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扒下胸罩吃奶黄文_我把(同桌)弄得欲仙欲死-

2021年7月21日08:29:18 发表评论

这天一大早,刘峰去了一趟医院,拿回了化验单,当看到上面的诊断以后,刘峰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自己能生育了,那自己是不是按刘长生所说的去做呢。

 被扒下胸罩吃奶黄文_我把(同桌)弄得欲仙欲死-

刘峰显然还没有考虑好这个问题,将化验单撕成了碎片,丢进了垃圾桶里,这才晃悠着去了驾校。

“刘峰……”才一进驾校,刘峰就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抬起头来一看,却发现是韩玉站在三楼朝自己招着手。

刘峰知道韩玉找自己是什么事,但想到韩玉的风情,还是带着一丝邪恶上了三楼。

在上楼的过程中,刘峰一直仰头望着韩玉,韩玉的打扮比以前性感了许多,超短裙下面的双腿特别的诱人,而且从下面望去,韩玉穿的似乎不再是那种厚厚的打底裤。

刘峰这才发现,自己在公交车上诱导韩玉并不是一点效果都没有,韩玉的心态似乎正在发生着微妙的转变,而这,对自己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


“刘峰,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韩玉热情的将刘峰迎进了办公室里以后,想了想,还是去将门反锁了起来,这才走到了刘峰的对面坐了下来。

“小孩的事情,我正在办,但一时半会儿还不会有结果。”刘峰说这些的时候,一直想要看清楚韩玉短裙里面穿的是什么,但却什么都看不到。

“我跟你说的不是这个。”说这些的时候,韩玉的俏脸有些发红。

“那是什么。”刘峰不禁皱了皱眉头。

“事情是这样的。”韩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知道我们驾校里那个捡垃圾的男人吧,我一直都看他不顺眼,昨天下午,我发现他竟然要进我的办公室偷东西。”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刘峰一脸的怪异,但马上就明白了,韩玉这是在找借口,想要赶那个捡垃圾的男人走,将这个隐患永远消除。

“对……”韩玉一脸郑重的点了点头,但也许是因为心中发虚,双腿交叉了一下:“我不想将他送警察局去,但觉得留着他又是一个祸害,想让你出面警告他,让他不要再到这个学校来。”

在韩玉双腿交叉的那一瞬间,刘峰看到了,韩玉穿的竟然是丁字的。

韩玉的私密本来就很肥美,现在穿着这样的诱惑短裤,看起来就更肥更丰腴了,刘峰想起了那天在公交车上挤进了半截的美妙,忍不住暗暗咽了一口口水。

韩玉看到了刘峰有些犹豫的目光,心中一怒,但想到自己现在有求于人,不能和刘峰撕破脸皮,所以一脸妩媚的看着刘峰:“刘峰,我知道你很能打,你吓唬他,他一定不敢再来了。”

“韩副校长。”刘峰虽然隐隐猜出了韩玉是拿自己当成了打手,但现在听到韩玉这么一说以后,还是升起了几分不太舒服的感觉,霍的一下走到了韩玉面前,撑在了沙发的扶手上,直勾勾的看着韩玉:“我怎么觉得,你有什么秘密在隐瞒着我呢。”

“没……这怎么可能呢……”韩玉的眼中明显的闪过了一丝慌乱,头也扭向了一边。

刘峰居高临下的看着韩玉,目光直接溜进了韩玉的衣领里,那对大白兔,在粉红色丝蕾的包裹下,正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韩玉戴的是那种半罩杯的胸罩,一大半白兔展露在了空气中,刘峰可以看到一抹红晕在胸罩的边缘若隐若现。

“你一个副校长,管着学校那么多的事情,竟然会和一个捡垃圾的计较,还有,你说人家来你办公室偷东西,我却不太相信,因为楼下就有保安,他根本不可能跑到三楼来。”

“你不愿意帮我就算了,就当我没说过。”面对刘峰的质疑,韩玉根本解释不了,霍的一下站了起来,推开了刘峰。

“我也没说不愿意帮你。”看到韩玉直接冲到了窗户边上站定了身体,刘峰也一脸邪恶的跟了过去,尤其是看着韩玉那个浑圆挺翘的臀以后,刘峰也不知怎么的就脑子一抽,竟然从后面抱住了韩玉。

韩玉明显的僵了一下,猛的扭过头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刘峰。

“不好意思,韩副校长,你太美了,我没忍住。”刘峰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份了,就想要放开韩玉。

“刘峰……”韩玉却在这个时候直勾勾的看着刘峰,一字一嘣的道:“你就是那个在公交车上,想要非礼我的人!”

韩玉的话,如同一声炸雷,炸得刘峰的耳朵嗡嗡作响,他根本没有意识到,韩玉竟然会认出了自己。

“你个臭流氓。”看着刘峰的表情,韩玉就算是再笨,也明白了刘峰就是那个男人了,歇斯底里的扑向了刘峰,粉拳更是如雨点一样落在了刘峰的身上。

刘峰呆呆的站在那里,被人发现的心虚,让刘峰忘记了反抗。

“我要报警,现在就要报警。”韩玉这才跟反应过来了一样,一个箭步冲到了办公桌前,拿起手机就要拨打。

“报吧,反正我大不了就是十天半个月的挽留,而你呢。”刘峰知道,这个时候哀求韩玉,只会让韩玉变本加利,脑之一转之下,顿时找到了对焦韩玉的办法,冷笑了一声以后,点了根烟,一脸惬意的抽了起来。

“你……”韩玉的身体一僵,胸脯的胸脯更是剧烈的一鼓一鼓的,但眼中却闪烁着一抹犹豫。

看到韩玉果然有所顾忌,刘峰不禁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站起来走到了韩玉的身边,一脸邪恶的将烟雾吐在了韩玉的脸上:“你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对你会是什么样的后果,我想你明白。”

说到这里,刘峰的目光越来越邪恶:“好,就算是你不想干这个副校长了,但你想过你儿子没有,你儿子还小,如果让他知道,她妈妈竟然不守妇道,会怎么样。”

“你简直就是一个恶魔。”韩玉终于将手机放回了桌子上,但却冲着刘峰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句。

“我是恶魔,但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刘峰不肖的冷笑了一声:“如果你不是不检点,不在卫生间里自渎,我就抓不住你的把柄,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

“我……”刘


峰的话可谓是字字诛心,韩玉的脸色更白了,有些失神的坐在了沙发上。

“没什么你呀我的,韩副校长,你虽然表现上清高得很,但骨子里却是个骚货。”刘峰又上前了一步,如利箭一样的目光,仿佛能看到韩玉的内心深处一样。

“我不是,我不是……”韩玉下意识的摇着头,眼中闪烁着一丝茫然。

“不是……”刘峰又是一声冷笑:“你不是的话,在公交车上,你会湿得那么厉害,你会让我进入你的身体。”

“你就是个恶魔,我和你拼了。”韩玉突然间暴起了起来,又一次奋不顾身的扑向了刘峰。

但这一次刘峰有了准备,自然不会让韩玉打着自己,而是在韩玉挥过拳头的时候,抓住了韩玉的拳头,用力往自己怀里一带。

韩玉根本扛不过刘峰的大力,只能嘤咛了一声,软软倒在了刘峰的怀里,等到韩玉反应过来,想要挣扎的时候,刘峰已经搂住了韩玉的腰。

“你本就是一个风骚的人,你的清高,不过是你的伪装,而在公交车上的你,才是真正的你,你为什么だぬ小ゼミ情ダヴ诗ヅヂ独ギヰ家ぎあ要将自己包裹得那么严,不彻底放开自己,享受这个世界呢。”刘峰的手在韩玉的胸前揉着,喘息着诱导着韩玉。

“我不是那样的人,你放开我。”韩玉奋力的想要瓣开刘峰的手,但却感觉到刘峰的手如铁钳一样,怎么瓣都瓣不开。

“你不是那样的人你是什么样的人。”刘峰冷笑了一声,猛的一把板过了韩玉,掐着她的脖子,将她bī到了墙角。

“我……”韩玉还想要说什么,但刘峰的手上一用力,韩玉感觉到了一阵窒息,后面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你就是个骚货,外表清高,但内心却风骚无比,要不然,你会被一个你想象中的捡垃圾的,弄得湿了。”刘峰微微松开了一点手,让韩玉可以自由的呼吸,但却如同恶魔一样将嘴凑到了韩玉的耳边。

“我不是骚货……”韩玉一脸倔强的分瓣着,虽然在刘峰有些恶dú的语言下,韩玉有种无从循形的感觉,但是却不想承认这一点。

刘峰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伸手去解韩玉的纽扣。

韩玉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抓住了刘峰的手,但却抵不住刘峰的大力,衬衫的纽扣很快被解开了。

“不要……”韩玉感觉到自己的大白兔暴露在了空气中,一阵恼怒的同时,又隐隐有了一丝兴奋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为了掩饰这一点,韩玉奋力的推着刘峰。

刘峰还是没有说话,但却抓着一只白兔捏了起来,时而大力,时而温柔。

捏了一会儿,刘峰还感觉到有些意尤未尽,竟然直接将手伸进了韩玉的胸罩里面。

“你个流氓,放开我……”韩玉两只手都抓着刘峰的手,想要将刘峰的手拿出来,但却根本做不到。

“你骂我流氓,你又何尝不是流氓呢。”刘峰喘着粗气,恶魔一样的手指准确的抓住了韩玉已经坚硬了起来的葡萄,用力那么一捏。

“嗯……”那种如同触电一样的刺激,让韩玉忍不住嘤咛了一声。

看着刘峰一脸邪恶的样子,韩玉似乎知道,在这头蛮牛的面前,自己挣扎只会是自取其辱,终于放弃了挣扎,而是喘息着,恶狠狠的盯着刘峰。

刘峰在韩玉的胸前捏了一阵,又有些不满足了,直接将头埋入了韩玉的胸口,在那里乱拱着。

“嗯……”韩玉再一次忍不住呻吟出声,那种感觉让她很害怕,她很想让刘峰放过自己,但求饶的话都到了嘴边了,却只是在舌尖上打着转,根本说不出去。

“好漂亮……”刘峰终于抬起了头来,一脸邪恶的盯着韩玉如rǔ鸽一样的胸脯,喃喃的来了一句。

韩玉的胸膛上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在阳光的照射下,看起来别有一番妖艳的美。

“不要……”当感觉到刘峰伸出手来,拉扯着自己的胸罩以后,韩玉有些着慌了,改变了初衷,死死的抓住了刘峰的手,一脸哀求的看着刘峰。

刘峰没有理会韩玉的哀求,手上持续的用着劲,弹性的系带在刘峰的大力下,越拉越长。

“啪……”等到系带几乎到了要绷断的极限的时候,刘峰才松开了手,胸罩反弹了回去,弹在了韩玉的胸口,发出了啪的一声轻响。

韩玉的双腿猛的夹了起来,这是一个无比邪恶的画面,但自己为什么だぬ小ゼミ情ダヴ诗ヅヂ独ギヰ家ぎあ会感觉到了异样的刺激,为什么だぬ小ゼミ情ダヴ诗ヅヂ独ギヰ家ぎあ身体深处会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一样呢。

“啪啪啪……”刘峰重复着刚刚的动作,韩玉虽然还在挣扎,还在反抗,但挣扎和反抗的力度却越来越弱,脸也越来越红。

“韩副校长,我想睡你,我想扒光你,我想狠狠的进入你,让你像母狗一样在我面前叫唤。”刘峰不停的在韩玉的身上行动着,用最恶dú的语言,打击着韩玉的自尊心。

韩玉喃喃的分辨着,刘峰的每一句话,都如同一根银钢针,扎得韩玉体无完肤,让韩玉越来越意识到,自己似乎真的是一个银贱的女人。

再一次放弃了挣扎的韩玉,双目有些无神的靠在了冰冷的墙壁上,任由刘峰在自己身上为所yù为。

刘峰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粗糙的大手轻抚着韩玉娇嫩的皮肝,面对着这件上帝造出来的绝美的艺术品,刘峰兴奋得的些发抖。

在韩玉的上身尽情的肆虐了一顿以后,刘峰喘着粗气,在韩玉的面前蹲了下来。

韩玉看着刘峰将自己的短裙一点一点的往上撩,双手有些无力的抓住了裙摆,但这样的动作,却更激发了刘峰的凶性,刘峰一把拍开了韩玉的手。

“你还说你不骚,你看看你,都湿成这个样子了。”当看到韩玉的短裤上都泛着水光以后,刘峰抬起头来,一脸戏谑的冲着韩玉来了一句。

“我不骚,我没骚……”韩玉只能是没意识的分瓣着。

刘峰也没有再羞辱韩玉,而是将头凑了过去,当亲上韩玉的短裤时,韩玉一下子绷直了身体。

“嗯……”韩玉提醒着自己,自己现在就是一具行尸走ròu,虽然反抗不了刘峰,但绝不会在刘峰面前有任何表现,但当那如潮水一样的快乐从下面涌进心头的时候,韩玉还是忍不住轻呤了一声。

这一声发自灵魂深处的呻吟,让韩玉恨不得能有个地洞钻进去,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嘴巴。

韩玉的那声呻吟,落在刘峰的耳朵里,让刘峰有了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他不再对着短裤又撕又咬,而是极其温柔的,一下一下的舔着韩玉。

这种温柔的攻势,却给韩玉带来了更大的刺激,她开始不安的扭动着身体,虽然她将嘴捂得死死的,但是呻吟声还是不停的从指缝里散发了同来。

刘峰能感觉到,韩玉的身体有些发烫,腿有些发软,尤其是感觉到韩玉的呻吟中已经隐隐


透露着一抹媚惑以后,知道火候差不多了,站起来,双手撑在了韩玉的身体两边,慢慢的将嘴唇凑了过去。

韩玉有些迷离的看着刘峰,小嘴微张,谁也不知道她是已经认命了,还是想要求刘峰放过她。

刘峰的嘴唇距离韩玉越来越近,韩玉能闻到刘峰呼吸时散发出来的雄性气息。

“我不是那样的女人,我不骚……”就在刘峰按耐不住,直接将嘴唇凑了过来的时候,韩玉突然间没来由的冒出了这样的念头,猛的将头一偏。

刘峰只吻到了韩玉的脸上,有些失落的缩回了脖子,而韩玉也在这个时候回过了头来,一脸轻蔑的抹去了脸上刘峰留下来的口水。

“你不过是一个老男人,你想要我,做梦。”从韩玉轻蔑的眼神中,刘峰读懂了韩玉想要向自己表达的意思,突然间有了一种抓狂的感觉。

“难道真的是我错了,这个女人真的是贞洁烈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刚刚的行为就不是想要让她彻底的释放她,而是在犯罪了。”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刘峰的心中就升起了一股浓浓的无力感。

这种无力感让刘峰很不舒服,他又一次慢慢的凑过了嘴去,但在快要吻到韩玉的时候,韩玉又偏过了头。

刘峰不甘心,第三次凑过嘴去的时候,韩玉的动作慢了半拍,给刘峰吻住了。

刘峰伸出了舌头,想要撬开韩玉的嘴巴,但韩玉却死咬着牙关,不让刘峰的yīn谋得逞。

看着这个刀qiāng不入,油盐不浸的女人,一股熊熊的怒火在刘峰的心中燃烧着。

刘峰毫不犹豫的伸出了手来,抓住了韩玉暴露在了空气中的一只大白兔,用力那么一捏。

那是一种疼痛又带着一丝酥麻的感觉,韩玉忍不住张开了小嘴,刘峰趁机将舌头伸了进去。

韩玉似乎认命般的闭起了眼睛,嘴巴虽然张开了,但却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同时,两行清泪,终于从韩玉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滑落。

刘峰心中的那股犯罪感更加强烈了起来,尤其是看到了韩玉脸庞上豆大的泪珠以后,神智突然间一醒,就想要放过韩玉。

但就在刘峰的舌头快要离开韩玉的嘴的时候,却感觉到韩玉的舌头竟然轻轻在上面舔了一下。

刘峰一下子呆滞在了那里,足足在韩玉的身上折腾了半个多小时,这是韩玉第一次主动迎合自己,虽然很微弱,但刘峰真实的感觉到了。

刘峰突然间想起了一句话,女人是座山,你如果不付出翻山跃岭的辛苦,是不可能征服得了女人的。

刘峰直接勾住了韩玉的脖子,又一次将舌头伸了进去,不过这一次刘峰的动作更温柔。

慢慢的,韩玉的舌头又动了一下。

“也许我真的是一个银贱的女人。”韩玉一直在提醒自己,自己绝不能对刘峰的挑逗有任何的反应,在第一次有反应的时候,韩玉觉得那是本能,但当这一次反应以后,韩玉却在心中重新审视着自己。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似乎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韩玉不再克制自己,她开始有些笨拙的回应着刘峰。

慢慢的,韩玉感觉到了美妙,那丝丝的酥痒,让韩玉觉得就如同有一股阳光照在了自己身上一样,暖洋洋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韩玉觉得自己彻底堕落了,因为韩玉已经忍不住搂住了刘峰的腰,舌头和刘峰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刘峰感觉到韩玉渐渐臣服,兴奋得有些发抖,但为了不让韩玉紧张,他的动作更加温柔,手嘴并用,用他独特的方式,瓦解着这个美艳少妇的防线。

终于,也不知是谁主动,两人开始移动着身体,在来到了办公桌前以后,刘峰将韩玉压在了办公桌上。

刘峰站直了身体,跨死死的顶在了韩玉的跨上,双手抓着韩玉的大白兔,时而温柔,时而粗暴的把玩着。

在这一瞬间,刘峰觉得自己就如同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仿佛世界在这一瞬间也全在了自己的掌握之中。

韩玉有些迷离的看着刘峰,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だぬ小ゼミ情ダヴ诗ヅヂ独ギヰ家ぎあ会堕落到这样的地步,无数次都升起了推开刘峰的动作,但在意识到推开刘峰以后,就享受不到那双粗糙的大手给自己带来的快乐以后,抬起来的手却又垂了下去。

“韩玉,你真的好美……”刘峰喃喃的说着,又一次将韩玉压在了身下,和韩玉热吻着。

看着韩玉的美目中已经闪烁着一抹迷离,刘峰的手开始顺着韩玉的大腿往上攀,隔着短裤轻抚着韩玉的缝隙。

当感觉到韩玉的缝隙里涌出来的泉水,已经将自己的手完全打湿了以后,刘峰知道时间差不多了。

他悄然的将自己的拉链解了开来,将自己释放出来以后,悄悄的靠近了那个终极目标。

在刘峰顶上韩玉的那一瞬间,韩玉有些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又一次剧烈的挣扎了起来。

“宝贝,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装什么装。”刘峰却以为韩玉是在表现她的清高,冷笑了一声,双腿一分,将韩玉的腿分得开开的,同时慢慢的往里进着。

刘峰能感觉到自己破开了那条缝隙,慢慢的挤进了韩玉的身体的感觉,他开始气喘如牛。

“如果你再进去一点,我就死在你的面前。”韩玉却在这个时候,猛的拿起了办公桌上的裁纸刀,架在了自己白玉一样的脖子上。

看着韩玉一脸绝决的样子,刘峰一下子呆在了那里,他很想从韩玉的表情中找出韩玉是在演戏的证据,但刘峰却失望了。

刘峰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已经临门一脚了,但韩玉却在这个时候表示出了决死的心意,自己究竟要不要继续下去。

如果韩玉是在装,也许还好,自己可以抱得美人归,但如果韩玉不是在装呢,也许那一刀下去,她就香殒玉消了。

刘峰终于还是不敢再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以后,后退了一步。

在抽离韩玉的身体的那一瞬间,不知是因为韩玉身体深处发出了吸力,又或者是韩玉多年没有男人开发的身体太紧了,竟然发出了夺的一声轻响。


韩玉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脸茫然的望着天花板,她自己都有些搞不明白,自己明明已经准备了接受刘峰,为什么だぬ小ゼミ情ダヴ诗ヅヂ独ギヰ家ぎあ在最后的关头,却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来。

是为了自己的儿子,还是为了那点可怜的尊严,又或者是为了她?

“你为什么だぬ小ゼミ情ダヴ诗ヅヂ独ギヰ家ぎあ不撕掉你那层伪善的面具,尽情的享受生活……”刘峰如恶魔一样的话,又在韩玉的耳边回响着。

“韩玉,你已经三十一岁了,还有多少年好活,难道你真的觉得,她能给你想要的生活么,不能,她也是女人,你们是不可能会幸福的。”

“如果你真的幸福的话,你就不会在刘峰的挑逗下会湿,你就不会刘


峰抽离了你的身体而茫然,你是喜欢男人的,以前的一切,就让它结束吧。”

这个声音在韩玉的脑海里越来越响,越来越响,到了最后,韩玉终于霍的一下站了起来。老周

刘峰知道,自己绝不可能再得到韩玉了,而将所有丑陋的一面暴露在了韩玉的面前以后,迎接自己的也许是失业。

但刘峰却并不后悔,和韩玉之间的斗争,就如同是一场赌博,赢了,自己可以尽情的享用韩玉的身体,输了,至多也就是失业而已,虽然现在输了,刘峰却并不怪自己在赌博。

深深的看了还躺在办公桌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的韩玉,刘峰默默的想要提起裤子。

但就在这个时候,韩玉却发疯一样的站了起来,又发疯一样冲到了刘峰的面前,发疯一样在刘峰面前蹲了下来,一把扯住了刘峰的凶器。

韩玉的动作是那么的狂野,用力之大,让刘峰都感觉到了一阵生疼。

刘峰有些惊愕的看着韩玉,当看到韩玉又如同发疯一样的将自己吞了进去以后,这才跟意识到了什么一样,一脸惊喜的看着韩玉。

“我是个下贱的女人,但我现在更想下贱,刘峰,如果你是个男人,就……操……死我吧。”韩玉直接将刘峰的凶器送到了自己的嗓子眼,在吐出来以后,才喃喃的冲着刘峰来了一句。

“那我就干死你……”刘峰不知道是什么促使了韩玉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但韩玉的意思他却完全听明白了,如发疯了一样按住了韩玉的头,塞进了韩玉的嘴里。

这一次,刘峰直捅到底,在韩玉想要开出来的时候,却咬牙切齿的将韩玉往自己的跨下送。

韩玉感觉到了一阵窒息,她有些害怕的摇着头,拍着刘峰的身体,用这种方式告诉刘峰自己已经受不了了。

刘峰却无视了韩玉的哀求,死死的按住了韩玉的头,直到韩玉的脸色因为缺氧而有些发青的时候,才放开了韩玉。

韩玉剧烈的咳嗽着,连眼泪都咳了出来,肺里补充了空气的她,感觉到一股难以用笔墨形容的感觉迅速扩散到了全身。

在这种刺激下,韩玉又一次将刘峰吞了进去。

办公室里的这一幕十分怪异,刘峰和韩玉两人就如同有着深仇大恨一样,咬牙切齿的看着对方,但做的,却又是夫妻之间才能做的事情。

最后,刘峰终于忍不住了,扯着韩玉的头发,将韩玉一把扯了起来,将她面朝下的按在了办公桌上。

“啊……”当感觉到一股火辣辣的味道,贯穿了自己的通道,韩玉忍不住仰起了秀美的脖子,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怪叫,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一大股水从身体深处涌了出来。

刘峰没有想到,韩玉竟然如此敏感,在自己才刚刚进入的时候,就达到了高潮。

刘峰知道,这个时候最好是让韩玉休息一下,等她缓过劲来以后再干她,但想到刚刚韩玉的拒绝,再加上实是受不了通道蠕动着带来的刺激,刘峰一咬牙,对着韩玉的身体啪啪啪啪的一阵乱撞。

刘峰

韩玉觉得自己要死了,灵魂也直接飘在了空中,足足好几分钟以后,韩玉才听到了那啪啪啪的邪恶的声音。

想到刘峰竟然如此对付自己,韩玉的心中充满了不甘,她使劲的夹起了腿,想要让刘峰臣服,让刘峰射出来。

刘峰自然不甘心就这样束手就擒,他可忍着想要发射的冲动,如老黄牛一样冲击着韩玉。

“天啊……真的是一头……蛮牛……”看到足足四十多分钟以后,从自己身上涌出来的汗,已经在办公桌上形成了一个人字,但刘峰还保持着那样的姿势冲击着自己,韩玉觉得自己真的幸福死了。

又是半个多小时以后,韩玉已经记不起自己泄了几次了,刘峰才一声虎吼,趴在了韩玉的身上,使劲的辗着韩玉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

刘峰离开的时候,韩玉坐在了大班椅上,一脸的平静和高贵,谁也看不出来,就在刚刚,韩玉在刘峰的身下,还大喊着自己是母狗。

直到晚上回家,刘峰想着在韩玉身上的离奇境遇,还有一种做梦的感觉,而想到如果不是自己一再坚持,韩玉还会是那个清高冷艳,视自己若无物的女副校长,刘峰觉得自己对女人的认识,又深了一层。

第二天早上来到车场,刘峰正犹豫着要不要去找韩玉再续前缘,韩玉又站在三楼叫住了刘峰。

刘峰觉得,韩玉在撕掉了那层伪善的外表以后,比孙琳还要yù求不满,但刘峰却又觉得,这正是自己想要的,所以呵呵一笑,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韩玉的办公室。

“刘峰,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你不要关门。”就在刘峰一脸邪恶的想要关上办公室的门的时候,韩玉却来了这么一句。

刘峰关门的手顿了一下,想到昨天韩玉的骚性,刘峰下意识的以为韩玉又想在自己的面前装,当下不顾不管的就想要关门。

但随着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响起,一个俏丽的身影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刘峰认得,这是驾校财务处的吴敏,不禁有些疑惑的看着吴敏。

“刘峰,越来越精神了。”吴敏看到刘峰以后,一脸善意的打着招呼。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