左手,食指上一个小口正在沁着鲜血。



“芳姐,你切到手了?”



我反应过来,赶紧去拿了一条创可贴,也不等柳芳芳拒绝,直接贴在了她的指头上。



“现在手指还疼不疼?”



贴好了之后柳芳芳脸色这才好了些,微红着脸颊道:“小浩,我没事。”



“没事?都切到手指了还没事?”



我很了解柳芳芳,她做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只有在她有心事的时候才会心不在焉,切菜的时候伤到自己的手指。



至于心事,看她这幅半红着脸的样子,我很清楚是什么。



“行了行了,小浩,你快去外面等着吧,马上就能吃饭了。”



说着柳芳芳用另一只手轻轻推了我一下。



我假装不悦道:“芳姐,你都受伤了,还是我来吧。”



说着我便一只手扶着她的腰,一只手抵着她的肩膀,将她往外推,没想到我的手刚放上去,柳芳芳就从鼻子里嗯了一声,我惊愕道:“怎么了芳姐?还有哪儿不舒服?”



柳芳芳半嗔着看了我一眼,“去去,你一个小屁孩儿懂什么做饭,还是我来,你赶紧出去。”



我哪儿能让她继续切菜,但她又实在固执,我只好道:“那芳姐……抱歉了。”



“……”



柳芳芳一怔,刚要开口问什么,我已经一手抱着她光滑如缎的腰肢,另一只手搂着她丰满的大腿,将她横抱起来。



虽然我只有十九岁,但身体还算壮实,因此抱着柳芳芳只是略微感觉有点沉。



“小浩!”



而柳芳芳惊得大叫,“小浩!你干嘛!快放我下来!我是你姐!”



我干咳了一声抱着柳芳芳朝客厅的沙发走过去,边走边说:“芳姐,你手都受伤了,今天的饭菜就由我来做,也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柳芳芳仍然不依,脸色更是如同天边的红霞一般:“好好好,那今天的饭由你做好不好?你先把我放下来!”



我笑了笑,刚想说话,柳芳芳突然“嗯”了一声,猛地抱住我,凹凸有致的身材紧贴着我,身子也变得僵硬起来。



感受到胸口处的温软,我顿时就邪恶了,但比起这个,我更担心柳芳芳的情况,忙问道:“芳姐?你怎么了?”



柳芳芳并没有回答我,依然一动不动的趴在我身上,身体还不时的抽搐一下,我正纳闷儿,把头埋到我怀里的柳芳芳缓缓抬起脑袋,一对大大的眼睛里水波流转,脸上的晕红直蔓延到了脖子根儿。



柳芳芳娇媚的望着我,朱唇轻启道:“小浩……”



我终于明白过来不对劲的原因在哪儿了,柳芳芳昨晚和我做游戏之前,就是这个样子。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怀中的可人儿,感觉喉头干涩无比,震惊的想道:难道老子把柳芳芳摸gc了?!



果不其然,我刚想到这里,就感到柳芳芳的黑色制服裙裙底传来一股温润的感觉,我猛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急忙将柳芳芳放到沙发上。



“芳姐,你没事吧?”



我飞快拿过两个枕头,一个遮住她的裙子,一个挡住我此时身下的窘迫。



“我没事。”



柳芳芳喘着气说出三个字,然后连忙别过头去,似乎生怕我看到她此时的样子,为了不引起尴尬,我也只好假装没看到,很配合的移开视线道:“没事就好,那芳姐我先去做饭。”



说完我也不等她回答,一溜烟儿就跑进厨房,然后望着自己强烈的反应,暗骂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



尽管我不会做饭,但柳芳芳已经将菜切的七七八八,我只需要把菜放进锅里炒就行,因此很快饭菜就上了桌子。



不料柳芳芳却是一愣,然后指着桌子上一盘略微有些焦黑的鸡蛋问,“这是什么?”



“鸡蛋。”



“这个漆黑一团的…”



“土豆烧牛肉。”



柳芳芳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饭菜,突然笑道:“小浩,姐问你个问题行吗?”



虽然很不爽她嫌弃我的饭菜,但我自己夹了一筷子,确实也说不上好吃,点点头道:“嗯,姐你问。”



柳芳芳深呼吸一口道:“小浩啊,你今年十九了吧?!”



“嗯,怎么?”



我有些疑惑。



“你看啊,你父母现在都在国外,你也这么大了,要不要考虑一下上学?”



柳芳芳说着悄悄把自己的筷子放了下去。



“上学?”



我皱了皱眉,摇头道:“我已经这么大了,没必要再去学校混日子了。”



“那小浩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姐说话你也别生气,以前是你身体有问题,所以你爸妈托我照顾你,但现在既然你恢复了,就应该自己找点事情做做。你觉得呢?”



柳芳芳说话很小心,但似乎又带着一丝欣喜的味道。



“是,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我没有学历,什么都没有,我不知道能做什么。”



我挠了挠头,有些犯愁,“只能先找一个勉强能过得下去的工作先试试看。”



看着柳芳芳脸上渐渐浮现出来的惊喜,我脱口而出道:“芳姐,你不会打算给我介绍什么工作吧?!是的话就不用说了,我不会答应的。”



柳芳芳捂着嘴唇笑道:“为什么?”



“刚刚你也说过,我应该自食其力,以前我已经蒙你照顾这么多年,现在又要来麻烦你,这不合适。”



或许是大男子主义作祟,也或许是因为银行卡上还有几万块的存款,我说完竟然感觉轻松了许多。



柳芳芳点点头没说什么,饭桌上两个人望着桌子上的菜各有心思,沉默片刻后柳芳芳道:“小浩,的确我是有一份工作,高薪资,高要求,本来想介绍给你,但你的态度也很坚决,我和你爸妈关系很好,没必要为了一时的赌气而放弃大好的前途。”



“我不是在赌气,芳姐,我现在已经是个男人了,如果我还处处需要别人帮忙,那我以后在这个社会上还怎么立足?总不能依靠你们一辈子,更何况,也不是我走到的每个地方都有你们。”



我认真的道,我盯着柳芳芳的眼睛,希望她能明白我的意思。



柳芳芳道:“行,那你再考虑考虑,姐这里随时欢迎你。现在既然你也恢复了,我就搬回我家了。”



说着柳芳芳站起身,从红色的包包里拿出纸笔,写了一串数字然后放到我面前,“以后有事随时都可以来找芳姐,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要是找不到就打我电话。”



我看着柳芳芳走出房间,剩下一桌子只被我吃了两口的饭菜,还有那张散发着淡淡芳香的纸条,上面娟秀的写着十一位数字。



柳芳芳的家就在我家隔壁,不知道她和我爸妈是怎么认识的,但他们的关系向来很好,不然也不会在他们出国的时候将我拜托给柳芳芳照顾。



我拿过来看了看,然后有些心烦的将纸片丢到一边。



柳芳芳说得对,我现在已经不小了,的确是该自己做点事情,但我没有文凭,又不想上学,能做什么呢?!



我揉了揉脑袋,感觉有些头疼。



一个人匆匆吃了两口饭,便开门出去透透风,大夏天的冷风一激,不止之前面对性感的柳芳芳时那种火焰荡然无存,就连路边歪歪斜斜的电线杆,似乎都变得萧瑟起来。



我摇摇脑袋,我确实已经清醒几天了,但也只有几天而已,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能做什么。



这时候顺着街道飘来一股淡淡的烟味,一个胡子拉碴,顶着乱糟糟头发的中年男人披着一件厚厚的墨色大衣靠在街角,眼神空洞的盯着暗淡的天空。



我心血来潮,竟就站在街尾悄悄的盯着他。



吸完一支烟,中年人拍了拍手,似乎准备离开,却又突然停下脚步,从兜里拿出手机,放到耳边道:“喂,媳妇,怎么了?”



“…”



“我知道,我现在在外面给你和孩子买点小吃,你们在家等会儿,我很快就回来。”



“…”



“行,一万块就一万块,我会想办法的,好,那先挂了。”



中年人说完放下手机,抱着脑袋瑟缩在墙角,手上的力气极大,像是想要不甘的怒吼一般,但他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没多久,中年人从地上站了起来,看向马路对面。



街道对面刚好有一家便利店,中年人也不顾现在是红灯,将手揣在兜里走了过去,引来一路上司机的狂按喇叭,还有一些人的咒骂。



中年人进了便利店,我也不知为何,跟了上去,中年人刚好拿着三四串关东煮去收银台结账,中年人从兜里掏出皱巴巴的十几块钱道:“来包利群。”



服务员点了一下告诉他钱不够。



中年人皱了皱眉头,又在兜里摸索了半天,却依然没有多出一分钱来,中年人犹豫了一下道:“这关东煮我不要了。”



说完就拿着烟想要离开。



“等等。”



我皱了皱眉,“哥,我请你吃。”



说着在柜台刷了自己的银行卡,中年人却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大骂道:“哪儿来的小崽子,老子我有的是钱,能要着你来帮忙付钱!”



就在我被他突然之间的怒气弄得晕头转向的时候,中年人恨恨的瞪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收银,低低骂了一句“滚开”,随后抢过柜台上的关东煮夺路而去。



我一头雾水,实在不明白这中年人的行为,难道我帮他,他还不高兴么?



这时我却注意到那收银员的眼神,他也没有我想象中的惊讶和欣赏,而是以一种看傻子一样的目光望着我。



我皱了皱眉,“给我一包烟。”



收银指了指身后的柜台,询问我要哪种。



我随便指了一个,刷完卡便走出了便利店。



我实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我突然很好奇烟草的味道。



第一次吸烟的后果就是被呛得咳嗽连连,一支烟只抽了一口,我就忍不住丢到地上,我一边大口的喘着气,一边看着路边的商铺,这时余光瞟到一间成衣店,透明的门玻璃上贴着几个大字,“急聘导购,待遇面议。”



我顿时起了心思,我觉得要想证明我自己能够自力更生,或许这就是我的第一步。

现在才晚上八点,街道上还有许多行色匆匆的人,我跟着几个穿着很时髦的女孩儿走进了这家店。



刚进店,一名画着淡妆的女导购就走了过来,亲切地问我需要什么服务,我说出了我的来意,女导购脸色顿时一落千丈,丝毫没有刚才的恭敬,语气不悦的回复了我一句不招人。



我奇怪的指着店门口的白纸,“你们这不是都写着招聘么?”



女导购抱着胸不满的道:“我说不需要就不需要,赶紧滚,从哪儿来,滚哪儿去!”



说完就扭着屁股离开了我面前。



我有些不爽,一个小小的导购,跟我耍什么脾气?



不过我还是忍住了自己的脾气,况且我本来就不是个爱跟人计较的人。



又在外面转了会儿,最终还是无奈的回到了家。



平常家里总会亮着灯,而柳芳芳搬回隔壁之后,三室一厅偌大的房子就只剩我一个人,总感觉不习惯。



躺在沙发上休息了会儿,还没爬起来,手机突然震动,我拿出来一看,却见是一个陌生号码,归属地显示为国外。



我也没想太多,直接便摁下了接听键,我父母在国外,一直被当成傻子的我突然恢复,柳芳芳一定把这个消息通知了他们,没准儿他们现在激动万分,正想着回来看我。



而这个电话,就是他们即将回来的前兆。



“你好,请问是杨伟吗?!”



我听着电话里冰冷的声音有些疑惑,不是我父母给我打来的,回答道:“是,你有什么事?”



“我是你父母的私人律师,您可以称呼我王律师。今天特地打电话,是有件事我必须得告诉您,希望你能有心理准备。”



电话里的男声自称是私人律师,即使是在国外,能拥有私人律师的也是极少,由此可见我父母在国外确实混得不错。



“好,王律师请说。”



我尽量让自己说话显得有礼貌一些,如果王律师能联系到我的父母,至少不会感觉我没有家教,即使我是突然之间恢复,我也有能力做一个正常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