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掉出来打开开关-口述性刺激故事 握住她的雪乳 肚兜-

2021年7月14日09:34:48 发表评论



不许掉出来打开开关

口述性刺激故事

握住她的雪乳 肚兜

沈浩立马张嘴,隔着蕾丝纯白的小内裤一阵乱啃乱舔,并且用力快速的吹着热气。

“啊……不要,快放我下来!”

 不许掉出来打开开关-口述性刺激故事 握住她的雪乳 肚兜-

陈思思俏脸唰的一下红了,下面传来的搔痒湿热感,让她有些慌乱的想要挣扎起身。

可沈浩色心大起,抓住她的翘臀不松手,埋头在下面一阵乱蹭。

“不要,啊……沈浩,你,你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了吗”

强忍着那种难受的感觉,陈思思语气放冷,提高了声音。

顿时,沈浩动作不由一停,松开了手。

因为和张婉已经弄过了,所以他兴趣不是很大,要不然今晚绝对轻饶不了陈思思。

陈思思俏脸通红的站起身,把超短裙往下拉了拉,娇嗔的白了陈浩一眼,“你呀,一天满脑子想什么呢。”

“好宝贝,别生气,我刚才脖子真是的痒,并不是故意的。”

陈思思娇哼一声,“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以后不许再乱来了,听见没不然我再也不理你了!”

沈浩连忙赔笑,一阵好哄,这才说动了陈思思再和他继续练瑜伽。

不过这次沈浩确实没有再动任何歪心思,两人正常练完,便一前一后的冲了个澡,相拥而睡。

因为已经答应了李华,所以沈浩第二天便请假去医院做了个全身检查。

之后先问了一下医生自己有没有毛病,在得到确定的回答之后,才把检查结果发给了李华。

没一会儿李华便打来电话,“老弟,检查结果我看了,没问题,现在你尽快和……和你筱雨嫂子做吧,直到怀上孩子为止,得抓紧啊。”

“没问题李哥,我尽量。”

掐断了通话后,沈浩想了想,决定去别墅再试探一下夏筱雨的态度。

可是等到了别墅,敲了半天门却没有人来开,沈浩只好掏出钥匙,推门走了进去。

“我说,都这个点儿了还在睡……”

突然,沈浩两眼圆睁,快步向沙发跑去。

因为夏筱雨躺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脸色苍白无血!

妈的,这女人该不会是真的想不开,寻短见了吧

“夏筱雨!醒醒,你没事吧”

说话的同时,沈浩伸手在夏筱雨鼻尖上一探,顿时松了口气。

还有呼吸,他娘的,吓老子一跳!

见夏筱雨依旧没有反应,沈浩伸手摇了摇她的肩膀,却发现浑身烫得惊人,再在她光洁的额头上一搭,立马明白过来。

发高烧了怎么也不给李华说一声,这女人,可真倔!

没办法,沈浩只好把夏筱雨送到附近的医院,因为事发突然,他也没来得及通知李华。

虽然夏筱雨发了高烧,昏迷不醒,但意识还是有的。

并且沈浩抱着她前往附近的医院,一路颠簸,让她早已悠悠转醒,不过她却没有任何动作。

因为她想看看这个猥琐好色,只懂得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男人,到底还会做出多么令她厌恶的事情。

但让夏筱雨失望了。

因为直到她平安的躺在病床上,输着点滴,整个过程沈浩没有对她有任何占便宜的行为。

这是因为沈浩的想法非常简单,人都生病了,他要是还趁机占便宜,那还是个男人吗

因此,整个过程他连这种念头都没有。

但沈浩没有想到的是他这样的无意举动,让夏筱雨对他的印象已经稍稍有所改观。

看着忙前忙后,又是给自己倒水又削苹果的沈浩,夏筱雨心里暗想,看来这个男人也不止是单纯的用下半身思考的人。

不过沈浩这一番忙前忙后,夏筱雨表面上还是不领情,对他的态度依旧冷漠。

“来,吃个苹果吧。”

沈浩将削好的苹果递到夏筱雨面前,她却一转头,看向别处。

“别在这里惺惺作态了,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和你做的,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沈浩一愣,看着表情冷漠,眼神坚定的夏筱雨,心中不由一软。

这女人,倔强的要死,照她这样态度,恐怕就算他们在一起住上一两年都不会有任何缓和的余地。

想到这里,沈浩幽幽一叹,将苹果放在床头柜上。

整理了下思绪,组织了下语言,最终下定了决心开口道:“我不会强求你的,但这件事得经过李哥,你老公的同意。”

“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我现在就打电话告诉他,让他另选一个人,至于定金我也会如数退回去,就当这事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说完,沈浩掏出手机,准备给李华打电话。

见沈浩不像说假,夏筱雨顿时有些慌张。

如果被那糟老头子知道我不愿意,恐怕他一怒之下肯定会将我一脚踢开,重新找一个比我更漂亮更年轻的女人。

那我这些年耗在他身上的青春时间,岂不是付诸东流

“等一下!”

就在沈浩即将按下拨通键时,夏筱雨突然转头,同时出声阻止。

顿时,沈浩一愣,目露诧异之色,“你……想通了 夏筱雨冷哼一声,“你想什么呢这事儿你先别告诉李华,让我再好好考虑一下。”

说完,态度突然软化下来,不再像刚才那样强硬冰冷。

“你,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

“说。”

深吸口气,夏筱雨幽幽说道:“在我没有考虑好之前,你不能乱来!”

看着目光坚定又无奈的夏筱雨,沈浩明白了一些,便点头答应了。

耐心的等候夏筱雨输完点滴,再将她送回去,并且亲自下厨给她做了一碗香喷喷却又清淡的鸡蛋面,看着她吃完,这才放心的离开别墅。

看着已经暗沉的天色,想着夏筱雨在医院时那无奈又坚定的眼神,沈浩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他确实想和夏筱雨做,但又不想伤害她。

“算了,不想了,就看她是怎么考虑了,如果她不愿意,这事就当从来没发生过吧。”

喃喃自语的说完,沈浩打算回家,可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后,沈浩有些疑惑。

张飞云给他打电话干什么

带着疑惑,沈浩划下了接听按键。

因为张飞云在公司里和他关系较好,是唯一一个不顾忌孙德,和他走的很近的同事,并且同在销售部门工作,算得上是好朋友。

“你又跑哪儿浪去了今晚公司销售部门聚会,孙德刚才给我说让你务必参加,地址等会我用短信发给你,就这样,挂了。”

收到张飞云发来短信后,沈浩直奔目的地,一家娱乐城。

推开包厢门,震耳欲聋的喧闹音乐声让沈浩有些发懵。

目光一扫,只见孙德跟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姑娘厮混在一起,喝酒摇骰子,玩儿的不亦乐乎,根本没搭理他。

再看向一旁,张飞云一个人坐在横沙发上,无聊的喝着酒。

至于新来的楚婉言也在,不过却坐在门口的沙发上,依旧是那身干练简洁的保守职业套装,依旧高冷漠然。

见他到来,张飞云立马招了招手,沈浩便坐了过去,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喝着酒。

虽然包厢的气氛很燥,可楚婉言就好像是一个事外人一样,精致的俏脸面无表情。

靠在沙发上,时不时的看一眼大屏幕上歌曲的,时不时低头玩会儿手机,仿佛根本融入不了这样的氛围中。

出于是楚婉言上司领导的原因,沈浩挪了挪屁股,稍稍靠近她,大声说,“你怎么不唱歌也不喝酒呢”

结果楚婉言却用着看白痴一样的眼光瞄了他一眼,然后冷漠的摇了摇头。

这时,张飞云也凑了过来,大声说,“楚小姐,你今天才来第一天,不融入我们之中,怎么能开展以后的工作呢”

“一起玩个游戏总可以吧,比如摇骰子,这个你总会吧你输了只需要喝半杯酒,而我和沈浩输了就喝两杯,怎么样”

说完,不着痕迹的冲沈浩眨了眨眼,然后起身去拿骰子。

就在沈浩觉得很尴尬时,口袋突然一震,掏出手机一看,竟是张飞云给他发来的微信:这新来的小妞我看上了,等会配合一点。

沈浩无奈一笑,收起手机。

这楚婉言高冷的厉害,脾气也大,你小子恐怕拿不下啊。

心中这样想着,但沈浩还是决定配合张飞云,毕竟他们俩的关系还行。

“小楚,张飞云刚才说的对,你才来就要融入我们这个集体,熟悉之后开展工作也更加方便嘛,你说对不对”

话刚说完,张飞云便拿来骰子,眉飞色舞的看着楚婉言,“楚小姐,来吧”

这些人难道认为这样的活动很好吗真是太无聊了!

想到这里,楚婉言冷漠摇头,“我不会喝酒也不会摇骰子,更不喜欢这样的场合。”

说完,直接起身,拉门离去。

沈浩和张飞云顿时两脸懵逼,相互看了一眼,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导致楚婉言突然离开。

“应该是你太心急了,表现的太激动,让人家看出来了,你啊……真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出去看看,这片乱的很。”

担心楚婉言出事,沈浩丢下这番话,便跟了出去。

左右转了一圈,终于在门前的花坛找到了楚婉言。

这里相对来说较为安静,她该不会是坐着这生闷气的吧

可是谁惹她了张飞云吗

想到这里,沈浩走上前去,“小楚,你一个人坐在这儿干嘛看你闷闷不乐的样子,谁惹你生气了给我说,我帮你出气去。”

这男人,难道看不出来本小姐正在气头上吗还这么啰嗦,真是够讨厌的!

楚婉言柳眉一挑,瞄了沈浩一眼,她冷漠摇头,“我的事你管不了,这个气你也帮我出不了。”

沈浩顿时乐了,果然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个性十足啊。

不过这样的个性在职场上可吃不开的,迟早会出事。

于是沈浩耐下性子,在她一旁坐下,“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的上司,有什么事你可以讲给我听,就算我帮不了你,但也可以当一个忠实的聆听者。”

充满关心的话语,让楚婉言心中不由一暖,冷漠的神情也随即缓和下来。

“是我爸逼着来的,说让我锻炼锻炼,可我根本不想来这里上班。”

清脆的女声响起,让沈浩不禁挑了挑眉。

声音很好听啊,她大学该不会是学的播音主持吧

心中一动,沈浩用着一副过来人的语气说,“其实你爸的做法并没有错,也是为你好,因为做销售确实可以锻炼一个人。”

“毕竟做我们这行的会见到各种人,每天都会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

说着,沈浩微微一顿,换上了激情昂扬的语气,“等你真正接触了,就会发现这个工作并不枯燥乏味,相反还有很大的乐趣。”

“更能让你体验到你在学校不曾体验到的生活,可以说是另外一番人生!”

或许是被沈浩激情昂扬的语气感染到了,楚婉言下意识的抬头向他看去。

五颜六色闪烁的霓虹灯光下,那张并不是多么帅气却棱角分明的脸庞,竟别有一番魅力。

“真的有那么好”

楚婉言皱了皱眉,有些将信将疑的看着沈浩。 “那是当然了,等你熟悉之后,你就明白了,其中的乐趣,只有自己经历后才知道,我嘴上说,你是不会体会的。”沈浩笑了笑。

听到这话,楚婉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好吧。”

虽然她看起来比较高冷,但一直过着学校生活,所以心思单纯。

沈浩这番充满感染力的话,确实影响到了她,让她暂时放弃了离开的打算。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她已经想通了。

反正公司也都是她家的,不想做了大不了就走人,也没什么的。

并且这个上司看起来似乎……似乎还挺不错。

就在楚婉言浮想联翩时,沈浩无意间一瞥,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婀娜妙曼的身段,浑圆的蜜臀,好像是丈母娘,她来这里干什么

为了验证真假,也因为好奇,沈浩便转头对楚婉言说,“如果你真的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你可以先回去,同事这边,我会帮你解释的,放心吧。”

“嗯。”楚婉言淡淡的点了点头。

沈浩礼貌性的笑了下,立即起身离去,匆忙跟上那道看起来非常熟悉的倩影。

只见这倩影走进,然后拐了一个弯,进到了一个包厢。

沈浩连忙透过包厢门上的玻璃向里面看去,果然是秦菲雪,里面还有十几个人,有男有女。

这时秦菲雪刚刚走进去,便有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穿的西装革履的男人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坐过去。

但秦菲雪却完全无视,坐到了另一旁。

将这一幕尽收眼底,沈浩不由皱眉暗想起来。

看这架势应该是朋友之间的聚会,可为什么丈母娘没有理会那个穿西装的男人呢难道他们根本不认识

秦菲确实是来参加聚会的,不过她其实并不想来。

可因为这个聚会的发起人,有好几个女的都是她的瑜伽学员,要是不来,面子上也说不过去。

而那个穿的西装革履向她打招呼的中年男子,其实她也认识,据说是威震集团的小股东之一,名叫王海峰。

以前无意间认识了秦菲雪,所以一直想得到这个成熟知性的女人,可秦菲雪压根不搭理他,这一次的聚会,也是他主要发起的,特地叫上秦菲雪的学员把她给约出来。

只是王海峰没想到,秦菲雪依然不理自己。

还给老子装,今晚就把你拿下!

看着完全不理自己的秦菲雪,王海峰心中狠狠的想着,突然眼珠一转,满是肥肉的脸立马堆起招牌式的笑容。

趁秦菲雪和她几个女瑜伽学员聊得正欢,以及其他人不注意时,王海峰快速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纸包拆开,将粉末全部倒进面前装着酒的杯子里,然后摇了摇。

做完这一切,四下环顾一遍,确定没有人发现之后,又拿起另一只空杯,倒满了一杯酒,这才笑吟吟的端着两杯酒,起身向秦菲雪走去。

“菲雪,既然来都来了,和我喝杯酒总该行吧”

说完,将之前加过料的那杯酒递到秦菲雪面前。

正在和女学员交谈甚欢的秦菲雪顿时一怔,犹豫了下,伸手就准备接过酒杯。

“砰!”;突然,包厢的门被人很暴力的推开,一个高大健硕的身影突然闯了进来,一把打掉了王海峰递给秦菲雪的酒杯。

“咣当”一声,杯子应声而碎,酒水撒了一地。

并没有放音乐的包厢内,顿时寂静无声,所有人都看向这个突然闯入的身影。

是小浩他怎么在这里他为什要这样做

秦菲雪在第一时间便认出了沈浩,但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见沈浩一把揪住王海峰的衣领。

“老家伙,别以为你刚才神不知鬼不觉做那肮脏的事情没有人知道,我全看见了。”

“如果你以后在她身上再敢打任何歪主意,别怪我把你揍得连你亲妈都不认识!”

重重的冷哼一声,沈浩用力的将王海峰推开,让他那肥胖的身躯连连后退,最后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

“我们走。”

不等秦菲雪开口,沈浩拉住她的小手,在一众人惊愕的目光下离开了包厢。

看着稀碎的酒杯,以及原本应该喝到秦菲雪肚子里那加了料现在却撒了一地的酒水,王海峰脸色难看到极点。

突然,他眉头一皱,刚才那张脸他似乎在哪里见过。

对了!上次陪董事长视察集团下的销售公司,他见过这个小子,好像还是什么销售主管!

想到这里,王海峰突然笑了,笑的很冷。

刚刚走出的大门,秦菲雪便迫不及待的问道:“小浩,你怎么这么冲动阿姨不想知道你为什么在这里,就想知道你为什么打翻那杯酒,你知道那中年男子是谁吗”

沈浩深吸口气,平复了下情绪,“我不想知道他是谁,我只知道他对你有歪心思。”

“阿姨,我其实早就看到你了,因为担心你,所以就在门外偷看,我看到了刚才那男的向给你喝的那杯酒里加了料!”

加了料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