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黄又湿的小黄文纯肉_给我,我想要,我等不及了–

2021年7月23日09:57:04 发表评论

又黄又湿的小黄文纯肉

给我,我想要,我等不及了

小玉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林海屯,见他还在埋头吃菜,一副生怕被夏小川占便宜的样子。



她心里暗恨,这个白痴只知道吃吃吃,却不知道自己的婆娘已经被占足了便宜!

 又黄又湿的小黄文纯肉_给我,我想要,我等不及了--



不过让她推开夏小川,她却也舍不得,毕竟这次的小推车还没给钱。



而且夏小川长得虎背熊腰,真是让她喜欢的不行,这要不是当着自己汉子的面,她还想发生点更臊人的事情呢。



夏小川也冷笑连连的看着林海屯,并且完全不在意刘小玉羞涩的拉扯,最后更是干脆从她的背后绕到胸前。



刘小玉闷哼一声,脸上出现了一丝异样的潮红,为了不让林海屯发现异常,她赶忙趴在了桌子上。



林海屯看着自己婆娘趴下了,赶忙问道:“没事儿吧?要不你回屋去睡会儿?”



刘小玉瞥了一眼旁边若无其事的夏小川,再看看桌子对面的林海屯,这家伙就为了不想让夏小川占到便宜,不但大口往嘴里塞菜,那一瓶酒也已经自己喝下去三分之二了。



就算是里面兑水了,林海屯也已经晕了,说话的时候舌头都在打结。



刘小玉暗恨自己男人没出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起身往屋里走去,只是走了两步后,她忽然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夏小川见状赶忙去扶,一手抓住刘小玉的腰,几乎将她整个人都抱在了怀里。



刘小玉贴着夏小川结实的身体,心里忍不住一阵荡漾,媚眼如丝的望向身边的夏小川,心中生出了一丝渴望。

林海屯喝得多了,见状竟也不生气,还笑呵呵的说道:“小川,赶紧把你嫂子扶到屋里去。”



听到这话,刘小玉气愤的一跺脚:“弟弟,跟嫂子进屋去!”



夏小川也乐了,这可是你林海屯自己把婆娘送到了老子的手里。



刘小玉也分不清是自己汉子傻,还是夏小川傻了,进了屋子之后,她坐到炕上,脸红红的说道:“小川,你赶紧去吃饭吧,一会儿我男人就都吃光了。”



“没关系,我饿不着。”



夏小川死死盯着刘小玉,后者也瞬间会意。



可就在这时,林海屯醉醺醺的,咧嘴一笑:“媳妇,你要是没啥事儿,我出去玩两把?”



听到这家伙竟然还想出去打牌,刘小玉顿时怒骂:“滚吧!别妨碍我跟小川!”



“嘁,跟一个小憨能咋样?别说你俩一个屋,就是脱光爬上炕,老子也不信你俩还能咋滴!”



林海屯晃晃悠悠的起身,竟是真的离开了。



听到外面的大门关闭声,刘小玉再忍不住了,猛地翻身坐到夏小川身上。



没有了林海屯在外面,夏小川也不着急了,跟刘小玉折腾了至少有一个小时,这才心满意足的躺在炕上。



刘小玉满头大汗的趴在他身上,一动也懒得动,脸上还带着兴奋后的余韵。



“弟弟,以后嫂子找你玩,你可别不愿意。”



夏小川嘿笑一声:“我还巴不得嫂子找我去呢,其实那小推车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可以变成一个小床!”



“啥?还有功能?”



刘小玉吃了一惊,能把一个物件做出四个功能来,这是一个傻子能干出来的事儿?



夏小川也不解释,脑子里却想着以后该咋办。



他总不能一直干这样卖力不要钱的活吧,虽然确实很舒服,但没饭吃也不行,老赵头对他再差,他也要给那老家伙一口饭吃。



夏小川眼看着都快九点了,再加上心里烦闷,干脆起身离开了。



回到家中,老赵头已经睡了,倒是吴倩正坐在椅子上打瞌睡,好像是在等他回来一样。



“师娘,你干啥呢?”



夏小川走过去,若是之前他喊师娘是因为被老赵头威慑,现在再喊那就是调侃的意思了。



吴倩一下子惊醒,看着夏小川一脸坏笑的站在自己面前,顿时红了脸。



“小憨……哦不,小川你回来了啊,我一直等着你呢。”



“等我干啥,那老头睡了?”



夏小川瞥了一眼原本属于自己的屋子,心说那边又潮又冷,亏他也睡得着。



谁想吴倩叹息一声:“老赵头喝多了,刚才又哭又闹的,说是自己养了一头……”



“养了一头白眼狼是吧?你在这里等着,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



夏小川上下打量着吴倩。



“就是有点热,睡不着觉,对了,你吃饭了吗?要不我帮你做点去?”



以前都是夏小川给吴倩做饭,这娘们啥时候如此主动过,此时见她俏脸含媚的走到自己面前,大有往怀里扑的样子。



“我确实饿,不过不是肚子饿,是心里饿,而且你快让我馋死了。”



吴倩的眼神迷离,突然抓住了夏小川的手:“那就别忍着了,想吃啥吃啥。”



可就在他们即将大展身手的时候,西屋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还有老赵头痛苦的喊叫。



“小倩,你个臭婆娘哪里去了,渴死老子了!”



吴倩听到老赵头喊自己,有些不想过去,谁想这老家伙竟然扶着墙出来了,一掀门帘见到吴倩和夏小川凑得很近,不禁紧张的问道:“你们娘俩干啥呢?!”



“啥也没干!”



夏小川转身走向自己的屋子,反正以后机会有的是,不急于这一晚上。



吴倩见到这么大好的机会溜走了,不禁狠狠的瞪了老赵头一眼,却被他更加凶狠的瞪回来。



“他娘的,老子花钱把你买回来是让你白吃饭的?赶紧给老子弄杯水!”



……



第二天早晨,夏小川是被一阵鞭炮声吵醒的,他穿着个花裤衩,疑惑的走出屋子。



“外面干啥呢?”



吴倩也刚才自己屋里出来,一抬头,见到夏小川的瞬间愣住了,平时她见惯了老赵头那苍老的面容,皮肤松弛的身体。



再加上平日里老赵头严禁夏小川在家穿短裤,所以吴倩还是第一次看到夏小川黑壮的身材,尤其是胸口那一块块的肌肉,看上去就那么魁梧有力!



吴倩忍不住上前,盯着夏小川的胸口:“这是真的肌肉吗?我能摸一下不?”



“摸几下都行。”



夏小川嘿笑一声。



吴倩闻言,立马将小手放在夏小川胸口,摸着男人粗犷的身体,她的呼吸忍不住急促起来。

“小川,你身体真健硕,你师傅全身都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你比他强多了!”



夏小川感觉也很舒服,毕竟吴倩平时很少干活,所以小手又滑又软。



可就在此时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咳嗽声:“你们娘俩干啥呢?”



夏小川抬头一看,发现老赵头正脸色阴沉的盯着两人,吴倩也给吓了一跳,赶忙把手抽出来。



老赵头要是死了,她想怎么样都行,但现在他还健在,要是把她和夏小川的事情传出去,那可是会被人戳断脊梁骨的。



夏小川自然也明白,很淡定的解释道:“我们俩讨论外面为啥这么吵呢,一大早晨起来就放鞭炮。”



“不说过了吗?今天村长的儿子娶媳妇,放鞭炮正常,小倩你换衣服跟我去吃饭,赵宝山请咱俩呢。”



说这话的时候,老赵头脸上带着洋洋得意。



吴倩则是迟疑道:“那小川呢?”



“人家村长没请他,那我能咋整。”



老赵头冷笑一声,他的意思显然就是夏小川不如他。



夏小川也不计较,心说你们就庆祝去吧,新娘子昨天已经被老子开苞了,吃不吃这顿饭也没啥。



谁想就在他不想去的时候,门外却来人喊道:“赵家爷俩在不,村长喊你们去吃饭。”



听到外面招呼的是爷俩,老赵头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他紧走两步来到门口,盯着那送话的小伙计:“你确定村长叫的是我们爷俩?不是我自己?”



“嗨,肯定就是你们俩,我还得通知其他人家呢,都别磨蹭了!”



伙计不耐烦的丢下一句话就跑走了。



老赵头懵了,不明白为什么村长要请夏小川吃饭,吴倩却很是高兴,一把抱住了夏小川的手臂,软软的胸蹭着他:“走,咱们吃饭去。”



“去啥去,总得换件衣裳吧,这样去不是给老子丢人?”老赵头还把自己当成这个家的老大,逼着夏小川去换衣裳。



夏小川冷笑一声,低头问吴倩:“我现在是不是比穿着衣服好看?”



吴倩悄悄看了一眼夏小川那八块腹肌,心中暗想:这样的男人肯定比老赵头和钱少飞都有劲儿!



老赵头见原本应该是自己婆娘的吴倩,此时却在夏小川的怀里,也顾不上让他换衣服了,赶忙将人抢过来:“算了算了,咱们就这样去吧。”



“是啊,反正大家都是一个村的,谁不知道谁啊。”



夏小川在吴倩被拽走的时候,用力抓了一把她的屁股:“是吧,师娘?”



吴倩还是第一次被这么有力的手抓屁股,忍不住舒服的哦了一声。



老赵头看的更气,怒气冲冲的带着人走了。



夏小川乐呵呵的跟上,一起赶到了村长家。



所谓县官不如现管,尤其是在这山村里,村长比天大,所以听说村长儿子娶媳妇,但凡是能来的全都来了,不能来的也都把礼钱送来了。



身为村长,自然不能在门口迎着客人,所以招待客人的是村长的婆娘和儿子。



看着夏小川穿着花裤衩的时候,村长儿子赵大全顿时一皱眉,很不爽的看向自己娘:“这个小憨咋也来了?”



李莲心立马小声说道:“是你师傅叫来的,说是一会儿想让这个傻子表演节目,给大家乐呵乐呵。”



赵大全立马笑了。



原来是要逗这个傻子玩,那有热闹看了。



老赵头抓着吴倩来到了赵家门前,交上了自己的红包:“侄子,这是我俩的钱,明白吧?”



“明白明白,多谢叔了。”



赵大全一边说着明白,一边却把夏小川也放进了院子里。



这下夏小川很奇怪了,要知道赵大全一向跟他合不来,而且老赵头说的很明白,那红包里并没有他夏小川的份子钱,为啥这家伙还让进?



赵家这爷俩一个比一个缺德,这次如此大方,肯定有鬼!

夏小川如此想着,心里瞬间警惕了起来,但脸上还是一副憨憨的模样。



村里人虽然平时也不注重打扮,但这好歹是村长家的大喜事,还是穿上了走亲串门才用的衣裳,所以他们在见到夏小川只穿着个花短裤的时候,全都嘲笑这真是个傻子。



村里的妇女们可就不这样想了,她们全都盯着夏小川那粗壮的身子,一个个心潮澎湃。



毕竟夏小川长得不丑,身材也好,一些平日里被自家汉子伺候的不满足的妇女,这会儿都盯着夏小川舔嘴唇。



她们很想尝尝这个少男的滋味。



老赵头因为之前的事情,防范心强了很多,拽着吴倩走到了距离夏小川很远的位置坐下。



而夏小川也懒得凑过去,他瞥了一眼新娘所在的房间,想着昨天就在里面颠龙倒凤,也不知道今天还有没有机会。



他一边寻思着,随便找了个地方就坐下了,结果等他坐好了才发现,这一桌子全都是女人。



村子里重男轻女的风气其实还是很严重的,虽然女人能上桌子,但绝对不能和男人坐在一张桌子上。



谁和她们坐在一起,那就算掉价了,会被村里其他人嘲笑的,甚至就连女人也会嘲笑。



这会儿夏小川坐在女人的桌子旁边,周围几桌男人顿时响起一阵大笑声,女人们也在捂着嘴偷笑。



门口的赵大全见到这一幕,不禁嘿笑:“娘你说的真对,有这傻子在,气氛确实热闹多了。”



夏小川其实也很尴尬,起身就要走,谁想旁边坐着的刘小玉一拽他裤子,笑道:“你去哪啊,就在这里坐着吧,到别的地方他们也是笑话你。”



因为夏小川穿的是一条没有腰带的短裤,刘小玉这么一拽,顿时走光了。



周围的人又是一阵哄笑,还有几个人连带着刘小玉也调侃起来:“咋了啊小玉,是不是你家老林伺候的不舒服,想换人了?那你也别找个傻子啊,来我们这桌,看上谁了往怀里扎,包你舒服个够!”



刘小玉臊的脸通红,却在心里默默鄙视那个说话的男人,因为她觉得全村的老爷们,估计都没有能比的上夏小川的。



夏小川左边是小卖铺的桂花婶儿,此时她帮夏小川提上裤子,也笑着劝道:“你就坐在这里吧,还少受点欺负。”



眼见着两边坐着的都是村里美女,夏小川也就干脆坐下了,然后故意把手放在刘小玉和桂花婶儿的腿上,憨傻一乐:“谢谢嫂子和婶子。”



“哟,没想到一个傻子还挺懂礼貌。”



赵翠莲阴阳怪气的看着夏小川,显然还为之前这家伙临阵脱逃而生气。



若说之前,那夏小川还能在意赵翠莲几分,现在刘小玉这个可爱的女人和桂花婶儿这个风韵熟妇就在两边,他看都懒得看赵翠莲。



吃了瘪的赵翠莲,顿时脸更黑了。



夏小川完全不在意,他盯着旁边的刘小玉,这娘们好像很喜欢穿裙子,今天还是一条红色的裙子,只是本来到脚踝的裙摆,此时已经被夏小川撩到了大腿根。



别看这女人有些胖乎乎的,但这腿可是真好看,夏小川抓着捏了一会儿,弄得刘小玉很是躁动,小脸也微微发红了。



可谁想此时刘小玉的儿子忽然哇哇大哭了起来。



刚才只顾着看美女的夏小川,这才发现刘小玉旁边放着自己昨天做的小推车,那个小孩子正躺在里面。



刘小玉纵然再浪,也还记得自己是个母亲,紧忙抱起自己儿子,然后哀求的看了夏小川一眼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