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坐摩托车我进去了-我和三个小莉莉的故事-

2021年7月14日10:10:52 发表评论

岳坐摩托车我进去了

我和三个小莉莉的故事

许工可能在外面听到点什么动静了,我听到他的皮鞋敲击地板的声音越来越近,心都要挑到嗓子眼了。


  “你看到周总过来没?”


  许工怎么也想不到,我现在正趴在桌子底下瑟瑟发抖。

 岳坐摩托车我进去了-我和三个小莉莉的故事-


  张超摇头否定,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那物虽然被底裤包裹着,但是仿佛随时要挣脱开牢笼一样,在我的眼前散发着浓厚的荷尔蒙气息。


  我觉得脸上一阵阵的发烫,想要让自己不往那里看,可是却又忍不住偷偷的瞄着。


  似乎张工现在还不愿意走,两人一边抽烟一边聊了起来,都是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听得我脸红的都能滴出血来。


  不过我也有点感激这个许工,如果不是他,我可能现在已经沦陷了。


  刚才,我距离出轨只有一步之遥。


  突然,就在我还在庆幸,自己侥幸逃过一劫的时候,张超却直接拔下了底裤,他的那物,直接弹了出来。


  我心猛的纠紧。


  他想干嘛!


  我心砰砰直跳起来。


  他一只手伸下桌子,指了指自己的硬物,又按住我的脑袋,用双腿夹住我的头。

 这个混蛋!


  许工人还在这!他就想我像个婊子一样,在桌子底下帮他?


  这太过分了,愤怒一点一点的从我心里燃烧起来。


  我恨不得一只手伸过去把他掐断!


  大概是张超看我任然没有动静,他拳头握紧,在桌子底下朝我挥了挥。


  威胁我!


  如果我不照做,难道他要杀了我?


  他真弄的出来!


  我心里突然堵得难受,我委屈的想哭出声来,却又害怕被人发现自己现在这丢人的样子。


  我除了照做,我想不出其他没有任何办法…


  我愤怒的紧紧地握紧拳头,张开嘴一点一点的凑过去…


  这时候,许工手机突然响了,好像是工地上有个地方坍塌了,需要人去紧急处理一下。


  “张超,穿上衣服,跟我走!”


  紧接着我就看到张超穿好衣服,和“啪”的一声关门声。


  我长长的舒了口气,想逃了一样,逃出了活动房。


  我回到家里的时候,林龙已经睡着了,洗了澡躺在床上。


  但是张超的那玩意,一直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甚至忍不住的在想,如果许工没有来,他直接进来了会怎么样。


  我不敢往下想了。


  我躺在林龙身边,心绪久久无法宁静下来,满脑子都是刚刚的被侵犯的样子。那种快感,几乎要了我的命。


  我忍不住幻想,如果真的来那么一次会怎么样?


  想着想着,张超的那玩意在我眼前越来越清晰,我的心跳又开始加速起来,我清楚的感觉到我的脖子和脸上,一阵阵的滚烫。


  我感觉全身上下都着了火一样,我一只手伸进睡衣里抓着自己的胸,想象着林龙压在我身上,狠狠的吻我,占有我。


  另一只手忍不住往内裤里面钻。


  我的喘气声越来越重,身体忍不住扭动起来。


  这种让我窒息的无边寂寞,我感觉都要把我整个人都烤化了。


  我翻了个身,面对着已经睡着的林龙,抬起一只手,想要喊醒他。


  可是手在半空中的时候,我就停住了,林龙已经不行了,就算可以,和张超的比起来,也小太多了…


  想到这里我的情绪一阵低落,低落的我喘不过气来。


  脑袋里回忆着以前和林龙那种灵与肉的结合,身体里的那团火燃烧的更猛烈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我在床上扭动的声响太大了,我睁开眼,正好看到林龙那近乎于哀怨的眼神。


  我吓了一跳,慌张的,把手伸出来整理好衣服,一时间尴尬的我都不知道看哪里才好。


  气氛变得尴尬无比,我没想到我会把他吵醒。


  看着自己女人在自己身边,然而只能自慰,这种对于尊严的打击,我知道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很难接受的。


  “林……峰,我……”


  我大脑一片空白,张开嘴有点哑口无言,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


  林龙脸色有点阴沉,:“我是不是该说声对不起了?也是,现在哪个女人能忍受的了这种生活?”


  我听的出来,他有点受打击了。


  我想安慰他,可是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我想说我不在意这方面,让他别多想,可是这太虚伪了,我本身就是个很敏感的人,生理上的需求我已经极力在克制了。


  可是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刚刚在在他旁边自慰,现在说无所谓,说出去,谁都不会信。


  我能做的,只能轻轻的搂住他的脖子,蜻蜓点水的亲一口。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林龙长叹一口气,紧紧地搂住我,没有再说话。


  过了一会,又睡熟过去了。


  我心里的那股火也慢慢的消失了,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可恶的是,我居然梦到了张超那个野男人,他在梦里也不放过我,他就在那个活动房里,狠狠的占有我,而我的身子跟随着他的侵略不停的晃动,那种舒爽的感觉酥酥麻麻的在我身体里像电流一样刺激着我。


  他粗俗的说着要弄死我,进攻更是丝毫不留情面。


  醒来的时候,我不知为何,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扭头过去看林龙,他已经出门了。


  掏出手机看到一堆未接来电,回过去才知道,昨天钢材型号的事,许工昨天连夜处理好了,今天为了犒劳连夜加班的工人。今晚准备在金凤酒楼吃饭。


  我脑子里不知为何突然浮现出和张超昨天那个梦境的画面来。


  本来昨天我事情就没做好,今天不去有点过意不去,我心里就保佑希望张超不在。


  很快人都来齐了,我不出意外张超也来了,他就坐在我旁边,我脑子里不自禁的想起来昨天的事情,脸一阵一阵的发烫。


  我感觉得到,张超的目光,若有若无的落在我身上,我心里有点发慌,生怕被人发现什么,我想提醒他注意点影响,可是这个男人,敢在大街上就玩强暴,这对于他来说,根本没用。


  想起来我的心就揪成一团,大脑里浮现的都是白天和梦里的情景。


  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工地上弄活的,平时里就号酒,没过多久,就喝的七荤八素的。


  我正准备溜走的时候,突然感觉大腿一阵火热,低头一看,才发现张超的手已经摸了上来。

 他抚摸的很有技巧,也不触碰我的私部,就在我底裤旁边,轻轻的抚摸挑逗。


  我只觉得酥酥麻麻的感觉又从我的下面传上来,弄得我整个人开始有点有气无力起来。


  我突然有点厌恶自己这个身体,怎么这么轻易的就来感觉。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找了个理由抽身准备离开。


  没想到我刚出门,他就直接跟了上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整个人就把我压在冰凉的墙壁上。


  直接吻住我的双唇。


  我的天,也不看看这是哪!


  我心里怕的不行,我拼命的想要推开他,这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果被熟人看到,我还要不要脸了。


  我不敢喊,我也知道这个男人的脾气,我不敢惹,我只能哀求的看着他,希望他良心发现,赶紧放开我。


  可是张超不仅丝毫不害怕,反而在我的耳边吐着热气,:“刺激吗?你逃不掉的?!”


  说着他一只手直接撩开我的短裙,隔着我的丝袜就开始摩擦起来,另一只手直接隔着胸罩慢慢的揉搓着。


  布料和上身摩擦的感觉,就像电流一样,瞬间把我本来就敏感的身体电的酥酥麻麻的。


  身体越来越热。


  我知道不能这样下去,里面随时有人会出来,要是被人看到,我真的就全完了。


  在公司根本没办法做人。


  想到这里,我彻底的慌了。……


  我拼命的挣扎着,想要把张超推开,甚至用脚想要直接踹他的裆部。


  可是他用脚轻轻一夹,我整个人顿时失重,只能抓住他的肩膀,才没有倒下去。


  他坏坏的一笑,“你再反抗,我信不信让里面所有人看看你的样子!”


  我吓得顿时不敢挣扎,压低嗓子哀求“别……”


  他对我的反应好像非常满意,一只手直接撕开我的丝袜,隔着我的内裤就开始揉搓起来…


  我身体不争气的又有了反应,整个人都在发抖。


  张超看到我的反应,更加变本加厉的,直接绕开我的内裤,粗大的手指,直接伸进我早已湿润的私密里面搅动起来。


  我的天哪,我甚至能听到,手指搅动传来咕叽咕叽的声音。


  太刺激了,我实在压抑不住了,忍不住闷哼了一声,我整个人好像在大海里漂浮的小船一样,我双手紧紧地攥住他的肩膀,身体止不住的抽动。


  林龙,我真的忍不住了。真的对不起。


  张超看到我居然这么敏感,更加变本加厉起来,居然直接解开他的裤子拉链,直接把滚烫的下体放出来!


  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东西,在我面前一跳一跳的。


  我能想象的出他的灼热,我呼吸紧跟着也急促了起来。


  他把那滚烫的火热,插进了我的两条大腿中间,隔着内裤轻轻的摩擦着…


  那硬物就像火棍一样,在我的大腿中间燃烧,烤的我整个人晕乎乎的,身体反应越来越激烈起来…


  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内裤都湿了一大片…


  我全身上下就像被放在火上烤一样难受,理智慢慢的被原始的冲动所淹没。


  甚至,我还在想,不如就试一下?反正也反抗了这么多次,都是无用功。不如就现在,尝试一下着疯狂的快乐!


  张超看出了我的犹豫,贴在我耳朵旁边,咬着我的耳垂轻声的说:“周婷婷,是不是很想要?”


  我不敢和他说我的想法,特别是在这种地方。


  风险太大,这后果,是我没办法承担的。


  里面都是公司里的熟人,这要是被传出去…我不敢想下去。


  我用几乎哀求的语气求他:“求你了……去酒店,钟点房,你家,哪里都行,别再这里好不好?”


  我不敢相信这是我说出来的话。


  里面的人还在喝酒,甚至我还能听到他们在谈论林龙多么有福气,取到我这么个漂亮又能弄的女人做老婆。


  林龙可能怎么也想不到,我现在,在酒店门口,和一个工地上的农民工,在这里亲热暧昧。


  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阵阵的酸楚,我的头无力的贴在他的胸口几乎是在哀求这个男人,放过我。


  最起码现在。


  张超嘴角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知道,他心里非常得意。


  他轻轻的揉捏着我的胸部却说:“可是我觉得这里才够刺激!”

我知道这个男人是想我哀求他,可是现在我却一点办法没有,只能强忍心里的委屈,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张超强壮的胸肌,装作一副媚态的样子.


  换个地方,我随便你发泄好不好?


  张超犹豫了一下,好像有点心动了。


  他嘴角裂开,用手点起我的下巴,用命令式的口吻对我说,张嘴,生出舌头!


  我只能乖乖的张开嘴巴,把舌头伸出来,闭上眼。


  我知道他想弄嘛。


  他立刻好像饿狼一样,狠狠地搂住我,喘着粗气恨不得把我的舌头吃进去,


  舌尖上的交融,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像电流一样,一下子充斥着我敏感而又脆弱的身体。


  他的手也不停着,抓住我的白嫩,一直在揉搓着。


  我手紧紧地攥住我的裙子,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来。生怕自己会压抑不住,叫出声来,惊动里面的人。


  “我出去撒个尿。”


  里面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我立刻被吓了一跳,脸色惨白,马上推开了张超。


  我却看到张超意犹未尽的样子,在我胸部的手并没有放开的意思。


  “求你了,走吧!”


  我像逃命了一样离开了饭店。


  外面的风吹得我浑身发凉。感觉全身的是冷汗直冒。


  我一个人坐在酒店大堂里呆了一会,看着张超好像没有跟下来,我猜着应该是被那群人缠着喝酒。


  我刚舒了口气,手机又收到了噩梦一样的短信。


  “明天,不许穿内裤,来活动房,让我弄你。”


  短信内容粗鄙不堪,电话号码很陌生,但是毫无疑问,这肯定是张超的。


  我气得手一直发抖。回复了一句“做梦!”


  我也想开了,大不了报警拘了这个王八蛋。我不能因为一个野男人毁了我的家庭。


  因为喝了酒,没办法开车,喊了半天代驾也没人来,不过庆幸的是,这地方离我家不远,就在这城西中心一条街上。


  隔了一个路口就能到我家。


  可能因为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很多店铺都已经关门歇业了,只有一些小吃摊和路边的大排档还在开灯营业。


  看着阴暗的胡同,我看着自己身上穿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也一个黑色的小短裙。有了上次的经历,我心里不禁的有些慌张起来。


  这里是老房区,治安不是很好,当我看到几个在街边吃饭的男人因为看到了我而突然显现出的痴迷的样子愣愣的直勾勾的盯着我的时候,我的脸也瞬间就红了,低头不敢看他们,心里砰砰的直跳。


  我慢慢地从他们身边走过去,他们的目光就一直跟着我没离开过,他们的目光就像饿了几天的狮子,好像用目光就可以把我扒光一样,我强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加快脚步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


  马路对面传来了一个粗哑的男人的声音今天这脚按得真他妈坑,还不如咱县城里的小足疗店的,还这么特么贵,要是咱地盘,我早跟他们弄起来了!。


  在我的对面是一个挺大规模的足浴城,声音就是从这个足浴城门口传出来的。


  而伴随着这个很难听的声音,从门口陆续走出来两个男人,这个声音是从最前面的男人口中传出来的。


  排头那个男人是个大光头,满脸的横肉,看起来得30多岁吧。


  赤裸着上身,挺着个啤酒肚子,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左臂刺了朵大红花,看起来挺吓人的。


  后面跟着的男的,看起来年龄都不大,也就20岁出头。头上顶一撮黄毛,一看就是个杀马特。


  我就站在马路对边,所以这两个人从门口刚出来就立刻看到我了,光头男还在那里喋喋不休也没往我这边仔细瞧,可是后面的男人目光刷的一下落在了我的脸上,呆呆的愣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那个光头也发现了高个子的异常,也顺着的目光望了过来,这一望不要紧,两个眼珠子瞬间瞪得溜溜圆直勾勾的盯向了我,好像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样。


  我被他们的样子盯的脸色发白,暗叫不好,低垂着头下了头,扭身就想跑。


  一扭头却下的一大跳,


  那个光头和矮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过了马路,来到了我的面前,我心里一慌。


  完了!


  这哪冒出来的这么漂亮的小妞啊,大晚上的一个人站在这儿是弄嘛呢?光头男盯着我的脸咧开嘴笑着说,脸还往我这边凑过来,好像是要看的更清楚一些。


  我要回家,就在前面,一会儿就等到了,我心里有些紧张,说话低的连自己都快听不到了。


  光头男一听就乐了哦,回家啊,我看咋不像呢!你们说是不是啊?说完就望向了旁边的男的。

 大哥,我看这女的不像是回家,倒像是在找男人呢!哈哈哈高个子男人先开口了,盯着我的脸一阵大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