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疯狂索爱宠兽之主-小哭包和他的暴躁先生-

2021年7月15日09:36:30 发表评论

他知道自己早上容易兴奋,低头一看那里果然抗议般的高高举起......

李小伟看到她的那些小情绪,以及她有意无意往自己下面瞄去的小眼神,略有尴尬,就把双腿夹紧了一些。


他立即打招呼道:“玉兰这么早啊,你等我收拾一下,送你去公司。”


 暴君的疯狂索爱宠兽之主-小哭包和他的暴躁先生-

白玉兰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出声,静默的呆在原地没有直接出门。


李小伟穿戴好出门的衣服,然后送她出去,一向话多的她路上安安静静的,非常尴尬。


没想到她还有些小脾气,他知道生气的女人是不好哄的。


为了缓和一下现在尴尬紧张的气氛,他讨好的说道:玉兰,我给你去买些牛奶吧,早上喝点牛奶好。”


“不用了,现在不想喝。”白玉兰一口回绝了他。


李小伟见她不领情,觉得有些无语,干脆一言不发,加快车速送她到了公司。白玉兰看到他这样的架势,心里更加烦躁,推开车门就要下车。


李小伟想到徒弟让自己好好照顾她,觉得没必要和他一个小丫头置气,马上跟她说;“玉兰,有事跟我打电话,下班我接你回家吃饭。”


“再看吧,公司可能会有事情。”白玉兰虽然语气疏离,但是他看得出来已经缓和一些了。


白玉兰直奔公司的那栋大楼,其实她完全可以和同事一道走的,但是她还是磨蹭的晚走了,没想到居然惹的自己更加生气,而且现在都已经快迟到了。


公司的同事看到她这个样子,招呼都没敢跟她打,但是有人偏偏要撞在她的枪口上。


“白玉兰,你怎么又拖拖拉拉的来上班,像什么样子!”上次拒绝的猥琐上级,这几天一直揪着她,想要找她麻烦,现在迟到刚好被他抓到。


“杨胖海,你哪个眼睛看到我迟到了,你别没事找事啊!”


白玉兰本来心里就突突的往外冒火,现在还来一个触霉头的,也难怪她会不给他面子了。


这要是在平时她还不会那么冲,忍一下就过去了,但是现在的她不想忍。


“白玉兰,你是不想干了吗?”


接着又道:“来一下我办公室,汇报上周工作。”杨胖海觉得自己是一个部门总监,要注意形象,毕竟公司来了那么多漂亮的女同事,再说到了屋里,还不是他想干嘛就干嘛!


白玉兰知道他那些猥琐龌蹉的思想,现在进办公室就等于羊入虎口,免不了会被他咸猪手侵袭,现在想想自己还是太任性冲动了。


白玉兰想找个理由混过去,但是看到周围的同事,都对她避之不及,就连之前向她示好,说要追求她的几个男同事,也是离她远远的。现在没有人帮她,就只能硬着头皮进去了。


杨胖海看见慢吞吞、一脸不情愿走进来的白玉兰,心里暗暗得意,就算你再傲慢又如何,以后还不是得顺从我。


白玉兰看着他色迷迷上下扫视自己的眼神,就浑身不舒服。


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说:“杨总监,今天我不是故意顶撞你的,是我态度不好,今天早退你从我工资里扣吧!”


一脸诚恳的说完,而后低着头。她知道自己要是不主动先说,肯定会受到胖子更大的威胁。


干脆先认错,这样还能获得一些话语权,希望猥琐上级可以放过她。


她觉得自己这样完全是因为李小伟,如果不是他,自己怎么可能会在这个办公室,受到这个为猥琐总监的训斥。


在白玉兰黯然失神的时候,他没有意识到杨胖海悄悄的朝她靠近过来,一只咸猪手已经悄悄的爬上了她曼妙的身躯,最后停留在她的腰上来回摸索。


“玉兰啊,你是怎么啦,家里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你是不是和老公闹别扭让你不开心了,你老公那方面不行的话,可以让我来帮你啊!”杨胖海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大胆了,一路往下缓缓的抚摸到她的大腿根部。


白玉兰忽然惊醒,身子一阵发颤。


急忙往后退了几步,惊慌的说道:“杨总监,我和我老公没有闹别扭,谢谢关心,早退缺勤的事情我已经解释过了,现在要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那我就先出去工作了。”


白玉兰看了看身上凌乱的套裙,发现里面居然是真空的!


她竟然心大的没有穿内搭的打底裤!


虽然这个猥琐总监的碰触让她很厌恶,但是不得不承认,厌恶的同时,自己竟飘飘然的有些享受.....

白玉兰夹了夹了自己的双腿,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杨胖海没有拦着她,冷不丁来了一句:“晚上陪我去见客户,这个策划是你做的,去解释一下。”


白玉兰觉得这根本和自己没有关系,就要拒绝,他又说了一句:“你的策划书有些问题,导致我们和客户合作有问题,但是我都强压下来了,你要还在乎这份工作,你知道怎么办吧?”


“知道了,我晚上去。”白玉兰极其不情愿的答应了。


以前杨胖海为了骚扰公司女同事,说出去见客户骗出去好多次。白玉兰也一样,但是以前都有老公保驾护航,免受了胖子总监的骚扰,现在老公不在家,自己也没有办法了。


现在这个工作是凭借自己的努力,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个位置的,她不想让自己的努力白费,所以才坚持到了现在,没有辞职。


而且白玉兰一直是一个事业心很强、很有能力的女性,就算是结婚以后,她也要求自己经济独立,不去依赖老公。


做个家庭主妇,整天围绕油盐酱醋的生活不是她想要的,所以她不能离开公司。


但是晚上如果去了,就是羊入虎口啊!到时候自己该怎么办?


白玉兰内心犹豫纠结着,师傅的微信弹了出来,说晚上来接她,让她下班提前发消息给他。


这条消息把她从混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想到今天早上自己使小性子,惹得双方都不愉快,就有些犹豫不决。


但是现在也快下班了,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去茶水间喝水的空隙,还是给师傅回了一个信息:


“师傅,晚上我要和总监去红蜻蜓大酒店见客户,你不用来接我了。”


这样说他肯定就知道自己的说的话另有深意,总监是一个好色成性的人。


家里人都听她说起过,这样一来师傅就知道了总监不安好心,但是白玉兰也顾不上不好意思了。


一般见客户都是在红蜻蜓大酒店,所以晚上也会自那里。


听公司里的人八卦,说酒店主管是杨胖海在外面包养的情妇,这样想来白玉兰就放心些了,胖子也不敢做的太放肆,毕竟会惹得他的小情妇不快。


白玉兰把之前的淡妆改成了霸气一点的烟熏妆,想要用气势唬住对方。但是她生来就一副妖魅的样子,现在的妆容显得更加诱惑,让人一看就心神荡漾!


等她洗手间补完妆出来,回到工位,杨胖海就叫她走了。


杨胖海看到这样妖艳的她,脑海里想得都是和她在床上打架的画面。那可真的是香艳无比啊!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很精致,是那种锐利的漂亮。


让人一见就念念不忘,魂牵梦绕的,巴不得推倒她,再和她发生些旖旎的关系来!


“玉兰啊,你可真漂亮啊!以后还是得多带你去见客户,这样签合同也更快些。”说完就一直上下打量着她,这让白玉兰很是反感,快步向电梯间走去。


而杨胖海在后面盯着她,不盈一握的腰肢,那高高挺起的翘臀,手放上去的感觉一定很爽!


随着她急切的走动,黑色紧身短裙往上挪了几寸,露出雪白诱人的肌肤!杨胖海咽了咽口水,恨不得现在就扑倒她,褪去她的短裙亲上去。


“你等着吧,你迟早都是我床上的人!”杨胖海越看越觉得她有味道,而且自己越发饥渴,身上某处也跟着叫嚣起来,全身感觉异常火热。


白玉兰也感觉到背后如狼似火的目光,她知道猥琐总监心里肯定在盘算,怎么才能把自己给吃了。没有穿打底的,她都不敢迈大步子走路,生怕走光。


下班的高峰期,电梯里挤满了人。白玉兰挤在里面,感觉都要透不过气了。


这时候后面有一只手在她的臀部来回摩擦,她知道除了猥琐总监不会是别人,这么多人,想想还是忍下吧,就当是被苍蝇叮了。


她踩着7公分的高跟鞋,有些重心不稳,艰难的往旁边挪了挪,一个没站稳又倒在了旁边男人的身上。


那人还乘机摸了她身前那圆润丰满的两团,偏偏那人还是公司高层,她也不能出声制止,只能忍气吞声,希望快点离开电梯间。


很快,电梯间人都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因为要去最底楼,所以现在就只剩她和杨胖海在里面。


霎时间,电梯的灯突然全灭了。


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这样的气氛最容易引诱人犯罪,尤其是对于那些一开始就打自己主意的杨胖海,那两只咸猪手,现在更加肆无忌惮的探进她的衣服里面......

黑暗中,白玉兰感觉到对方不规矩的双手在她身上游走,心里油然而生一股羞辱感。


“杨胖海,请你放尊重一点。”白玉兰冷声说道。


“玉兰,我要怎么尊重你呢?是这样吗?”说着一双大手就游移在她曼妙的身体曲线上。


“你干什么,你给我住手!”白玉兰没有想到他那么大胆,乘着电梯坏了就对她为所欲为。


她想到这个就更加羞愤不堪,虽然现在周围是漆黑的,但是她心里很难做到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一想到这里她就奋力挣扎,但是这死总监的力气凌驾在她之上,对于她的反抗产生了浓烈的兴趣,乘着黑暗对她更加疯狂的进攻。


白玉兰倒吸一口气,费劲全身力气,终于空出一只被他紧紧钳制的手,一下抓住了他的魔掌,厉声警告他:“杨胖海,今天的行为我可以告你性骚扰。”


“那等你出去再说呗!”


白玉兰呼吸急促,她根本毫无反抗的机会,自己从来没有被除老公以外的人这样对待过。


正在她脑海里一片混乱的时候,突然浑身一阵清凉,让她游离的思绪迅速拉了回来。


老天,这死总监是疯了吗?居然将她肩膀一边往下拉了下来,他这是要干什么啊?


“杨胖海,你住手。”白玉兰急急的喊道,怒气冲冲的甩开了他的手,电梯里还是暗的,再这样下去,难保他不会在这里做出什么事来。


白玉兰扭动着不安的身子,企图躲避他的碰触,殊不知这样不痛不痒的肢体动作只是惹来杨胖海更强烈的征服欲。


杨胖海用一只脚制止住她的扭动。


“玉兰啊,我这样碰你是不是舒服极了呢!”杨胖海呵着热气的嘴唇在她小巧圆润的耳垂上凑了过去。


白玉兰被他折磨的快要疯掉了,今天自己真的在劫难逃了吗?难道真的要被他毁掉吗?


她想要推开他,可是却怎样也使不上力气,全身每一个地方都被他控制住了,她只能被动的承受着恶心的触碰。


白玉兰惶恐的意识到自己的身子起了反应,是那种酥软的感觉。


杨胖海紧贴着她的娇躯,感受到了她的异样,觉得时机到了,立马凑上了她娇艳欲滴的红唇。


这时电梯灯亮了,门也突然开了,原来是维修好了。


白玉兰气急败坏的用高跟鞋重重踩了杨胖海的脚,便气冲冲的离开了,留下杨胖海一人在原地哀号,对她吼道:“白玉兰,今晚要是不来酒店,你就离开公司吧!”


在公司大楼下凌乱的走着,刚刚经历的一切她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杨胖海叫她去见客户心怀不轨,但是她不想失去这份工作,咬咬牙还是走到了他的车前。


打开后边车门,坐了进去。杨胖海对于刚刚的事情还愤怒着,强硬的对她说道:“坐这里!”


他用力拍了拍副驾驶座位的垫子。


白玉兰刚刚差点就要被他吃了,现在还是心有余悸,便没有动。等一下指不定会被你碰触到。


没想到这肥猪总监居然熄火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后面的人一直狂按喇叭,催促他们的车快些往前开。


白玉兰知道他肯定不会罢休,无奈之下只好坐在前面。


“好了,我们快走吧!”杨胖海见她还是没有拧过自己,坐在了他旁边。心里暗暗想,等下你还要在我床上呢,刚刚被打断也没关系,今晚他一定要吃了这个高冷美艳的女人!


师傅到现在都没有回她信息,是不是没有看到呢?还是他觉得早上自己发脾气过分了,生气的不想理她?难道最后一棵救命稻草也要没有了吗?


白玉兰又难过又绝望,眼眸也变得非常暗淡无光。


杨胖海看到那么楚楚可怜的她觉得更加心动了!他向公司和她关系交好的女同事打听过,她家就她一个人,老公都走了,这下自己占有她的的计划就能实现了。


车子到了红蜻蜓大酒店,他们双双走了进去。到了包房白玉兰才发现,屋子是一个情侣包间,摆放的全是玫瑰花,气氛都是暧昧的,她才反应过来杨胖海这是带自己开房来了。


自己早该想到不会有什么客户的,只是骗人的一个幌子。


“杨总监,客户怎么没来?既然没有来,我就先回去了,家里还一大堆的事情没有处理完呢。”


她急急的往门口走去,杨胖海却跑向门口,一把锁了房门,还把房卡踢了出去。


“我们这是早到了,客户还要一会才会来,客户就是上帝,先坐下等会吧!”他用力的钳制她的肩膀,迫使她坐在沙发上。


“这下好了,现在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自己要怎么办呢?”

白玉兰早该意识到他心怀不轨的,上了一次当,现在还要上他第二次当,自己真是愚蠢到家了。她觉得万分懊恼,但是现在偏偏又无可奈何。


“白玉兰啊,我个人觉得你的策划案也是比较出色的,而且平时在公司的业绩我们也是有目共睹。”杨胖海抚着她的香肩道。


“但是近来,我们的根据你做的策划案开展项目,却总是不尽人意,客户也都不满意。”杨胖海继续触碰着她的香肩,还故意扯了扯她上衣的蝴蝶结。


自她来公司的第一天,他就好想像现在一样触碰她,柔弱无骨香肩,嫩滑无比,他早就想试试了,这感觉真的爽翻了啊,要是让她在自己身下遨游,那自己岂不是会像上瘾般舒爽?


白玉兰想起身离他远一点,但是肩膀被他咸猪手死死压住动弹不得。


她其实也一直在想,自己做的策划案想来都为公司老总和客户所称赞,最近却频繁受到客户投诉,上边也一直在给她施加压力。


她试探性的问了下主管,但是他却发脾气轰她走,打电话给客户,却频繁挂她电话,客服部接到投诉也是层出不穷。


“其实我也可以帮你的,这其实也不是你个人的原因。”


说着他的魔掌便伸到她的胸前那两团旖旎的团团上面,这手感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感觉像是触摸到了软绵绵的云朵,沉醉的同时手上也更加放肆。


白玉兰还在愣神中,没能即使反应过来。等她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的小外套都被给拉扯下来了,现在杨胖海把她上衣的蝴蝶结给松开了,就要侵袭她那两团柔软之地。


她立马打掉他的手,急忙退后几步,重新裹上外套,系上丝带。


“你想要干什么,你这混蛋流氓!”白玉兰气的发抖,暴怒之中狂喝他。


“我想要干什么你不是应该很清楚吗?我流氓又怎么样,现在在公司只有混蛋才能赏识你!”杨胖海露出了狠厉之色,说话声音也开始暴躁起来,一步一步朝她逼近。


白玉兰觉得胸口闷,不断的喘着粗气,脸色一阵泛红。


“杨胖海,你信不信我告你性骚扰,你要是不开门放我走,我现在就报警让他们抓你。”白玉兰觉得大不了自己不干了,也不能让这肥猪这样侮辱践踏自己!


杨胖海看她这样激烈的反应和架势,吓了一跳,之前自己也没少调戏她,但是她都是忍一时退一步慢慢也就过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