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多夫同时上H共妻_吸着你的小豆豆高潮了的-

2021年7月16日09:24:43 发表评论

刘峰再也忍不住了!他的手往那个地方滑去,只觉得身下这个女人那个地方一片湿润,犹如陷入了一片沼泽地。


时候到了!


 一女多夫同时上H共妻_吸着你的小豆豆高潮了的-

“啊!”随着刘峰的进入,两个人都忍不住发出了一身喟叹。


刘峰虽然多年来第一次入巷,但到底本钱还在;晴晴虽然也是久经沙场,但年轻到底就是紧致,两个人都是这方面的技术性人才,又都深谙两性知识,这一亲密接触,便是实实在在的金风玉露一相逢。


刘峰把年轻时的经验全都施展了出来,晴晴被弄的花枝乱颤,娇喘连连,口中含含糊糊的说:“这辈子都还没这么舒服过……”


晴晴晃动着自己浑圆的臀部,牵动着浑身美妙的曲线,动情的发出欢愉的呻吟,将这间出租屋点缀成了人间天堂。


刘峰全身心地投入进了晴晴身体,晴晴也完全臣服于刘峰非同一般的能力,两个人都忘记了年龄,忘记了差距,忘记了现实,更忘记了地上的房东红姐。


刘峰似乎从未有过如此酣畅淋漓的感觉,他只觉得自己像是在爬山登顶,越登越高,越攀越高,随着晴晴的剧烈抽搐,他突然间头脑如同升入天堂般一片空白,畅快的感觉一下如山洪暴发般攻来,直冲脑门。


两人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刘峰终于上缴了这些年的存粮。


抱着晴晴,一种近似虚脱的感觉伴随着极致的舒畅从刘峰体内爆发出来,晴晴的身体也是一阵颤栗,她第一次享受到这般极致的巅峰,不由得眼神慵懒,神情餍足,满足的趴在刘峰的怀里,享受地微笑着。


“教练,想不到你这么厉害!”晴晴的脸红扑扑的,全是巅峰过后的潮红。


刘峰嘿嘿一笑,说:“知道老子的厉害了?以后不要叫我教练,叫李哥!”


晴晴毫不扭捏,在刘峰的脸上印上甜甜的一吻,脆生生的说:“李哥,我以后还想跟你做!”


就这么娇娇软软的一亲,刘峰的伙计又准备开火了。


晴晴被他满足到了极致,满心都是他的好,反复地抚摸着他那里,甚至主动低下头来,让他直接感受到了美人的特殊服务。


佳人美意,任何男人都要当场把持不住,刘峰只觉得又积蓄好了战斗的能量。


抱着软绵绵的娇躯,刘峰心猿意马,他很想来个梅开二度,可是药性经过一次发散后,他的理智也仿佛在此刻找了回来。


清醒过来,刘峰又是懊恼,又是愧疚。


从驾校出来后,刘峰便到了秦然的家里,秦然也是他的一位学员,拿到驾照之后,一直对刘峰心存感激,约好的今天到她家里吃饭。     


刘峰推开了秦然家虚掩着的房门,在看到秦然竟然抱着四个月的儿子,在那里喂奶以后,一下子呆在了那里。


“刘叔,溢奶了,快给我拿毛巾过来。”秦然冲着刘峰一笑,却并没有意识到将xiōng脯暴露在刘峰面前有什么不妥,用嘴呶了呶茶几上的毛巾。


“刘叔,你看我这样能擦么,还不快帮我。”看到刘峰拿起了毛巾竟然直接递给了自己,秦然有些不满的来了一句。


“我帮你擦……”看着秦然露在了空气中,如rǔ鸽一样的xiōng膛,刘峰忍不住咕咚一声,有些颤抖的手伸向了秦然白玉一样的xiōng膛。


“刘叔,你还真擦呀。”秦然突然吃吃的笑了起来,这一笑,带动着xiōng前那雪白的两团不停的晃动着,让人一阵眼花瞭乱。


“我……”看到秦然只是在戏弄自己,刘峰不禁有些邪火上升,手猛的往前一伸,直接按上了一团雪白和柔软:“助人为乐是我的本份。”


秦然没有想到刘峰的胆子竟然这么大,心中顿时一怒,但感觉到刘峰粗糙的大手按在自己xiōng前给自己带来的那种酥痒感觉以后,却又忍不住一阵心跳加速。


“小然,真看不出来,你发育得还挺好的。”在秦然还没有发怒之前,刘峰将手缩了回来:“真羡慕小李呀。”


小李是秦然的老公,普通上班族,名叫李先。


“刘叔,你会一下,我去洗个澡,奶溢了一身,怪难受的。”秦然并没有接刘峰的话茬,也没有发怒,而是扯下衣衫以后,将儿子递给了刘峰。


刘峰点了点头,哼着小曲哄着秦然,但目光却在注意着秦然的动向,刘峰突然发现,灯光下的秦然,特别的妩媚,特别的妖娆。


卫生间里响起了水声,刘峰的心里像是有几万只蚂蚁在爬一样,有心想要窥视秦然洗澡的样子,但看着关得紧紧的门,却又只能望门兴叹。


“小然,洗干净一点啊,等会你老公回来了,一定会好好疼你的。”心中的邪恶得不到满足,刘峰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冲着卫生间里吼了一声。


“刘叔,你就会笑话人家。”卫生间里隐隐传来了秦然的回声。


秦然的声音又软又腻,刘峰的心中燃烧起了一团火。


“啊……”卫生间里突然传来了秦然的一声轻呼。


“怎么了……”刘峰吓了一大跳,将小宝往沙发上一放,一个箭步冲到了卫生间门口。


“地滑,摔了一跤,爬不起来了。”秦然有些痛苦的回答着。


“让我看看。”刘峰下意识的抓住门把手一拧,门开了。


卫生间里,秦然仰面八叉的倒在地上,私密完全呈现在了刘峰的面前。


秦然的毛发虽然并不浓密,但是却很黑,中间那条沟,现在亮晶晶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诱惑。


“刘叔。”秦然显然没有想到刘峰会打开门,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方寸之地,一脸的娇羞。


“这不是担心你么。”刘峰仿佛跟没看到秦然的反应一样,来到了秦然的身边,一把抱起了秦然。


“刘叔……”感觉到身体有些失衡,秦然连忙勾住了刘峰的脖子。


刘峰感觉到,入手入一片光滑细腻,而且秦然白花花的身体,完全暴露在了自己的面前,一个没忍住,下面翘了起来,正好顶在了秦然的臀上。


在这一瞬间,秦然的身体明显僵了一下,但却没说什么,而是咬着嘴唇看着刘峰。


“我抱你去卧室。”刘峰一开始还有些心虚,但看到秦然并没有什么反应以后,放下了心来,抱着秦然就往卧室里走。


每走一步,刘峰都会颠秦然一下,每颠一下,刘峰的下身就会顶秦然一下。


快进卧室的时候,秦然的脸已经红得跟苹果一样,但却并没有责怪刘峰近乎邪恶的举动。


刘峰将秦然放在了床上,秦然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躺下的时候,手猛的一带,刘峰失去了平衡,直接压在了秦然的身上。


此刻,刘峰距离秦然的樱桃小嘴不过一公分的距离,能闻到秦然嘴里喷出来的如兰的香气。


刘峰很想吻下去,但却还是挣扎着爬了起来:“小然,怎么样,好点了没有。”


“还是好疼。”秦然皱着眉头,拉过被子盖在了自己身上,但却将一双白玉一样的大腿暴露在了空气中。


“我帮你看看。”刘峰顿时紧张了起来,抓住了秦然那只扭着了的脚,仔细的检查着。


秦然的脚很美,看起来纤巧而可爱,也许是洗过澡的原因,并没有什么异味。


秦然的皮肤更光滑,如同抹了一层油一样,刘峰费了好大的劲,才没有让秦然的脚从自己的手里滑落。


“有些肿,但应该没伤着骨头。”刘峰直接坐在了床边,将秦然的脚架在了自己的腿上,一边说,目光一边沿着秦然白玉一样的大腿一路往上。


透过被子,刘峰隐约可以看到秦然两腿间的风景,虽然模模糊糊的,但却异样的刺激。


“刘叔,那怎么办,我明天怎么学车。”秦然有些委屈的看着刘峰。


“我以前学过按摩,帮你按一下,明天就不会有大问题了。”刘峰说着,也不管秦然同不同意,抓着秦然的脚按了起来。


“嗯……”也不知是不是疼痛,秦然竟然shēnyín了一声,而且随着刘峰的力度越来越大,秦然的shēnyín声也越来越大。


刘峰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秦然的两腿间,尤其是在看到秦然的小妹竟然随着大腿的晃动而蠕动着以后,又一次翘了起来。


“怎么样,好一点了没……”刘峰的胆子越来越大,手上一用劲,让秦然的脚在自己的鼓包上轻轻蹭了一下。


“刘叔……”秦然咬着嘴唇,似乎感觉到了刘峰的不轨,脚开始往回缩。

“如果你不想下不了床的话,最好不要动。”刘峰却一脸的严肃,手上用着劲,一下一下的用秦然的腿在自己裤子上的鼓包上蹭着。


虽然隔着一层裤子,但刘峰还是感觉到了异样的刺激,力度越来越大,下面传来了一种要bàozhà一样的感觉。


“刘叔,好像好多了,谢谢你了……”面对着刘峰越来越火热的目光,秦然似乎有些害怕了,又一次将脚往回缩了缩。


“不行,还没按摩完,效果会打折扣的。”刘峰正享受着那种刺激,又怎么会轻易放过秦然,一脸严肃的来了一句,同时将秦然的脚在自己的裤子上重重的蹭了一下。


“刘叔……”这一下显然有些惹怒了秦然,秦然猛的将脚往回一缩,眉目之间已经有了一丝恼意。


刘峰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更知道如果这一层揭破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心中有些发虚。


但就这样放过这个迷人的少fù,刘峰却又有些不甘,所以下意识的望向了被子里,想要再满足一下自己猎奇的心理。


也许因为按摩的关系,被子已经被撑开了一些,借着灯光,刘峰可以清楚的看到,那片鼓鼓的地方,竟然泛着一片水光。


刘峰清楚的记得,在将秦然抱到床上的时候,那个地方的水已经干了,但现在又泛起了水光,这是不是证明秦然有了反应。


但刘峰却又不敢去证实自己的推断,只能悻悻的站了起来。


秦然都这样了,这茶自然喝不成了,刘峰只能起身告辞。


“刘叔,你别多想,我只是不习惯这样,没别的意思。”在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秦然弱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刘峰的嘴角露出了一丝邪笑,自己刚刚的所做所为,已经不能单纯的用邪恶两个字来形容,但秦然不但不生气,反而向自己道歉,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秦然还想要跟自己学车,不敢得罪自己。


刘峰突然间明白了,为什么在学车的时候,自己明明做出了那么过份的举动,秦然都不吭声,突然间觉得,如果自己能好好利用秦然这样的心理,也许推倒秦然的计划进行起来会事半功倍。


正准备离开,门却开了,李先提着一大袋东西进了门。


“刘叔,来了啊,喝两杯再走,我买了烤鸭。”李先对刘峰会在自己家里并不意外,一脸得意的提着袋子在刘峰的面前晃了晃。


“那就喝两杯。”闻着香喷喷的烤鸭,刘峰也来了精神:“不过得说好,这酒可得我去买。”


来到小区门口的超市,刘峰拿了两瓶小烧,但想到李先的家境,却又将小烧放了回去,拿了两瓶清酒,这才哼着小曲进了秦然的家。


秦然已经换上了一身睡衣,正在哄着小宝。


李先看到了刘峰手里提着的酒,眼前顿时一亮:“刘叔,让你破财了。”


“这才几个钱,也称得上破财。”刘峰一脸嗔怪的道,刘峰教了这么多年学生,平日里那些学员送的,再加上工资,属于那种不太差钱的主。


两人在那里喝了起来,李先一个劲的称赞这是好酒,惹得秦然在一边直翻白眼,心中暗骂李先没见过世面。


酒才喝了一瓶,刘峰就有了头重脚轻的感觉,连连推辞说喝不了了,李先却不放过刘峰,最后,刘峰迷迷糊糊的趴在了桌子上。


“老公……不要……刘叔还在……”刘峰是被秦然的呻吟声吵醒的,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当看到眼前一幕的时候,下身一下子翘了起来。


对面的沙发上,秦然半躺在了沙发上,李先蹲在了秦然的面前,头正在秦然的两腿间拱动着。


秦然有些不安的扭动着身体,双腿却叉得开开的。


“不要紧……刘叔喝醉了……醒不过来的……”李先回应着秦然,但因为嘴里含着东西,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但万一醒……过来怎么办……”秦然的喘息声更重了,但眼睛中的春意却越来越浓。


“醒过来……我就让他……草……死你……”李先又喃喃的来了一句,接着就是如小狗tiǎn水般的声音。


“你个变态……你难道喜欢你老婆……被别人……搞……”秦然的手直接按在了李先的头上。


“你不变态……?”李先抬起头来,冲着秦然一笑:“不变态,你听到要让刘叔搞,会湿成这样。”


“你讨厌死了……”秦然推了李先一把,又将李先的脑袋按向了自己的腿间。


刘峰听着夫妻两人的对话,下面肿得有些发疼,但却也知道,这是夫妻两人的闺中乐事,如果让他们发现自己醒了,那玩笑可就开大了。


“来……帮帮我……”良久以后,李先站了起来,手忙脚乱的将裤子脱了下来。


“怎么还这么……软……”当看到李先的样子时,秦然眼中闪过了一丝失望。


“你弄弄不就起来了么……来……宝贝……”李先喘息着,将秦然拉了起来。


“真是服了你了……”秦然一脸不满的来了一句,却还是在李先的面前蹲了下来。


这样的动作,使得秦然白花花的臀,完全展露在了刘峰的面前,刘峰如同看到了香喷喷的馒头,忍不住大大咽了一口口水。


客厅里响起了咕滋咕滋的水声,中间还夹杂着秦然的喘息声,秦然的头动得越来越厉害,身体也跟着晃动了起来。


从刘峰的位置看过去,秦然的小妹已经泛起了一层水光,尤其是在看到有一丝透亮的水线,顺着秦然的大腿往下滴时,刘峰忍不住重重在自己的裤子上重重的按了一下。


“小骚货……真骚……”李先的喘息声越来越重,喃喃的骂着,伸手去抓秦然的胸。


秦然更加xìngfèn了,口水顺着嘴角滴了下来。


“老公,差不多了……快进来……”又是两分钟后,秦然坐在了沙发上,握着李先就往自己的身体里面塞。


“嗯……好舒服……”虽然不是被塞得很满,但秦然却还是满足的呻吟了一声。


“看我怎么……干……死你……”李先也来了精神,对着秦然就是一阵乱捅。


秦然哇哇的怪叫了起来,才被李先捅了两下,身体就软在了沙发上。


“老公……我在上面……”秦然一把将李先推倒在了沙发上,握着李先,缓缓的坐了下去。


刘峰能看到李先被秦然下面那张小嘴一点一点吞没的样子,手悄然抓住了床单,他在恨,恨为什么被秦然骑在身下的那个男人不是自己。


秦然如同一个跃马扬鞭的女骑士,疯狂的起落着,兴奋的时候,还时不时用手去揉着自己胸前的雪白。


刘峰被眼前这一幕深深的刺激到了,为了看得更真切一些,眼睛越睁越开。


就在这个时候,秦然无意之间一扭头,正好看到了睁着眼睛的刘峰。


刘峰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心中暗道了一声:“完蛋了……”

刘峰知道,如果秦然尖叫起来,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在这一瞬间,涌动着一股如坠冰窖般的寒冷。


“老公,我们去房间吧……”秦然的声音响了起来,但却不是揭穿刘峰的话。


“好好的,干什么要去房间啊……”李先有些不满,但还是听了秦然的话,抱着秦然进了房间。


刘峰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同时心中升起了一股怪异,秦然竟然没有拆穿自己,这是为什么?


“刘叔,你没事吧?”第二天上车的时候,秦然有些不自然的和刘峰打着招呼。


刘峰知道秦然指的是自己喝多了的事情,微笑着摇了摇头,还是让秦然第一个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


“今天我们要跑长途,晚上不回来,你们洗漱的东西都带好了没。”等所有人都上车以后,刘峰问了这么一句。


“好了,走吧。”看到车上的人都点了点头以后,刘峰冲秦然来了一句。


秦然其他的方面都很好,就是起步停车一直都过不了关,尤其是想到,昨天那羞人的一幕都落在了刘峰的眼里,秦然更是一阵心慌意乱,熄了好几次火。


“小然,不要紧张,你能行的。”刘峰一脸鼓励的看着秦然,手在秦然的大腿上拍了拍,真滑。


“挂档,挂裆……”看到车子虽然跑了起来,但秦然却迟迟没有挂档,刘峰又拍着秦然的大腿。


想到秦然不敢得罪自己,刘峰在秦然挂上挡以后,却并没有把手缩回来,而是轻轻的抚摸着。


秦然的目光有些闪烁,她能感觉到刘峰是在故意占自己便宜,有心想要将刘峰的手拍开,但想到惹怒了刘峰,也许这一次长途自己再也摸不到方向盘,却又不敢。


感觉到了秦然的顾忌,刘峰的胆子越来越大,手竟然一路往上。


秦然的脸慢慢的红了起来,她咬着嘴唇,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


“放松,不要一直这么紧张,要不然,会累死你的。”刘峰如一个敦厚长者般提醒着秦然,但手下却做着十分邪恶的事情。


手指在那条缝隙里轻轻的探着,隔着短裤体会着里面散发出来的温热又潮湿的气息,刘峰又翘了起来。


秦然的表情越来越不自然,腿也不安的夹在了一起,想要阻止刘峰的动作,但却根本阻止不了。


那丝丝的酥麻,又不停的刺激着秦然的神经,秦然提醒着自己,不要流出来,不要流出来,但却根本控制不住身体的反应。


“吱……”终于,秦然狠狠的踩下了刹车,大家都没有防备,就连刘峰,都吓一点撞到车上。


“刘叔……对不起……”当看到刘峰的目光一冷以后,秦然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小不忍乱了大谋,心慌意乱的来了一句,同时微微叉开了腿。


刘峰明白了秦然的意思,绷着的脸慢慢的缓和了下来:“没事,谁刚刚上路都有踩错油门的时候,慢慢来,不要紧张。”


几乎一上午,都是秦然在开着车,车子开得很慢,一般都保持在二十公里左右的时速。


刘峰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能感觉得到后排座三个学员的不满,但却一直没有换人。


“刘叔……”中午,在休息的时候,秦然怯生生的来到了刘峰的面前。


“怎么了……”刘峰眯着眼睛看着秦然。


“我想上厕所,你能不能帮我看着点。”秦然用目光扫了扫三个围在一起聊着天的学员。


“没问题。”刘峰点了点头,只是在看到秦然打开了后备箱,从行礼包里拿出了一条内裤以后,心中一动。


蹑手蹑脚的跟在了秦然的身后,在看到秦然躲在了一棵树后以后,刘峰走到了斜对面,从半人高的草丛中探出了头来,盯着秦然的举动。


秦然并没有蹲下来尿尿,而是有些心虚的左右打量了一下,看到刘围静悄悄的以后,咬着嘴唇,从包里拿出了一根黄瓜。


当看到秦然小心的将一张油布纸摊在了树下,又靠着树坐了下来以后,刘峰有些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显然超出了刘峰的想象,因为秦然竟然将短裙脱到了膝盖处,一只手在两腿间轻轻揉着。


刘峰看到,随着秦然的揉动,那片胀鼓鼓的地方,又开始泛起了水光。


刘峰似乎闻到了一股淡淡的sāo气从秦然的两腿间弥散了出来,下身又胀得难受。


秦然的脸越来越红,始终紧咬着牙关,努力不让自己在那种巨大的刺激下shēnyín出声。


好一会儿以后,秦然才持着黄瓜,扒开了那条缝隙,慢慢的将黄瓜送了进去。


“咕咚……”刘峰大大的咽了一口口水,更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这香艳的一幕。


秦然的动作,一开始还是怯生生的,但随着大腿根的水越来越多,她的动作也越来越疯狂。


慢慢的,秦然仰起了秀美的脖子,嘴巴张得大大的。


刘峰清楚的看到,黄瓜每往外拨出,都会带着那条缝隙往外翻,一大股透亮的水会随着黄瓜涌出来,进去的时候,又只剩下了指节大小的一部分在外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