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判断女的昨晚做过_少妇的欲爱-

2021年7月22日09:49:44 发表评论

老罗都被她的表现震惊了,愣愣的不知道怎么反应

反而是褚秀琴到他面前蹲下,说:“老罗,虽然你不肯跟我相亲,可是我挺喜欢你的。你要不要先试试我的手艺?也许你会喜欢上我也说不定呢?”
如何判断女的昨晚做过_少妇的欲爱-
 
说着恳求的话,却不给老罗反对的机会,一上手就握住了。

    
她的手凉凉的,其实也有一些茧,只是没老罗的多,老罗感觉挺舒服的,不由得“哦”了一声,掀高衣服由得她弄,口是心非的说:“那怎么好意思。”

    
褚秀琴边弄边说:“你跟我客气啥?现在的年轻人结婚前还有试婚的呢,试婚就是一起睡,我只是这样帮你弄一下,那也没什么。”感觉手上不够滑,她从旁边挤了点沐浴露搓均了再帮老罗。

    
老罗让她弄得欲死欲仙的,没多一会儿就挪到了厅里坐着。

    
褚秀琴的手艺是真不错,老罗只坚持了半个多小时就让她给弄出来了。

    
老罗瘫在沙发上喘气,褚秀琴拿纸巾擦手,问老罗说:“怎么样?我的手艺还行吧?”

    
老罗朝她竖拇指,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褚秀琴原想再跟老罗培养一下感情的,谁知公司突然打电话给她,叫她给人顶班,事情还挺急的。

    
无奈之下,她只好先走了。

    
老罗自个儿在屋里想啊想,这女人娶得过,还娶一送一,只是真结了的话,就不好对她女儿下手了。

    
他实在太累了,就回房补觉。

  中午的时候,他炒好菜拿盖子盖着,坐厅里看电视等柳颜回来。

    
“真累啊!”柳颜一进门就跟老罗诉苦。

    
可能是空虚了,想找点依靠,说完话就往老罗怀里扑,抱着老罗不说话。

    
老罗顺势搂住她,本来是无心,奈何柳颜那一对实在太凶猛了,他的手一扒,正好抓着边缘,见柳颜没反对,就没挪地儿。

    
想起早上吃的那一顿大餐,脑中浮现褚秀琴的诱人身段,他底下就立了起来。

    
原本柳颜在店里忙了大半天,腰酸手疼还想和老罗诉苦几句,感觉到老罗抵着她,她脸一红,就起开卧到沙发上,跟老罗说:“叔,你能帮我按摩一下吗?”

    
老罗哪会说不,挨着她坐下就给她后背揉:“这样舒服吗?”她衬衣挺透的,能很明显看到里头,老罗老想解开她罩罩的背扣。

    
“嗯!舒服。你往下点,我腰酸!”柳颜哼哼唧唧的扭着身子,脸上的那抹绯红更加光艳照人。

    
谁知她的小蛮腰扭的劲儿大了点,紧身衬衫的纽扣瞬间随着力度蹦开两粒,老罗的手刚往下挪动,就看到她两坨坠了下来,虽然还隔着衣服,但动感非常显眼。

    
老罗咽了下口水,真想一把抓住,又忌于她最近的有意避嫌,所以没有行动,只是一板一眼的按照常规按摩起来。

    
“痒,痒死人了!”突然柳颜发出咯咯的笑声,身子扭动的更加剧烈,最后干脆叫老罗坐她腿上按,免得侧身按不明白。

    
老罗轻轻坐上去,看着她的肥美又咽口水,真想把她裤子扒了就这么进去。

    
想着想着老罗就按捺不住了,借着按摩渐渐把她的裙子往上推,等她淡粉色的蕾丝内内映入眼帘时,老罗闻到一股混杂着渴求和清香的怪味,如同上好的米酒,带着一点酥醉的气息。

    
“是这里痒吗?”老罗开始失控了,一边沿着柳颜嫩滑的大腿向上探寻,另一只手则朝着自己的皮带摸去。

    
不想柳颜突然回头,看着他半晌不吱声,搞得他挺尴尬的,然后她坐起了说:“叔,你听我给你讲讲今天发生在店里的事,挺好笑的。”

    
老罗一听就知道她是不愿继续下去了,只好正襟危坐,说:“你说。”

    
“今天中午有个客人一过来就跟我诉苦,是个男的,他跟我说他们夫妻间的感情不和谐,让我帮他想办法,搞得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我们这是按摩店,又不是居委会。”柳颜兴致勃勃的讲述着。

    
“嗯,然后呢?”老罗皱着眉头,感觉那客人对柳颜心怀不轨。

    
柳颜感觉到了,她嘴角凝笑,又叫老罗继续给她按摩,拉着老罗的手放到她那一对上,这才继续说:“然后,挺好笑的,他说他媳妇跟他吵,是因为夫妻生活得不到满足,他那个太短了,他还说要给我看,不过我没看。”

    
老罗听着火都大了,这摆明了就是勾引呀!只怕拿出来会很大,那客人只是想骗柳颜看他而已。

    
他正要提醒柳颜几句,谁知手机响了。

    
老罗拿了手机接听,柳颜突然作怪,手伸了过来。

    
刚才老罗就已经把皮带解了一半,现在只需往下一拉就会跳出来。

    
柳颜把他放出来了,在他听电话的时候握着他弄,搞得他连吸凉气,抽空问柳颜说:“你干嘛呢?觉得我的长,好玩吗?”

    
柳颜笑笑说:“是啊!叔,你真厉害,我都没见过你这么厉害的。”

    
柳颜越弄兴致越高,随着她动作的加快,老罗的脸上露出舒展的神色。

    
电话那头可真奇怪,老罗听半天,只听到沙沙的杂音,一看,发现竟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谁这么无聊!”老罗撇撇嘴巴,挂断电话直接把手机丢到茶几上。

    
感觉越来越胀,老罗开始主动发起攻势。

    
柳颜被老罗捏着,她半眯着眼睛,两条纤长的细腿越夹越紧。

    
突然柳颜轻哼一声,长腿不由得绷直,同时身子发出机械的微颤。

    
老罗一看就知道她完了,他跟柳颜说:“我还没到呢!你再加把劲。”难得柳颜主动帮他,他当然想舒服到底。

    
“那你别控制。”

    
柳颜正想上胸,谁知就在这时,身后猛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老罗一下子被吓得憋了回去,别提有多难受了。

    
“谁啊!别敲那么大声,门都被你弄坏了!”老罗烦躁的朝大门吼了一声,跟柳颜一起起身收拾。

    
“开门,是我!”

    
门外的人一开口,就吓了老罗跟柳颜一跳。

    
这可真是稀客呀!

    
两人加快了速度收拾,柳颜黑着脸坐在沙发那儿没动,老罗系好皮带就去开门。

    
门一打开就是老罗的儿子,柳颜的前夫罗大鹏那张黑沉沉的脸,不知道的还以为刚从黑煤窑里逃出来。

    
儿子不愿意赡养自己,老罗哪有好脸色给他:“你来这干嘛?”

    
罗大鹏眼睛往屋里扫,一眼就瞧见了在沙发上坐的柳颜,他语带嘲讽的说:“这可真巧了,你们都在,那正好,我找你们聊点事。”

    
“聊事?什么事?有话就说,有屁快放,别杵在这里碍老子的脸。”老罗让开一步放他进来。

    
家丑不能外扬,他可不想自己家里那点事惊动邻居。

    
罗大鹏径自走到沙发那儿坐下,还没开口老罗就问他说:“刚才那个电话是你打的?”

    
罗大鹏说:“是我,换号了,没告诉你。忘了门牌号了,本来想问一下的,突然又想起来了。”

    
老罗懒得理他,抄起桌上的半杯水一饮而尽。

    
罗大鹏歪着脸问他说:“我听说你把房子卖了,是真的吗?”

    
看到罗大鹏的目光落到柳颜的身上,老罗哪还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这货肯定是从哪听到什么风言风语了,回来是想吵架的。

    
老罗站到柳颜面前护着,跟罗大鹏说:“是卖了没错,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罗大鹏一声冷哼:“你把我们家的房子卖了给这贱人做生意,你把我这儿子放哪儿了?你有当我是你儿子吗?我可是有你这房子的继承权的。”

   老罗听着想笑:“你现在跟我说继承权?房子是我买的,继承权也是我给你的,我说你有,你才有。我说没有,你就什么都没有。好意思问我有没有当你是我儿子,我就问你,你当没当过我是你爹?”

    
“那我不管,反正我是你儿子,你死了东西就应该全是我的。你把房子卖了给外人做生意,你把我搁哪了?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贱人,我早知道你没那么好心帮我照顾我爸,现在我总算是明白了,你就是想骗他那套房子。”他后面那句话是对柳颜说的。

    
柳颜被激得眉头一竖,老罗气得直接跳了起来:“臭小子,你说谁是外人呢?我说你才是外人。哪有儿子咒自己父亲死的?房子是我自愿卖给她做生意的,有话你冲着我来,男不男女不女的,你现在倒是硬气了。”

    
罗大鹏一听,冷笑道:“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俩不会是有一腿吧?柳颜,你也不嫌磕碜,这老头都一把年纪了你还不放过。说你不是图钱,谁信呀?老头,要点脸,别瞅着人年轻就上,等你钱花完了,有你哭的。”

    
虽然没到有一腿的程度,但两人的关系现在也是不清不楚的,所以被罗大鹏无意中说破,老罗跟柳颜的身体都是一震,为了掩饰,老罗一巴掌就煽过去了,冲着捂脸的儿子骂:“混账东西,这种话都说得出来。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他揪住罗大鹏的衣领就往门口拽,砰一声就把门关上了。

    
罗大鹏在门外破口大骂,他就当没听见,只是怜悯的看着一脸委屈的柳颜。

    
由始至终柳颜都没说过话,但老罗知道她心里肯定不好受。

    
被前夫误会她图前公公的钱,这罪她担不起,但钱也真是花在她身上了,她也撇不清,只能把苦往肚子里咽,连骂回去都没底气。

    
老罗过去搂着她说:“柳颜,你别往心里去。那小畜生就是嘴欠,房子是我的,我爱拿来做什么就做什么,跟他没关系。”

    
柳颜默不作声,一挣就从他怀里出来了,然后回房把门关上。

    
老罗看着那门叹了口气。

    
罗大鹏在外面骂了有半个小时,见没人理他,只好走了。

    
总算是清静了,老罗却知道他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儿子是自己的,他什么性情老罗一清二楚,以后只能水来土掩了。

    
老罗的担心不是无的放矢,第二天晚上,罗大鹏趁着柳颜下班,找了几个混混直接把她堵在巷子里了。

    
起初柳颜还以为是想泡她的流氓,打算绕道走,谁知一回头,后面又多了两个。

    
都是二十来岁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有的脸上凶神恶煞,有的打量着她垂涎欲滴。

    
“美女,你跑什么呢?哎哟!身材挺好的嘛!这大长腿,借给我们玩玩成不?”

    
见对方来者不善,柳颜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

    
她有点后悔抄近路了,这小巷子里黑乎乎的,头顶上的路灯昏黄幽暗,简直就是作奸犯科的理想之地。

    
“你们想干什么?要钱是吧?我把钱都给你们,你们放我走吧!”柳颜越来越慌,声线都颤颤巍巍的,直接就把皮包丢给他们。

    
不料几个混混压根不瞧她的包,只是笑眯眯的围上来,其中一个还踩了她的皮包一脚,晃荡着膀子跟她说:“你那点钱恐怕不够哥几个分,但你的人就不同了,我们轮几回你都不会掉块肉!”

    
柳颜都懵了,这是要劫色的节奏啊!

    
“大哥,你别开玩笑了,我有病,我不干净,求你们放过我吧!”柳颜吓得两腿发软,哆哆嗦嗦的恳求着。

    
“没关系,我们也不干净啊,咱谁也别嫌弃谁,就在这里办事吧!”打头的混混咧嘴露出一口被烟熏黄的牙齿,话音未落就扑了过来。

    
柳颜躲无可躲,除了本能的夹紧双腿,眼见着自己衬衣的纽扣被扯开。

    
“擦!好大。梁哥,生平仅见呀!”后面跟进的一个混混舔着嘴角,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何止大,还软,又嫩,跟大馒头似的!”柳颜被按到了墙上把玩。

    
柳颜只觉得胸口被捏得发胀发疼,吓得花容失色,连救命都不敢喊,生怕把他们惹急了。

    
“这腰这臀这腿。”

    
“艾玛!湿了!”

    
“太大了,我两只手刚好捧起一个!”

    
……

    
直到夜里一点半,柳颜跌跌撞撞的瘫倒在家门口,老罗听到声音去开门,一见她就傻了眼。

    
平时柳颜回来再晚,工作再累,都很注重仪态,可这会儿她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样,头发乱蓬蓬的,妆容也花了,不但衣衫不整,就连胸前的纽扣也丢了两颗。

    
老罗瞠目结舌的望着她,愣怔了几秒才缓过神来,弯下腰一用力将她抱回屋里。

    
关上门,老罗还没把柳颜放在沙发上,只听她哇的一声抱着老罗嚎啕大哭。

    
“叔,我让流氓给欺负了!”

    
老罗早猜到了,亲耳听到她说,心一下子就纠了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你别哭了,我现在去报警!”老罗放下柳颜就去拿手机。

    
可脚步还没迈出去就被拉住了,柳颜哭哭啼啼的说:“叔,你真报警啊?你知道那些人是谁找的吗?是罗大鹏,他们威胁我,叫我把卖房子的钱还给罗大鹏,要不然以后还找我麻烦。”

    
老罗的身体僵在原地几秒,骂了一句直接把手机摔了。

    
冷静下来后,他花了半个晚上安抚柳颜,又不辞辛劳苦的帮她洗澡,擦拭身子。

    
好在除了被摸摸捏捏,柳颜并没有被真正侵犯。

    
柳颜说自己有病,那些人嘴里说不信,但心里也发毛啊!而且罗大鹏找他们过来也没叫他们做得太过份,只是叫他们吓一下柳颜而已。

    
这让老罗松了口气,可一想起儿子干的好事,他就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咒骂了半天,看到柳颜时不时的还会呜咽几声,老罗的心比割肉还疼。

    
造孽呀!为了那么点钱,他儿子居然这种事都做得出来,以前怎么没发现那小子这么混账呢?早知道那小子是今天这副德性,刚生出来那会儿就该掐死了。

 “这混小子,还想要我给他留遗产,我以后不但不会留给他一分钱,还会跟他断绝父子关系!”老罗可不是随便说说,甚至心里发下毒誓,一定要这么做。

    
柳颜的情绪暂时算是稳住了,但心理创伤却难以消除。

    
因为这事,她好几天没有去上班,生怕那些混混上门闹事。

    
老罗知道她害怕,但还是下不去手报警让警察抓他儿子,也唯有留在家里陪着柳颜安慰,希望她能快点好起来。

    
两人宅在家里一个星期,柳颜终于坐不住了,振作起来说要去做生意。

    
没办法,店开在那里,还是初开业,本来客人就不多,你天天关着门,租还是要交的啊!

    
老罗不放心,非说要跟她一起去上班,两人达成一致意见,双双去了店里。

    
有老罗陪着,柳颜心里挺踏实的。

    
“我感觉没什么生意啊,整个上午连个鬼都没有。”老罗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忧心忡忡的叹了口气。

    
在家里的几天柳颜都要粘着老罗,心里才能不害怕。

    
现在是在公共场所,柳颜没好意思抱老罗,就挨着他坐下,说:“叔,你别着急嘛,咱们这是新店,需要时间才能积攒人气,你要有点耐心。”

    
下午有个楞头青东张西望的走进来,一见到柳颜趴在前台上睡觉,透过领口往柳颜里面一瞧,瞬间被吸引了。

    
老罗从茶水间出来见到,有点生气,问他是不是来按摩的。

    
柳颜被惊醒,站起来招待,结果那货问有没有特殊服务,把老罗给气的。

    
来店里消费的要全是这种客人,老罗还真得好好考虑一下是不是让柳颜转行。

    
柳颜说这是正规按摩店,那货本来要走的,见柳颜长得那么诱人,终于还是没忍住,开口说:“没有就没有吧!按摩的话,是你来吗?”

    
哪还有得选,刚开业,店又小,招技师挺困难的,柳颜都是自己上,没别人了。

    
他们俩进了里间按摩,老罗在外面看店心神不宁的,老担心柳颜吃亏。

    
好不容易客人走了,老罗看着香汗淋漓的柳颜,反而来了感觉,想进去体验一番柳颜的服务,又心疼她太辛苦了。

    
晚上十点打烊,柳颜收拾好东西,看到老罗坐在沙发上打瞌睡,过去把他拍醒温声问他说:“叔,你今天在店里坐了一天了,一定累坏了吧?你过来我给你按一下。”

    
毕竟老罗六十来岁了,挺直腰板一坐一天确实不好过。

    
反而是柳颜,店里没什么生意,她做完一个休息一会儿,反倒不觉得什么。

    
老罗开口拒绝,柳颜却是把卷帘门拉了下来,然后推着老罗进了按摩室,让他躺下。

    
她从上锁的柜子里拿出一套仪器,包装盒十分崭新还没拆封,明显是刚购入不久的。

    
“这套按摩仪是我托人从岛国代购来的,目前还没添加到按摩项目里面。”

    
老罗听后来了兴趣,拿出来端详一番,看起来倒是挺精致,只是对使用方法不得而知。

    
“看样子价格不便宜啊,它的功效是什么?”

    
看到老罗好奇的神色,柳颜红唇抿了抿,撅起小嘴凑到他的耳边。可她还没开口,老罗就开始把持不住了,只觉一股燥热和骚动从下往上涌。

    
“其实这是我买给你的,听说有延时的功效,长时间使用还会提高小蝌蚪的活力噢!”柳颜说着粉舌掠过老罗的耳根,又滑又凉的感觉再次冲击着他的血管。

    
老罗一拉,柳颜就倒到他怀里了,那一对砸在老罗的脸上,老罗深深一嗅,美得下方都哆嗦了。

    
“叔,你急什么,我还不清楚具体怎么用呢,咱们一起试试,看它好不好用!”柳颜笑眯眯的拿走按摩仪充电。

    
老罗从后摸着她的臀,这会儿可是放开了。

    
反正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尽管柳颜有言在先,但她肯定不会怪老罗对她使坏。只是她夹着腿,可见有多难受。

    
拢在手中揉捏片刻,柳颜提醒老罗按摩仪充电完毕,老罗却似乎并不是那么感兴趣,反而只想逞手足之欢。

    
“你说实话,是不是觉得我时间短了?”老罗突然表现得像个老小孩,耷拉着眼角咕哝一句。

    
柳颜见他误会自己,立即启动按摩仪的开关,在发出蜂鸣般的嗡响中解释:“当然不是,你是不知道,好多二十几岁的年轻人都比不上你呢!”

    
老罗这才释怀,拿起震动不停的按摩仪他再次仔细瞧了瞧,这东西看起来似乎还可以当玩具。

    
“就你嘴巴甜,那你先给我示范一下!”老罗坏笑一声,手又到柳颜身上使坏。

    
柳颜刚躺下去,老罗就迫不及待的将按摩仪送到她身上。

    
随即柳颜睁大眼睛,眸色渐渐蒙上一层雾气,眼神仿若漩涡般迷蒙。

    
对于柳颜的反应,老罗看得心痒,对按摩仪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可见柳颜沉迷在按摩仪里,老罗又有些吃醋,二话不说就把东西拿走了,然后伏下去......

    
夜深人静,两人回去时已经是深夜。

    
虽然走了一路,但柳颜挂在脸上的那抹潮红还没消散,包括唇角都是心满意足后的痕迹。

    
老罗不时用手捶两下后腰,年纪大了,这么折腾挺累的。

    
走到家门口,柳颜刚找出钥匙,就看到门缝里似乎塞了一封信。她指着跟老罗说:“叔,你看,这是什么?”

    
听到她惊讶的口吻,老罗往下一看,拿过她手里的钥匙打开门,果然门里有一封信。

    
他疑惑的拾起来,看到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不过既没有地址也没有邮戳。

    
很显然这是一封手动塞进去的信件,老罗坐在沙发上,随手扯开粗读一遍。

    
“是她!”老罗笑的摇摇头,身体刚得到释放,他不以为然的把信丢到一旁。

    
柳颜好奇的捡起来看,酸溜溜的说:“叔,想不到还有人写情书给你啊?褚阿姨文笔还挺好的。”

    
老罗挥挥手,语气中带着一点无奈:“我还没想清楚呢,你说我要不要跟她试着处一下?

  柳颜抿抿嘴,说:“你自己拿主意吧。我觉得褚阿姨人挺好的,错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她说完扭着腰进了洗澡间,门都没关严,很快传来哗哗的水声。

    
老罗脑海中浮现她底下的景色,直想跟她说,这辈子能不能就这么过,什么女人都不找了,最好她也不再嫁人。

    
可是这样的话又怎么说得出口。

    
老罗纠结了一个晚上,心里始终舍不得柳颜,于是决定尽快把褚秀琴的事给解决了。

    
他一大早就拿着熬夜写的信给褚秀琴塞门里,结果褚秀琴看到信后当场就给他打电话,告诉他说自己不会放弃。

    
这女人也是奇怪,以前老罗也不觉得自己有女人缘,怎么一下子就缠着一个甩也甩不脱。

    
可能这就是爱情吧,褚秀琴爱上他了,怎么都要尝试跟他走走看。

    
老罗心想着自己都占过她便宜了,也不好把话说死,所以挺烦恼的。

    
早知道那天就不要褚秀琴帮忙了,难不成她还撸出瘾来了?

    
才这么一想,老罗下面又鼓了起来。

    
他低头看着叹了口气,真后悔那天让褚秀琴看到自己的资本。

    
老罗不敢跟柳颜说他跟褚秀琴的事,这事必须得瞒着,主要还是怕柳颜伤心。

    
也不知道怎么的,老罗就是觉得柳颜其实是在乎这个的。

    
老罗头都大了,脑海突然浮现一抹靓丽的身影,眼睛一亮。

    
他回房把家里的现金全揣上,然后给小雅打电话。

    
有段时间没见小雅了,老罗希望她立场坚定一点,搅黄自己跟褚秀琴的事。

    
小雅本来就是反对老罗跟褚秀琴凑对的,老罗一约她就来了,不过她见到老罗可没什么好脸色,一见面就气冲冲的跟老罗说:“你找我做什么?又想了?”

    
老罗干笑着把钱拍她手里说:“这是还给你的钱,还有利息都在里面。我找你是有别的事,想请你帮一下忙。”

    
“你不会真叫我帮你泡我妈吧?”小雅拿着钱敌视他。

    
老罗摆手说:“怎么可能。我知道你不愿意让我做你的后爸,所以,我是想请你帮忙想想办法,让你妈放弃我。”

    
“什么意思?合着你还嫌弃我妈呀?我妈倒追你了?”小雅这都生气,还好她后面一句话是说:“行,这忙我肯定帮。”

    
他们两人稍微商量了一下,然后分头行事。

    
傍晚,褚秀琴下班回家,一开门就见到自己女儿跟老罗手拉着手在阳台看日落。

    
褚秀琴愣了下才反应过来,怒吼道:“你们俩给我松手!干嘛呢?”

    
老罗脸都红了,反而是小雅胆子大,她紧紧的抓着老罗的手跟她妈说:“妈,我喜欢罗大爷,我想他做我男朋友。”

    
褚秀琴吓坏了,她一直防着女儿的青春期,没想到女儿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泡了个老头。

    
她原以为小雅反对她跟老罗在一起,只是不想管老罗叫爸,没想到事实是女儿也喜欢老罗,他们俩的年纪相差也太大了吧?

    
不过这也没什么出奇的,网上常有忘年忘,只是她没想到自己女儿也搞这一套。

    
这一点倒是像她,她喜欢年纪比自己大的,女儿也喜欢,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她一着急,拿着扫帚就把老罗赶出去了。

    
事情解决后,老罗心情大好,随手就给柳颜发了条信息:“今晚早点回来吧,我给你做满汉全席。”

    
柳颜心里奇怪,一问才知道老罗做了决定,不再跟褚秀琴谈对象。

    
她一愣后心里涌起一股欣喜,不由得加快了速度按摩。

    
其实喜事不止一件,她今天之所以敢一个人上班,是因为猥亵她的那帮流氓被抓了。

    
那天晚上她被欺负,对街有一个隐藏的摄像头拍到了,警察抓了人早上找她去认,一串坏人全撸进牢里了,包括幕后黑手老罗的儿子。

    
这事老罗知道,不过他一点都不难过,更不担心。

    
自己报警跟被动伏法不一样,他自己下不去手弄自己儿子,但如果是天要收他儿子,那就只能认了。

    
那小子不是喜欢玩屁股吗?牢里一堆屁股,等他出来不知道会不会改过自新,不过老罗已经不在乎了。

    
他早就当自己从没有过儿子了,儿子那天上门来闹的一通话,更是让他彻底死了心。

    
没儿子他还有柳颜,所以他乐呵着呢。

    
柳颜一进门,老罗高兴之下有点控制不住,从门后出来就抱着柳颜,把她按到墙上亲,也不管什么犯不犯禁了。

    
之前柳颜对他若即若离的,他心里憋了把火,今晚决定纵火行凶。

    
柳颜被他亲得嘴都疼了,但一点拒绝的意思都没有,只是喘着粗气跟老罗说:“叔,你干嘛呢?先别亲,我胆子饿了,我的满汉全席呢?”

    
老罗嘿嘿笑道:“我就是啊!来,叔喂你!”说着他拉下了裤链。

    
柳颜脸一红,闭上了眼睛......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