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好紧含不住了h;痒快点进来我受不了了视–

2021年7月23日10:02:40 发表评论

可当我发现手里抓着的赫然是一件玩具的时候,我真的是彻底愣了,完全懵了。

 

 

 嗯好紧含不住了h;痒快点进来我受不了了视--

老实说我那方面还是很值得的骄傲的,可就算是我真的雄风振振起来,估计也就它这么个大小。

 

 

再看那个小瓶子,上面赫然写着润.滑两个醒目的字。

 

 

这两个东西是干嘛用的,傻子都知道!

 

 

我顿时恍然大悟,明白刚才柳莺的声音里为什么会有慌张的味道了,极有可能她刚才在卫生间里自己用东西玩着,被我的敲门声吓了一跳,这才不留神摔倒,同时还把这两样东西脱手掉了出去。

 

 

我忍不住幻想这玩意儿在柳莺身上的画面,便不由的心跳加速。

 

 

可是又一想到,柳莺这等仙女级别的女人,居然要用这种东西安慰自己,我心里又特别不是滋味。

 

 

这不就是吗!!

 

 

昨天晚上郭丽的电话打断了我的节奏,想来之后杨贺也没能接上活儿满足他的妻子,要不然,柳莺也断然不会靠这玩意儿自己弄吧?

 

 

我正发呆,柳莺忽然气急败坏又羞又臊的催促我说:“别愣着了,赶紧扶我出去!”

 

 

我恍然大悟,连忙点点头,扶着她继续往外走,也是我脑袋一时间空当的缘故吧,我居然鬼使神差的,拿着玩具往她眼前一晃,问道:“嫂子,这东西放哪儿啊?”

 

 

柳莺登时面红耳赤,吭哧吭哧的埋怨说:“你、你还问!我都说别动了,别动了,你干嘛非得动它啊!”

 

 

我尴尬的不行,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顺手把东西扔了,完了还专门踹回了水池台下面。

 

 

见状,柳莺害羞的神色才总算好转了那么一丢丢,拉着我没好气说:“行了,快扶我出去。”

 

 

“是是。”我诚惶诚恐,赶紧.小心翼翼的扶好了她,慢悠悠的出去。

 

 

扶着柳莺让她坐下来,可她一坐就捂着后面叫苦说疼。

 

 

我吓了一跳,正色说:“嫂子你该不会是摔倒尾骨了吧?”

 

 

柳莺摆摆手说:“没有,没你的事了,你快拿了U盘给杨先生送回去吧。”

 

 

我坚持说:“嫂子,要是真摔倒尾骨,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以前在部队就遇到过这种事情,有个战友摔了尾骨没当回事,结果第二天就住院了,还落下残疾了。”

 

 

“真的假的?”柳莺忧心忡忡的瞪大了杏眼,显然是怕了。

 

 

我很严肃的说:“是真的,而且这种情况,越早及时处理就越好,万一耽搁了,真会出大事的,我战友出了这档子事儿,我还特地找人学了按摩呢,呵呵。嫂子,我劝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柳莺害臊说:“尾骨怎么去医院看啊?”忽然她眼睛一亮说:“你刚才说什么,你在部队学过按摩?能帮我揉好尾骨吗?”

 

 

“这个……”我迟疑着说,“可以。”

 

 

柳莺红着脸说:“那干脆你帮我揉揉算了,我这样去医院多不好看?”

 

 

我没多想,满口应了:“行。那你趴着吧嫂子,我给你试试。”

 

 

柳莺大喜,可是忽然又觉得不妥,紧张兮兮的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说:“我得穿上衣服,这样……太不方便了。”

 

 

我一愣,脑袋里蹦出个念头,你这样最方便不过了,我轻而易举就能把你带飞起来啊。

 

 

可惜我没这个胆子,只好说:“嫂子你不方便动,我去帮你拿吧。”

柳莺这情况也没必要跟我客气,于是点点头说:“那麻烦你了,衣服就衣帽间的柜子里,柜子下边的抽屉里有贴身衣服。”

 

 

我点点头应了声,转身去了衣帽间。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偌大的房子还专门有一个衣帽间,而且柳莺的衣服很多,每件也都不便宜。

 

 

进了房间,好几个衣柜整齐的摆在那里,而且还有不少鞋都整齐的排列着,每双都价值不菲。不过话说柳莺这种女神,就该有这样精致的生活不是吗?

 

 

我急忙去打开了衣柜,很快便找出来一件吊带睡裙。

 

 

这件睡裙之前在家见她穿过,我也没多在意。

 

 

可是当我打开抽屉,面对好多好多花样款式各不相同的衣服了,我就有点懵了。

 

 

柳莺的贴身衣物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而且样式颜色什么的都不一样,她也没告诉我要穿哪个,这个我要怎么选才好呢?

 

 

伸手在内依抽屉里翻腾,让我心里说不出来的小刺激,最后我鬼使神差的拿出来一件黑色的小裤子和带镂空效果的小衣服。

 

 

我也没想着柳莺是不是想穿这两件,全屏自己的喜好来搭配的。

 

 

我幻想着柳莺穿上这两件的样子,绝对十足的动人。

 

 

不由自主的,我拿起来深深的吸气,沁人心脾,引人入胜。

 

 

我忍不住有了犯罪的念头。

 

 

也不敢耽搁太久,我努力克制下来之后,急匆匆的回了卧室。

 

 

回来之后,我见柳莺扶着床弯腰立着,她也怕再次走.光,一只胳膊抓.住浴巾,样子十分别扭,却有着让人震撼的视觉冲击感。

 

 

我过去把衣服递给她说:“嫂子我出去等你,好了喊我吧。”

 

 

柳莺嗯嗯着接过去衣服,却是眉头微微一蹙:“怎么拿……拿这件啊?”她两根手指捏着丁字衣服的一角。

 

 

我一愣,忙解释说:“我没看随手就拿来了,嫂子不行我再给你换一件去吧。”

 

 

“算了,就这样吧,你出去吧,我好了喊你。”柳莺放下阿内说。

 

 

我不知道为什么不由自主的笑了笑,恋恋不舍的出去等着了。过了一会儿柳莺喊我,我推门进来一看,瞬间有种难以克制的冲动。

 

 

此时她已经趴在了床.上,面冲着床尾,也就是门口这边,隔着吊带睡裙领口的空隙,我看的一清二楚。

 

 

靠近之后,我更是顺不收拾。

 

 

吊带睡裙很薄,纱织,具有半透明的效果,更重要的是,里面若隐若现,不断冲击着我的视觉和灵魂。

 

 

我有种疯狂的扑上去,任意妄为的冲动。

 

 

这是最原始的一种冲动!

 

 

看着看着,我魂儿都没了……

 

 

面对如此迷人的老板娘,我这样年龄的男人怎么可能把持的住啊,不知不觉,我居然就有了反应,问题是,我没了魂儿似的盯着她,一点都没注意到自己的丑态。

 

 

柳莺忽然侧目看了我一眼,发现了我的丑态,不由的蹙眉说:“李东你在干嘛!?”

 

 

质问声才让我魂归醒来,低头一瞧,顿时脸上滚.烫无比,窘的我真想赶紧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尴尬的要死,本能的背过身去,诚惶诚恐的解释说:“对不起对不起,嫂子,我不是故意的,你太迷人了,我……我这……”

 

 

说着说着我就后悔了。

 

 

当着老板娘的面儿说这个,我这不是自找麻烦吗?!万一她翻脸,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让我再次回到以前,过以前那种穷苦的日子!

 

 

我怕的浑身发抖,不知所措。

 

 

柳莺回头冲我翻了个白眼,娇嗔道:“你胆子可真大,敢拿嫂子开玩笑了?”

 

 

我一时有点懵,搞不懂她这是不是在生气的责备我,要是吧,可为什么我觉得她语气里有点撒娇的味道呢?

 

 

柳莺又趴好了说:“好了别愣着了,快给我揉揉,我真的好疼。”

 

 

我应了两声坐在床边,低头瞅着柳莺说:“嫂子,你最好把裙子拉上去些,这也我揉起来也方便,效果也比较好。”

 

 

这话我说的很没底气,毕竟柳莺里面穿的是丁字,要是拉上去,那岂不是要被我看完了?

 

 

柳莺有些不情愿,哼哼说:“还是不要了吧,多让人羞啊。”

 

 

她的拒绝让我忍不住的后悔。我要是老老实实的拿个普通的款式,说不定她就会答应我了。

 

 

无奈,我只好说:“那行吧。嫂子我开始了,你要是疼了,就给我说。”

 

 

“好。”

 

 

柳莺应了一声,然后我吞着口水慢慢伸手过去,很快,便触碰到了她的尾骨。我心里有个声音,可我没这个胆子,所以没敢过多的触碰,就这样小心翼翼的揉了起来。

 

 

我在部队的时候确实跟高手学过,手法也算娴熟,揉的力度拿捏的恰到好处,对柳莺的疼痛肯定能起到一定的缓解作用。

 

 

一边揉着,我一边问道:“嫂子觉得如何,好点了吗?”

 

 

柳莺悠悠的长吁了口气,美美的说:“想不到你还真挺厉害的,你这么揉,确实好了很多,而且也很舒服。”

 

 

我笑呵呵说:“你舒服就好。自打我学了这个一直没用过,想不到今天能帮嫂子你的忙,只要你舒服了,我就没白学。”

 

 

柳莺嫣然笑了:“你还真会哄人开心。”

 

 

“我可是肺腑之言。”我咧着嘴笑,然后说,“嫂子,要不然我帮你揉揉别的地方吧,以防万一。”

 

 

柳莺嘤嘤说:“好啊,你看着来吧,只要能起作用就好。”

我心花怒放,胆子在这一刻似乎也放大了许多,于是双手齐上阵,顺着柳莺的尾骨,慢慢的向两边扩开,在她的腰部揉了一阵之后,慢慢的向上推去。

 

 

其实我是特别想亲手.感受下她的弹.性,昨天也只是抚了两下拍了一下,可我也担心柳莺看穿我的想法,所以暂时没敢往下去。

 

 

柔软的纱织睡裙滑不溜丢的,双手在上面时而揉时而捏,时而轻轻的敲打时而轻轻的点戳。柳莺显然很享受我这娴熟的手法带给她的服务质量,时不时的还会发出一声长吁的赞叹,嘤嘤袅袅,特别好听,还带有嗲嗲的味道,特别好听。

 

 

慢慢的,我双手到了她的肋骨两侧。

 

 

我佯装若无其事的游.走过去,一边佯装不是故意的触碰那儿。

 

 

可惜这也只是触碰,没能带给我更深的刺激感。

 

 

我觉得差不多了,于是手开始往下游走,很快,我假装正经按摩的开始揉动起来。

 

 

随着我的按摩,柳莺更加沉醉其中。

 

 

她的哼声悦耳至极,让我有种骨头都要化掉的感觉。

 

 

我感觉的到,她定然有了奇妙的反应。

 

 

我决定更进一步的给她刺激。

 

 

于是双手继续往下游走,这个地带最为靠近那个地方,我揉动的时候,假装无意的去那里。

 

 

每次触碰,柳莺都会明显的微微颤栗。

 

 

我知道,她一定是被刺激到了。

 

 

忽然,柳莺柔声柔气问我说:“对了李东,你今年多大了?”

 

 

我不明所以,老老实实说:“二十五了。”

 

 

“也不小了呢,交女朋友了吗?”柳莺又问我。

 

 

我说:“没。”

 

 

柳莺还有些惋惜的口吻说:“没?不应该啊,你这么有男人味儿,长的也不差,怎么会没女朋友呢?”

 

 

我苦着脸叹气说:“我学历不高,也没钱没房的,没女孩儿看的上我啊。”

 

 

提起这事儿,我还觉得挺郁闷的。要是有女朋友可以用,我也不至于天天憋的这么难受了。

 

 

柳莺说:“不会吧,你不是当过兵吗,你长的帅,身材也棒,关键是还特别有男子汉的气概,肯定有大把的女孩子喜欢你,我看啊,是你眼光太高了吧?”

 

 

我想当然认为她是在宽慰我了,叹气说:“才不是呢,是真没人喜欢我。”

 

 

“我不信。”柳莺软软的说,“我那时候就喜欢你这样的男孩子,阳刚帅气,不瞒你说,那时候我就特别特别想找个当过兵的男朋友呢。”

 

 

我愣住了。

 

 

柳莺想找当过兵的男朋友?

 

 

她什么意思,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还是说她就是为了宽慰我两句才这么说的?

 

 

我心跳不由的加快,呼吸都忍不住的急促了起来。

 

 

低头看着柳莺藏匿在裙下若隐若现的风光,我脑袋里,突然蹦出个大胆的想法。

 

 

我何不再进一步,干脆动动她那里试试看呢?

 

 

我努力冷静下来分析这个事儿。

 

 

要是我真这么做了,结果无非就是两个。柳莺大发雷霆,跳起来甩给我两个大耳光然后让我滚蛋,让我成为无业游民。要不然呢?她会受不了我带给她的刺激,跟我快活。

 

 

滚蛋的结果就是日后的穷困潦倒。

 

 

回想起过去的那种生活,我就特别害怕。老实说,我是真的穷怕了。现在好不容易得到杨贺的赏识过上了富裕的日子,要是我因为一时的冲动就断送了好日子,值当吗?

 

 

可是我脑袋里还有个声音不断的在鞭策我。你瞎考虑什么啊,柳莺都这么说了,她就是在暗示你别磨叽,直接带她飞!

 

 

柳莺根本得不到满足,她还躲在卫生间了自己玩呢!

 

 

刚才当着她的面儿有了反应,她不也没生气吗?

 

 

再说了,哪怕她真生气了,你就说不是故意的不完了?何况还有杨贺呢,真捅出了篓子,杨贺多半会帮你说情啊。

 

 

这种声音很快就占据了上风。

 

 

我假装不经意的,隔着睡裙,在柳莺的那里,戳了一下。

 

 

柳莺登时一激灵,同时发出一声完全情不自禁的“哼”声。甚至,我都能依稀感觉到她的反应。

 

 

我吓的冷汗都冒出来了,等待着她暴跳如雷的一巴掌。

 

 

可是她没有任何反应,也没有说话!

 

 

十几秒过去了,她依旧没有反应,完全默许了我的举动。

 

 

我异常的激动起来。

 

 

看来我的猜测和感觉没错,柳莺也特别想要!

 

 

毕竟常年吃不饱的女人很饥.渴,这也不是怪事。

 

 

于是我的胆子更大了起来,再次不经意的戳了一下,柳莺又是激烈的反应,陡然一激灵,这次哼出的声音更加意味深长,甚至还有些软软撒娇的味道。

 

 

我咕噜咕噜的吞起了口水,想要做出更进一步的动作。

 

 

可是接下来的举动又让我犹豫了。

 

 

现在柳莺或许认为我不是故意的,可要是我掀开了她的睡裙真的往里面捅了,她就百分百可以确定我是故意的了,那该怎么办,就算是杨贺,肯定也保不住我了。

 

 

就在我犹豫不定的时候,柳莺忽然近乎哀求的软软说:“李东,刚才那两下好舒服,你别停,继续,好吗?”

 

 

我顿时愣住,心里头一阵翻江倒海。

 

 

“好!”

 

 

我激动的都快跳起来手舞足蹈了,想不到柳莺这样的女人会央求我继续,看来我李东真的是走运了,可以不用鬼鬼祟祟的了,而可以在她完全自愿的情况,一展雄风了!

 

 

于是,我索性掀开了柳莺的裙子。

 

 

她默许了。

 

 

我拨开了裤子。

 

 

她依旧没有任何抗拒。

 

 

我看清了柳莺那里,真的是无限美好。

 

 

瞬间我是真忍不住了。

 

 

“嫂子,我可以,你要试试吗?”我站起来,慢慢褪去束缚的裤子说。

 

 

柳莺头也没有回:“好啊,那就试试吧。”

 

 

她答应了!

 

 

我炸开了花,迅速脱了裤子,然后过去坐在柳莺身上。

 

 

这一刻,我终于可以毫无顾忌的了!

 

 

我腰一用力,果断涌了过去!

昨天晚上要是我不玩心大起,故意捉弄柳莺的话,我就可以完全得手,就不会只进去那么一点点了。

 

 

就因为我耽搁了时间,所以才在关键时刻,被郭丽的一通电话给打断了。

 

 

这次我也算是长教训了,一点不迟疑。

 

 

距离一点点的缩小,一点点的靠近。

 

 

突然,我的手机铃声大作。

 

 

手机突然这么一响,我整个人都僵了,颤栗了一下之后,咬牙不去理会,马上就要挺腰直入。

 

 

柳莺忽然说:“先接电话吧。”

 

 

我不甘心说:“没事,我先让你舒服了吧,嫂子。”

 

 

“我已经很舒服了,谢谢你,东子。”柳莺很是甜美的口吻,忽然,她话锋一转,“不过你刚才不小心碰到不该碰的地方了哦,下次有机会再帮我按摩的话,你可得留神才好,要不然,多让人尴尬?”

 

 

不小心?

 

 

我整个人都懵了。

 

 

她这是什么意思,她以为我不是故意碰到那里的?

 

 

那我说可以让她更舒服,她为什么满口答应,还美滋滋的呢?

 

 

难道她是误会我的意思了?

 

 

想到这儿,我整个人都炸了,眼看柳莺有要回头的意思,赶紧一下子跳下床,迅速提好了裤子。

 

 

我的动作还是慢了一些。

 

 

柳莺回头看见我慌张张的动作了,诧异的问道:“你干嘛呢东子?”

 

 

“啊,没干嘛啊。”我诚惶诚恐,根本找不到个合适的理由。

 

 

柳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娇嗔道:“你该不会又那样了吧?你啊,就不怕杨先生知道了生气吗?我说刚才怎么那么……咳,下次你可要学会克制。知道吗?”

 

 

我的天,我真误会她的意思了,我还以为她……

 

 

我顿时冒出了冷汗,后怕的要死。

 

 

可是我又一想,不对啊,都这样了,她不知道我说的让她更舒服是什么意思?

 

 

我明白了,她一定是害羞,所以才这样。

 

 

“别愣着了,快接电话吧。”柳莺忽然又说。

 

 

我气馁又崩溃,可是又无可奈何,拿出来手机见是杨贺打来的,更不敢迟疑了,匆忙接了。

 

 

电话一通,杨贺说:“东子,到家了吗,客户提前来了,你抓紧把U盘给我拿回来。”

 

 

我忙应了两声,挂了电话苦道:“我得把U盘赶紧给哥送过去了。”

 

 

柳莺玉.臂撑着床坐起来,嫣然笑着说:“没事,你快去吧,我确实舒服多了。”

 

 

“嫂子,那我……我下次还可以让你更舒服吗?”我确实特别不甘心,于是硬着头皮,撑着胆子,试探着问道。

 

 

我这是一种,希望她能明白吧。

 

 

柳莺莞尔笑道:“怎么,你还想嫂子再摔一次吗?”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慌张张的解释说。

 

 

“傻.瓜。”柳莺刚才对我的称呼忽然从“李东”换成了“东子”,此时又唤我傻.瓜,顿时,我浮想联翩,心里头甜丝丝的,“快去吧,有机会再说。”

 

 

有机会,再说?

 

 

我瞬间顿悟,更加确定柳莺刚才是因为羞涩才不肯直白承认了。

 

 

我欢天喜地的用力点头:“好哩嫂子!”

 

 

电话里杨贺说的很急,我也不敢耽搁太久,只好去找来了U盘,开车去了公司给他送去。路上,我脑袋里都是柳莺的风采。

 

 

没想到柳莺还给我发了条微信:“东子,谢谢你,嫂子今天很开心。要不是你,嫂子尾骨都可能会坏掉呢。”在后面,她还加了个委屈的小表情,着实的可爱。

 

 

忽然之间,原本对于我来说远在天上的仙女,变成了平易近人、可爱十分的邻家女孩。

 

 

这种感觉,比吃了蜜还要甜百倍千倍。

 

 

总算不辱使命,及时赶到公司给杨贺送去了U盘。一天下来杨贺也没有出门,我这个司机在休息室打了一天的手机游戏。

 

 

下班开车和杨贺一起回去的路上,他再三叮嘱我说:“东子,明天郭丽就来了,她要在家,我的计划可就真泡汤了,所以今天晚上,咱们必须要成功!你要加把劲,争取一次就让你嫂子怀上!看你的了!”

 

 

我也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一定尽全力。

 

 

晚饭的时候,我和柳莺面对面坐着,时不时的我俩会巧合的对视一眼,每次对视,都会显得有些尴尬。

 

 

早上发生的事情,我们心照不宣的谁都没有提。

 

 

不过我发现,柳莺看我的眼神,比以前发生了许多许多的变化,可是具体怎么变了,我也说不上来。

 

 

兴许是柳莺因为被我刺激之后,心里和我的距离拉近了,所以看我的眼神,就多了一份柔情?

 

 

吃完饭我回了房间,匆忙洗了个澡之后就捧着手机。刚才和杨贺约好了,今天按照原计划进行。

 

 

大概九点多的样子,杨贺终于给我发来了视频邀请,我赶紧接了之后,把声音关闭。

 

 

视频很快清晰,杨贺把手机冲着床那边摆好就回去坐在了床尾,过了一会儿,就和昨天的场景类似,柳莺擦着头发,从卫生间慢慢的走了出来。

 

 

不同的是,今天她裹了浴巾。

 

 

等柳莺靠近了,杨贺起身过去抱住了她,笑着说:“老婆,昨天让郭丽坏了咱们的好事,今天老公好好补偿你好不好?”

 

 

柳莺微笑不语。

 

 

杨贺乐开了花,顺手把柳莺的浴巾摘了。

 

 

这不是第一次看她寸缕不遮了,可是每一次,都能让我兴奋不已。

 

 

杨贺凑了过去,很快柳莺便被刺激到了,发出哼声。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一幕,我心里居然酸溜溜的,特不是滋味,嫉妒的要死!

 

 

本来我可以在柳莺这样的女人身上一展雄风的,可是,此时此刻,她却在另外一个人那里动了情。

杨贺对柳莺很是了解,三下五除二,便把柳莺弄的有些安奈不住,主动期待着杨贺的攻城略地,不停的扭动腰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