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点,进来,要我,受不了了-用一段文字让湿

2021年7月20日10:08:50 发表评论

想到这,李香一时惊讶道:“陈天洋是你爸?”

陈川点了点头:“没想到阿姨居然知道我老爸的名字,倒是让我有些意外……怎么样阿姨?我这个条件你答应吗?”

李香这一刻有些动摇了,好吧,她承认自己有想攀附陈川的意思。美女都爱钱,别说她这种上了岁数的女人,没有几年的光yīn能维持现在的美丽了。反正都和陈川发生过关系了,也不差那么几次,而且要是没有他的照应,以后怎么去对抗蒋大为那种混人?

想通以后,李香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但是你得保证,我们之间的事你不能告诉我闺女。”

“成。”陈川答应了。想到以后这个女人就是他的了,陈川内心升起一股特别自豪感

 快点,进来,要我,受不了了-用一段文字让湿



三步并两,快速走到李香床边坐下,然后就在李香没有任何反应的时候,他忽然一把就把李香身上的被褥给掀开来,顿时一具特别诱人身体就显现了出来。

“啊。”李香惊叫一声。下意识的就伸手去遮挡羞处。

陈川皱了皱眉,有些不悦:”我不喜欢我的女人对我这么不坦诚!“第26章

……

听到这话,李香羞红着脸,慢慢把手拿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具特别xìng感而曼妙的身体,肌肤细腻,雪白一片,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丝毫没有因为年纪而影响了整体美感。

双腿虽然不及蒋楠那般修长丰腴,但也别有一番风味,圆润如玉,光滑似锦,小脚玲珑,脚趾纤细。

看得出来这个女人深懂保养之道。

值得一提的是,她的大腿上多处有着醒目的红痕,和雪白的肌肤形成鲜明对比。陈川知道那是今天疯狂过后留下的。

一想到这女人疯狂一幕,陈川暗地里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句话果然说的没错——三十岁的女人如狼,四十岁的女人如虎。

这李香发起春来,简直就是一头“恶虎”啊,差点把他弄虚脱了。

不过,她也好不到那儿去,明显能看到已经肿了。

“小,小川,你别这么看着阿姨好吗?我,我害羞。”虽然已经答应做这个小男人的女人,但是骨子里那丝羞意还是无法让她能在陈川这种“放肆”的目光下保持冷静。

陈川笑了笑,直接伸手握住李香引以为傲的坚挺,轻轻一捏,看着李香脸上流露出来那种痛苦又享受的表情,他tiǎn了tiǎn嘴唇,一股作祟心理开始蔓延开来。

不知道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弄她会是怎样一种感觉呢?

陈川想试试,嘿嘿,正好报了今天一箭之仇。

“别碰那,疼……”感觉到陈川的手按在了自己敏感地方,李香秀眉立马蹙在一起,脸部因为疼痛紧紧扭曲在一起。

“阿姨,我想……”

李香身体一颤,哆嗦道:”小川,改,改天行吗?小楠已经催我回去了,要是时候太晚的话会引起她的怀疑。“

李香没好意思告诉陈川她那都肿了,现在哪还能经得住他折腾。只好以女儿的催辞来当借口,婉拒陈川。

陈川哪里看不出来李香是害怕什么,他笑了笑:“没事的阿姨,不会当过你太久的。”

“我……呀……”李香刚想解释,忽然的,陈川把她的手拉着放到了裤里。

感觉到那巨大的东西,李香惊叫了一声,握着的手直颤。

天呐,好恐怖。

怪不得我会如此狼狈,要是再清醒状态中,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李香下意识的想道。

陈川嘿嘿笑了笑,得意的看着李香“大吧。”

李香面红耳赤,羞愤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阿姨,时间不多了,来,把着柜子。”陈川示意道。

李香犹豫了两秒,咬了咬牙,照着陈川所说爬下床,然后双手撑在床头柜上面,把qiàotún撅了起来。

这小混蛋真是坏的没变了,居然要她做出这种羞人的姿势。

看着眼前这副诱人的画面,陈川直觉xiōng口一阵灼烫,匆匆解掉束缚就贴了上去,双手抓住李香丰腴的pì gǔ,往前一撞。

“呀……”李香惊叫一声,全身紧绷,满脸惶恐。这混蛋竟然要走后门!!
“呀……不好意思啊阿姨,我撞错地方了,你别紧张。”陈川安慰道。其实他就是故意的,他想看看李香是如何反应。

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害怕,嗯,看来应该还未被开发过,改天有机会一定要试试。

陈川在心底坏坏的想道,也没再挑逗李香,抓着她不算太纤细的腰肢往前一撞,“呀。”李香顿时痛叫一声,感觉那儿都快被撕裂了。

疼得她眉头直蹙,面部扭曲,双手用力的死死扒着床头柜,生怕会承受不住陈川那霸道的攻势而瘫软下去。

陈川担心要是时间太久,可能会引起蒋楠的怀疑,所以一味的索取着。

“你……你轻点。我,我快要疼死了。”李香实在忍不住那撕裂般的疼痛,求饶道。

说实在的,就凭陈川那骇人的东西,李香还是头一次碰到,那种既痛苦又享受的感觉根本无法言说。自己去世老公蒋天跟他一比,简直不够看的。

都肿了能不疼吗?

陈川摇了摇头,立马把动作放轻了不少,征服女人固然重要,但也要体贴一下吧。怎么说李香也是蒋楠的妈妈,要是玩的太过,那就有些尴尬了。

二十分钟后,李香完完全全瘫倒在了柜子上,全身香汗淋漓,双手伸直,脑袋压到左手上,气喘吁吁。

她真的撑不住了。

而也就在这时,忽然的,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在陈川脑海出现,他情不自禁闷哼一声,双手紧紧抓住李香的腰,拼命的往里挤……

察觉到陈川这种异样,李香瞬间反应过来,连忙推了陈川一把,惊恐道:“别弄里面啊,会怀上的!”

可是兴头上的陈川,根本听不进去任何话,抓着李香腰间的手骤然松了下来很快和李香融合在了一块儿。

“你混蛋!”李香实在是被这家伙霸道的行为给气伤了。

陈川吐出一口粗气,笑了笑:”怕啥。你要有那本事怀上就生下来,我养。“

“……”李香真是不知道该怎么骂这家伙了。说得轻巧生下来?她都这个岁数了还生什么孩子啊,而且她敢?

“唉……看来得吃yào了。”李香自我安慰道。

这时候的她浑身乏力,趴在柜子上如同一条死鱼一般,懒洋洋的,动一下都困难。全身布满了细腻的汗珠,发间也是shīlùlù的,略显蓬乱,有好几缕发丝混合着汗水黏在脸上,大腿上清晰可见有什么东西流下,那里凌乱一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分钟还是两分钟,李香终于缓过了一丝劲儿,她慢慢从柜子上爬了起来,岔着腿,一瘸一拐的走进了浴室。

看着李香蹒跚的样子,陈川心底升起一股特别满足的感觉,没有什么能比把女人征服成这样令他舒服了。

……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蒋楠夫妻已经睡下了。

李香松了口气,要是让闺女看到她此刻走路的样子肯定会引起她怀疑的,匆匆吃了一点东西,李香便回到房里睡下了。

躺在床上,不知怎么的,脑子里情不自禁的就浮现出陈川那骇人的东西……

她下意识的打了一冷颤,伸手摸了摸红肿的地方。

“嘶……好疼。这家伙真是让人害怕,才一次就把我折腾陈这般模样,要是多几次的话,那还得了。”李香暗暗生出一股害怕之心。

想到以后就是那坏蛋的女人了,李香叹了口气,心里隐约透着xìngfèn,又感到惶恐。

要是让她知道,陈川那家伙已经惦记上了她后门的话,估计这一晚上都会让李香忐忑得睡不着觉。

周一。

蒋楠早上七点就起床了,从衣柜里挑了一套淡粉色的内衣穿上,站在大镜子里转了几圈看了看,上面粉红色的bra。下面是一条窄边丝织nèi kù,搭配上她纤细的身材,肌肤细腻,丰腴有加。

似乎对这套内衣很满意,蒋楠勾起迷人的嘴角,浅浅笑了笑,然后又挑了一款贴肤的ròu色丝袜,一套浅白色的套裙换上,这才走出了房间。

“妈,我上班去了啊。早餐想吃什么就自个买点。”蒋楠对着母亲的房间说道。

“嗯……嗯……”此刻的李香睡得正香,也没听清楚女儿说了什么,胡乱的应道了两声,又闭上了眼睛。她太疲倦了,昨天接连那般疯狂,饶是她这个年纪的身体也有些吃不消。

浑身酸软,四肢乏力,而且那儿火辣辣的特别疼。

……

离开家门,蒋楠蹬着电驴连忙赶往上班的地方。

她所供职于“华海商贸学院”担任大一英语助教一职。这份工作已经干六年多了,一直是个助教,职称什么的都和她无缘。

不是她不想获得更高级的职称,而是她没钱走关系,托人。所以干了快七年了,她还是个助教。一起跟她同时参加工作的老师,都基本评上讲师了。

听说新一期的职称评级又下来了,蒋楠在心里叹了口气,想着是不是也花个几万块钱往上面挪一挪,老是做助教工资也升不上去。

一边想着,蒋楠一边走进了办公室,这时迎面一个女老师走了过来。

“楠姐,你听说了吗?这次职称评级下来了,我们系只有三个名额。主任说了,要把这个名额留给有需要的人,按照资历优选选择,楠姐你可是咱们系的老功臣了,我看这次说不定你能评上。“

蒋楠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小敏,你刚参加工作不久,不知道这里面的道道啊。“

可不是吗?每次系里有名额,哪次主任不是说按照资历优选考虑,要是真的按照任职资历来评定的话,她早三年就能评上了,何必到现在还是个小小的助教呢?

林敏笑了笑:“楠姐说的哪里话,我怎么会不知道呢。职场生存法则我可没少看呢,虽然咱们这是学校,跟职场不是同一个地方,但是我寻思着道理都一样,想往上进一步,少不了要给上面意思嘛。”

“吆……没看出来你脑子挺精明的嘛,知道得这么清楚。”蒋楠笑着说道:“不会你有这方面的打算吧?”

林敏也没否认,大方的点了点头:“嗯,一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想当将军的士兵都不是好士兵嘛。虽然我工作时间没楠姐你长,但要是有机会能往上爬一爬,干嘛不争取一下呢。”

“也是,那姐就提前祝你评职顺利了。”蒋楠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心里却酸酸的。连只工作了一年多的林敏都知道要挖空心思往上爬,她这个工作了六七年的人却原地踏步。

唉,看来得找机会找主任好好谈谈了。蒋楠在心底想着。

“谢谢。楠姐那你忙着,我有事,先出去一趟。”林敏道了谢,然后露出一个自信而妖娆的笑容,转身便出了办公室。

一名戴着眼镜,年纪三十五六上下的男老师,盯着林敏远去的背影,不,准确的说是盯着林敏那扭得贼圆贼欢实的大pì gǔ,呸了一句道:“呸!狐狸精!净搞幺蛾子,我看这一趟准是去找系主任撒泼卖欢去了!有这种人跟我们一起竞争,何时我们这帮勤勤恳恳的老夫子,才能往上挪一挪啊。狗蛋的社会!草拟吗!”

发牢sāo的男老师叫孙庭,和蒋楠遭遇差不多,工作七八年了,至今也还是个助教。

“孙老师,这样在别人背后议论别人,会不会有些不大好?”蒋楠看了一眼孙庭,蹙了蹙眉说道。平时私底下她和林敏处得还不错,见孙庭这么说林敏,她有些不满。

“有什么的,你不知道林敏什么德行,我跟你说,上个周六我可是亲眼看着她上了系主任的车的,两人那亲热的样子别提了,他们在一起干什么傻子都清楚。你没看到今儿早上她来上班的时候,走路那姿势,那叫一个sāo,我估计肯定没少被主任草。”孙庭怨气道。

做女人就是好,特别还是个漂亮女人,啥都不用做,只要把腿一张,得,啥问题都解决了。

“不会吧?林敏怎么可能是那种人呢?”蒋楠眼睛瞪大,一副不置信的样子。

在她认知里,林敏一直是个漂亮,明事理的女人。她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事呢?

“我骗你干嘛,不信等名额下来,你看看上面有没有林敏的名字。人家和系主任亲近着呢,哪像我们爹爹不亲妈妈不爱的,这辈子我看想要评上,难喏。”孙庭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埋头开始整理课案了。

蒋楠大眼睛转了两圈,蹙了蹙眉,盯着孙庭看了看,然后回到自己办公桌上坐了下去。

这种捕风捉影的事,在没有证据面前,还是不要妄加猜测的好。虽然她心里甚至也有些怀疑孙庭说的话会不会是真的。

一直在办公桌前坐了有十来分钟,蒋楠想了想还是站了起来,然后朝系主任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系里只有三个评级名额,无论如何自己也要争取一下,而且在来上班的时候,她就准备了一个一万元的红包,就是打算用来送礼的。

系主任办公室,离着他们办公室没多远,拐过一个走廊,往前走了没多远就到了。

站到门口,蒋楠深吸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兜里的红包,内心稍显安定了不少,正打算敲门,忽然的,这时办公室里却是传来一阵特别销魂的声音,仔细一听,竟然是女人做那事时候的shēnyín声。

“嗯……讨厌,别抠了。在抠人家待会儿没法上课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怎么可能!这……

听到这个声音,蒋楠立马愣住了,这个声音正是她好朋友林敏的!

她在干嘛?

难道孙庭说的是真的!林敏真的跟系主任李元有一腿!要不然怎么会说这种暧昧的话,和发出那种勾魂的声音!

“哎呀……现在才几点,离你上课时间还早着呢,玩一下呗。你看,我都被你挑逗成这样了。”办公室里,李元指了指自己撑起的帐篷目光灼热的盯着林敏。

这个女人真的是太特么sāo了了,竟然穿开档的袜子,手一伸过去立马就能探清楚。啧啧……

“讨厌啊,你看看都把我的丝袜弄湿了,这样子你叫人待会儿怎么上课嘛。”林敏嘟着xìng感的红唇说道,她大腿内侧上的白色镂空丝袜上,清晰可见一摊亮莹莹的水渍,明显刚才被李元用手折腾得不轻。

因为方便这个老家伙,所以她今早来上班的时候特地穿了一条开档的裤袜,里面什么都没穿。外面穿着一款修身的米蓝色短套制服,里面是一件蝴蝶领的白色衬衣,这时外套的扣子解开了,白衬衣底下黑色bra包裹的巨大坚挺,左右来回晃着,好不惹眼。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