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夹好我的精去上课别流出来了(黄诗雅外卖传奇)缠在腰上h_

2021年7月19日08:22:18 发表评论

黄诗雅的脸颊剧烈地泛上绯红,身体颤抖,呼吸急促,隔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开口:

 v夹好我的精去上课别流出来了(黄诗雅外卖传奇)缠在腰上h_

“谢谢你把我搞得这么舒服……”

  说出这话地瞬间,强烈地羞耻让黄诗雅的下半身再次渗出一丝汁水……

  “这就对了。”

  刘海超满意地点点头,可是他不仅没走,反倒是往黄诗雅这边走了几步。

  “你……你想干嘛……”黄诗雅吓了一跳,手脚并用往后退。

  可是没用,刘海超一手就抓住了她的脚腕,分开双腿,另一手直接把她的睡裤和底裤一起扒了下来!

  “你不是要走吗!?你……!”

  刘海超按住惊恐万分的黄诗雅,微笑道:“你放心,今晚不搞你了,我只是打个招呼。”说着,他粗糙的手指直接往黄诗雅的关键部位而去。

  黄诗雅已经洗过澡了,那地方虽然有点肿,不过还是干净的。然而在刘海超的抚摸和注视下,黄诗雅的身体诚实地泛上一丝酥麻,下半身也跟着涌出了汁水!

  “嗯啊……”

  看着美少fu忍不住发出喘息的样子,刘海超微微一笑,直接把手抽了出来。暧昧的透明水痕也从黄诗雅的下身拉了出来,刘海超还跟生怕她没看到似的,把手凑近了美少fu:“嘿嘿,行了,我走了,不要太想我。”

  黄思雅简直快哭了,下身的酥麻让她有些绝望,带着哭腔道:“求你了,你快回去吧!不然以后我什么都不会答应你了!”

  “唉,我这不就回去了吗?”刘海超点点头,作势要走。

  黄思雅忍不住露出喜出望外的表情,眼睛都亮了一些。

  就在这一瞬间,刘海超那只站着晶莹水痕的手直接捏

  上了黄诗雅的俏脸,还在上面蹭了蹭。

  直到手上的液体借着这个美少fu的脸擦了七七八八,刘海超这才起身离开黄诗雅家。

  “砰”一声关上美少fu家的房门,刘海超的心情有些复杂。

  毕竟他原本想得,自己能在这个美少fu家里面住上一晚,也搞上一晚,力图让这个美少fu第二天根本下不了床。

  不过,自己应该也得虚得两腿打颤把!

  在卧室得黄诗雅听到大门关闭得声音才松了口气,可她还不放心,不仅出来把大门反锁,还把家里每个能藏人得角落都检查一遍,这才回了卧室。

  一进房门,她就迫不及待地扒光了自己身上的这套睡衣。毕竟刚才那么一通搞下来,这衣服布料跟身体每一处的摩擦都是又痛又麻,说不出的折磨。

  赤身luo体躺在床上,刚才的一幕幕就跟走马灯一样在脑海里不停回放。自己竟然会把一个送外卖的喊到家里,把自己玩儿成这样……

  黄诗雅的心情复杂又羞耻,可是翻了几个身之后,那个送外卖的走之前搞湿的地方,莫名传来一股痒痒的感觉……

  犹豫许久,黄诗雅的小手还是忍不住往自己下半身伸了过去。

  “啊……嗯……舒服……”

  在那里弄了几下,黄诗雅下身很快再次涌出汁水,逐渐沾湿了床单。

  就在她绷紧脚尖,马上就要攀上巅峰的前一刻,熟悉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个人名的瞬间,黄诗雅下身的汁液忽然喷溅,彻底把身下的床单湿了个透!

  好几分钟之后,黄诗雅才从床头抽出纸巾擦干手上的水痕,红着面颊,有些气喘得把电话拨了回去。


  “喂,老公?”接通的瞬间,黄诗雅率先开口。可是就“老公”这两个字,却立马让她联想起了刚才被搞得yu仙yu死的时候,那个送外卖的让她看婚纱照的场景。

  原本打好的腹稿也因为这些奇怪心思的缘故被忘了个干净,她就这么湿着下半身,赤身luo体的躺在床上,听着电话那头老公的呼吸声。

  黄诗雅

  的老公赵凯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本来就是夫妻之间的寻常电话而已,而且他也根本想不到,就在刚才,自己优雅且富有魅力的妻子正在被一个粗鲁的外面员狠狠玩弄、蹂躏,弄得浑身青青紫紫。

  “没事老婆!我就是下了飞机给你报个平安!现在晚了,我刚才时不时吵你休息了?”

  “啊?这么快就到了?”黄诗雅下意识的有些吃惊,下身传来的酥麻和胀疼让她根本忘不掉刚才发生的事情。

  电话那头的赵凯忽然笑了,好一会儿才道:“老婆,你别是睡迷糊了吧?这都两个多三个小时了,还快啊?”

  赵凯说着无心,黄诗雅这边听得冷汗都要下来了,赶紧补救:“唉,是吗,我睡了这么久啊?我还以为我就睡了一会儿呢。”

  语气听起来没什么异常,可是她的心都要从嗓子里面蹦出来了。毕竟因为跟一个送外卖的老男人纠缠得太爽快,所以忘记了时间这种事,不管是面对谁她都没脸说出口!

  心虚之下,黄诗雅干脆先查起了岗:“老公你在外面也要按时吃饭,注意营养,早点睡直到吗?还有啊,你在外面可不准乱来啊!应酬那些,喝喝酒就算了,要是被我知道你去什么会所、歌舞中心、洗浴中心之类得,咱们可就完了!”

  “唉!老婆,我不会得!反正我在外面啊,你随时给我打电话,我接受老婆得监督!”赵凯不在意地笑了笑,顺势反着提醒道:“老婆你在家也好好的啊,我知道你们公司那几个臭男人一直对你虎视眈眈的,他们要敢做出什么,你不要理他们,大不了工作没了我养你嘛。”

  赵凯一手举着电话,一手托着行李箱往机场外头走。他寻思着,老婆身边那几个领导的确是好色之徒,不过都是些大腹便便的老男人,自己这年轻貌美的老婆看得上才有鬼,所以并不是特别在意。

  可这话听到黄诗雅耳朵里就更不是个滋味了,她不止背叛了老公,而且对象甚至不是那些社会地位高的领导,也不是单位的小鲜rou实习生,而是

  一个又老又丑又粗鲁的外卖员!

  幸好赵凯并没有在说什么,只是最后jiāo代了一句:“好了老婆,我在外面你就放心吧!明天你也要上班,早点睡,我也要去酒店安顿一下了!老婆晚安!”

  “老公晚安。”

  拿着手机,看着被挂断的界面,黄诗雅愧疚的同时,也忍不住松了口气。

  现在她身上被别的男人玩儿过的地方还酸痛着呢,这种情况下跟自己老公通电话,听着老公一如既往的关心,她都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把实情全盘托出了!

  唉!反正第一次我是被逼的!第二次也是为了拿回证据,至于中间被玩弄……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好了!我也是不得已,才委屈自己!

  黄诗雅为自己找着开脱的借口,放松地躺回了舒适的大床。

  被床垫包裹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叹息一声,疲惫重新席卷而来。可是酸痛与疲惫之中,她还是感觉体内深处有种不可言说的满足感。

  翻了个身,黄诗雅忍不住伸手在之际两腿之间的那处摸了两下,不出意料地摸到一片湿滑。这发现让她脸红的同时,又忍不住隐隐有些担忧。

  今晚的一切对她的冲击都是巨大的,以前她从不知道,这事能搞得这样疯狂和快乐。那个粗鲁外卖员的每一句话,每个动作,就跟电影片段似的在她脑海中不断回放。

  黄诗雅翻来覆去的试图把那些念头从脑海里头挤出,强迫自己入睡。可是她越不愿意回想,那些画面,还有那种羞愤又兴奋的感觉,都跟烙印似的深深刻在了她的脑海里面,挥之不去。

  感觉到下身传来的异样,黄诗雅有些不安的并紧了她的一双大长腿。

  今晚对美少fu黄诗雅来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唯一让她感到安心的是,那个粗鲁的外卖员手里,总共算是没有那些可以威胁她的香艳照片了。

  会想起那些照片里面,自己都没有仔细看过的私密之处被玩儿得一团糟,黄诗雅的手忍不住再次伸向了自己的两腿之间。

  而刘海超那边,则是从小区的另一

  门出去,抽着烟慢慢踱步到进来的那个小区大门,骑上自己的小电驴,乐呵呵回了隔壁小区的表弟家。

  这边的保安早就认识他了,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反而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唉!今天这么晚才收工啊!”

  “是啊!”刘海超似模似样的抱怨,“又个顾客难缠得很,自己把汤撒了浑身搞湿,还得缠着我给她负责!你说我们这种送外卖的,也不容易……这不,一不小心处理到现在。”

  他这话说得半真半假,黄诗雅“湿”倒是真的,可把她搞“湿”的,可不是汤!

  “噢……兄弟,不容易!透露透露呗?哪家业主这么难缠啊?兄弟我以后也小心点。”保安自然不可能知道他话里有话,意思意思地打探道。

  “算了算了!不坏人家名声了!”刘海超自然不能在明面上跟黄诗雅扯上关系,赶紧扔下这么一句之后就跨上自己地小电驴,扬长而去。

  回到表弟家,客厅的灯已经全黑了,表弟和弟媳房间的灯也紧紧关着,看来已经睡了。

  刘海超赶紧轻手轻脚地回了自己房间,轻手轻脚地关上房门,才敢一下子把自己帅到那张小床上!

  想到刚才跟那个极品少fu纠缠地滋味,刘海超心中充满了满足和兴奋。尤其是少fu被丝袜包裹的美腿,以及那双丝袜被自己撕开时候那种视觉冲击。

  刘海超甚至有种冲动,那就是现在回去找到那个极品少fu,跟她睡上一晚!

  不过冲动归冲动,刘海超的理智还是有的。现在少fu还没有完全臣服于自己,若是贸然上门虽然少fu未必会拒绝,不过很可能造成反效果!

  而且,他想要的也不是没事就去强了这个少fu,而是让这个女人自己发骚,就算自己不去,那个女人也会忍不住空虚,把自己送上门!

  如果真能跟这个极品少fu成为长期床伴……刘海超只要想想,就要笑出声了!

  他越想越兴奋,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干脆掏出手机划拉起来。

  看着通讯录里面躺着的三个女人:刚才滚过床单的少fu黄诗雅

  楼上的风骚女人冯子红、还有没事就跟自己撩骚的弟媳王芳……

  一辈子都没什么女人缘的刘海超感觉有些洋洋自得:这么几个极品美女,很多男的一辈子也摸不上一把呢!

  正想着,手机忽然连续“叮咚”三声,这三个美女竟然都分别给他发了消息!

  刘海超瞪直了眼睛,兴冲冲地率先打开了黄诗雅的信息。主要他还没有彻底放下这个少fu娇美的身子,隐隐希望这条信息是不是这美少fu又发骚了,让自己去她家,继续刚才那些兴奋的事,好好玩儿透她的身子!

  不过信息打开之后,刘海超兴奋的表情越读越僵硬。

  少fu黄诗雅的短信不是他想象的召唤,也不是撩骚,甚至异常冰冷:“今天的事情之后,希望我们就装作不认识,你不要再来骚扰我了。另外,你手机里那些东西我已经删了,你也没什么能威胁我的,如果你再敢干出什么事,我只能报警。”

  不等刘海超反应,下一条短信又跳了出来:“我是认真的在说这话,以后咱们在外面遇到也不认识了,请你不要跟我打招呼。”

  黄诗雅的信息让刘海超感觉摸不着头脑:刚才不是还搞得挺好的嘛?怎么这个身材火辣的少fu下了床还能不认人了?

  刘海超没有第一时间回复,而是赶紧点开相册,想找到少fu黄诗雅的那几张香艳床照。可是不管他怎么把手机翻了个底朝天,那个相册还真就凭空消失了!

  刘海超那叫一个气啊!刚才我怎么就没把你这个风骚的女人玩儿死!?

  腾一下子起身,刘海超气急败坏地开始找自己的钥匙、钱包,准备去高档小区找少fu黄诗雅算账!

  今天,他一定要把这个女人搞坏!顺便这次就不止拍照片了,他还要拍些更露骨的视频!

  不过等他找到要是,握上冰凉门把手的瞬间,这股怒气忽然消散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一丝理智。

  收回手,摸摸自己已经冒头的青色胡茬,刘海超慢悠悠地掏出手机,回复道:“你是这么想的?那好吧,你也不用怕,反正

  我现在手上也没有任何能威胁你的东西,如果你不愿意,,那咱们之间就算是结束了。”

  回完这一条,刘海超淡定地躺会自己床上,才回复第二条:“不过体会过跟我搞的感觉之后,你那个废物老公应该很难满足你了吧?希望你好好陪着他,而且,要耐得住寂寞。”

  “你也快三十岁了吧?女人到了这个年纪,yu望会越来越强烈……如果下次你再来找我,那我就要你脱光衣服,跪着求我搞你了。”

  刘海超发送完信息之后便没有再继续,他心中气闷得不行,不过想明白之后,倒是不怎么慌乱。虽然他现在不知道这少fu那边是什么情况,不过他很肯定,这个少fu在跟自己搞得时候,绝对是有享受到的,而且这种滋味,她那个文弱的老公必定不能给她!

  所以他觉得,这个表面清纯,内里闷骚的少fu,八成会再次找上自己!退一万步说,就算她不找自己,等过段时间少fu的危机感没那么强了,自己再“上门服务”不久好了?

  而手机的那头,黄诗雅侧着身,两手抓着手机,看着这个粗鲁的外卖员发来的消息。她身上没有一丝布料,就这么直直地盯着这几句话。

  理智和从小受到地教育让她能够克制住身体地yu望,做出正确选择……虽然这个外卖员在那方面地能力,的确是甩了自己老公不知道几条街……

  想着想着,黄诗雅逐渐陷入沉睡。然而在梦里,那个粗鲁的外卖员依旧没有放过她,两个人一整晚都在jiāo融,那种舒爽酥麻的感觉就跟刻进了脑海似的,不断在脑海肿重演。

  黄诗雅那边睡着了,刘海超也已经关掉了跟她的对话框,转而打开了弟媳王芳的消息。

  王芳的语气就比黄诗雅让人愉快多了,而且,她带来的可着实是个好消息!

  “大哥,我本来想当面跟你讲,不过你好晚都没有回来,我就用消息跟你讲一下。就是上回我跟你说,给你物色老婆的那事,我有个闺蜜她妈也是一个人,而且是城里的,照片我也看了

  ,长得那可是风韵犹存!”

  “本来人家对你没意思的,可是我闺蜜一直想给她妈找个伴儿,劝了好久,那边答应这周六先见一面再说!你可要好好捯饬捯饬,给人家留个好印象!”

  看了弟媳发来的消息,刘海超心中有一丝温暖,原以为弟媳就是说说而已,没想到还真放在心上了!不过,他依旧对此没有抱太大希望,要是这女人真像弟媳所说,又是城里人,又长得漂亮,而且还挺有钱,哪能看得上自己?

  毕竟,他不止是从农村出来,而且也确实长得不怎么样。

  没怎么思考,刘海超就直接回复:“芳芳,谢谢你的好意啊,表哥心领了。不过就我这个条件,我估计见面也是浪费时间……你要真为表哥想,那就想办法帮帮我发泄一下吧?如果能定期发泄,我也不用这样,一天天的快憋出毛病了。”

  “而且我跟王刚的血缘关系其实挺远的,你不用考虑那些,我肯定比王刚更能让你满足,我保证。”

  他这两条消息发完之后,就起来喝了杯水,抽了只烟,做完这些,弟媳的消息才姗姗来迟:“大哥!你疯了!?王刚还在我旁边呢!你的消息差点就被他看到了!”

  刘海超吓了一跳,想着赶紧回些什么,弟媳的吓一条消息就跟着来了,“你身体发泄我们上次不是说好了吗?那些底裤和丝袜已经是我能帮的最大限度了,你暂时就自己用手吧!”

  “而且,等到周六你跟我闺蜜她妈妈见一面,这事万一成了,你不就能光明正大满足了吗?这不比我们这样强多了?”

  王芳一股脑给刘海超发了好几条消息,在这之后,紧跟着就是两张图片。

  图片还没加载出来,刘海超就先回到:“好吧芳芳,咱们明天再聊,今晚大哥也只能想着你自己弄了。”

  王芳很快发来了一个打人的表情包:“就知道欺负我!你想就想嘛,告诉我干什么!真坏!赶紧看看照片满不满意吧!”

  看着王芳语气活泼的回复,刘海超的心情也好了许多。自从那次的“深入

  jiāo流”之后,自己和弟媳的关系明显好了很多。

  不过现在表弟王刚应该就在弟媳旁边,他也不敢乱发消息,只能先打开弟媳发来的图片。

  这第一张图片,是个穿碎花连衣裙的女人,长卷发披在肩上,皮肤很白,看着根本不像是一个20岁女孩的妈。

  而且这个女人气质真的很不错,虽然她的衣服款式看起来比较不同,不过耳环、项链、戒指都是配套的,刘海超虽然看不出是什么牌子,也知道那东西估计一样就能要自己几个月的工资。

  看来弟媳还真是很上心了,这样的美女答应跟自己见面,估计确实废了大功夫。

  照片虽然只能看到女人的上半身,不过胸前两团可观的凸起已经相当明显,还有锁骨和脖颈也是相当精致,可以想象,身材应该是前凸后翘的。

  而且她的面容也是耐看型的,属于越看越迷人,要打分的话,应该能跟黄诗雅这个极品少fu不分伯仲。

  不过越能欣赏这个女人的美,刘海超就越失落。这女人越好,看上自己的几率也就越低,毕竟他刘海超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叹了口气,刘海超划开了第二张照片。

  这张照片上,就能看到这位优雅美女的全身了。她穿着一套时尚端庄的套裙,身材凹凸有致,而且对比旁边的桌子看,身高应该也称得上高挑,浑身上下还透露着一丝贵fu气质。

  贵fu的旁边,还站着一位跟她又七分像的活力少女,剪了一头短发,皮肤跟弟媳王芳类似,是一种健康的小麦色。不过她的一双美腿是又长又直,上面均匀地分布着一些肌rou,活力十足,整个人充满了健康美。

  这应该就是弟媳的闺蜜了吧?就说这位健康少女的背心小短裤装扮,刘海超同样能给她打到九分高分。

  刘海超盯着手机,心里面某些年头开始蠢蠢yu动……

  若是能让这对母女一起给自己玩,一黑一白,一个成熟一个活力……那可是太妙了。


  刘海超心里幻想着跟这对母女花双飞,今天已经bào发过两次的身体

  竟然再次有了蠢蠢yu动的感觉。

  不能想,卧槽,一想到母女花一起玩,刘海超就感觉太过于刺激了。

  灭掉烟头重新躺下的刘海超一时半会儿睡不着,原本在少fu郑思雅的火辣身体上bào发过的满足感,正适合睡觉,可突然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