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啊慢点太深了h-老师乖夹住了别流出来_

2021年7月19日09:37:46 发表评论

底裤并没有完全退下来,而是挂在膝盖处,刚好被裙摆遮住,但同时又露出来一点,唐可儿一边随着音乐扭动着自己的腰肢,一边慢慢的晃动着两条腿,任由底裤慢慢的滑落。


当底裤最终滑落到脚踝的时候,唐可儿掏出那条还穿着长筒袜的腿,然后用那只光着的脚勾起底裤,慢慢地向身体左侧抬起。


 王爷啊慢点太深了h-老师乖夹住了别流出来_

这样电脑前的那群人并不能看到裙下的风光,但是门口的老赵却看得一清二楚,虽然在裙子的遮挡下显得有些昏暗不清,但是心中无码自然高清。


接着裙子透出来的微弱的光线,老赵隐约看到了唐可儿那最为神秘的那里。只是让老赵的震惊的是:这孩子竟然是白虎!


那光洁的大腿根部,微微隆起的地方,似乎只有一条粉嫩的细缝,在往深处看,白白净净,光滑溜溜的,好像真的没有毛?


老赵深吸一口气,都说白虎克夫,这孩子长大了以后肯定是个妖孽,但同时他也知道,一般白虎的女人那方面的欲望都比较强烈,尤其是年轻的时候。


这么想着,难怪她平时都不穿罩罩,看来自己对这方面的事情确实看得比较开啊。


唐可儿料定自己的举动肯定会被老赵看光,但是自己就是为了挑逗他,不知道他会不会直接冲进来,然后把自己按到雪姐和家豪哥亲热过的床上狠狠发泄一番。


这么一想,唐可儿觉得自己的那里变得更加瘙痒和湿热,似乎有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大腿根流出来。


而此时直播间里的观众也沸腾了,弹幕异常统一的飘着各种颜色的“脱!”


唐可儿倒也不着急,伸手拿过那条小底裤,故意撑得大大的,把紧贴着隐私的地方呈现在镜头面前,声音更加娇媚的说着。


“哥哥们,宝贝儿们,你看我都湿了,你们怎么也不来安慰我一下啊,只要一架飞机,就能获得主播微信号哦,加我私聊。”


说着,唐可儿故意将底裤上那一片小小的水渍对着摄像头,同时轻咬着下唇,做出急不可耐的媚态。


一时间,整个直播间又被金币刷屏,但是飞机却一直没有反应。


因为飞机属于高级道具了,一架飞机就是白花花的888块钱,这可不是一般人舍得花的。


唐可儿见勾引无效,便扔掉底裤,双手随着音乐在胸口游走,嘴里的叫声变得更加密集,声音也更大了。


听着她的叫声,门口的老赵直觉得自己有些驾驭不住,那种像春天母猫叫春似的的声音,听得他抓心挠肝的难受,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把唐可儿按到床上狠狠收拾一番。


而这时,唐可儿的双手顺着胸口滑到了腰上,之后滑到屁股上,用屁股画着圆圈勾引着屏幕那头的痴汉们。


最后,她索性把手伸到了裙底,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用手指帮自己解决。


在那里轻轻沾了一下,之后用两根手指对着搓揉着,她故意把手指伸向摄像头,让那些饥渴的男人们看到她手指间的黏液和湿滑。


之后她再次把一条腿搭在椅子上,一只手放在柔软上弄着,一只手伸到裙子下面,开始认真地揉弄着自己的敏感。


终于,在唐可儿的挑逗下,屏幕上弹出一架炫丽的飞机,闪耀着耀眼的光芒。


唐可儿急忙跑到电脑旁,继续用娇媚的声音喊着:“感谢无敌男哥哥送的飞机,感谢哥哥,一会我会把微信号发到你的私信里,记得看呦。”


说完唐可儿把那个“无敌男”设为了房间管理,之后给他私发了自己的微信号。


眼看着房间的人气逐渐下降,唐可儿也懒得继续陪这群痴汉们,因为自己今天的任务已经达成了,更关键的是,经过刚才一番挑弄,她自己也有些忍不住了。


尤其是脱了底裤以后,下面被风吹的凉飕飕,有种酥麻的感觉,让她现在恨不得找个人好好交流一番。


突然间,她想到这不就有一个现成的人吗?还是个大家伙,那就是门口的老赵。

虽然她内心饥渴,但是碍于女孩的面子和自己表姐的关系,她又不能表现的过于明显,于是她嘴角轻钩,一个计划在脑海中成型。


关掉直播之后,她又悄悄的打开了一个软件,之后便把脚搭在椅子上佯装穿长筒袜,然后突然一个不小心,身子向旁边一歪。


嘭!唐可儿整个人摔倒到地上。


这一声吓得门口的老赵一哆嗦,下意识的就想冲进去,但转念一想,自己要是冲进去岂不是就暴露了。


不等他操心,屋里就传来唐可儿娇弱的声音:“啊呀!好疼啊,大叔!快来帮我!”


听唐可儿这么一叫,老赵仿佛得地敕令一样,急忙提好裤子就冲了进去,一边跑一边问道:“哎呦,这是怎么了,怎么摔倒了啊?”


“呜呜呜,我刚刚在椅子上穿袜子,一不小心就摔下来了,好像扭到脚了,好疼啊。”


听到唐可儿可怜兮兮的声音,老赵只觉得如沐春风一般,他忙不迭的把唐可儿从地上抱起来,入手的柔软和娇嫩让他跨下的宝贝更加坚铤。


而唐可儿感受着他强劲有力的臂膀和坚实厚重的胸膛,也觉得自己小鹿乱撞。


老赵把唐可儿轻轻放到床上,下面的那只手刚还被唐可儿坐到了屁股下面,往外抽出手的时候,他不经意间感受到了唐可儿那娇嫩的小屁股。


果然如发面一般,那么的柔嫩,就像一块果冻一样。有一丝丝的清凉。


老赵十分“心疼”地抱起唐可儿的脚,光洁的小脚细嫩白净。


老赵握着这只小脚竟有些爱不释手,捧在手心不停的搓揉着,甚至直接将自己的嘴贴在手心,温柔地哈着气。


那温热的气息一瞬间将唐可儿包裹,让唐可儿体内的瘙痒和燥热更加明显,她有些怕痒的往回缩了缩。


却不想老赵抱得更加使劲了,经唐可儿这么一挣扎,双腿岔得更开了,裙下的春光一览无遗。


老赵心想这孩子压根就没崴脚,这是故意想让自己进来的啊,既然如此,自己也乐得顺杆爬了。


于是一边摩挲着唐可儿的脚,一边装作心疼的样子说:“孩子啊,你这一下可伤的很深啊,我看不光是脚啊,这脚踝膝盖都有伤啊。”


“啊?这可怎么办啊?”唐可儿焦急的问道。


“不怕不怕,大叔帮你揉揉啊。”说着,老赵的手就慢慢攀上了唐可儿的脚踝,在脚踝揉捏了一会之后,沿着细嫩光滑的小腿滑到了膝盖上。


而此时老赵的姿势也由刚才的蹲着变成了几乎单膝下跪的姿势,眼神热切的望着唐可儿,直看得唐可儿面红耳赤。


而老赵那宽大温暖的手掌有带着些许的粗糙,骚得唐可儿忍不住的发痒想笑,索性就躺了下去。


她这一趟,老赵将她裙下的春光看得更加清楚了,而唐可儿的脚尖也不自觉的上翘,刚好触碰到了老赵跨下的坚铤。


没有任何交流,两人心照不宣的开始了各自的动作。


先是唐可儿,轻轻的用脚尖隔着裤子蹭着老赵的坚铤,而老赵也在唐可儿的大腿上捏揉着,两人就这么十分默契的开始探索着对方的禁地。


过了一会,唐可儿直接用两只脚夹住老赵的家伙,有些笨拙而缓慢的前后套弄着,这么清晰的感知到老赵的长度和直径之后,唐可儿竟然有些后悔了。


真的是太大了吧。


而老赵对于唐可儿的挑逗很是受用,双手在唐可儿那柔弱无骨的双腿上不停的揉捏着,揉捏的唐可儿禁不住的哼哼起来。


老赵也受不了这样的挑逗了,直接双手用力,将唐可儿的大半个身子都拉到床下,经过床单的摩擦,唐可儿的裙子已经被搓到她腰上了,自己的整个下半身就像剥香蕉皮似的袒露在老赵勉强。


老赵仔细一看,好家伙,还真的是白虎啊,那微微凸起的双腿中间竟然光洁溜溜,一根毛都没有,这可乐坏了老赵,直接对着唐可儿那光洁的大腿就亲了上去。


老赵隐隐的胡茬刮在唐可儿的大腿上,让她觉得又疼又痒,那种感觉,实在是撩人。


没有一会,唐可儿就开始承受不住了,不停的求饶着。


此时老赵的双手已经不满足于在唐可儿的双腿间游走,而是直接向上伸到了唐可儿的柔软上,那两只娇嫩的肉团他早就想体验一番了。


老赵一只手隔着衣服揉着唐可儿的柔软,另一只手直接把唐可儿的衣服推到了胸口上下,露出了粉色蕾丝的罩罩。


唐可儿那两只娇嫩的肉团已经漏出一半了,像个娇羞的小姑娘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


老赵直接把脸埋进唐可儿的胸口,贪婪的吸吮着,唐可儿也被老赵的胡茬扎的咯咯笑着,同时伸手去拉老赵的上衣。


少女那迷人的体香让老赵深陷其中不能自已,跨下那活儿涨得快要炸裂开了,在唐可儿的大腿上无处安放的磨蹭着。


唐可儿把老赵的上衣扯到肩膀处,老赵微微抬头,一把扯掉自己的上衣,健硕的胸膛暴露无遗,唐可儿呼吸沉重,迫不及待的在老赵的胸膛上抚摸着,对着那两颗小凸点又捏又拽。


老赵被弄的忍不住抖了两下,索性把唐可儿的罩罩也解开扯到肚子上,两只柔软暴露在空气中,唐可儿有些羞赧的闭上眼睛。


老赵心中暗叹,果然是个小妖精,就连那两只柔软都这么精致美丽。

老赵下意识的吞了一下口水,含住一个,另一只手伸到了裙子下面。


当真是光洁溜溜,一点毛都没有,入手的光滑甚至让老赵一度怀疑唐可儿到底成年了没有。


而唐可儿也十分不安分的手脚并用,把老赵的裤子蹬到了膝盖处,他跨下的坚铤真实的贴在唐可儿的大腿上,那种温热坚硬的感觉,让唐可儿有些不能自拔。


经过老赵的一番挑逗之后,唐可儿的那里早已流水潺潺,老赵也迫不及待的跪到唐可儿双腿间,把她的双腿呈大字型分开。


唐可儿也趁机看到了老赵那粗壮宝贝的真面目,真得像一根木棍似的挺立着。


吓得唐可儿心里不住惊呼,同时银牙轻咬的下唇,双眼紧闭,等待着老赵的进入。


老赵再入口摩擦了一会,随后直接挺了进去。


“啊!”那一瞬间的进入,让唐可儿大脑一片空白,内心深处的那种空虚和瘙痒瞬间满足了一半,同时老赵的家伙也撑得唐可儿忍不住的颤抖。


跟老赵比起来,自己的那个男朋友当真像是牙签一样的精致啊。


好紧啊,难不成还是个处不成,越往里越紧,这是老赵的第一感受,同时,随着唐可儿的颤抖,肉逢里似乎也跟着蠕动起来,那种被紧致包裹的感觉和自然的吸吮感结合在一起,让老赵再一次感叹:尤物啊!绝对的尤物啊!


随着他的每一次插入,唐可儿都会发出魅惑的叫声,那声音像是百灵鸟被人扼住了脖子,既尖细又急促。


“嗯!啊~嗯……”随着老赵的节奏变化,唐可儿配合的发出不同音质的声音,而两人的交合处,也被老赵带出了大量的水分,半截伙计都湿漉漉的。


老赵把唐可儿的两条腿驾到自己的肩膀上,自己跪在唐可儿的屁股前面,支起上半身,两手扶住唐可儿的腰部,之后开始像打桩一样快速的抽送着。


老赵这样抽送了几百下之后,感觉自己险些有些把持不住了,便把唐可儿翻了个个,让她跪趴在床上,自己从后面进入。


此时唐可儿把光洁白嫩的小屁股被老赵的下腹部给挤得变了形,同时老赵手上也没闲着,将她衣服脱下,蝴蝶结也解了,唐可儿那一头秀发自然的垂到床上和后背上,乌黑的秀发和洁白的后背形成鲜明的对比,看得老赵喜不自禁,跨下的动作幅度更大了。


老赵开始逐渐发力,自己的下面和唐可儿的后面相撞,发出一声声啪啪的响声,混着几声诱人的呻吟,犹如世界上最美的乐章。


没过一会,唐可儿率先承受不住泄了身,老赵再继续冲击了一会,也交粮了。


老赵有些爱怜的搂过唐可儿的肩膀,亲了亲她的额头,两人又温存了一会才去洗澡。


话分两头,今天张雪刚到学校,就被校长叫去了办公室,先是一通嘘寒问暖的关怀,之后就一脸为难的说上头要求她们学校出几个人去乡村支教,为期半年,学校综合考虑了各方面因素,决定选派张雪和另外四个人参加。


听主任说完,张雪心中暗笑:肯定又是那个刘浩暗中捣的鬼,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来头,怎么这个校长也这么向着他。


心里虽然不愿意,但是张雪还是面露微笑的爽快答应了。毕竟自己也不想在学校里待着了。


下午垂头丧气的回到家,发现老赵和唐可儿在客厅里好像聊得很开心,不知是不是心情不好,张雪莫名觉得老赵和唐可儿有点不对劲,但是一时又说不上来。


晚上,张雪一个人站在阳台给陈家豪打电话,心情郁闷到了极点。


“什么?乡村支教?你们学校那么多人,凭什么叫你去啊。”


陈家豪一听说张雪要去乡村支教,瞬间就急了。


“哎呀,这是学校的决定,我也不好说什么,再说了,我现在正在申请优秀教师,可能学校对我的考验吧。”


张雪郁闷的随便扯了个谎话搪塞过去。毕竟个中缘由又不能真的给老公说。


“那什么时候出发啊?”陈家豪一脸委屈的问。


“说是18号,也就是下周四。”


“那我这周早点回去,好好疼疼你。”陈家豪嘿嘿的笑着。


张雪撅着小嘴,白了他一眼:“天天就想着这个,赵叔和可儿可是都在呢。”


跟老公挂断电话之后,张雪回到房间,看到唐可儿穿着睡衣酥胸半露的躺在床上,抱着手机玩得正起劲,便轻拍了一下的她的屁股。


“干嘛呢?跟男朋友聊天啊?”


唐可儿急忙把手机锁屏塞到枕头下面,支支吾吾的说:“没有,我正约明天的面试呢。”


“切,得了吧,哪有半夜约面试的。”


两人打趣了几句便准备睡了。


唐可儿刚才一直在手机上跟她那位叫“无敌男”的大佬聊天,不得不说人家确实是财大气粗,没说话呢上来就先发俩红包,逗得唐可儿眉眼带笑。


后面的路数就更直接了,先问是哪里人,然后约出来吃个饭,看个电影啥的。


第二天一早,唐可儿便借口说自己去面试,早早的出去了,而张雪也收拾了一下准备去上班。


老赵自己一个人在家待到下午,实在觉得无聊,便出门遛弯,走着走着就到了公交车站,心想昨天儿媳妇回来的时候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顺便就到学校看看吧。


这么想着,老赵便搭乘公交来到张雪上班的学校。


而此时恰好也快到下班时间了,张雪正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呢,忽然看到刘浩皮笑肉不笑的向自己走来,当下心里一紧。

“哟,准备下班呢。”刘浩主动打招呼,脸上的伤看起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除了眼眶还有点青。


张雪假装没看见,冷着脸准备出门。谁知刘浩竟直接拦在她面前。


“让开。”张雪冷冷的说。


刘浩嘿嘿干笑了两声,有些歉意的说:“那个,前两天的事确实是我做的不对,这两天我在家也沉痛的反思了一下,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所以今天是主动向你赔礼道歉来的。”


“哼,少猫哭耗子假慈悲,这次支教也是你捣的鬼吧。”


“什么,支教?我不知道啊,我这几天一直在家养伤呢,真不管我的事。念在咱俩同事一场的份上,没必要搞得跟仇人似的。”


刘浩一脸真诚的看着张雪。


“今晚我做东,请你吃个饭,真诚的向你道歉,也算给咱俩这件事一个了解,你看怎么样?”


不等张雪搭话,刘浩又继续补充道:“你要是实在不放心,我把校长也叫上,顺便你在饭桌上跟她提一下不想去支教的事情,我帮你说道说道。如何?”


见刘浩语气恳切,张雪皱眉思考了一下,上下打量了刘浩一眼,心想这家伙今天怎么转性了?


心里虽然怀疑,但是如果真能说服校长换个人去支教的话,对自己肯定是大有好处,想到这里,张雪语气稍有缓和,但也只是不冷不热的嗯了一声,便挤过刘浩走了出去。


下班之后,果然见刘浩和校长在门口等她,张雪强挤出一个笑容,跟校长打着招呼上了刘浩的车。


而这一切恰好被守在学校门口的老赵看得真切,他暗骂一声不要脸,心想张雪这是绝对有情况啊。


眼见着刘浩的车从自己眼前驶过,老赵急忙从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憋了一肚子火,跟司机交代几句让他跟紧刘浩的车,之后便给陈家豪打电话。


此时陈家豪正准备下班去做公交回家看媳妇,老赵的电话恰好打过来,想也没想就接了:“喂,赵叔,怎么了,我这刚下班呢。”


“赶紧回来,家里出事了。”


说完这话老赵就后悔了,现在张雪的事情还没有实锤,他这么着急忙慌的给陈家豪打电话告状,非但不能解决问题,还有可能让陈家豪着急,万一陈家豪一个冲动,做出了什么不理智的事情可咋办。


不给老赵后悔的机会,陈家豪那边急切的问道:“啊?赵叔!怎么了,家里出什么事了!”


老赵支吾了一会之后,便推脱着说家里好像进贼了,他待会回去看看先,让他别着急,两人闲聊了几句就挂了。


刚挂了电话,就看着刘浩的车停在了路边,三个人有说有笑的进了一家饭店。


老赵急忙偷偷跟了上去,见三人进了包厢之后自己默默的坐到大堂里等着。


张雪心怀忐忑的跟着刘浩和校长进了包厢,酒菜上齐之后,刘浩频频举杯,不停的跟张雪道歉,但是只字未提具体的事情,只说是两人之间有点小误会。


酒过三巡,张雪感觉有些微醺,想趁这个机会跟校长提一下自己支教的事情,顺便尽快结束这场应酬。


“校长,我敬您一杯,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说完张雪干掉了自己杯子里的酒,刘浩见状也急忙怂恿校长干了。


见校长干了之后,张雪笑意岑岑的试探着:“校长,你说这次支教为啥就非让咱们学校出人呢,我家那口子听说我要去支教半年,怎么说都不同意,还让我马上辞职回家。”


校长一听就知道张雪的意思,她刚想解释,突然手机响了,接了个电话之后她慌慌张张的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哎呀,坏事了,我孙子打电话来说家里煤气好像漏了,我得赶紧回去看看,你们先吃着,我待会再过来。”


说着逃也似的跑出了包厢,张雪和刘浩两人起身送到门口,再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两个人,张雪看着刘浩那张油光满面的脸就觉得恶心,也没心思继续吃饭,抓过手包就想走。


“哎呀,这么着急走干嘛啊?”刘浩急忙上前阻拦。


张雪没好气的说:“你还想干嘛,酒也喝了,饭也吃了,咱俩的事到此为止,以后别再缠着我了。”


刘浩依旧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腆着脸凑在张雪耳边说:“别呀,人都说佛前求五百年才能换来今生见一面,咋上辈子肯定也很有缘,这样咱们干完这最后一杯酒,从此两不相欠,并且明天我还去校长那帮你求情,让她换个人去支教,怎么样?”


此时张雪已经有些上头了,就怕刘浩有猫腻才急着要走,见他这么说,张雪直接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好了吧?我可以走了吧?”张雪放下酒杯问道。


刘浩并没有回答她,而是一脸阴险的笑着。


张雪这时才觉得事情不对劲,但为时已晚,一股强烈的眩晕和困倦袭来,她的本就有些醉的脑子变得更加混沌,身形一歪,整个人就摊到了椅子上。


刘浩嘿嘿冷笑了两声,拿出提前准备好的相机摆在椅子上,之后一边扯着自己的领带一边向张雪走去。


另一边,老赵正在大厅等着呢,忽然看见一个人急匆匆的从楼上下来,仔细一看,这不是跟张雪她们一起来的那个人吗,看她走得这么匆忙,老赵心生疑惑,便悄悄蹭到张雪她们那个包厢门口。


趴在门上听了半天也没听到啥动静,老赵心想不妙,便整个人趴在门上,啪啪的砸门。


屋内的刘浩刚把张雪的外套脱下来,冷不丁的砸门声吓了他一跳,一边问着是谁一边把自己的外套盖在张雪身上。


刚打开门就看到一个人扑到自己怀里,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接着喝,今天谁也别想走。”


“原来是个醉鬼,出去出去,走错房间了。”刘浩厌恶的把来人往外推。


“走错房间?老子找的就是你!”怀里的人突然清醒过来,抬起头怒视着刘浩,一双眼睛瞪得铜铃那么大。


这一眼差点把刘浩吓跪下,这不是前天打他那个人吗,好像是张雪的叔叔?


不给刘浩解释的机会,老赵怒不可遏,一拳打在刘浩门面上,刘浩哀嚎一声倒退几步撞到桌子上,接着又滚到地上。


老赵上前一步,抄起一把椅子就往刘浩身上砸,刘浩一边哀嚎着一边满地打滚。


刘浩的哀嚎声惊动了饭店的服务员,几个保安冲进来拦住了老赵。


刘浩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把老赵和张雪两人丢在包厢里。


看着摊在椅子上的张雪,老赵心里有些愧疚,没想到张雪已经被别人欺负成这样了,而自己好要怀疑她。


老赵跟饭店的人解释了两句,便抱着张雪走出了饭店。


他在心里暗自发誓自己绝不能再随意怀疑张雪,一定要保护好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