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大了 太深了 扶着 坐下去 手指揉捏按压花蒂高潮_

2021年7月20日09:52:17 发表评论

楚天马上说道:“问题就出在黄超身上,一定是他乘机转移了钟皓身上的钱包,临走的时候又扔到了地上。”

“不可能吧,我和李全海一直盯着,他是偷盗的老手,就连他也一点没看出楚天有转移钱包的迹象。”谢南诧异道。

 太大了 太深了 扶着 坐下去 手指揉捏按压花蒂高潮_



“你个白痴,你不会真的以为黄超只是一名武术教练吧?”楚天白了谢南一眼,眼中带着一丝嘲讽的意味。

谢南诧异道:“不是武术教练,还能是什么?”

“实话告诉你吧,十五年前,国家有一支叫‘龙息’的特种作战部队,其中队员不多,但是每个人的实力却是国内最顶尖的,这支‘龙息’特种部队不亚于现在国外的特种部队,像是美国的海豹突击队、三角洲、俄罗斯的阿尔法小组、以色列的最13等等,甚至比他们更加优秀。而当年,黄超就是其中的一员,明白吗?他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从钟皓口中拿出钱包,简直如同探囊取物,所以不要把任何事都想的那么简单好吗?”

谢南倒吸一口凉气:“想不到黄超还有如此深厚的背景!”

“要不然你以为他怎么有资格和我父亲做朋友?要不是当初我父亲的介绍,我也不会来这里学武。”楚天叹了口气:“只能说,你这次选择的地点完全是个最错误的决定。”

“我不是想让其他学员以及你的心上人梨紫陌看到钟皓出丑吗,从而让梨紫陌对他失去信心,哪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谢南有些郁闷的说道。

“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办?”谢南又问。

楚天看了谢南一眼;“你还想不想报仇?”

“当然想!”谢南赶紧说道,“干脆直接找一群混混,狠狠教训他一顿得了。”

“光是这样,怎么能消除我心头之恨呢!”楚天冷哼一声,咬牙切齿道:“我要让那臭小子知道得罪我的下场,并因此付出最残酷的代价!”

谢南心里有些发悚,楚少生气的样子太可怕了。

“最近,你不是调查了,他有一个叫卢欣彤的女朋友吗?接下来,咱们这么做……”随后,楚天低声说了一番。

谢南眼睛顿时亮了,连忙点头,夸赞道;“还是楚少高明,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去吧,我要休息了。”

“好的,那我就先走了,你好好养伤。”

谢南还没走到病房门口,又被楚天叫住了。

“怎么,楚少?”

“还有一个多月,是不是全国武术大赛就要开始了?”

“是啊,这一次包括梨紫陌那批新学员都要参加呢!”

“他们那群三脚猫的功夫,去了还不是当经验宝宝吗?”楚天冷笑。

谢南连忙说是,又道:“不过那个臭小子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放心,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楚天冷冷说道:“而且,这次的全国武术大赛,我一定要参加。”

“可是,你还有伤在身……”

“这点伤算什么,我明天就办出院手续。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进入正赛,比拿到全国武术冠军!”楚天眼中闪烁着执着的光芒。

谢南咽了咽口水,立即说道:“连黄教练这么厉害的人都说了,你是他这几届教下来,实力最强的几个人之一,一定不成问题的。”

……

第二天,我又去人才市场转了一圈,依旧没公司愿意收留我,最后有家物业公司听说我练过武,让我到小区做保安。

我想保安也是份工作,问他工资多少。

一问才知道,保安工资实在低的可怜,即便转正,也只有2000左右,还得每天上12个小时的班,没有休息,还不如去卖电脑了。

所以直接拒绝了对方。

我回到家之后有点郁闷,想要练练昨天教的剑,想不到就在这时,有个陌生号码打进来了。

我下意识的接通,便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问道;“你好,请问是钟先生吗?”

“我是,你是哪位?”

“我在租房网上看到您有套房子想租出去,所以想问一下您那套房子还在吗?”

“在的。”我心里一喜,连忙说道。

“我想看房子,请问您明天有空吗?”

“白天都在。你随时可以来。”我说道。

她又问了我几个问题,听了之后感觉十分满意,最后又问了一句:“你该不会是中介吧?”

“放心,我就是房东。”我笑着说道。

“那好,明天见。”

挂了电话,我心里轻松了不少。

如果一个月拿两份房租,压力倒是能减轻不少,倒是不太急于找工作了。

我到楼下小区找了根木棍练剑,吸引了不少老人的注意。

有认识我的还问道:“小钟啊,没看出来,你居然还会武剑啊!”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昨天刚学的。

第二天上午,我就见到了求租者,留着一头齐耳短发,皮肤白皙,戴着框架眼镜,透出一股知性美。

她上身穿一件黑色针织衫,下身是一条牛仔裤,身材挺好的,用淡然的表情问道:“您就是房东钟先生吧?”

我连忙点头说是,然后带她去看了陈艺瑶和于弘逸原先住的那套房子。

我给她介绍了一番,她问了一些问题。

二人聊天的过程中,我得知她叫薇薇安,是一名女作家。

她的身份让我有些诧异,想不到居然会遇到美女作家来求租。

她很满意我的房子,当场签了合约,付三押一,交了四个月的房租。

我给她一把钥匙,微笑着说道:“我就住在你隔壁,如果遇到什么问题或困难的地方尽管给我打电话,或找我都行。”

“嗯,那真是谢谢房东了。”微微安露出了一丝优雅的微笑。

当天下午,薇薇安就搬了进来。

我表示友好的想把她拎行李箱,没想到却遭到了她的拒绝。

我苦笑,估计这女人的戒备心比较重吧。

晚上卢欣彤回来,得知来了新房客,而且是女作家,还特意去微微安家和她打了招呼。

回来的时候,卢欣彤特别兴奋的对我说道:“原来她就是《死亡密码》和《电梯里的恶魔》两部小说的作者,真的很了不起耶!”

“你看过她的小说?”我好奇的问道。

卢欣彤笑着点头:“能够和这种脑洞大口的女作家交朋友,真是一件不错的事。嘻嘻,我明天买点水果,给人家送过去。”

不仅如此,卢欣彤还将薇薇安的小说推荐给我看。

我晚上睡之前在网上翻看了一下她的小说,看着的确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对于杀人犯的杀人手法和心理,写的真的十分细腻和真实,能够让人很快的代入其中。

我不禁有些好奇,这么文静优雅的女人怎么可以写出这么恐怖的悬疑小说呢?

接下来的几天,我忍不住用监控观察她的生活,让我发现很有意思的一点。

薇薇安是个典型的修仙型作家,白天躺在家里睡觉,到晚上会出去吃晚饭,到了晚上9点,才开始打开电脑进行创作,一直创作到早上六七点,然后洗把澡,出去吃了早饭,再回家睡觉。

连续几天,每天都是如此,这种日夜颠倒的生活让人觉得有些惊讶。

不过也不难理解,薇薇安为什么能够写出这种让人身临其境的恐怖小说了。

只是在第五天,接近凌晨三点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

我和卢欣彤正在睡觉,屋外却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我被惊醒了,从床上坐起来,看了一下时间,居然是凌晨两点五十七分。

这么晚了,有谁在屋外敲门呢?

我没吵醒卢欣彤,轻手轻脚离开卧室,把门关上。

打开客厅的灯之后,我便去开门。

门打开的时候,居然看到穿着一身白色睡裙的薇薇安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低着头,也不抬头看我,有些含糊的说了一句:“厕所。”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的让她进屋,指了指洗手间。

薇薇安至始至终不看我一眼,就这么朝洗手间走去。

到了明亮的客厅,才发现,她那白色的睡裙是半透明状的,能看到若隐若现的雪白肌肤。

裙下只有一条红色的雷丝裤裤,文胸也没穿,两团丰满不是很大,却显得很挺拔,也十分诱人。

她进了洗手间连门都不关,让我有点莫名其妙。

我觉得薇薇安非常奇怪,尤其是大半夜的跑我家来上厕所,就更加诡异了。

我下意识的到了洗手间门口,然后就看到她竟然当着我的面,撩开了睡裙,露出两条雪白圆润的大长腿,接着红色的雷丝裤裤被她退到膝盖,神秘地带一览无余,竟然是一片雪白的白虎,让我目瞪口呆,身体不自主的有了反应。

薇薇安蹲在马桶上,然后放完了水,又站起来,撩起裙子,提起短裤。

最后,她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起身离开,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依旧是一幅面无表情的样子,低垂着眼帘,并不抬头看我。

突然间,我心里有种发毛的感觉,这女人不会在梦游吧?

“薇薇安,你没事吧?”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薇薇安却并没有回答而是径直走出了大门。

我跟上去,就见她往自己家门口走去,然后进去之后关上了门。

大半夜的,薇薇安这种梦游的举动真的令人有种害怕的感觉。

我回到卧室,卢欣彤还在熟睡。

我把笔记本电脑拿出来,放在客厅的茶几上,打开电脑,看到监控画面中,薇薇安回到卧室,然后趴在书桌上睡了过去。

这女人还真是在梦游!估计她半夜创作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结果就开始了梦游。

第二天早上,我把这件事告诉卢欣彤。

卢欣彤诧异道:“你是说薇薇安晚上梦游来到我们家,还在我们洗手间上厕所?”

“是啊,实在是有点诡异,昨晚把我也吓到了。”

“你怎么知道她在我们洗手间是上厕所的?”卢欣彤追问。

“因为我看到了啊!”

“什么,你看到了?”卢欣彤瞪大了眼睛盯着我。

“不是,我说错了。”我立即反应过来,赶紧改口道,“她门没关,然后我就听到小便的声音。”

卢欣彤有些半信半疑:“你真没偷看她上厕所?”

“真没有,你放心吧。”我苦笑道:“你别纠结这个了,我是在说薇薇安梦游的事。”

“我待会去问问她。”卢欣彤随即说道。

“不太好吧,说出来估计她会很尴尬的。”我说道。

“不说出来更恐怖,要是她每晚都梦游来我们家,可怎么办?”卢欣彤问道。

这下我没话说了,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吃过早饭,我们一起去薇薇安家敲门。

敲了半天,没人开门。

就在这时,薇薇安从电梯里出来了,看到门外站着的我们,有些疑惑道:“房东,张小姐,早上好,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

“薇薇安,我前几天就说了,你直接叫我的小名彤彤好了。”卢欣彤微笑着说道:“我们找你确实有点事,能进屋谈吗?”

“实在不好意思,我刚才去吃早饭了,你们跟我进来吧。”卢欣彤拿钥匙打开了门,请我们进屋。

我们坐在沙发上,卢欣彤给我们一人倒了一杯茶。

“是这样的,薇薇安,说出来你不要介意。昨晚你来我们家借用厕所,还是臭驴……不是,是钟皓给你开的门,你知道吗?”卢欣彤认真的问道。

“什么?我昨晚去你们家借用厕所?没有呀?”薇薇安一脸的茫然之色。

对于薇薇安毫不知情,我们也觉得很正常,毕竟梦游的人醒来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就仿佛说梦话一样。

随即,我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薇薇安,当然,其中一些细节就没说出来。

薇薇安听了之后,表情中除了一丝惊讶和歉意,并没有过多的震惊。

她苦笑道:“实在不好意思呀,我的确有梦游的习惯,那是在以前的时候,所以我把自己的作息改了,一般是晚上写作,白天休息。本以为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的梦游症应该好了,哪知道昨晚太累了,不小心趴书桌上睡着了,结果又梦游了。真对不起,把你们吓到了,我跟你们道歉。”

“没关系,大家都是邻居,知道就不担心了,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去医院看看比较好。”我说道。

“嗯,我知道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接下来的几天,薇薇安一直都是晚上写作,也再没发生过梦游的情况。

我在这些天内努力的学武,剑术进步非常快。

在周六的时候,新学员之间展开了一场剑术比试。

我力压所有的学员,取得了第一的成绩,另众学员都很羡慕及佩服。

相较而言,上次战胜老学员的高飞在剑术方面就表现的不是很理想了。

随后的一段日子里,我们又学了刀法和长枪。

我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学武和练习之中。

到了这个时候,我已经不是单纯的为了强身健体和保护自己及卢欣彤了。

更重要的是,对武术的深切热爱。

一想到还有20天左右,就能参加全国武术大赛,心里就激动不已。

而就在当天晚上,卢欣彤回来之后一脸的兴奋和激动,告诉我她今天遇到一个很有才华的作曲家,曾经为多位大腕级歌星作曲,都是那种很红的歌曲,觉得卢欣彤的声音很有特点,也极具爆发力,如果进军娱乐圈的话,说不定能够很快红起来。

看卢欣彤激动的样子,我却皱了皱眉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英文名叫Tony,中文名我暂时不知道,而且长得还很帅。昨晚我刚唱完,准备下班的时候,他就去后台找到了我。听说他现在在一家音乐制作公司工作,如果我愿意的话,会为我举荐,到时候音乐公司的老板也会来看我的现场表演,哎呀,想想就有些激动,我离自己的梦想似乎有进了一步!可惜,我当时太兴奋,忘记问对方要联系方式了。”

“你唱的确实不错,但你确定他真是什么知名作曲家吗?能够在小小的酒吧,碰到这样的人物,可不多见啊!”我有些诧异,理智的分析道。

“是呀,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不过他当时还拿出几张和歌星的合影给我看呢!”卢欣彤兴奋的说道。

“那他明晚还会去酒吧吗?”

“不知道,他只说会时刻关注我的。”卢欣彤叹了口气,“哎,早知道就问他要联系方式了,我怎么激动之下连这么重要的事就忘了呢?”

卢欣彤是当局者迷,而我是旁观者清。

如果卢欣彤真的因此遇到伯乐,从而完成自己的音乐梦想,我自然很高兴。

另一方面我有点担心,卢欣彤不要遇到什么骗子,那就糟糕了。

“我明晚跟你一起去酒吧吧,好久没看到你的表演了。”

“哟,臭驴,这么久以来,你可才是第二次要看我唱歌,是不是因为听说Tony老师是大帅哥,就有些吃醋了呀!”

“呵呵,我吃了哪门子醋,人家要是真的是什么知名作曲家,还真看不上你这种小姑娘,我是去帮你把把关,要是真的遇到人家了,也可以为你出谋划策,看看他是不是骗子。”我淡然说道。

“你才是骗子呢?你凭什么说人家是骗子?我不要你去了,你在家好好练你的刀法吧!”卢欣彤撅起了小嘴。

我苦笑,只得向卢欣彤道歉,又是一番连哄带骗,才让卢欣彤消怒。

不过也因为如此,晚上我没能和卢欣彤亲热成。

第二天吃过晚饭,我就和卢欣彤一起去了她驻唱的“夜色撩人”酒吧。

我坐在坐前面的桌子,看着她在台上唱歌。

清吧里环境比之前的浪漫酒吧自然要好的多,即便客人们欣赏卢欣彤唱歌,也显得很安静。

期间,也有不少人打赏小费。

卢欣彤唱完三首歌,正要继续,眼睛突然亮了,美眸中带着异彩,越过我看向我身后的一张桌子,显得十分激动和兴奋。

我看卢欣彤表情,心中一动,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一个带着贝雷帽,穿着风衣,留着小胡子的男子微笑着坐在我身后的一张桌子边。手里还端着一杯红酒,慢慢的品尝着,显得格外儒雅。

男人看上去大概三十多岁,和娱乐圈中吴X波长得有几分相似。

期间,还不停朝台上的卢欣彤点头示意。

卢欣彤马上就唱了一首《梦想》来回应对方,唱的格外激情,声音也很有穿透力,感染了不少客人。

我看二人的表现,就猜到对方恐怕就是卢欣彤口中的Tony老师,那个知名的作曲家。

又唱了几首歌之后,卢欣彤就下台了,径直往我这边走来。

我本以为她想和坐一起,结果她居然看都没看我一眼,直接从我身边经过,然后走到Tony的桌边,礼貌的打了个招呼:“Tony老师你好,请问我能坐在这里吗?”

Tony淡然一笑:“美女作陪,哪有不可以的道理?你想喝点什么,我请客,服务员!”

服务员上来,卢欣彤脸上露出一丝羞涩之意,点了一杯鸡尾酒。

我看的心里有些不舒服,卢欣彤见到Tony就像丢了魂一样。

虽然我知道,她可能只是为了她的音乐梦想,并不会对Tony有什么想法,但表现出来的行为还是让我感到别扭。

没错,我的确是吃醋了。

也懒得喝酒了,我就竖着耳朵,倾听二人的对话。

“Tony老师,我……我就是想请问一下,你昨天说向你们公司举荐一下,不知道那个……有没有说呢?”卢欣彤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嗯,今天上午我跟江总通话,确实有提到过,不过我们的公司在首都,离这还是比较远的,何况江总也比较忙,即便说了,可能她也不在意。不过既然说了这话,我一定会帮忙的,所以请你放心吧。”

卢欣彤露出欣喜之色,连忙点头,然后看了我一眼,看到我正在用不善的眼神看着Tony,不由皱了一下秀眉,说道:“钟皓,你过来,别坐在那了,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听卢欣彤总算叫我了,我立即起身走了过去,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卢欣彤马上笑着说道:“Tony老师,我给您介绍一下,他是我男朋友,叫钟皓。”

“你好。”我平静的说道,伸出了手。

哪知道Tony只是不经意的撇了我一眼,眼中毫不掩饰的流露出轻蔑之意,说了一句:“张小姐,如果你真的相进我们公司,我劝你早点跟这小子分了吧。”

Tony的一句话让我和卢欣彤格外惊讶。

我心中更是生出了一股怒意,刚才藐视人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要我和卢欣彤强行分手。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皱着眉头,有些恼怒的说道。

Tony冷哼一声,懒得搭理我。

我气的差点忍不住砸杯子。

卢欣彤赶紧按住我说道:“臭驴,你先别激动,Tony老师这么说一定是有原因的。”

随即,她又赶紧对Tony说道:“实在对不起,Tony我男朋友就这个性格,你千万别在意。”

Tony端起红酒杯摇了摇,抿了一口,毫不在意道:“他只是个无名小卒而已,我根本不会放在心中。相反是你,如果你能够成为我们公司的一员,我相信一定能够给你量身打造属于的的歌曲,再加上我们公司的造星能力,相信我,你就是下一个歌后巨星!”

说这话的时候Tony变得激动起来,甚至有些手舞足蹈。

卢欣彤激动的看着Tony,眼中有炽热的光芒在在闪烁,不禁握紧了粉拳。

Tony继续说道:“你想想,假如你成了真正的歌星,一群狗仔费尽心力要挖你的独家爆料和过去的经历,当得知你有这么一个脾气火爆,一无是处的屌丝男朋友,你觉得那些媒体会怎么报道,到时候你的星途就完全毁了,你明白吗?所以我们公司命令禁止,签约的艺人不能谈对象,否则将做违约处理。即便在进入我们公司之前已经有男朋友的,也要事先分手。”

听到这话,卢欣彤顿时陷入了沉默。

我怒道:“丫头,别听这家伙鬼话!”

Tony冷笑一声:“小子,你应该有自知之明,你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我看好张小姐,他一定能够成为未来的巨星歌后,而你又算什么?只是一个屌丝而已,脾气还这么暴躁,只是为了自己自私的占有欲,丝毫不顾及女友的感受,现在的你根本不配成为张小姐的男朋友,识相的话我劝你趁早离开她,她注定和你不是有一个世界的人!”

“我是卢欣彤男朋友,我们之间合不合适,用不着你一个陌生人来挑拨离间!”我怒声道。

Tony冷哼一声,起身说道:“张小姐,我看今晚带你的男朋友来酒吧,是个很不明智的选择,我不想再和这个一文不是的臭小子聊下去了,只会浪费我的时间。如果你真的想当歌星,就打我电话,我们重新约个时间,见了面好好聊,就我们两个人,这是我的名片。再见了。”

说完,Tony放下名片转身就离开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