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三个小莉莉的故事_揭开丰满老师的乳罩-

2021年7月17日09:31:54 发表评论

我和三个小莉莉的故事

揭开丰满老师的乳罩

在车开出去的同时,雨刮器也被打开了,左右摇摆着,把打在玻璃窗上的水珠擦掉,关上车门之后,似乎就把外面的大雨隔绝在了这个狭小的空间之外。

外面寒冷而萧瑟,车里却很温暖。

他沉默的开着车,骨节分明的手操纵着放在方向盘,车里没有任何装饰品,显得很干净。

 我和三个小莉莉的故事_揭开丰满老师的乳罩-

这个男人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气场,让陈暮有些不太敢开口说话。

陈暮低头看了看手机里的google ? map,他是按照上面的路线在走,松了一口气。

他在网上随和又幽默,陈暮尽量让自己恢复到在网上和他聊天的轻松感,“谢谢你了,这么大的雨还来接我。

他应了一句,“没事。”

“你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我觉得你应该是那种留着长头发,喜欢戴着鸭舌帽,骑滑轮在街头一窜而过的少年。”陈暮从书包里拿出一张卫生纸拭擦着自己头发上的水珠。

“其实你猜得对。”正好遇见红绿灯,他稍微侧过脸,因为眉骨高所以显得深邃的眼睛看着她,“我以前是那个样子的。”

“我呢?你想象的我是这个样子吗?”

这个时候红绿灯结束,车再次加速行驶在水花飞溅的公路上,他透过挡风玻璃的倒影看了看陈暮,“比想象里漂亮一些。”

陈暮笑了,“你还真的信了我是两百斤大胖妞。”

“没信。”他说。

比起在网上的健谈,在现实中他似乎并不怎么喜欢主动说起话题,如果陈暮不说话,他就静静的开着车,只能听见车窗外雨的声音。

冬天黑得早,天渐渐的就暗了下来,陈暮透过身侧的车窗看着外面川流不息的车辆,闪烁的车灯,还有那些高耸的建筑,在心里与国内的比了比,似乎也没好到哪里去。

“我真名叫陈暮,耳东陈,暮色的暮,你呢?”陈暮问。

“中文名周晟屿,名字与网名一样”

“你是这边的人,为什么就有中名,不该是英文吗?”陈暮有些好奇的问。

“Christopher”他说。

陈暮跟着念了一遍,他听到之后似乎拨动方向盘的手顿了顿,然后垂眸应了一声,“嗯。”

半个多小时就到了悉尼大学的宿舍区,这个时候雨已经小了很多,他帮陈暮把行李箱取了下来,陈暮接过之后,说,“谢谢,那以后再见了?”

他站在夜色里,轻笑了一声,“再见。”

正当陈暮转身准备去宿舍的服务处办理入住,听到他说了一句,“以后游戏我不会再上了。”

陈暮回过头,很惊讶,“为什么?”

这个游戏现在依然是最鼎盛的时期,两个人合作得一直非常完美。

他并没有给理由,冲她摆了摆手,上了车,很快车就开走了。

地是湿的,被路灯映着,一块明一块暗的,周围还不挺的有车停下,是不是几个学生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向前面的服务处走着,陈暮看着车走远了才回过神来。

而那个男人很快就把车开到了赫斯特维尔区的一个正在营业的酒吧门口,下车之后点了根儿烟,夹在手里走了进去。

里面灯红酒绿,有乐队正在台子上奏着爵士乐,下面的男男女女神色迷离的摇晃着酒杯,跟着节奏一起晃动着,仿佛磕了药一般的迷幻。

“言哥,回来了?”一个半倚着柜台的长卷发男子冲他挑眉说,“你弟弟心心念念的那姑娘怎么样?”

周晟言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比他自己画的要好看些。”

长卷发男子递过来一个白色的纸包,“这一批刚到的货,纯度百分之三十, ? 比那些越南人卖的伪劣品不知道好哪儿去了,你看看?”

他接过来打开包装闻了闻,“这一批货谁运过来的?”

人与人相处,有一种东西叫做分寸感。

因为每个人都有和别人的安全距离,他觉得你应该在这一条线之外,如果你踏过了这一条线,那就是你没分寸。

从小的生活环境让陈暮很能动悉人心,她觉得周晟屿应该不太想与她现实生活里有太多的接触。

不然作为一个本地人,肯定会热情的对她说悉尼哪里好玩儿,什么饭店好吃,下次可以带她一起去。

如果他想再聊得深入一些,可能会问她读的什么专业,自己一个人来会不会担心,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找他帮忙,但是他都没有。

说明他认为两个人在游戏外的接触就应该停止于这一次接机,或许这是他退游所需要的仪式感,与自己三年的老队友见个面。

所以陈暮没有再找他。

生活本身太忙了,三年的队友情,看他从雨里走来一瞬间心跳的停滞,被混合在生活本身的冗长与繁杂里,就显得微乎其微,就像是扔进大海里水花都溅不起来的小石子。

她办理好注册手续,搬好了宿舍,参加了一次华人新生会且与几个新朋友加了微信,同隔壁的新加坡小姐姐和澳洲小哥哥相互认识了一下,熟悉了上课的流程,认清了自己要上课的每一栋教学楼以后,一个月已经过去了。

陈暮看了一眼自己手机里显示的银行卡的余额,意识到自己应该去找兼职了。

刚上达学的华人小姑娘在国外能做什么兼职?

不过就是餐厅里端端盘子,酒店里拖拖地,华人超市里收收钱。

有人告诉她,上了一年学之后如果成绩足够好,可以在学校里申请一些兼职,比如助教之类的,轻松,体面,工资也高,比起去华人超市当苦力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可是第一年没办法,该端的盘子还是要端。

她在华人网站上一个一个看里面的介绍,要么只要男性,要么需要全天工作,要么看起来就非常的不靠谱,找了很久也就看到了一个稍微适合的的,周末的华人超市收银员。

今天她仔细的研究了一下公交站上面的路线,地点在公交可以到达的地方,皮尔蒙特区,所以交通也还算方便。

她拨通了上面的电话,是一个莫约四十几岁的女人的声音,“hello?”

“你好,我在网站上看到您需要女的收银员,我想来应聘。”陈暮说。

“噢,应聘的对吧,你今年多大呀?是学生吗?”

“十八,悉大大一的新生。”

“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来店里我们见一面?”那个女人说,“我叫琳达,你叫什么名字啊小姑娘?”

“陈暮,暮色的暮,我明天下午有空,您看方便吗?”

“方便的,我下午在店里,那我们到时候见。”

“好的,到时候见。”

陈暮觉得这也太轻松了,这种典型僧多肉少的工作,就这么被她捡了漏。

都说在海外最容易的就是被华人骗,她在google上搜索这家华人超市,很顺利的搜到了,按照片来看,里面货架整齐,品类繁多,评价也是四颗星,留的电话号码和她打过去的电话一样。

她刷着下面的评论,说老板娘人温柔,平日里折扣多,这才放下了点儿心。

第二天她就坐着公佼车去了,下公交之后她环顾了一下这个区,街边到处是涂鸦喷绘,人比她学校附近要少一些,街道也稍微破旧一些。

不过悉大毕竟靠近中央商务区,还是别乱拿其他地方和那里比较。

按照地图,再走一分钟就能找到那个超市,非常容易辨认,红色的牌子稿稿的挂着,名字言简意赅——亚洲超市。

陈暮靠进的时候,玻璃门就自动打开了,她走到收银台那里,一个穿着羊毛衫,挽着头发,相貌普通的四十多岁女人微笑着问她,“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 “我叫陈暮,来应聘兼职的。”

那个女人从柜台里走了出来,“你好呀,没想到这么漂亮一个小姑娘,你以前有什么工作经验吗?”

“暂时还没有,不过我学习能力很快的。”陈暮说,“如果您愿意教我,我觉得自己可以胜任这份工作。”

“好。”琳达打量着陈暮说,“上一个周末在这里兼职的小姑娘回国了,我昨天才挂出去的消息,你还是次一个来的,一会儿我让人带你熟悉一下工作环境和任务。”

“好的。”

“你要先实习两个周末,实习之后决定要不要用你,实习期十三刀一个小时,正式的话二十刀一个小时,周末早上九点到晚上六点,管饭,这个价格你接受吗?”

陈暮在心里算了算,觉得价格很可观,“接受。”

有几个客人拿着篮子出来结账了,琳达回到了收银台,对着里面喊了一声,“关韩书,过来一下。”

在琳达结账的时候,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男生,高瘦白净,眉目清秀,“怎么了?”

“这个小姑娘是新来的。”琳达示意了一下陈暮,“你带着她熟悉一下。”

那个男生友好的对着她神出了手,“你好,我叫关韩书。”

“你好,我叫陈暮。”她说。

他事无巨细的同她讲着工作流程,包括怎么上货,怎么收银,遇到没有标签的货应该怎么办,对她说,虽然她是来应聘收银员的,但是如果人手不够,也需要帮着上货。

陈暮一边听一边用手机在备忘录里记下来。

大概教了她一个小时才结束,两个人加了个微信,“有不懂可以随时问我。”

“好的,今天谢谢你了。”陈暮笑眯眯的说。

被她这么看着,关韩书有点儿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没事儿,以后我们还要一起工作,到时候达家一起多多关照。”

琳达说她这一周的周末就可以来上岗,陈暮同她道别之后,回到了公交车站等车,她看着这条街道的名字,越看越眼熟,觉得好像在公众号里的推送和新闻里见过。

上了公交车,她搜索了一下,果真找到了,前不久这里黑帮火拼,发生了枪击案,好像还死了几个人,就在离便利店不远的地方。

而这个时候,她收到了关韩书的微信。

“对了,忘记提醒你,这里前段时间发生了枪击案,而且有时候会有一些那边的人来买东西,你记得礼貌点。”

陈暮现在有点儿懵。

她一直以为国内人民安居乐业,国外人民水深火热,只是一个调侃新闻联播的段子。

在祖国的保护下生活了十八年只碰过公园里五块钱打十枪气球的陈暮,知道枪击案曾发生在离自己很近的地方的那一刻,不真实感其实是要大于了恐惧感的,毕竟这一直是电影里的场景。

所以她在公交车上斟酌了一路,思考要不要在这里继续兼职。

她上网搜索了一下,澳洲一年死于枪击案的普通人很少,稀有程度跟飞机失事一样,想到琳达温柔的声音和关韩书细致的介绍,她终究还是不想放弃这个兼职。

好了,不要自己吓自己了。

回去之后,她在宿舍楼道的小厨房里用公共咖啡机打了一杯咖啡,香气悠悠就这么冒了出来,她心血来潮拉了花,端着回了宿舍。

喝着咖啡,按照课程表在纸上列了一个每周时间表,再安排了下一周的事情,刚贴在墙上。

这个时候,一个视频电话打了过来。

陈暮点开,手机屏幕里面弹出闻君月的脸,她在屏幕里说,“嘿,宝贝儿,最近过得怎么样?”

这是陈暮的发小,几家人关系一直很好,所以小孩子们也跟着在一块儿长大。

“还不错,就是上课的老师澳洲口音有点儿重,之前学的美式英语,听起来不太适应。”

“过段时间就好了,毕竟你是大学霸。”闻君月说,“听老刘说,你跟你那个三年的队友面基了,是帅哥还是猥琐大叔?”

陈暮的脑海闪现了当时在车上,温暖狭小昏暗的空间里,他棱角分明的侧脸,心脏紧缩了一下。

但是她神态如常的说,“大帅哥。”

“哟,那要不要发展一下。”闻君月的眼神一下子就暧昧了起来。

“见个面而已,你想哪儿去了。”陈暮喝了一口咖啡,“你呢?快去学校里军训了?”

“对,下个月。你和你爸还没和好啊?”

“没有。”陈暮耸了耸肩,“估计我这次真的把他惹毛了。”

闻君月深深的叹了口气,“你爸可时常来试探我们的口风,旁敲侧击的问我们有没有和你联系,你去服个软。”

“不。”陈暮斩钉截铁的拒绝。

两个人再随意说了几句,陈暮给闻君月展示了一下自己宿舍的布置之后就挂了电话。

沉木和晟屿在Redwood这一款竞技类游戏里可谓是独占鳌头。

身边几乎所有的朋友们都在玩儿,每一次只要他们两个人联手,对面的人头都会在他们两个手里。

他们轮流着输出和打辅助,默契非凡,不用对方打字都能猜得到对方在想什么。

所以陈暮的朋友们都知道她有这么一个队友。

陈暮点开一个和前几天刚刚在华人聚会里认识的朋友们建立的群组,发了一条消息。

沉木:【我周末在皮尔蒙特的华人超市里兼职,如果你们想要什么东西可以让我帮你们买回来。】

商明夏:【谢谢小天使~】

赵思政:【好嘞】

远亲不如近邻,自己一个人出门在外,多交些朋友总是没坏处的,还能相互帮衬着点儿,平日里孤单也能凑在一起玩儿。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圈子。

比起厌恶这种社交然后独善其身,陈暮更倾向于融入,不用活得太清醒太明白,一群人聚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偶尔消磨时光又有什么不好。

一周过得很快,虽然每学期一周只能选四门课,但依旧让她每天穿梭在各个教学楼里。

偶尔有遇见的男生来和她搭讪,她一般都会拒绝。

在澳洲的大学,专业基本上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移民专业,一种是非移民专业。

移民专业,比如会计,IT,由中国学生与印度学生占了大头,其他专业班里的学生倒还是比较均匀,一般当地人还是占了大多数。

而陈暮的专业是,physics,物理,中国学生不算太多,班里一共五个,三个男生和两个女生,大家也都相互认识了一下,平日里有什么作业,或者通知之类的也能相互通知。

到了周末她去兼职的日子,她坐上了通往皮尔蒙特区的公交车。

车上只有两个老太太和一个中年男子,所以她很顺利的坐上了后排的座位,在窗子的广阔视野中,看着周围飞逝而过的建筑,这让她想起了刚来那一天,坐在那个人车里向外看的时候,看到外面的霓虹和铺天盖地的雨。

皮尔蒙特地下最大的赌场里,周晟言把手里的烟卷放进嘴里吸了一口,闭上了眼睛,而周围是男男女女们喧哗的声音。

比起别人对于地下赌场,就应该阴暗昏黄的印象,这里却是灯火通明。

女侍者穿着露出半个花白胸脯的性感衣服,拿着装满香槟的托盘在屋子里穿梭着,时不时被身边的人抓一把屁股或者胸揩揩油,她们笑着躲开。

柜台上摆放着琳琅满目的酒和一个空花瓶。

一杯加满了冰块儿的威士忌放在了周晟言的桌子上,冰块儿们相互碰撞发出悦耳的声音。

穿着西装的澳洲男子坐到了周晟言的面前,“来两局?”

周晟言睁开眼,“玩儿什么?”

莱尔笑得意味深长,“加勒比扑克,你赢了我把我女朋友给你睡一晚上,我赢了把昨天到的那一批抢分我几把?”

烟雾从周晟言的嘴里慢慢溢出,消散到本来就嘈杂混乱的空气里,“你女朋友不太符合我们亚洲人审美,我赢了你把老五放了。”

“成交。”莱尔轻轻扣了扣桌子,两个人起身走到了一个牌桌面前。

玩儿最后,翻开各自手里剩下的最后一张牌,周晟言的是红桃A,这场游戏里最大的牌面。

莱尔的都不用翻开就知道是周晟言赢了。

“愿赌服输,人我明天给你放了。”莱尔把牌推回给了荷官,“再来杯香槟吗?”

“不了。”周晟言把剩下的烟卷儿丢进垃圾桶里,“明天也有货要到,我要去接,喝酒误事,走了。”

莱尔笑了,“周先生做事一直都靠谱,我们都信任你。过几天见。”

说罢莱尔顺手搂过一个身材火辣的侍女,手揉搓着她呼之欲出的胸部,“新来的?以前没见过。”

而周晟言向着外面走去,耳后那些高跟鞋踩地,人们的调笑声,酒杯碰撞,牌桌与骰子击打的声音渐渐的小了,路过一些被人守着的门口时,那些人弯腰向他致敬。

他走到一家店,拿了个打火机付钱,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周晟屿?”

这个名字让他僵了一下,抬头看见了陈暮。

今天很冷,陈暮穿着大衣,围了一条棕色的羊毛围巾,柔软的头发有一些夹在围巾里,有一些散落在肩上,漂亮精致的脸蛋儿红扑扑的,“三刀。”

他递过去钱,“兼职?”

“嗯,周末兼职。”陈暮点头,“你住在这附近吗?”

“算是,以后能经常见。” ? 这个亚洲超市是这附近唯一的便利店,他拿起打火机准备走。

“诶。”陈暮叫住了他,递给他一瓶可乐,“请你喝。”

周晟言看着那一瓶香草味道的可乐,里面的液体还在微微的晃动,他接过之后说了声谢谢,走出了超市。

陈暮从自己兜里掏出可乐的钱,放进了收银柜。

以后能经常见,她想着这句话莫名的有些开心。

剩下的日子说起来也是泛善可陈,不过陈暮觉得自己最近是真的和印度人很有缘分,她们宿舍楼道里有一个小厨房,平日里打咖啡,微波炉做饭都可以用,不知道是哪一个房间住了一位阿三哥,一层楼都是咖喱味儿。

甚至偶尔还会传来那种印度歌舞的声音,带着印度唢呐和管弦乐器,听了让人想

陈暮的发头,在她的穴里射了出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