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了…溢出来了,太长了-教室里的娇喘01章 小说_

2021年7月19日09:56:07 发表评论

  张总则和往常一样,风趣幽默,侃侃而谈,仿佛早上对我发火的是另外一个人。

    “建刚,你下午忙不忙,艳秋要到我这边玩两天,下午一点钟的飞机,你不用车的话,我让陈升跟我去接她一下。”老板娘随口对张总问道。

    “何艳秋?”张总好奇的问道:“她不是在滨海守着她老公当金丝雀的嘛,怎么有空来找你?”

    “说是太闷,过来散散心。”

    “那行,反正艳秋也难得来宁安,你带她好好玩一玩,这两天就让陈升做你们的专职司机。”说着,张总又看了我一眼,似是无意的说道:“陈升,这两天我把我老婆交给你了,你要把她照顾好知道吗?”

    我心里一跳,听懂了张总对我的敲打,应声道:“知道了张总。”

 满了…溢出来了,太长了-教室里的娇喘01章 小说_

    饭后。

    我在车上一边抽烟,一边等老板娘,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看到了老板娘的身影,化着淡妆,一身黑色的性感包臀裙将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

    一双大长腿下的高跟鞋更是充满了气场。

    手里拿着限量版的LV包包。

    优雅,端庄,性感。

    “你怎么这两天烟瘾这么重啊,少抽点,你才多大啊,对身体不好。”老板娘刚坐进车里就忍不住皱着细眉对我说道。

    “知道了老板娘。”我把烟头扔出去,启动了车。

    老板娘看了我一眼,突然问道:“张建刚早上喊你出去,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

    我心里一跳,女人的第六感这么强的吗?

    “没有啊,就是喊我出去陪他抽烟,随便聊聊。”我强笑着应付:“他要有什么发现,也不可能只找我谈话啊。”

    “这倒也是。”老板娘松了一口气,白了我一眼:“那你一上午无精打采的样子。”

    “唉,这不是张总回来了,我再也没有办法跟某人亲密了嘛。”我长叹一口气,故意看向老板娘蜿蜒伸出的两条大长腿。

    老板娘风情万种的白了我一眼,红着脸啐了一句:“胡说八道什么呢。”

    “你猜!”我嘿嘿一笑。

    “猜你个大头鬼。”

    老板娘笑出声来,这时,她看着我开车的样子,眼神中带着一丝别样的光彩,问我:“陈升,今天我好看吗?”

    “老板娘什么时候不好看过?”

    “讨厌,以后没人的时候别叫我老板娘了,怪怪的。”

    不得不说,老板娘真是三十岁出头,美艳少妇中的极品,一颦一动都是那么的勾人,我被她这么一弄,所有的不快都消失不见,心里激荡不已,嘴上问道:

    “那叫什么?叫嫂子,还是叫老婆?”

    ……

    一路调笑中,到了宁安市机场,我把车停在停车场里,便和老板娘一起去了机场抵达口,等了二十多分钟,从滨海市抵达宁安的人群中出现了一个打扮妖艳,身材极其惹火的美女。

    她刚看到老板娘,就兴奋的挥手:“美娇!”

    “艳秋。”老板娘看见她也特别的高兴,迎过去,和她抱在了一起。

    她们在前面聊天,叙旧。

    我在后面偷偷的打量老板娘这位闺蜜,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话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老板娘本来长相,气质都堪称美艳了,她这位闺蜜却丝毫不逊色于她。

    她的身高也比老板娘略高一点,将近一米七,鹅蛋脸,皮肤白嫩有光泽,尤其是那一双大长腿,洁白无瑕,修长笔直,无论走到哪里,都极其的吸睛。

    如果说老板娘是那种浑身散发着成熟魅力,气质雍容,那么她的闺蜜完完全全就是一团令人炎热的火了。

    打扮极其的性感,微卷的长发散落肩头,露着大片雪白的低胸衣,一身紧身的短裙甚至比老板娘的还要短一点,简直是传说中的齐B小短裙,而且还是没有穿打底裤那种,简直诱人的不行。

    我跟在她和老板娘后面,眼神完全就被她被短裙包裹住的翘臀吸引住了,总是有一种幻觉,那就是她那雪白无瑕的两条大长腿迈动幅度稍微大一点,我就有可能看到她的小内。

    但是气人的是,我每次都是只差一点就能看见,可偏偏就是看不到。

    到了车前,老板娘拉着她的手停了下来:“艳秋,这次你来了一定要多住几天,我都想死你了。”

    那女人笑着说道:“我住太久,你老公会不会有意见啊?”

    “不会的,现在他忙的基本上三天两头不在家。”老板娘不在意的说道。

    女人嘻嘻一笑,说:“那敢情好,我在滨海都要闷死了,这几天你好好带我出去浪一浪。”

    “浪你个头,都结婚了,还没个正行,这么贪玩。”

    老板娘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多年的闺蜜,然后向她介绍起我来:“艳秋,这是陈升,是老张的司机。”

    “这是我大学同学,最好的闺蜜,何艳秋,你叫她艳秋姐就行。”

    我点点头,很有礼貌的打招呼:“艳秋姐好。”

    “小弟弟还挺有礼貌的啊。”

    何艳秋上下打量我,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神色,接着对老板娘评价:“美娇,你老公的司机长得还挺帅的,身材也挺结实的。”

    说完又眼睛明亮的问我:“你经常去健身房健身?”

    “没去过健身房。”她的眼神带有一种看猎物的侵略性和占有性,我哪里见识过说话这么火辣的女人,老板娘又在身边,我哪好意思跟她搭话,但是她问,我又不得不回答。

    老板娘在一旁解释:“人家当兵退伍出身,生活有自律,身材比健身的那些人好多了。”

    何艳秋惊讶的在我和老板娘两人身上来回打量:“美娇,你怎么知道他身材比人家健身房的好的?你看过他身材啊?”

    老板娘知道她闺蜜的尿性,心虚的脸红了,立马啐道:“瞎猜什么呢,这身材隔着衣服不就能看出来了嘛,小肚子一点凸出都没有。”

    何艳秋一副你不懂的男人的样子,一本正经的说道:“那你就不懂了吧,从外表看只能看个大概,瘦子不也没有小肚子么,没有小肚子不代表就是身材好,比如胸肌,腹肌,大腿肌,以及大腿根那里隔着衣服都看不到的,一定要脱光衣服才能看得到。”

    说着,何艳秋竟然大胆的看着我的腹部,对我挑逗道:“帅哥,掀个衣服,让姐姐看看你腰腹肌怎么样,有没有力呢。”

 我去。

    简直是跟王雅兰有的一拼的女人啊。

    都是一样的大胆,关键还长的特别的漂亮,这谁受得了啊?

    被老板娘闺蜜这么一撩,我那个就隐隐有充血抬头的迹象了,赶紧不知所措的向老板娘求救,老板娘也有些脸红,推了一下何艳秋:“快点上车吧,你一个结婚的女人逗人家单身小年轻合适吗你?”

    “结婚怎么了,结婚就就没有人权啦。”何艳秋赖着不上车,对我挤眉示意,“帅哥,你别听你老板娘的,她就是老古董一个,现在都什么社会啦,这些多正常,自己过得开心就行了。”

    我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被她挑斗的,心怦怦直跳,想看她,又不好意思。

    何艳秋见我害臊,不好意思,兴致更浓了,嘴角微翘,凑近了我,在我耳边细语:“小弟,那方面呢,姐姐经验最足了,要不要姐姐给你一个机会?”

    我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应,何艳秋的声音很酥麻,又在我耳边吹着热气,让我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发飘,那个终究是控制不住的翘了起来。

    “我先上车了。”我赶紧难为情的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室,然后心神不宁的,满脑子都是何艳秋刚才在耳边残留的爱昧。

    车外传来何艳秋得意的笑声,如银铃。

    老板娘无奈的对她说:“你啊你,刚出来就乱勾搭人家,也不知道控制一下自己,老李也不管你?”

    “哎呦,我的好姐姐,你可千万别提他了。”

    何艳秋和老板娘坐进了车里,一脸的抱怨:“你不知道,老李平时把我看的多紧,我和别的男人多说两句话,他都要盘问我个半天,一会就要视频的,不接回去又是一顿盘问。”

    老板娘惊讶的问道:“他看这么紧?”

    何艳秋唉声叹气:“可不是,我要不是说来找你的,他都不可能让我出来,也不知道他在外面是不是听什么了点什么,现在就跟老变态一样,不仅在车里装了行车录像仪,还装了GPS定位,我每天去哪里,待多久,他都清清楚楚,你说我惨不惨。”

    “不是吧?老李以前不是对你挺好的嘛,怎么变这样了。”老板娘惊呼一声,这个在车上装定位,真的是太夸张了。

    何艳秋的声音变低,但是我基本上还能听得到她说话的内容:“我跟你说,男人在人前人后都是不一样的,尤其是老男人,特变态,还自卑,不能戳他痛楚,尤其是那方面,表现的越差,就越敏感,一点就炸。”

    说完,她又低声叹道:“哎,本来心想,老李岁数大点就大点了,有钱就行了,大不了表面上我跟他过着,背地里再找一个小男人,结果现在真被看成了笼子里的金丝雀,想飞出去透口气都不行,每天只能守着他,可是老李现在都五十了,那方面哪里还行?”

    说到这里,何艳秋不由得提高了声音:“美娇,你都不知道我过的什么日子,从本来的一星期一次,变成现在的一个月都不一定有一次,二十分钟里面能有十九钟是前戏,我还得装作一副很享受的样子,你说我过的多辛苦?现在车上又装了定位,哪里都不能乱去,地都快要旱死了……”

    老板娘臊的满脸通红:“还有人呢,你就不能小声点,等我们回去,有的是时间说这些话。”

    “我心里都苦死了,你还不让我说个过瘾啊,好不容易离开了那老变态。”何艳秋不在意的说,“反正我在滨海,又不在宁安,这里也没人认识我,谁爱听,谁听去。”

    说着,何艳秋声音压的更低,对老板娘说:“美娇,你老公这司机看着就挺不错的,身体也结实,也没女朋友,存的货肯定足,我好不容易脱离了老李的看守,你帮我撮合撮合,闺蜜一场,你总不能真让我旱死吧。”

    “你疯啦。”老板娘惊呼一声,随即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急忙又压低声音对身边这位多年闺蜜呵斥道,“这要让老李知道你跑我这里来这样,他不得恨死我啊。”

    何艳秋不以为意:“怕什么,你不说,我不说,老李怎么可能知道?再说了,我就是在你这里玩几天,等我回滨海了,谁也不认识谁,大家都心照不宣,继续过自己的生活,这不挺好的吗。”

    老板娘还是不同意,有些生气的说:“不行,你要找个人玩,你自己回滨海找去,在我这里不行。”

    “我晕,林美娇,你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老古板呢,不就是上个床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洗个澡不就完事了。”

    何艳秋无语,但是这事没林美娇打掩护又不行,只好又低语跟她商量:“好闺蜜,你就当帮帮我这一次,你也知道,老李都五十多岁了,现在医疗条件这么好,我要熬死他,起码二十多年以后去了,等他死了,我也快五十了,人老珠黄,青春都熬没了,到时候谁还愿意跟我在一起?你忍心让我年纪轻轻的守活寡二十多年?甚至三十四年?”

    老板娘一下子沉默下来,半晌之后才道:“就你歪道理一大堆,你要想玩也可以,你到外面去玩,别带到我面前乱搞。”

    “那这个小司机呢?”何艳秋碰了一下老板娘肩膀,眉眼间尽是媚意,“你什么时候找个机会帮我撮合一下?”

    “他?他不行,你找别人去。”老板娘下意识的急声道。

    何艳秋笑着说:“怎么?你舍不得啊,还是说这个小司机已经被你给吃进肚子了?好你个林美娇,让我不要乱来,自己却兴风作浪起来了啊。”

    “胡说八道什么呢。”老板娘脸刷的一下红透了,啐道,“我可不像你,我除了老张,可没跟其他人乱来过……”

  老板娘到底是一个敏感,容易害羞的女人。

    我从后视镜里注意到她跟何艳秋说除了张总没跟过其他男人的时候,偷偷的抬头看了一眼我,然后眼神迅速的躲开。

    我心里发笑,老板娘你这是心虚么。

    嘟嘟嘟嘟。

    这时候,何艳秋手机微信视频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往老板娘面前一摆,苦着脸说道:“看见没,我这刚下飞机,他视频就发了过来。”

    老板娘说道:“也许老李就是关心你呢。”

    “屁,他就是监视我,生怕我跟别的男人私会。”

    何艳秋没好气的骂了一句,然后接了视频,视频中出现一个上了岁数,头发略白,戴着眼镜的男人。

    刚接了视频,何艳秋就跟变脸一样,满脸笑容和甜蜜:“老公,我到美娇这里了。”

    说着,她还把摄像头移到了老板娘的面前。

    “老李好呀。”

    老板娘对着视频打招呼,在外人面前举手投足间流露着成熟,雍容,她半开玩笑的说道:“老李,艳秋跟我在一起你还不放心啊?”

    视频里的男人推了下眼镜,笑着说:“怎么会呢,她说跟你好几年没见了,想你了,你接到她我就放心了,我等下还有堂公开课要上,先挂了啊。”

    挂掉视频后。

    何艳秋立马哀声惨呼:“看见没,看见没,我命多苦啊,微信里的异性基本上没有,男的加我,我也不能通过,聊个骚都聊不了。”

    老板娘无奈的摇了摇头:“当初不是你自己在王明磊和老李之间选择的老李嘛,还说什么情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不愿坐在自行车后面笑。”

    何艳秋恨恨的说道:“我特么哪知道老李这辆宝马车是密封的,连个窗户都开不了,也下不了车,现在下车的话,就等于被他白玩几年了……”

    我在前面开车听了,差点笑出声,这女人真的是个人才。

    经过她们空中老李的视频之后,老板娘和何艳秋倒也没继续聊那些私密话题,而是聊起了本地的一些风景区和美食,商量着到哪里去玩。

    不过,不得不佩服何艳秋,她真的是个妖精,比张总的小三秘书王雅兰还要妖精,简直是个见缝插针的主。

    老板娘坐在我的正后方,而何艳秋坐在我的斜后方,时不时的就从后视镜里往我抛媚眼,那两条洁白无瑕的大长腿就跟痒痒一样,时不时的蹭两下,弄的我根本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开车。

    到最后,她两条腿干脆叉开腿坐着。

    只要我后视镜往下面稍微调一点点,就可以看到她裙下的风光。

    我想看,可是又不敢,毕竟老板娘也在车上,本来跟老板娘之间就有一些暧昧,我要当她面前对她闺蜜表现的垂涎三尺,那还得了?

    心怦怦跳着。

    最终我还是趁老板娘和何艳秋说话没注意的时候,悄悄调整了一下后视镜的角度,接着立刻看着前方,目不斜视,这一刻,心跳简直快到了极致,生怕被老板娘发现。

    不过,在我视线转到前方的时候,我看到了何艳秋的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副狐狸精钓鱼成功的得意表情。

    显然,她发现了我调后视镜的举动。

    我脸一囧,觉得特别尴尬,但是心里还是像猫抓一样想要往后视镜上面看,何艳秋这时已经没有看我,而是侧头和老板娘聊大学时期的回忆,只是她的腿却是在有意无意的分叉。

    本来何艳秋穿的裙子就挺短的,往座位上一坐,裙子本身还会上窜一些,何况她叉着个腿,那腿根的景色尽收眼底。

    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真的没有穿打底裤,裙摆里面穿的是一条黑色蕾丝小内,紧身的那种,而且布面有点窄,能看出里面微微的隆起以及痕迹。

    这谁受得了?

    一路车开下来,我差点没流鼻血,帐篷顶了一路,感觉要撑爆一样,对何艳秋这个没说过几句话的女人,真的是又爱又恨,简直被她折磨死了。

    到了家。

    我老神在上,坐车上没下车。

    老板娘见我见我不下车,奇怪的问:“你坐车上干嘛,下车啊。”

    “老板娘,你们先上去吧,我好久没给家里打电话了,我给家里打个电话。”我找了个借口,现在的我根本没办法下车,一下车,帐篷顶那么高就露馅了。

    “我们先上去吧,走吧,这个小弟弟挺老实的,还知道给家里打电话,不像别的小弟弟,一点都不老实。”

    何艳秋下车,整理了下裙子,把短裙往下拉了拉,拉着老板娘进去的时候,还回头向我抛了一个媚眼。

    我装着低头翻号码,没看她,脸上火辣辣的,特别心虚,她最后一句话,别有用意,明显就是说给我听的。

    不过说实在的,我也确实很久没给家里打电话了。

    在她们都进去之后,我拨通了我妈的电话,等了好一会电话才接通。

    “刚才在和你爸外面弄棒头呢,刚听见,今天怎么想起来打电话回来了。”电话里面传来我妈气喘疲惫的声音。

    我听到我妈声音有些疲惫,眼眶差点湿润,为了不让她担心,我装作不在意的问:“没有,我就是想打电话问问家里忙不忙。”

    “忙,怎么不忙啊。”我妈在电话里叹气:“唉,今年棒头又掉价了,才七角多钱一斤,成本都收不回来。”

    棒头也就是玉米,收的时候又繁琐,又卖不出价钱。

    我妈身体也不好,根本做不了这样的重活,我忍不住说道:“就不能不种棒头嘛,种种水稻这些不就行了。”

    旱地只能种玉米这些,不像水地,可以种水稻,大麦,小麦什么的,播种机播下去,长成的时候收割机收,人不会太累。

    我妈呵斥我:“说的什么傻话,种水地,那旱地不要了啊?”

    “旱地租出去啊。”

    “就你精明,水地留着种水稻,旱地不要了,别人又不傻,等冬天吧,冬天人家喂猪的收粮食,棒头估计能涨点钱。”

    我妈没好气的继续说道:“你少操心点家里,什么时候你把我儿媳妇带回来才是真的。”

    “行行行,我知道了。”一听这个,我头疼,一打电话给家里,准问女朋友的事情。

    我妈突然加快语速:“一说这个你就嫌烦,今年你要不把我儿媳妇带回来,你也别回来了。”

    嘟嘟嘟!

    电话突然挂断。

    我一看时间,一分五十八秒,差两秒钟两分钟,我眼睛有点发酸,真的很想再打电话过去告诉我妈,接电话不要钱。

    不过随后,我又自嘲的笑了起来,我妈心疼的或许不是她接电话的钱,而是我打电话的钱。

    这是穷病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