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闻女人刚换下的丝袜_不顾她的反抗强要了她-

2021年7月17日09:10:48 发表评论

正迷迷糊糊的苏雯感觉到粗糙的手掌在敏感的身体上游走,她下意识攥紧了手中的东西,瞬间反应过来,王建的东西根本就没有这么雄壮,而且被自己紧抱在怀中的男人身上满是肌肉,根本就不是王建那满身肥肉能比的。


  苏雯猛地睁开眼睛,昏暗中看清楚躺在身边的男人是老马时,苏雯瞬间花容失色,魂儿都快飞了出去。


 偷闻女人刚换下的丝袜_不顾她的反抗强要了她-

  她急忙松开手中的炙热,瞪着惊恐的双眼张开嘴巴作势就准备尖叫出来。


  正忘情陶醉的老马也被吓了一跳,要是苏雯的喊叫声惊醒了王建,那自己这张老脸可就没地儿搁了。


  他急忙抽出手捂住了苏雯的嘴巴,苏雯剧烈挣扎,慌乱下老马翻身压在了她的身上。


  这种强烈的冲击让她身子一个哆嗦,大脑瞬间空白起来。


  感觉到身下的娇柔身体不再挣扎,手忙脚乱的老马并没察觉到自己和苏雯的亲密接触,紧张说:“雯雯,我不知道故意的,你别喊,不然王建会听到的。”


  随着老马说话时身体的耸动,频繁的刺激差点让苏雯晕厥过去。


  她回过神,这才意识到自己上完厕所后进错了房间,不但将老马当成了王建,而且还被老马的东西抵在身下,虽然感觉非常羞耻,但这种感觉真的非常舒服。


  可是想到老公还睡在一墙之隔的隔壁,苏雯羞愧无比,小脸也通红起来,用力屏蔽老马带给她的舒爽,她连连点头,吃力喊道:“叔叔,你能不能从我身上下来?”


  定下神的老马察觉到自己正抵在苏雯身上,而且那两只柔软也被自己的胸膛挤压变形。


  见苏雯并不是特别反感自己,老马心中窃喜,在翻身时装作不经意又使劲儿顶了一下。


  “嗯……”


  强有力的冲击让苏雯抿着嘴唇,可喉咙里还是发出了可耻的吟声。


  老马好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装作人畜无害说:“雯雯,刚才真的对不起,你阿姨死的早,刚才我稀里糊涂把你当成你阿姨了……”


  苏雯不知如何回应,满脑子都是刚才的酥麻。


  可是当老马离开后她又感觉一阵空虚,联想到王建的短小,她心里一咯噔,晃了晃脑袋无比羞愧的穿上睡衣说:“叔叔,这件事情不能让王建知道,不然他肯定会误会的。”


  “雯雯,我……”老马瞄了眼苏雯鼓囊囊的胸脯吞了口唾沫。


  “叔叔,别说了,这也怪我,不但进错了房间,还把你当成了王建,你……早点休息吧。”


  等苏雯回到隔壁房间,空虚的老马幻想着苏雯性感娇躯在自己身下疯狂扭动,无法克制的他将手伸入了被子里面。


  就在老马忘我幻想时,隔壁突然传来苏雯低沉的娇柔喘息:“别这样,这里好脏,好难受……”


  苏雯曼妙的喘息让老马一个激灵,莫不是他们俩正办事儿?


  这想法一出,老马就这么光着身子蹑手蹑脚下床来到房门口,见隔壁房门没关上,他探着脑袋顺着房门缝隙看了进去。


  等适应了房间内的昏暗光线,里面呈现的画面让他瞬间把持不住了……

  只见苏雯就半躺在床上,王建的脑袋就夹在两条修长雪白的玉腿中间疯狂晃动。


  苏雯玉体紧绷,双眼紧闭,脸颊潮红,樱唇张开不断发出勾人心魄的美妙声音。


  “王建,难受,别这样……”


  苏雯喃喃娇喊,刚才阴差阳错把老马当成了老公,身体的渴望还被老马给刺激了出来,本想让王建好好填充一下,可他却用嘴让自己好像要化掉了一样。


  苏雯有气无力的伸手要推开王建,但王建非但没有离开,反而越发疯狂起来。


  眼前香艳的画面让老马瞪大眼睛,鼻孔好像要喷出火来。


  刚才他还没有好好享受苏雯就醒来了,现在又看到这火辣的画面,让老马恨不得变成王建,也趴在苏雯这具魔鬼身材上品尝一下香甜味道。


  看着苏雯一览无余的性感身姿,处于亢奋状态的老马站在房门口一边窥视一边放飞起了自我。


  极度舒爽的苏雯如同水蛇般扭动身体,王建的攻势让她大脑一片空白,可不知为何,明明被老公伺候,苏雯却想到了老马趴在身上的画面,甚至在一瞬间,她恍惚间感觉到此刻卖力伺候自己的不是肥胖的老公,而是壮实的老马。


  “我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想法?我怎么对得起王建呢。”


  苏雯极力克制,依稀间,听到稀稀落落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她睁眼迷离的朝房门口看去,这才注意到刚才回来的着急没能关上房门,可透过房门缝隙,她一眼就看到正盯着自己加速运动的老马。


  “啊……”


  四目相对的瞬间,苏雯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声。


  “雯雯,怎么了?”


  王建抬起脑袋,老马吓得一个哆嗦,一个箭步冲回房间,心跳加速的将耳朵贴在房门上偷听。


  “没……没什么,刚才我脊椎又疼了一下。”


  苏雯面红耳赤,不知为何竟然没有揭穿老马窥探的事情。


  虽然自己放荡的画面被老马尽收眼底无比的羞耻,但这种被窥探的感觉,却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王建‘嗨’了一声,重新将头埋了下去:“明天让马叔帮你捏一下吧,他可是有名的老中医。”


  微弱的声音让隔壁偷听的老马彻底蒙圈了,他刚才已经做好了被王建痛骂流氓的准备,但让他做梦都没想到的是苏雯非但没有揭穿自己,反而还帮自己隐瞒了过去。


  难道……她故意这样……想要勾引我?


  老马顿时就激动了起来,如果真是这样,嘿嘿……


  老马眯起了眼睛,想着自己压在苏雯白嫩光滑的身体之上的场景。


  这时,隔壁传来王建的声音:“雯雯,我要来了……”


  接下来的撞击声听得老马热血澎湃,可不到一分钟,激烈的撞击声突然安静下来,王建气喘吁吁说:“雯雯,今天开了一天的车,我太累了,明晚吧,我一定让你好好舒服舒服。”


  老马气的心里直骂娘,王建你这个兔崽子,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雯雯这么极品的女人你竟然不到一分钟就完事儿了,要是换成老子,还不得让她第二天扶着墙走!


  “哎!”


  苏雯叹息一声,可是想到晚上被老马碰过的感受,她幽怨的目光又变得迷离起来。


  同样都是男人,可差距为什么会这么大?


  叔叔的那么雄壮,可你的却那么短小,如果你跟叔叔一样,一定可以让我感受到女人的快乐。


  想到这里,苏雯莫名的兴奋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老马正准备做饭,王建急匆匆走出房间:“马叔,我就不陪你们吃饭了,我有个同学正好就在附近,约我去吃顿饭,雯雯脊椎有点疼,在房间躺着休息,今天就拜托你了。”


  王建说完,火急火燎就走了出去。


  这一整天老马都心不在焉,不管做什么脑中出现的都是苏雯。


  天色暗沉下来,老马见王建还没有回来,正准备打电话,就看到苏雯穿着宽松睡袍走了出来。


  “叔叔,王建刚发信息说他们在喝酒,今晚可能不回来了。”苏雯不敢正视老马的双眼,俏脸通红。


  “这样啊……”老马表面看起来有些失望,心里面则乐开了花。


  苏雯昨晚没有被满足,今晚王建要是不回来,那只要他主动一点,搞不好苏雯就会和他做那种事情了。


  老马思来想去,试探问:“雯雯,那个,你脊椎没事儿了吧?”


  “不是很疼了……”虽然二人都心照不宣没有提起昨晚的事情,可想到自己和老公恩爱被老马窥视带来的刺激感,苏雯耳根都通红起来。


  苏雯的娇羞让老马窃喜,他接着说:“雯雯,脊椎病虽然是你们老师的职业病,可你才二十出头,如果不及时治疗,再过几年等到脊椎变形压迫到了神经,怕是会瘫痪在床上了。”


  “叔叔,你别吓我。”苏雯俏红的小脸瞬间苍白,她还年轻,要是瘫痪在床,那这辈子可真就完了。


  似乎是在验证老马的话,苏雯的脊椎突然刺痛了起来。


  “哎呦……”


  看到苏雯花容失色,老马果断用手指抵在苏雯的脊椎上,轻轻一摁,苏雯只感觉刚才还刺痛的脊椎竟然不那么疼痛了。


  苏雯活动了一下身子激动说:“叔叔,你怎么做的?真不疼了。”


  苏雯全然不知身上的睡袍衣领已经敞开,此刻老马就站在她身边,一眼就可以看到浴袍内的真空画面。


  雪白的上身让老马瞬间有了反应,但还是正经说道:“这只能缓解疼痛,但治标不治本,想要根治你的脊椎病,就需要刺激穴位纠正变形的脊椎……这解释起来挺复杂的,要不你进来,我帮你按压一下穴位你就知道了。”


  老马说完就朝自己房间走去,一想到昨晚的事情,她的心就好像小鹿乱撞,虽然她很忌惮和老马共处一室,可不知为何,双腿却不受控制跟着老马进入了房间。


  老马指了指整洁的双人床说:“雯雯,趴上面吧。”


  “这……”苏雯微微皱了皱柳眉,她怯生生看了眼老马鼓囊囊的裤子,最终还是选择趴在了床上,一股老马独有的男性荷尔蒙气味直涌鼻孔,让她身体莫名的燥热起来。


  看着这具婀娜的身体重新躺在自己床上,老马激动的摁压在苏雯脊椎两旁,即便有睡袍阻隔,但触碰到年轻的身体,还是刺激的老马心跳蹦蹦乱跳。


  这种异性触碰的感觉让老马无比难受,在他轻轻摁压之下,苏雯敏感的察觉到后背虽然有点刺痛,但更多的则是酸爽,身子也由不得的颤抖起来,随着老马的动作,身体更是涌出了一股游走的电流,


  虽然是隔着衣服摁压穴位,但老马毕竟是一个成熟男人,没有被王建满足的苏雯在老马的动作下无法抑制的娇柔喘息起来。


  这曼妙的声音听得老马一愣,他盯着苏雯挺拔的臀部心不在焉的摁压,恨不得立刻就把手伸入睡袍,在两条玉腿之间也好好摁压一下……

  “叔叔,稍微用点力……”


  苏雯这诱惑性的要求让老马差点就把持不住了,他从颈部一路摁压来到了纤细的腰部,又缓缓上移,来到了颈部。


  摁压了十多分钟,老马心里越来越痒,他想撤掉这碍事儿的睡袍,但又怕自己的动作引来苏雯的反感。


 正在全身心享受的苏雯被老马的话吓了一跳,虽然昨晚自己的身体不但被老马看了,而且还摸了,但这些都是无法预料到的事情。


  现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让她在一个足以当自己父亲的男人面前脱了衣服,苏雯还是有些纠结。


  老马舔着嘴唇,拨撩道:“雯雯,叔叔只是帮你摁压穴位,这是帮你治病,如果不及时根治,后果不敢设……”


  “叔叔,那我就脱了……”


  不敢继续听下去,为了不让自己以后瘫痪在床,苏雯鼓起勇气,坐起身背对着老马便将睡袍给脱了下来。


  苏雯睡袍下除了一片巴掌大小的粉色布料外再就没有任何东西,饶是没有正面对着老马,可单单看到洁白无瑕的后背,老马在心中也忍不住呐喊了起来。


  昨晚因为太昏暗,并没有看得清楚,这次光明正大的欣赏,这年轻的身体散发出来的香味儿让老马无法把持,立起来的身体摩擦在裤子上无比生疼。


  “叔叔,现在可以了吗?”感受着后背的凉意,苏雯有些娇吟问道。


 不等苏雯开口,老马抬起激动到颤抖的手,朝雪白的肌肤探了过去。


  没有了睡袍的阻碍,两人接触的瞬间,老马的身体就好像要炸裂一样,无比的难受。


  而随着每一次有力的摁压,苏静都会触电一样的颤抖起来,一团无名火焰在心中燃烧起来。


  可是想到王建,强烈的负罪感涌上心头,但因为老公的无法满足,让她心中无比挣扎难受。


  伴随这种强烈的矛盾,苏雯不知自己的俏脸早已通红无比,在老马的不断摁压下,她克制不住的夹紧了双腿,身体涌来一阵酸爽,跟着便澎湃而出。


  感受到苏雯的身子轻微颤抖,还有那用力压制的细微娇吟,老马知道苏雯已经动了情,而且细细一嗅,还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香甜味道从巴掌大小的布料下弥漫而出。


  现在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老马正琢磨着应该如何更进一步的时候,突然间,一阵鞭炮声突然噼里啪啦响了起来。


  “啊……”


  从小生活在城里的苏雯被这炸响吓了一跳,她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转过身也没细想身后的男人是老马,张开双臂将他紧紧抱在怀中,如同八爪鱼一样紧紧的拥紧老马……

  “叔叔,我害怕……”


  苏雯很快便感觉到自己的柔软和老马的挺立接触在一起,一阵酥麻的快感席卷全身。


  她不由哆嗦了一下,这种感觉无比舒服,可带给自己这种感觉的人是和自己父亲年龄一样的男人,虽然非常荒唐,但外面鞭炮声还在不断响起,她又不想离开这个可以给她安全感的男人。


  强烈的挤压感让老马舒服的大脑空白,他迫不及待摸索着怀中美人的香背,享受着苏雯带给他的酥麻快感,一边用力摁压脊椎两边的穴位。


  二人紧紧相拥在一起,老马每一次用力摁压,苏雯都会感觉自己被电流击中。


  这种细胞爆裂的感觉一波又一波席卷全身,让她将老马紧紧的抱在怀中,想要放肆的喊叫出来,宣泄自己的爽快感觉。


  “嗯……”


  在老马健壮的身体和手指的摁压下,苏雯最终还是无法克制的喊叫了出来。


  她虽然很爱王建,可是和王建在一起这么多年,时间最长的一次也就只有两分钟,苏雯还没完全有感觉便草草了事。


  她听同事说女人得到满足有种飞入云端的感觉,可因为王建,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得到身为一个女人应该得到的满足。


  此刻自己正坐在一个成熟结实的男人身上,而且自己的上身还挤压在对方胸口,柔软也被不断的摩擦,她早就想让一个强有力的男人将自己送上云端了。


  可一想到老马的身份,苏雯还是有些抗拒,但这种感觉真的太舒服了,身体的本能让她变得神志不清。


  只要我坚守最后一丝防线,就不算对不起王建了。


  苏雯虽然如此安慰自己,可更进一步的荒唐想法就好像究竟一样,冲刷着她未曾被满足过的大脑。


  老马知道苏雯已经彻底动情,便轻抚香肌,在她耳边轻声说道:“雯雯,人体的穴位都是互通的,现在你后背的穴位已经摁压了一遍,还有两个穴位没有摁压……”


  “叔叔,那你快点帮我按压一下吧。”老马的轻抚让苏雯浑身痒痒,她享受的眯起眼睛,娇喘连连,好像没有了骨头一样趴在老马身上。


  “那两个穴位在你大腿内侧,只有你脱了裤子,不然穿着裤子,位置可能会搞错的。”老马说完在苏雯耳垂吹了口热气。


  苏雯机灵灵颤抖了一下,她的体温急剧升高,意识也迷离起来,整个人就好像要化为一滩水一样。


  “叔叔,不能这样……”


  苏雯虽然已经彻底意乱情迷,她脸颊通红,浑身发烫,如同泥鳅一样扭动娇躯,可最后一丝道德还是让她不能就范。


  自己有老公,而且眼前这个男人都可以当自己父亲了,她要是没能坚守住最后一道防线,那就是对爱情的背叛。


  虽然是拒绝,可这曼妙的抗拒声听在老马耳中,却成了诱惑。


  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老马不顾有气无力反抗的苏雯将她放倒在床上,抓住贴合在娇臀上仅剩的布料猛地用力,苏雯那里便暴露了出来。


  眼前的美景让老马差点喷出了鼻血,他大口吞咽唾沫,直勾勾盯着二十多年未曾看到过的年轻身体。


  苏雯羞愧的闭上眼睛,急忙夹住了双腿,虽然抗拒,但身体的极度渴望却让她无法做出果断的反应。


  “雯雯,别紧张,放轻松一点……”


  老马气喘如牛,急不可耐分开苏雯紧夹的双腿,摸索着来到光洁白皙的大腿内侧轻轻摁压了一下,道德的背叛和身体的渴求凝聚在一起,让苏雯娇喘连连,身体也剧烈扭动起来。


  听到这美妙的喃呢妙音,老马见时机已经成熟,迅速将自己的裤子褪到膝盖,对准位置,猛地朝前挺了过去……

 就在老马马上要得逞时,如同烂泥般瘫软的苏雯感觉到一股无比炙热的气息喷涌在最为柔软的地方。


  她从来都没有被王建满足过,甚至从未感受到这种炙热的气息席卷全身,但饶是她闭着眼睛,依旧知道散发着炙热气息的东西是什么玩意儿。


  想到一会儿自己饥渴的身体就要被填充,她的脑中闪现出王建的身影,理性瞬间将身体的渴求所战胜。


  此刻自己正一丝不挂的躺在老马面前疯狂扭动身体,这种羞耻感让她急忙将双腿紧紧夹住,同时也慌忙从床上坐了起来。


  老马见苏雯已经清醒,不敢继续霸王硬上弓,趁着苏雯还没睁开眼睛,迅速提起了裤子,装作关切询问:“雯雯,怎么样?好了吗?”


  “好多了……”


  苏雯脸颊羞红,娇嗔看了眼老马,下意识朝裤子瞥了一眼。


  可是见老马裤子虽然鼓囊囊的,但并没有任何东西暴露出来,她的心脏跳动的更加迅猛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