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我小豆豆要尿了-伏在她的两腿之间吸允豆豆|_

2021年7月16日09:16:09 发表评论

再看饭桌前的老刘,心底同样不能平静,浴室里传来的淅淅沥沥水声,像猫爪挠心一样折磨,让他根本就坐不住。



两分钟后,老刘还是没能忍住,小心翼翼走到浴室门口,隔着磨砂玻璃,依稀能看到王玲窈窕的身姿。


 揉我小豆豆要尿了-伏在她的两腿之间吸允豆豆|_


这下老刘更按捺不住了,四处观察,看到门的一侧有处较大的缝隙,急忙趴在上面,眯着眼睛往里看。



而此时的王玲冲洗一番后,开始打沐浴露,白皙的玉手放在饱满上,眼神有些迷蒙。



其实她对那方面的需求是很强烈的,不单单因为身体和年龄到了一个成熟阶段,更多的是因为她老公根本不能让她得到满足,每次都是草草几分钟了事,那种感觉特别空虚。



一直压抑着的情绪,今天被老刘几次三番有意无意的挑动,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



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通过方才短暂的接触,王玲能够想象的到老刘的资本有多么雄厚。



这么想着,王玲就有些受不了了,她半咬着嘴唇,既害羞又兴奋,小手不知不觉的放在......



可王玲不知道的是,她这一切的行为全都被老刘看在眼底。



本来犹豫不决的老刘,看到这一幕后,猛地生出一个疯狂的想法……

老刘根本没想到,外表温柔贤惠的王玲,竟然会在孤男寡女的情况下,躲在卫生间里......



女人通常会比男人矜持的多,一般不会做出这么不堪的行为,更别说一直给人小家碧玉印象的王玲了,以她脸皮薄动不动就害羞的性格,除非是真的忍不住了,才会做出这种事情。



如此看来,这个自己眼馋不已的尤物,是真的想要男人的滋润!



换而言之,今晚单独和她相处的自己,如果再大胆一下,说不定有可能直接把这尤物拿下!



这么一想,老刘心中模糊有了一个计划,强忍着激动的心继续窥视,直到王玲开始穿衣服,他这才悄悄摸摸的回到座位上。



刚洗完澡的王玲头发湿漉漉的披散着走出来,她掩饰的很好,只不过脸蛋还是红扑扑的,对着老刘不好意思笑了笑,“刘师傅,让你久等了。”



老刘闻着她身上散发的沐浴露香气,心神意动,和善说道:“没事,应该的。”



两人相对而坐,动筷开始吃饭,期间老刘一直在等机会,大约过了五六分钟,他在一次夹菜的时候,不小心碰到桌上的水杯,好巧不巧的是,水杯倒的方向正是王玲那里。



没有任何准备的王玲直接被温水洒了一身,薄薄的睡裙被浸湿大片紧贴在肌肤上,尤其是被老刘重点关照的胸前位置,更是全都湿了......



“哎呀!”王玲惊叫一声,下意识的后撤了些。



而老刘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不停道歉,压根不给王玲反应的机会,抄起桌上的手纸就凑了上去。



“小玲,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给你擦擦!”



嘴边说着,就已经触碰上王玲胸脯,下一秒,难以言喻的绝妙手感就让老刘完全沉浸在了其中,激动的呼吸都在发抖。



王玲当即一惊,想要拉开老刘的手,可不知怎的,被老刘摸到的瞬间,就感觉一股电流从全身袭过,莫名的没了力气......



她久旷难耐的身体本就敏感的不行,现在四肢绵软无力,做不出有效的挣扎,只能勉强保住清醒,强忍着舒适艰难开口。



“不……不要这样……你走开。”



老刘哪舍得走,见到王玲没有特别激烈的抵抗,顿时明白自己那个猜测是对的,这个女人绝对是渴望着那些!

看着王玲这小脸嫣红的样子,老刘内心简直亢奋的不行。



“烦心吧小玲,我会好好对待你的。”这样说着,老刘上下其手,还准备进行最后一步,然而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剧烈的敲门声。



“小玲,你在家吗,快开门,我忘带钥匙了。”门口,站着一名廋廋高高的男子,穿着黑白格子衬衫,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他叫孟长河,是王玲老公,同时也是一名高中历史老师。



听到这声音,王玲如梦初醒,脸上绯红快速褪去,神色也顷刻慌乱了起来。



“老....老刘,我老公回来了,你赶紧找个地方藏藏。”说着,她快速把老刘推开,然后跑到门口。



同一时间,老刘也是一脸紧张,四目扫视之下,他的目光在电视柜旁的窗帘下聚焦,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他就小跑了过去,躲在了窗帘下,隐约间可以看到客厅内模糊的家具摆设。



“老公,你不是出差去了吗,怎么突然就回来了?”打开门后,王玲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微笑着说道。



“哎,我这不有个U盘忘家里了,里头还有一些重要讲课文件,趁着还有一些时间,赶回来拿呢。”说着,孟长河便走进卧室,拿完自己东西后,他看了一眼王玲,突然感觉眼前的妻子妩媚的不行。



“老婆,我发现今天的你特别漂亮....”嘴角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孟长河道。



“死鬼,你是不是想了?”多年夫妻,王玲自然明白孟长河笑容里的意思。



“哈哈!还是你懂我!”说着,孟长河直接横抱住王玲,将她放在客厅沙发上,然后开始宽衣解带。



“哎,老公,咱们能不能进卧室啊.....”好像想到了什么,王玲道。



“去卧室干什么,还是在沙发上比较有感觉,来吧老婆,这次我让你好好享受,保证你能体验到不一样的感觉......”这时的孟长河,已经把腰带解开......



不多时,王玲便开始发出旖旎的声音,连带着这一小片空间内都充满了暧昧气息。



听到这声音,老刘也有些按捺不住了,他小心翼翼抬起手,把窗帘掀起一角,很快,便瞧见了那血脉贲张的一幕....



忍不住吞咽了几口唾沫,老刘的呼吸也渐渐急促了起来,实在是难受,他干脆把手探下......



大概过了几分钟左右,老刘闷哼一声,同一时间,孟长河也是发出愉悦的声音,随后从王玲身子上爬了下来。



“怎么样老婆,我的表现还可以吧?”提起裤子的时候,孟长河有些得意洋洋道。



“什么可以不可以的,你每次不就几分钟么.....”白了孟长河一眼,王玲突然想起老刘那伟岸身姿,也不知道他能坚持多久,如果不是因为孟长河的打断,恐怕现在的她已经....



想到这儿,她面色一红,脑海中浮现一副特殊画面......

“老婆,我先走了,等我出差回来再战。”嘿嘿一笑,这时的孟长河,已经穿戴好了衣物。



“行啦,你赶紧去吧。”对于自己的老公,王玲并不太感冒,毕竟现在的自己不过二十六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可孟长河却远远不能满足她的需求,又怎么可能不会让她生出异心?



莫名间,她又想起了老刘,虽然这个男人年纪挺大的,可依旧雄风不倒,似乎很容易就能满足她的需求。



“小玲,刚才没给你添麻烦吧?”眼看着孟长河走了出去,老刘也从窗帘后走了出来,脸上带着尴尬的笑。



“没...没有呢......”想到自己之前和老公在沙发上做,还是当着老刘的面,王玲面色不由一红,还挺不好意思的,忍不住抬头问道,“你....你刚才没看到什么吧?”



“你放心吧,我刚才什么都没看到,就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不过你们是夫妻,小两口嘛,这些都可以理解。”明白王玲的尴尬之处,老刘赶紧说道。



当然,他也不可能傻乎乎的承认自己不光听了声音,还主动掀开窗帘偷看了那种场面,王玲的丰腴姿彩,还有那搔首弄姿的样子,在他脑海深处深深烙印着,久久挥之不去。



正说着,老刘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抱歉,我先出去接个电话。”说着,老刘赶紧走到阳台,按下了接听键。



“你好,老刘吗?”电话那头,是一道稚气未脱的女声。



“是啊,怎么了菲儿?”老刘道。



打电话过来的,是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她叫雪菲儿,好像是一名网络女主播,同时也是老刘楼下的租客,一个星期前刚搬过来的,因为长得漂亮的缘故,当天就被老刘以电路维护的名义互换了号码。



当然,老刘只是留个念想而已,他也做梦都想不到这小妮子会主动打电话给他,细细一问才知道,原来这小妮子卫生间的灯坏了,自己又不会换,稀里糊涂的,也就拨通了他的电话。



挂断电话后,老刘也顾不得许多,和王玲打了个招呼后,匆匆离开,较比王玲的成熟,雪菲儿倒是显得青春靓丽,满足了老刘对初恋的所有幻想。



大概过了十五分钟,老刘回到家,换了一条干净的裤头后,又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着装,方才提起工具箱,来到楼下。



没想到,雪菲儿就在门口翘首以盼,眼见老刘出现后,立马招呼了起来。



“哎,老刘,你总算是来了!”这会的雪菲儿还挺高兴的,眉眼间都带着别样的神采。



“等多久了菲儿?”说话的时候,老刘的目光不经意间在雪菲儿身上打量了几圈,此刻的她穿着一条白色小裙子,露出两条嫩白大长腿,充满青春活泼的气息。



莫名间,老刘只感觉自己的内心如枯木逢春般,渐渐沸腾了起来。



“也没多久,就十几分钟的样子吧。”回答着,雪菲儿将老刘带进屋内,“对了老刘,先给你泡杯茶吧,我这里刚好有上好的龙井,粉丝前几天给我送的。”



“先不急,还是正事要紧。”这会的老刘,充分发挥了职业精神,三下并作两步就走进了卫生间。



同一时间,他的目光在洗衣机旁的一堆衣物下聚焦,这是雪菲儿换洗的衣服,还有几件内衣摆在最上头,充满特殊诱惑力......

霎时间,老刘的呼吸就开始急促了起来,浑身血液流速也渐渐加快,脑海中浮现一抹稀奇古怪的场景,是雪菲儿,这个小妮子,如同一只小羊羔,被他肆意......



“老刘,你怎么了?”身后,传来雪菲儿的声音,她并没有意识到老刘的不对劲,只是感觉气氛有些古怪。



“哦.....没什么......对了,是哪个灯坏了?”抬头看了一眼卫生间吊顶,老刘赶紧转移话题。



“就是你头上那个。”指了指有些乌黑的白炽灯,雪菲儿道。



“行,你这边有梯子吗?”回头看了雪菲儿一眼,老刘道。



“梯子?”目露疑惑,雪菲儿直接摇了摇头,很快,她面色微红,明显有些尴尬。



“没事的,我记得咱们这栋楼的楼道口应该是有一把折叠梯子的,我现在去拿吧。”说着,老刘放下工具包,往卫生间门外走去。



“没事的老刘,我去拿就行了。”雪菲儿自告奋勇,很快就把折叠梯给拿了上来,别看她身子板挺娇小的,也就一米六左右的身高,但抬起梯子来,却丝毫不费劲。



“卫生间地板有些湿滑,你帮我扶住一下,我上去看看。”在雪菲儿扶住梯子后,老刘背起工具包爬了上去,三下五除而就把灯管给拆了下来,同时找到了问题所在,作为一名老电工,这点基本素养还是存在的。



“怎么回事老刘,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下头,雪菲儿问道。



“一些很普遍的问题,灯丝烧坏了,需要换个灯管。”下意识的,老刘低头往下看了一眼,但就是这一眼,让他整个人都有些不淡定了,身下也迅速起了一些反应。



没想到,这居高临下往下看,雪菲儿那小白裙里头的风光很清晰的就映入了他的眼帘......



由于年纪小的缘故,规模并不算大,单给老刘造成的冲击是前所未有的,担心再继续下去会把持不住,老刘赶紧把目光收了回来。



“我这边也没什么新的灯管可以更换,要不然我现在去楼下超市买一个吧?”雪菲儿倒是没有注意到老刘那种带有侵略性的目光,语气还挺随和的。



“行,你去买吧,我在这等着你。”说着,老刘从梯子上爬了下来,在等待雪菲儿的过程中,他的注意力又在雪菲儿那堆衣物上聚焦,鬼使神差的,他抬起手指,捏了上去,旋即还拽在手心里,开始把玩了起来,很快,他双手往上,把这玩意凑上去一闻。



鼻息间,瞬间涌入一股特别的气息,带着浓浓的荷尔蒙,激发着老刘的欲望,他只感觉自己脑海中的血液在此刻彻底沸腾了起来,要炸了似的!



实在忍不住了,他干脆解开裤腰带,准备好好的犒劳犒劳自己,可就在同一时间,卫生间外传来脚步声,似乎有个人正在快速往这边靠近......



玛德,怎么这么快!

听到这声音,老刘的冲动瞬间被理智给拉了起来,电光火石间,他赶紧把那玩意放回了那堆衣物里头,同时提上了自己的裤腰带。



“老刘,我把灯管买回来了。”走到卫生间门口,雪菲儿道,因为剧烈运动的缘故,她俏脸绯红,额角上残留着香汗,显得很是青春动人。



“哦哦....买回来了就好。”故作镇定,在点了点头后,老刘从雪菲儿手中接过灯管,中途还碰触到小妮子那白嫩的手指头,酥酥麻麻的,有如电触,简直让老刘激动的不行。



“老刘,上去的时候小心一点啊。”中途,雪菲儿提醒道。



“没事的,我老电工了,爬过的梯子可能比你走过的路还多,不要紧的。”很有底气的说出这句话,老刘拿着灯管爬上梯子,又从工具包中拿出螺丝刀,开始拧了起来。



因为是老电工的缘故,老刘这动作还挺快的,等安装完毕后,他特地要雪菲儿打了一下开关,伴随着“啪”的一声脆响,卫生间内瞬间被白炽灯光笼罩。



“好啦,灯给你换好了。”微笑着,老刘爬下梯子。



“嘿嘿,这可谢谢你了啊老刘。”嘴角露出由衷的笑意,雪菲儿看向老刘的目中,明显多了一丝崇拜,“你算下多少钱,我给你付一些安装费吧。”



“小事情,收钱就见外了。”摆摆手,老刘无所谓道,“再说大家都是邻居,互帮互助都是应该的,不过,你不是说有上好的龙井嘛,这个倒是可以给我尝尝。”



“好嘞,我现在就去给你泡。”笑了笑,雪菲儿直接走出卫生间。



看着那白色短裙下的两条嫩白大长腿,老刘情不自禁吞咽了一口唾沫,很快,他来到客厅,还坐在了沙发上,眼睛开始四下打量了起来。



屋内的装饰倒是挺简单的,以黑白色调为主,电视柜旁边还摆着几盆绿植,充满一种小清新的气息。



而雪菲儿正背对着老刘,站在饮水机边泡茶,在打开茶叶包装的时候,还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下意识的,她弯腰去捡,但她没有意识到的是,此刻的她穿着短裙,这个动作瞬间让她春光乍现!



老刘的呼吸也开始急促了起来,他甚至有种错觉,这小妮子就是存心诱惑他的!

但这种风光,只是稍纵即逝,很快,雪菲儿就背转身来,将泡好的龙井端到老刘面前,微笑着说道:“来,尝尝吧,小心烫。”



一直以来,老刘都有喝茶的习惯,对茶道也有一些造诣,接过茶杯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掀开盖子闻了闻,一股浓郁的香味瞬间涌入他的鼻息。



“嗯,这茶不错,应该是茶农手工制作的,有一种纯朴的气息,刚好和我的口味。”赞叹上几句后,老刘立马开始品尝了起来。



“呵呵,既然你喜欢喝,那就拿去。”说着,雪菲儿把剩余的龙井拿了过来。



“哎,这怎么好意思呢。”摆了摆手,老刘摇头道。



“没事的,我也不太喜欢喝茶,倒不如喝白开水呢,放着也是浪费,倒不如物尽其用,给真正有需要的人。”漂亮的大眼睛眨巴着,雪菲儿道。



“那行,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老刘倒是没有多作推辞,很快就把东西收下,“菲儿,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要不然我先回去吧,有事情再打我电话。”



在和雪菲儿告别后,老刘往门口走去,然而就在此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嘤咛,是雪菲儿,本是一脸笑容的她神色突然扭曲了起来。



“菲儿,你怎么了?”看着捂着肚子一点点下蹲的雪菲儿,老刘面色变了变。



“我....我也不知道,就是最近肚子老疼,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仅仅是说出这一句话,她便耗费了不少气力,身子蜷缩的更为厉害了,看到这种情况,老刘赶紧示意她不要多说,然后往前走近几步,开始观察了起来。



不到一分钟,老刘便确定了她的病因。



原来,这只是女性最常见的痛经现象,虽然雪菲儿这种比较严重,但主要诱因还是因为生活作息不规律导致的,想来也是,她几乎每天晚上都直播到凌晨,这样怎么能不出问题呢?



在确定情况后,一切都变得好办多了,毕竟,这种痛经现象除了万金油似的多喝热水外,按摩恰恰是一种最理想的疗法,通过指节的良性触摸,挤压几个关键穴位,一般都能缓解下来。



“老...老刘,你...你能看出我是什么问题吗?”这时,雪菲儿又开口了,眼眶中弥漫着泪水,身子更是如筛糠那般抖动着。



“没事的,你也别这么紧张,这只是简单的痛经,基本每个女性都会经历的。”有些心疼地看了她一眼,老刘语重心长地向她解释了一番,旋即说道,“其实我年轻的时候除了电工外,还在按摩馆当过几年学徒,算是有点技术,而痛经这种东西,按摩恰恰是一种最理想的疗法,通过指节的良性触摸,挤压几个关键穴位,一般都能缓解下来,当然,按不按随你,如果你觉得不方便的话,我可以去给你烧些热水,到时候你喝了一样能缓解下来,只是时间长些,可能还要痛苦上一阵子。”



此刻的老刘,已然是医者父母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是毫无杂念的,而雪菲儿在她眼前,只是一位普通的病患,并没有性别上的区分。



大概是出于不好意思,在听到老刘的解释后,雪菲儿确实犹豫了好一阵子,可终究,她还是没有抵御住那种时不时涌来的痛意侵袭,在羞涩中,她缓缓将头点了下来,并道:“老...老刘,你下...下手吧,到时候轻点就行,我怕疼....”



尽管老刘已经将雪菲儿当成了一位病人,但看到她那种含羞的目光,还有几乎乞求的语气,内心还是止不住兴奋起来,脑海更是情不自禁浮现一幕特殊画面...

不过,雪菲儿的话还是让老刘一阵好笑,他年轻时候在按摩馆当学徒的那几年,遇到她这种情况的可不在少数,基本每个女人在他的一番拿捏之下,都会蜿蜒九转,轻哼连连,搞不好其中一半回家后都会留有念想,又怎么会疼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