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舌头伸进她腿间花缝;他把舌头伸进里面搅动-

2021年7月20日10:14:54 发表评论

看来今天晚上我下面的水管,也能好好的修一修了。

看着身材高挑,比例完美的楚婉言,沈浩心头一片火热,连犹豫都没有,立马答应。

但当来到楚婉言的家中后,沈浩才发现自己之前的想法是那样的可笑。

 把舌头伸进她腿间花缝;他把舌头伸进里面搅动-



人家一点都不缺钱,根本用不着投怀送抱,去公司上班,估计也是体验生活。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在心中无奈一叹,看着为自己端茶倒水的楚婉言,沈浩苦涩一笑,“我说小楚,你家这么有钱还去公司上班?”

楚婉言撅了撅嘴,刚准备开口,一道中气十足的男声突然响起。

“是我让她去的,这么大一个人了,不能整天待在家里,应该早点步入社会,好好锻炼一番,为将来打好基础。”

听到这话,楚婉言一撇红唇,无奈的说道:“爸,你能不能别老这么说,别忘了,人家可是女孩子。”

随着脚步声由远而近的响起,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从二楼旋转楼梯缓缓走下,正是楚震。

当看到楚震时,沈浩当场呆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同时记忆如潮水一般涌来。

五年前,眼前这人因为在一个农村调解拆迁纠纷问题,差点被人捅死,当时刚好路,出手相救,还帮忙解了围。

自己还成功说服了这一个村的村民接受拆迁,并且为这个村的村民谋到了不错的福利。

事后他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当时还暗自得意,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十大好青年

可一转眼,大学毕业,往日的种种已成为过往云烟,他进入房地产销售公司,从一名小小的销售员艰难的做到了销售主管。

更是在今天从销售主管,一跃成为销售总监,不可谓不风光。

但对于五年前发生的事,沈浩记忆犹新。

因为自己当时救下眼前这个人后,他竟然许诺房车钱随便挑。

不过因为当时大学还没毕业,他也没有什么压力,就没接受,更没当成一回事儿。

现在想想,还真是挺单纯的。

“恩公,你还能记得我吧?”

看着眼前高大健硕的年轻人,楚震记忆中的那道身影与他慢慢融合。

几年不见,长高了不少,也褪去的青涩,整个人看起来沉稳内敛,不错。

想起五年前那一幕,楚震至今心有余悸。

要不是沈浩,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现在会是什么样。

“是你?你是……小楚的父亲?这里是你家?”

回过神后,沈浩目光来回在楚震和楚婉言身上扫dàng,心中既惊讶又震惊。

“不错,是我。”

见到救命恩人,激动之下,楚震快步走上前去,伸出双手。

沈浩一愣,连忙伸手将握住,“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没想到你竟是小楚的父亲。”

听到这话,楚震很是感慨的笑道:“是啊,我也没有想到当年救我的恩人,现在竟然在我集团旗下的公司里做事。”

说完,看着一脸惊愕的沈浩,重重地在他肩膀上拍打了几下。

“几年不见,结实了不少。正式介绍一下,我叫楚震,是威震集团的创始人兼现任董事长。”

什么?!威震集团的创始人,董事长?!

妈的,老子在做梦吧,开什么玩笑?!

见沈浩依旧目瞪口呆,楚震温和一笑,“昨晚听我女儿说带她做事的主管叫沈浩,人很好,对工作态度也积极认真,当时我就想到是恩公你。”

听到这话,沈浩终于回过神来,同时也明白为什么今天他的运气会这么的好,意外之喜一件接着一件。

楚婉言的老爸是楚震,而楚震又是威震集团的创始人兼现任董事长。

整个公司都是人家开的,人事调动不过一句话罢了。

“楚,楚……”

沈浩“楚”了半天也不知道叫什么好,叫叔叔显得不尊重,毕竟是他的顶顶顶头上司,叫老板又显得太生分。

就在沈浩左右为难时,楚震温和笑道:“就叫我楚叔吧,来,坐下说。”

说完,看着在一旁愣神发呆的楚婉言,不由眉头一皱,“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洗水果去。”

“哦,好,我……我这就去。”

看着自己老爸的手和沈浩一直握在一起,始终没有分开,楚婉言终于明白为什么昨晚她说出沈浩时,自己老爸会那么激动了。

原来沈哥竟然是老爸的救命恩人,怪不得他昨晚激动的情绪失控。

看来我不但帮沈哥解决了麻烦,而且还帮老爸找到了救命恩人,本小姐还真是集美貌与运气于一身的小仙女呢。

楚婉言心里美滋滋的想着,整个人看起来也不再高冷,如同一个邻家大姐姐一样,俏皮可人。 “小浩,当时我想报恩,但说什么你都不接受,并且直接就走了,连个联系方式都没有留,只留了一个名字,让我这几年找得好生辛苦。”

“不过现在好了,既然你在咱们自己集团旗下的公司做事,以后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上有困难,尽管来找我,只要我能办到,一定给你办了!”

最后一句话,楚震加重了语气,似在刻意强调一般。

年轻的时候,楚震就在社会上打拼,讲究的就是一个“义”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救命之恩,所以他一直记着沈浩。

不过这些话沈浩听得晕乎乎的,就跟喝醉酒了一样。

整件事情,前后巨大的反差冲击,让他一时间根本难以接受。

足足愣了好几秒钟,这才完全清醒过来。

看着神情依旧很激动的楚震,压下心头的xìngfèn,强装平静的说:“楚叔您太客气了,当年那事换作任何一个人都会伸出援手的。”

“当时我根本没多想,只觉得身为一个大学生,就得将见义勇为的传统美德贯彻到底,争做好青年。”

楚震一笑,拍了拍他肩膀,“你当时如果多想的话也不会只留下一个名字,什么都不要就走了。”

“楚叔,瞧您这话说的,见义勇为如果还要报酬的话那还是见义勇为吗?完全就是趁火打劫嘛。”

论嘴皮子功夫,沈浩还没怕过谁。

特别是做了销售之后,他嘴上的功夫不单单是在jiāo谈这方面厉害,在那个方面也很厉害。

只要一发功,哪个女人都受不了,很快就能喷。

楚震欣慰的点了点头,这小伙子没变,还是一如既往的热心肠,很不错。

而楚婉言就坐在一旁看着,根本chā不上话,因为她老爸和沈浩简直就跟多年没见的老朋友一样,jiāo谈甚欢,聊得非常投机。

聊着聊着,楚震目光突然从楚婉言身上扫过,最终又落到沈浩身上。

小浩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有他也不可能有今天的我。

而且还是一如既往的热心肠,待人友好和善,言行举止很得体,身材长相也都不错。

并且女儿昨晚还一个劲的夸他,这就说明他们平日里两个人相处得很好。

他俩年龄也差不了几岁,要不我撮合撮合他们,凑成一对儿?

一来这疯丫头也能找到一个管教她的人,二来我也可以省点心。

想到这里,楚震有些意动,但却没有表达出来,还在考虑犹豫阶段。

聊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丰盛的晚餐终于一盘盘端了上来。

席间,楚震和沈浩频频举杯,两人都喝了不少,话题越聊越开。

好几次楚震都想借机询问沈浩对自己女儿的看法,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他觉得时机还不成熟,没有到那一步。

酒过三巡,茶足饭饱,沈浩不着痕迹的看了一下腕表,已经快十点多钟了。

于是找了个借口,谢绝了楚震的挽留,略微醉醺的离开了。

可刚走出庄园,装在口袋里的手机猛然震动起来,紧接着便响起刺耳的铃声。

这个点儿会是谁呢?思思还是丈母娘?甩甩有些微晕的脑袋,沈浩掏出手机,看也没看,便划下了接听按键。

“小浩,你在哪里?姐现在非常想见你,非常需要你,你赶紧过来吧,呜呜呜……”

电话是秦菲雨打来的,那委屈的哭声让沈浩顿时清醒,酒意全无。

“菲姐,发生什么事了?你在哪里?我现在就赶过去!”

但电话那头的秦菲雨精神好像已经有些恍惚,答非所问的哭着说,“今晚孙德回家,满身酒气,像疯了一样又要打我。”

“我一时没躲开,被他狠狠的抽了一巴掌,他又拽住我,想要把我压在沙发上打,被我挣脱了,我害怕极了就跑了出来,呜呜呜……”

秦菲雨一边说一边哭,声音都有些颤抖,足以见得她是有多么的害怕。

沈浩听得心中一痛,连忙安慰,同时问她在哪里。

在他不厌其烦的追问下,秦菲雨终于好像记起了自己身在何处,告诉沈浩,就在上次他们见面的那个公园。

听到这话,沈浩连忙说,“菲姐,你就在那里等我,哪里也别去,更别害怕,我马上就来!”

说完,匆匆掐断通话,打了一个出租车,直奔目的地。

到了之后,只见秦菲雨瑟瑟发抖的蜷缩在公园长椅的一角,双手抱腿,将脑袋埋在膝盖处,luǒ露在睡裙外的雪白香肩,时不时颤抖一下。

见状,沈浩心疼极了,连忙走上前去,将她一把抱住,“菲姐,我来晚了。”

嗅着那熟悉的气息,听着那低沉磁xìng的声音,秦菲雨再也忍不住,哇的一下放声痛哭起来。

沈浩只得不断安慰,好说歹说才让她勉强止住了哭泣。

上次孙德动手打秦菲雨,他就想要去教训这死胖子,可秦菲雨说什么都不让。

家暴这种事情,一旦发生,只会越来越厉害。

看着哭得双眼红肿的秦菲雨,沈浩气愤之下,脱口而出道:“菲姐,这样的日子根本没法过,你赶紧和孙德离婚吧!”

听到这话,秦菲雨娇躯一颤,目光逐渐变得复杂起来。

以前孙德和她吵架,从来都没有动手打过她,只是大吵大闹而已。

可现在孙德已经开始对她动手,完全就是典型的家暴!

并且这只是一个开始,如果不离婚,两人住在一起,这种事情肯定会再次发生,而且愈演愈烈!

想到这些,秦菲雨隐隐有些意动。

不过权衡一番后,最终还是压下了这个念头,因为她暂时还没有考虑好。

秦菲雨的神情变化,没有逃过一直关注着她的沈浩。

看来菲姐还是有所顾虑,既然这样,我也不能bī她,让她自己好好想一想吧。

于是便说,“菲姐,这家你就暂时别回去了,眼不见心不烦,也避免孙德再次对你动手。”

秦菲雨一愣,“那我去哪住?”

“去思思家先住一段日子吧,看看情况再说。”

秦菲雨想了想,最终点头同意了。

她和秦菲雪是亲姐妹,住在一起也安心,并且还能天天见到沈浩,这就足够了。

于是两人打了辆出租车,直奔紫荆花小区。 “我回来了。”

将门打开,沈浩错开身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秦菲雨低着头,情绪不佳的走进屋里。

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秦菲雪和陈思思见状,顿时起身。

“沈浩,你怎么和小姨在一起?”

“菲雨,你怎么来了?”

看着一脸不解的母女二人,沈浩干笑两声,看向秦菲雨,“小姨,你看这……”

“我来解释吧。”

秦菲雨抬起头,拢了拢散落在脸颊两侧的秀发,略带颤音的叫了一声,“姐……”

下一秒,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抱住秦菲雪,低声抽噎起来。

秦菲雪两人顿时一愣,连忙将她抱住,不断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同时关心的问,“怎么了?出什么事?别哭啊,慢慢说,有姐呢。”

秦菲雨把和孙德的事情说了一遍,不过关于和沈浩一起回来这事儿,她解释是沈浩应酬完恰巧路过遇见了她,所以就把她带回来了。

听完后,秦菲雪和陈思思顿时气得直呼要去找孙德麻烦。

这一点,在沈浩预料之中。

“小姨,走,我们去替你讨回公道。”

陈思思愤愤不平的说着,俏脸尽是怒色。

“这不要脸的孙德,是欺负咱娘家没人吗?真是太欺负人了!”秦菲雪将车钥匙扔给沈浩,“小浩,你下去开车,咱们一块去!”

“好,好的阿姨。”

沈浩做势就去开门,陈思思已经换好了鞋。

眼看今晚一场大争吵就要拉开帷幕,秦菲雨突然尖叫一声。

顿时,忙成一团的三人立马停了下来,齐齐向她看去。

只见秦菲雨泪流满面,娇躯发抖,死死地咬着红唇,不让自己痛哭出声。

往常那一双妩媚动人的电眼,此时早已红肿不堪。

俏脸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微微涨红,xiōng膛更是快速起伏着,导致那一对饱满的róuruǎn上下有节奏的轻颤乱晃。

晃得沈浩几乎移不开眼睛,要不是有秦菲雪母女两人在场,他绝对会一下扑上去将秦菲雨压在身下,疯狂输出。

没办法,此时秦菲雨这种楚楚可怜的模样,着实诱人。

“姐,思思,小浩,我知道你们为我好,但你们能不能为我着想一下?”

“这么大张旗鼓的去找他麻烦,被人看笑话的,还不是我?”

她叹了口气。

“你们放心吧,我自己会处理,你们就不用太担心了,好吗?”

看着一脸乞求的秦菲雨,身为姐姐的秦菲雪在痛心的同时,也万分无奈,幽幽一叹。

“菲雨,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这个当姐姐的只能告诉你一句话。”

“这种事情,尽早解决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害处,要是当断不断,最后受伤痛苦的人只有你自己。”

说完,秦菲雪走上前,将她一把揽在怀中,拍了拍她的后背。

“放心,不管出了什么事,姐永远都在你身边,支持你,是你坚强的后盾。”

在秦菲雪的安慰下,秦菲雨情绪逐渐好转,然后洗了个澡,就和秦菲雪回卧室了。

沈浩和陈思思相视无奈一笑,洗完澡后,也回房休息了,可睡到半夜,他被强烈的尿意憋醒,起来上厕所。

刚推开卧室的房门,就看到了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丈母娘!

“阿姨,你怎么还没睡?”他愣了一下。

“心烦,睡不着。”

听到这话,沈浩只得轻叹一声,摇了摇头,走进卫生间。

出来后,看着孤零零的丈母娘,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便走到客厅,紧挨着她坐下。

秦菲雪有些诧异,挪了挪pìgǔ,与他拉开距离,“你不去睡觉?”

“我也睡不着。”

沈浩叹了口气。

秦菲雪无奈的笑了笑,主动打开话匣子。

“你知道吗?菲雨虽然只比我小了几分钟,可她毕竟是妹妹,从小我都没舍得骂她一句,更别说动手打她了,可孙德现在竟然……竟然……唉,真是气死我了!”

秦菲雪攥紧小粉拳,气得发抖。

“菲雨也真是的,都这样了,还不让我们去找孙德麻烦,要我说的话,就该离婚,远离这种人渣。”

“阿姨,你就别生气了,气大伤身。”

看着生闷气的丈母娘,沈浩只得安慰。

“你放心,孙德要是再敢动手欺负小姨,我第一个不答应!”

在沈浩的不断安慰下,秦菲雪气消了大半。

看了一下腕表,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沈浩打了个哈欠,“阿姨,时间不早了,赶紧去睡吧,不然明天一天都会没精神的。”

“你去睡吧,阿姨不困,也睡不着。”

听到这话,沈浩顿感无奈。

看着愁眉紧锁的丈母娘,心里很不是滋味。

但看着看着,想法突然变得邪恶起来。

微弱的月光从窗户照进来,刚好落在客厅的沙发上,同时也倾洒在秦菲雪的身上。

她的一侧俏脸,在月光的照耀下,仿佛镀上了一层淡淡的莹辉,整个人看起来竟然有几分朦胧虚幻。

柳叶弯眉,卷长睫毛,以及小巧的琼鼻,都清晰的出现在沈浩眼中。

一时间,他看得不由痴了,鬼使神差的一把抱住秦菲雪 “小浩,你,你干什么?!”秦菲雪身体一僵。

“阿姨,我看你好像很冷的样子。”

冷?这可是夏天呀,怎么会冷呢?

这臭小子,找借口也不找一个好一点的。

秦菲雪眉头一皱,用力的挣扎起来,压低声音道:“如果你不想让阿姨生气,就赶紧放手!”

因为之前陈思思发现沈浩和她举止稍微亲密了些,就大发雷霆,她担心这种状况再次出现,所以从那时她就暗暗决定,一定要和沈浩拉开距离,撇清关系,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乱来。

不过沈浩不愿放过这个好机会,嘿笑着,就准备动手,但他刚一动,就被秦菲雪死死的抓住。

“如果你再敢乱动一下,阿姨立马叫了!”

沈浩嘴皮抽了一下,看丈母娘的态度,看来今晚是没戏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