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怎么放不进去(口述)讲讲自己第一次细节真实–

2021年7月22日09:47:14 发表评论

刘志回去换了衣服,在王美玲家里吃了早饭,

临走时,他嘱咐王美玲若是再遇到像昨天晚上那种事情,一定记得要给他打电话。

王美玲心中感动,点了点头。

刘志刚回了家,今天是周末,郑秀秀也在家里,正坐在客厅上玩手机,应该是和什么人聊天,聊得正欢快。

"刘叔,你回来啦!"

郑秀秀穿着个小短裤盘腿坐在沙发上,两条雪白的大腿栊在一起,让昨晚心绪浮动了一夜的刘志刚此刻又有些心猿意马。

 第一次怎么放不进去(口述)讲讲自己第一次细节真实--



郑秀秀和张春华王美玲都不一样,她青春鲜嫩,让刘志刚有种不敢亵渎的感觉。

"秀秀,吃过饭了没?要不要我给你做点东西

吃?"

郑秀秀摇摇头:_•我吃过啦,你别忙了刘叔。"

她娇俏地说着,靠过来挽上刘志刚的手臂,她几日未见刘志刚,心里自然想念地紧。

"刘叔,你这几天想我了没?"

刘志刚干笑一声,他何止是想啊,简直恨不得现在就将郑秀秀抱在怀里。

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只好无奈地说着:"好了,你快去做作业,我先上楼换身衣服。"

郑秀秀嘟着嘴,显得有些不满。

可她没也办法说什么,乖巧地点了点头。

晚上,郑秀秀在浴室里洗着澡,而刘志刚则是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听着晔啦晔啦的水声,心猿意马。

他脑中幻想着郑秀秀那曼妙的身材被水蒸的粉红的场景,浑圆的

臀沾满了水珠,显得清纯又诱人。
这几天接连收到王美玲和张春华的刺激,刘志刚感觉自己就跟一颗定时炸弹的似的,这火无处发现,偏偏张春华还要两天才能回家。

他真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拿下郑秀秀

不过如果是他的话,郑秀秀应该不会拒绝吧想到她在自己身下婉转妩媚的样子,如同一

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刘志刚就呼吸急促,他有种冲动,想去看看浴室内的真正情景。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郑秀秀喊了一声:"刘叔,我的衣服忘记拿了,你能帮我拿一下吗?"

刘志刚应了一声,立刻走到她的卧室,果然看见床上放着一叠换洗的衣服。

他拿着衣服走到浴室,敲了敲门:秀秀,我给你放在门口?"

浴室门被从里面推开,郑秀秀露出一张粉嫩的脸颊,眨了眨大眼睛:"递过来吧。"

她伸出一截粉嫩的手臂,接过了衣服,随后关上了门。

不知是害羞还是怎样,郑秀秀并没有将门完全关上,留了一道小缝儿,站在门口的刘志刚本想给她关上门,忍不住瞟了一眼,当场愣在了原地。

浴室内水汽弥漫,郑秀秀正在弯腰穿衣服,背对着刘志刚,刘志刚看清了那一双雪白的大腿,和浑圆的臀部。

蒸的久了,郑秀秀的皮肤有些发红,白里通红,让人看着就想抚摸一把。

此时,郑秀秀正弯着身,给自己的身上套着小内内,私密的部位被刘志刚一览无余。

他心如擂鼓,目不转睛地看着,脚下仿佛钉了钉子,根本移不开目光。

郑秀秀侧过身来,两瓣如同蜜桃的傲人挺立着,她发育的好,但上围并不下垂,身材傲人,刘志刚看着那粉嫩的挺立,浑身的血液瞬间向下涌去。

郑秀秀穿好了衣服,推开门,刘志刚正在门口装模作样地拖着地。

'刘叔,我出去一趟,找我同学玩,可以吗?

刘志刚有些不赞同,这么晚了郑秀秀一个女孩子出去,可是非常危险的。

郑秀秀却轻快地拿起书包,笑着说:"才七点,还不算晚呢,这不马上要高考了,我同学约我一起补课,补的晚了,我就在她家住了。"

她小嘴里哼着小曲儿,刘志刚不放心地嘱咐道:记得有事给我打电话!"

"知道啦!"

郑秀秀确实是去补课,不过她去的不是别人家,而是班主任何逸风的家里。

临近二模,这次的考试十分重要,因此何逸风私下为同学们免费办了补课班,作为老师,何逸风还是很尽心尽力的。

因为何逸风平时很忙,补课班便开在晚上,众人一起学到十一二点结束。

郑秀秀心情有点雀跃,他刚刚在刘志刚那里受了挫折,说不定能在何逸风的身上找回来。

每当看见何逸风对着自己流露出火热的目光,郑秀秀不知道为什么,竟觉得心里十分满足。

她坐的是晚班公交车,现在正值下班的高峰期,所以人比较多,车厢里闷热拥挤,到处都是密不通风的人墙。

郑秀秀背着书包艰难地拉着公车扶手,气喘吁吁地喘着气。

从她上车起,一瞬间便吸引了许多的目光,郑秀秀个子高挑,一双长腿傲视群芳,身上穿着一件紧身的T恤陪上超短裙,浑圆的翘臀性感地展现在众人的眼前,配上那张清纯可爰的脸庞,瞬间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公车里的人来来往往,郑秀秀艰难地站在其中,小脸已经热的绯红,看起来更加的靓丽动人。

她掏出手机一边给同桌小惠发短信,一边随着人流向里面走。

不知不觉,郑秀秀被挤到了公车的最角落的座位上,她的面前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长得斯文帅气,看起来和何逸风有几分相似。

车子一个急刹车,郑秀秀因为惯性的原因身体前倾,差一点坐到了年轻男子的大腿上,她小脸一红,不好意思地对着男人笑笑。

好在男子并没有介意,此时车上的人越来越多,郑秀秀也被挤得向男子的方向靠拢。

两人挨得有些近,这让郑秀秀很是不好意思,她甚至能清晰地从混着各种味道的车厢里,清晰地分辨出男人身上的香水味儿。

这时,郑秀秀突然发现男人微微抬着头,看向她的裙底方向,她心里咯噔一声,小脸通红。

她心脏砰砰直跳,忍不住想到,他在看什么?难道是在看我的裙子?

她今天穿了一件超级短的裙子,男人只需要抬起头,不费任何力气,轻轻松松地看到她雪白修长的大腿,以及那穿着被纯棉卡通小内内包裹着的两

瓣浑圆翘臀。

郑秀秀的身体介于女人和女孩之间,散发着一种清纯中不失妩媚的魅力,加上靓丽的外表,十分吸引男人的注意力。

她看着男人越来越火热的目光,脸色越发红了,不好意思地夹紧了双腿。

男人眼中的眸光一闪,郑秀秀感觉到一双火热的大手贴在了她的大腿根上。

男人借着公文包的掩护,大手在郑秀秀的大腿游走着,感受着那细腻嫩滑的触感,郑秀秀浑身一颤,紧接着就愣住了。

她心里浮起一丝害怕,她这是遇上公车色狼了吗?

同时,郑秀秀又有一些羞愤,这人看起来人模狗样,没想到竟然是个令人恶心的色狼。

可是她不敢叫,她想起前天自己在新闻上看到有个女人因为反抗公车上的咸猪手而被人一刀歌喉的新闻,后背冒出了一层冷汗。

她不会也碰上了这么可怕的公交色狼吧?

郑秀秀瑟瑟发抖,而男人见她没有反抗,心中—喜。

他早晚髙峰都会乘坐这趟公交车,自从第一次向着公交车上的女性伸出罪恶之手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男人名叫喻文波,拥有着一份体面的工作,是女人眼中的优质单身男,但他却沉迷在这种邪恶的游戏中,享受着看女人在他的身下被抚摸的浑身颤抖的模样,这会让他感到兴奋。

今天他可真是走运了,竟然碰到了一个极品美少女,看着修长的大腿,让人一看就忍不住幻想如果这双腿缠在自己的腰上,那得是何等美妙的滋味。

郑秀秀紧晈着唇,小脸通红,她甚至不敢去看面前坐着的男人,害怕与他对视,只能羞耻地承受着他的抚摸,心里祈祷公交车赶快到站。

男人的抚摸极具技巧性,他已经在这条公交车上作案无数,熟练掌握女性的身体,以及她们的敏感部位。


郑秀秀是个刚成年的少女,近几日接连受到来自情欲方面的冲击,哪里体验过这样的刺激?

那双邪恶的手渐渐向上,伸进了她的腿间,在内衣的边缘试探着。

男人甚至勒紧了她的小内内,让她顿时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酥麻感,双腿一夹,一股人流涌了出来。

男人的大手穿过她的裙子,握住了饱满的翘臀,握在掌心里捏揉着,继续刺激着郑秀秀。

郑秀秀心中狂跳,她不受控制地有了生理性的反应,差点呻吟出声,好在及时收住。

她内心升起一股羞耻感,这可是在众目暌睽的公交车上,面前的是一个公交色狼,她怎么在这种抚慰下也能感受到快乐?

她晈着唇,羞羞地想,难道我骨子里其实是个放纵的女人?

然而这还没完,男人的捏揉的手法越来越用力,酥麻感的感觉从郑秀秀的臀尖发出,渐渐涌遍了全身,她死死地晈着粉唇,生怕自己叫出声来。

就在此时,公车停了一站,可惜人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了。

郑秀秀被迫又和男人靠近了一些,在察觉到男人似乎要将手探入内衣中时,郑秀秀霍地睁大了双眼,然后一个转身,背对着男人,企图制止他的动作。

周围人惊讶地看着这个满脸通红的小姑娘,可又很快地移开眼,郑秀秀满心以为自己得救了,却没想到,这才是真正的开始。

她悄悄地摩擦腿间,那里已经变得泥泞一片

她的转身让她现在是背对着男人,两瓣翘臀正好对着他,这更加方便了男人的动作。

他直接将双手伸进郑秀秀的裙子内,在她来不及反应的时间,探进了那最为隐秘的秘境。

郑秀秀浑身都绷紧了,她脑子仿佛成了一团浆糊,胡乱地想着,他想干什么?

他该不会是想伸进去要知道,郑秀秀还是

个雏儿,即使是自己抚慰的时候,也从来没有想过去探寻那里。

然而男人熟练的手法让她几乎站立不住,脸色越发的红润,双眼也变得迷离起来,闷热的车厢让她感受仿佛置身火炉。

她既觉得羞耻,又莫名觉得刺激。

这可是在公车上,若是被人发现她被人抚摸,而且还有了这种反应,真是要羞死了

郑秀秀心中的惧怕已经渐渐被欲望所替代,慢慢的,她的感受越来越强烈,她甚至开始期待着,这趟公车不要停下,而是就这么继续开下去。

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好在周围的人都是一脸疲色地准备下班回家,并没有人察觉到郑秀秀的异样。

这时,郑秀秀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勉强掏出手机接听,那边传来小惠有些抱歉的声音:秀秀啊,真是对不起,我出来晚了,可能会晚一点到,不能和你一个时间去何老师家里了。"

阿,好、好的。"

"你的声音怎么了?"

电话那头,小惠狐疑地问着,郑秀秀连忙掩饰过去:没事儿,车厢里太热了。"

郑秀秀挂了电话,仿佛听到后边传来的一声轻笑。

正当男人准备将手指插进去时,郑秀秀心中一慌,她小幅度地扭动身体,表示抗拒。

如果被她妈知道自己和男人在公交车上做这样的事情,她会被打死的!

正好,此时她要去的地方到站了,郑秀秀鼓起勇气,推了男人一把,随后随着人流下了车。

下车后,她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两腿还有些发软。

郑秀秀想着刚才的事情,内心生出一股悔意,后悔自己没有早点推开男人,可是身体仿佛还残留着那种美妙的感觉

"秀秀,你怎么了,脸色这么白?"

何逸风打开门,见郑秀秀失魂落魄地站在自己的面前,惊了一下。

郑秀秀摇摇头,她哪里好意思把这么耻辱的事情说给老师听呢?

她坐在沙发上,何逸风以为她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于是倒了杯茶给她压惊。

郑秀秀环顾四周,这才发现同学们都没有到,是自己来早了。

师娘张凤仙也不在家,听说是被学校派出去出差了,所以何逸风才敢把学生们叫到自己的家里补课。

"你来的太早了,别的同学还没到呢,正好,你拿出练习册,我帮你把作业上的几道错题改一下。"

何逸风走过来说,郑秀秀点点头,掏出了自己的习题册。

谢谢老师!"
两人坐在餐桌旁,郑秀秀在右,何逸风在左,挨得极近。

她有两道题怎么都解不明白,何逸风给她讲解了一遍又一遍,郑秀秀依旧听不懂。

无奈之下,何逸风靠的更近些,讲解地更加仔细,试图让郑秀秀理解。

郑秀秀看着他轮廓分明的侧脸,脑子里莫名浮现了那天在教室里,看见他和赵晓玲时那勇猛的样子,和在讲台上的他完全不一样了。

郑秀秀晈着笔头,想到老师那勇猛的姿态,脸色莫名有些红。

讲了半天,郑秀秀突然趴在桌子上,沮丧地说:老师,我真的听不懂,您就直接把答案告诉我吧!"

她嘟着粉红色的小嘴撒娇,声音甜腻腻的,无论哪个男人看了都忍不住心软,何逸风也是同样的心里一酥。

不过他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不行,这题是必考题,你要靠自己的努力解出来。"

郑秀秀一阵哀嚎,趴在桌子上不起来,何逸风眼睛一瞟,正好看见郑秀秀胸前两团饱满被桌子压得变了形,那深深的沟壑显露出一半面目,吸引着他的目光。

何逸风想到那天那宿舍里,郑秀秀那曼妙的身材,喉结上下滚动,忍不住幻想将这两团捏在手里的手感。

郑秀秀不小心将笔甩到了桌子下,何逸风回过神,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弯下腰去帮郑秀秀捡笔。
这一弯身,何逸风就愣住了。

因为他首先看到的,是郑秀秀两条笔直纤细的小腿,形状完美的如同上帝的杰作,没有丝毫的赘ròu,皮肤细腻光滑如同羊脂玉。

在往上看,因为郑秀秀今天穿的是超短裙,雪白的大腿也展露在她的眼前,郑秀秀的身体是向着她的方向坐的,紧闭的双腿令人遐想连篇,何逸风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

"老师,找到了没,掉到哪里啦?"

郑秀秀在桌子上问了一句,何逸风回到:"我没看见,你把腿挪一下,我找找。"

郑秀秀闻言分开

了双腿,这下可让何逸风看个一清二楚,脸她小内内上的小草莓图案都看的十分清晰。

两瓣翘臀被凳子压得变了形,溢出些许臀ròu,郑秀秀张着修长的美腿,迷人的风景完全展现在何逸风的眼前,他难以言喻此时的感觉,眼神火热,很快起了反应。

何逸风眼尖地发现,郑秀秀的小内内竟然湿了一块,这不禁让他心中一动。

难道,郑秀秀并不像他外表表现出的那么清纯?

郑秀秀是他班上最听话乖巧的孩子,因为单亲家庭的缘故,她从来都表现的比同龄人更加懂事,髙三是早恋髙发期,老师们也会在办公室里津津乐道,但是却从来没听说过郑秀秀和哪个男生发生关系。

可现在,自己不过是给她讲了两道题,靠的近了一点,她居然

何逸风心中狂跳,一种狂喜的情绪在心头蔓延,他想要拥有郑秀秀!

郑秀秀晈着笔头,百无聊赖地想何老师为什么还不起身?

突然,她脸色爆红,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何老师该不会在桌子底下偷窥她把?

想到这儿,郑秀秀仿佛感受到一股炙热的目光,如同实质性地打在自己的身上。

就在何逸风终于控制不住对着郑秀秀的双腿伸出自己的手时,门外突然响起了门铃声。

何逸风心里一惊,连忙收回手,抓起笔站起身。

他去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正是一帮同学们。__老师,我们来啦!

这些人里有小惠,有赵晓玲,他们欢快地冲进了何逸风的家中,当赵晓玲看见郑秀秀已经早早地到了时,脸上的表情有些精彩。

"你怎么来的这么早?"

赵晓玲瞪了她一眼,郑秀秀今天穿的很清凉,好身材一览无余,她眼中的嫉妒也十分明显。

郑秀秀不搭理她,她还在回想刚才何逸风的举动。

这让她感觉心里热热的。

赵晓玲嘀咕了一句:穿的这么骚,真不知道是来勾引男人的,还是来学习的。"

说完,她将书包重重地摔在桌上,郑秀秀脸色一变,意有所指地说着:"那也比不上某些人是真的骚,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清楚。"

赵晓玲顿住了,脸上闪现出一股不可置信的神色,郑秀秀的话到底什么意思?

她脑中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该不会她和何逸风的事情,被郑秀秀发现了?

郑秀秀走后,刘志刚一个人在家无所事事,百无聊赖地拿着手机刷着新闻,这期间,他接到了来自张春华的电话,说是明天就能回家了。

而且这次出差同事刘洁帮了她不少忙,她打算请刘洁吃饭,让刘志刚好好准备准备。

刘志刚自然一口答应下来。

刚挂了张春华的电话,王美玲的电话也随之打来。

王美玲的声音迷迷糊糊,她说:刘师傅,你能不能过来陪我喝点酒?我心情好郁闷啊!"

这声音,一听就是喝多了。

刘志刚有些心疼这个女人,她也挺可怜的,老公欠了一屁股债,现在丟下她不管,自己和她虽然是萍水相逢,但刘志刚天生的热心肠让他不能放着王美玲不管。

"你在哪里?"

"我在玫瑰酒吧,你来找我,我们一起喝点吧,我的心里好苦啊"

王美玲的声音带着哭腔,这让刘志刚心中一紧。

他套上自己的外套,叫了一辆车,打车去了玫瑰酒吧。

在刘志刚的人生中,他已经有足足二十年没有踏足这些声色场所,妻子死后便抛弃了一切的娱乐活动。

现在时代变得这么快,就连年轻人玩乐的地方也大有不同,舞池里灯光闪烁,一群男男女女放纵着自己,刘志刚甚至看见两个小年轻在舞池中抱着互啃,衣服差点都脱了一半。

他为这香艳的场景瞠目结舌,愣了好一会儿,才开始寻找王美玲的位置。

他穿着一身有些落后的老式POLO衫和牛仔裤,偏偏身材好到像是健身一样的人,而且一头花白的头发十分显眼,现在不正是流行奶奶灰吗?刘志刚也算凑巧赶上一把潮流,来了个爷爷灰。

穿过拥挤的舞池,刘志刚一路上竟被好几个年轻小女孩吹口哨,其中一个还顺势摸了一把他的裆部,这让刘志刚老脸一红,还有些不好意思。

刘志刚终于找到了王美玲,她自己一个点了角落里的卡包,桌子上散落着不少的酒瓶,看来是已经喝了不少。

"美玲?"

王美玲抬起头,大眼睛里闪现出一丝清醒,看来是认出了刘志刚。

刘志刚推了推她,王美玲脸上立刻绽放笑意,她本来就长得美艳,配上那浓艳的烈焰红唇,显得性感无比。

"刘师傅,你来啦"

王美玲立刻拉着他的胳膊在沙发上坐下,同时递给他一瓶酒:"刘师傅,来来来,一起喝一杯。"

刘志刚见她醉的不轻,只好顺着她的意思,结果酒瓶喝了一口。

"美玲,大晚上自己一个人出来喝酒多危险啊?再说你现在"

现在还有那么多人虎视眈眈盯着王美玲,等着向她要债呢,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可就不好了。

王美玲似乎是醒了点酒,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对刘志刚说:刘师傅,这不有你陪着我呢吗?我怕什么啊。"

刘志刚无吕以对。

没想到,外表温婉保守的王美玲在这种娱乐场所适应的也很好,她坐在沙发上随着音乐摆动着身体,刘志刚只看了一眼,眼睛便死死地黏在上面拿不下来了。

王美玲今天穿了一身紧身抹胸裙,胸前那饱满的傲然被紧紧地勒出一道弧度,随着她摇晃的身体摆动着,波浪起伏,吸引着刘志刚的眼球。

他瞬间想到之前在王美玲的家里,他为王美玲揉淤青的那一次,那柔软的触感,动人的体香,让他难以忘怀

王美玲喝的开心了,拉着刘志刚的手,一起来到了舞池中央。

她像条水蛇一样挂在刘志刚的身上,胸前两团紧紧地贴着他的胸膛,媚眼如丝地说:刘师傅,来一起跳舞吧!

舞池里的灯光晃得刘志刚有些眼晕,他觉得自己就像是鹤立鸡群一样突兀,一堆年轻人中间突然蹦出一

个老头子,这算怎么回事啊!

喝醉的王美玲变得热情奔放,她贴着刘志刚的身躯跳贴面舞,柔软的身躯像是水蛇一样缠绕在刘志刚的身上,王美玲甚至做了许多挑逗性的动作,小腿堪堪滑过他的裆部,这让刘志刚的心头变得有些火热。

这时,舞池里的灯光渐渐暗了下来,音乐也变得更加舒缓,身旁的男男女女被酒精催化欲望,早已有些控制不住,刘志刚和王美丽的身边,响起了啧啧作响的吮吸声。

甚至于,刘志刚还能听见角落里压抑的轻哼,这无疑拨动了他心中的那根弦。

他看着面前美艳性感的王美玲,一个控制不住搂住了她的纤腰,大手缓缓地捏揉着王美玲浑圆的翘臀,王美玲脸色一红,娇瞋道:_'嗯啊,刘师傅,你这是干嘛呢,耍流氓啊?"

她语气是埋怨,可声音却不见半分的埋怨。

刘志刚装傻道:"不是说跳舞吗?我们那个年代跳舞就是这么跳的,我来教教你,美玲妹子。"

说着,刘志刚真的幵始扭动身体,胯部一茸一茸,摩擦着王美玲的臀部,顶的她浑身娇软,心头火热。

好在有着黑暗的掩护,一切的疯狂都被压在了黑暗中,并没有人发现他们的举动,也让刘志刚变得更加大胆起来。

王美玲随着他的动作被顶弄的一前一前,身体早已火热起来,双腿忍不住夹紧,一阵阵热流涌向了下身。

"刘师傅,嗯啊,我看你,我看你就是想占我便宜,哪有人这么跳舞的。"

刘志刚嘿嘿一笑,这舞在这里跳没意思,应该在床上跳才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