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校花被校长双伦-粗大白色浑浊哭着h-

2021年7月14日09:29:56 发表评论

他寻思了一会儿,对着柳颜的房门喊了声:“柳颜啊,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然后快步走到门外,把门关了。

    
门外没人,楼道里静悄悄的,他心想着这个点应该不会有人,就把自己掏了出来。

    
在楼道里解决也有别的原因,上次他爆发的时候被楼上小雅的妈妈褚秀琴看到,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在楼道里弄挺刺激的。

 两个校花被校长双伦-粗大白色浑浊哭着h-



    
掏出来后,他凝神听了下楼道上下都没有动静,便弄了起来。

    
他一边幻想着柳颜,一边幻想小雅,一边又幻想褚秀琴,忙得不可开交。

    
他还以为不会有事呢,殊不知道,楼上有一双美眸正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弄,口水都要流了。

    
那天褚秀琴意外看到老罗以后,每次上下楼都特意观察一下才现身,今天出门就见到了梦寐以求的一幕。

    
她以前年轻的时候能带着小雅熬过来,其实挺不容易的。现在到了狼虎之年,那天看到老罗以后就被激发了欲望,每天晚上睡觉都会梦到老罗,平时也会幻想自己跟老罗做那事,可谓是日思夜想。每次夹着腿都夹不住那往出冒,搞得她都觉得自己太夸张了。

    
她自己有弄过,可感觉就是不一样,连多年以前她跟她老公的感觉都模糊了,总想再尝一下男人的滋味。

    
老罗的年纪对于她这样的女人来说可不是什么障碍,她自己是二婚,家里条件又一般,哪有那么多要求。

    
也不知道这算不算一见钟情,更应该是见老罗那个才钟的情吧,反正她梦里都是老罗,很想主动跟老罗扯上点关系,又不好意思开口。

    
见老罗弄啊弄,褚秀琴忍不住了,也伸手到自己底下,可越弄就越觉得不解谗,因为老罗就近在咫尺,还不如冲出去让老罗填满她呢。

    
她好几次冲动都要下去了,但一伸腿,又缩了出去。

    
这时的她心里只想着,要是真能尝尝老罗,那就是死也无憾了。

    
她做了太久寡妇了,心态思维可都跟常人有异,会这么澎湃一点都不出奇。

    
老罗终于出来了,她也把楼道弄得滑滑的,见老罗回了屋,她忙回房拿拖把出来拖地。

    
拖完自己家门口的以后,她略一犹豫,大着胆子又下去帮老罗把门口弄干净了。

    
她是干家政的,手脚很利索,刚忙完上楼,老罗就拿着拖把出来了,看到自家门口干干净净的,有拖过的痕迹,他挺诧异的,左右看不到有人,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低头去嗅,地板上还有他弄出来那股味儿,他就更纳闷了,想到可能是柳颜趁他上厕所的功夫出来拖干净的,他老脸一红,心说,怎么都瞒不过柳颜,还以为做得很隐蔽呢!

    
进房也不见柳颜有什么异样,可能是不好意思聊这话题,所以他也就不吱声了。

    
早知道柳颜什么都知道,还不如叫柳颜帮他弄呢,不过柳颜表过态,明白告诉他她是介意的,所以还是不要了吧!

    
第二天一早,褚秀琴买菜回来的时候遇到小区有名的媒婆王老太。

    
这老婆子逗她好几次了,每次见她都张罗着要给她介绍个伴,以前她是拒绝的,这次王老太又提起,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潮突然澎湃起来,就厚着脸皮跟她说了她楼下的老罗的事,问她能不能帮自己跟老罗牵个线。

    
王老太对褚秀琴的重口味还是挺诧异的,不过这些她不是很关心,她最关心的是活儿能不能办成,那可是有介绍费的,她一把年纪了,就是靠这个讨生活的,有钱就行,别的关她屁事。

    
所以褚秀琴话一说完,她就拍大腿说包管给褚秀琴办成。

    
别的她就不打听了,褚秀琴怎么会喜欢老罗,可能是楼上楼下的,老罗常给褚秀琴帮忙,褚秀琴觉得老罗人好吧,这些她能想得到,却不方便问,问了容易把事搅黄。

    
王老太办事成功率高,就是识大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她心里明白着呢。

  王老太的办事效率很高,回跟褚秀琴一分开就去老罗家拍门了。

    
老罗一开门,看到王老太上下打量自己,他挺纳闷的,不由得警惕的看着她。

    
他们两人还挺熟的,因为王老太就是老王的老伴。不过王老太的模样实在不敢恭维,早人老珠黄了,衣衫里头那两坨就算隔着衣服也能看到很明显的坠下,难怪老王瞒着她玩嬾妹子。

    
不过王老太的性格是真好,见到人都笑呵呵的,进门坐下,老罗给她倒茶,她一拍老罗的大腿说:“老罗啊,你这下有福了。”

    
老罗正襟危坐,双目有神:“怎么个说法?”

    
王老太嘴角露出暧昧的笑容:“你楼上那个褚秀琴,你觉得她怎么样?”

    
老罗心里觉得奇怪,怎么说到褚秀琴身上了?

    
王老太的话引他想到了褚秀琴,褚秀琴那诱人的臀跟丰腴的身子现于脑海,他吞了一口口水,弱弱的问王老太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老太是个人精,她顾及褚秀琴的面子,跟老罗说:“是这样的,褚秀琴托我给她找伴,我想到你还单着,就想给你们介绍一下,你看怎么样?”

    
老罗挺震惊的,奇怪问王老太说:“你怎么会想到我?我们俩这年纪不合适啊!”

    
“嗨!哪有什么合不合适的,爱情跟年纪有什么关系?”王老太还挺时髦的,这话都说得出来:“我要不是念着你跟老王是朋友,这么好的事也不会想到你。放心吧,她不介意你的年纪的,我问过她,也跟她说了你,她说可以,男人比女人大个十几二十岁都不是问题,主要是人好就行。你这人什么人品我还不知道吗?你老罗虽然在这小区的时间不长,但人好这是人尽皆知的。你要是肯的话,我马上安排你们见面,我觉得你还是很有机会拿下她的,因为你跟她是邻居,有先天优势。”

    
王老太把老罗说得脸都红了。

    
他人品好这没说错,但他知道自己的事,上次被褚秀琴碰到他做那样的事,哪还有脸见人呀?不过褚秀琴肯跟他相亲,这挺出乎意料的。

    
见老罗支支吾吾的,王老太还真会办事,直接把褚秀琴的手机号留给他了,然后说:“明天我安排你们俩见一面,别不来,人秀琴好着呢,你一老头,要还嫌弃,那老天都看不下去了。就这样吧,我回家做饭去,你明天出门的时候记得好好打扮打扮,时间地点我晚点再告诉你。”

    
想到柳颜可能以后再不让自己碰了,老罗自己也挺空虚的,觉得要是能把褚秀琴拿下也不错,至于丢面子那事儿,还有小雅,他都不管了,反正都一把年纪了,再不拼一把,有可能再也没机会享受有女人的滋味了,所以他没有拒绝,还起身从裤兜里掏出五百元大钞塞到王老太手里说:“麻烦你跑这一趟了。这事要成了,我请你吃饭,再给你包一个大红包。”

    
王老太差点没笑死,今天是褚秀琴喊她来的,哪有可能不成的。老罗这态度,一看就没跑了,这钱稳赚,所以她假意推拒了几下就牢牢把老罗给的钱抓在手里了,边走边跟老罗说:“好话我能帮你说,但明天还得看你自己的表现,记得穿好一点,有印象分。”

    
柳颜回来时,看到老罗春光满面的,好奇问老罗说:“叔,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这么开心。”

    
老罗感觉有一些难以启齿,毕竟自己都六十多了,但柳颜连婚姻介绍所都帮他跑了,现在这事哪有什么好隐瞒的,于是实话实说:“王老太今天来过一趟,她说给我介绍个女人。”

    
柳颜眼睛一亮,这要成了的话,那她不是连婚姻介绍所的钱都省了?

    
“那很好啊!她给你介绍的人我认识吗?你们俩什么时候见面?”

    
“认识。”老罗不好意思的指了指楼上:“就是咱们楼上的褚秀琴,我们约了明天见面。”

    
柳颜大惊:“什么?不可以!”

    
老罗一惊问她:“为什么?”他还以为柳颜会替她高兴呢。

    
柳颜摇了摇头,说话的声音小了起来:“这怎么能行,你都碰过褚阿姨的女儿了,且不说小雅会不会接受你做她继父,就算她肯接受你,你们俩以后在同一屋檐下怎么相处?还有,以后你跟小雅闹矛盾的话,她说漏嘴把你们之间发生过的事说出来怎么办?”

    
柳颜一说,老罗瞬间惊了了一身冷汗。

    
确实,小雅比他面对褚秀琴还可怕。他之前净顾着开心,都没仔细想过这事。

    
“那行吧,明天我就不去了。”

    
柳颜见老罗放弃,心里也不是滋味,有点抱歉的说:“叔,我知道你好不容易能看上一个,但是褚阿姨真不行,我们可以再看看,总还有别的合适的。”

    
老罗只能装出不在意的样子说:“没事,我也不是很喜欢她,只是觉得咱们跟她们家是邻居,算是比较了解,觉得她人还不错。”

    
第二天,柳颜继续忙她还没开张的店铺,早早出门了。

    
店面已经找好了,她最近忙的都是装修,没日没夜的。

    
家里只剩下老罗一个人,他已经打电话推掉跟褚秀琴的约会,心里觉得挺遗憾的,在厅里看电视都心不在焉。

    
正不停的换着台,突然听到门被敲响了,老罗心里觉得挺奇怪的,因为他们家很少有客人上门,想到很有可能是王老太,他不由得有些担忧。

    
谁知一开门,他看到的居然是褚秀琴。

    
老罗看着一愣,想到种种情况,他的脸顿时红了起来,有点窘迫的问褚秀琴说:“王老太没跟你说吗?”

    
他还以为王老太没跟褚秀琴说呢,所以褚秀琴出门前才来找他一起去。

    
谁知褚秀琴说:“她说了,只是......其实我来找你是因为别的事。我家的水管坏了,你能帮我修一下吗?”她脸上飘着一抹浮红。

    
老罗确实是个热心人士,当下就跟着褚秀琴一起上了楼,然后钻进厨房修水管。

    
这事算他欠褚秀琴的,驳了人面子,总得补偿一下,所以很尽心尽力。

 “很简单,接一下松动的地方就可以了。”老罗三两下就弄完了,一走出厨房,发现褚秀琴正在脱外套。

    
她里头只穿了件吊带睡裙,领口处露出来一大片白花花的肉,看的人眼晕,老罗再仔细一看,居然还没打底。

    
这什么情况?难不成这娘们看上我了,她喊我上来是为了引诱我?难道......上次被她看到我那样,她喜欢我的尺度?

    
老罗在那胡思乱想,却听褚秀琴说:“罗哥,我能问你一声,你为什么不愿意跟我相亲?是因为咱们的年纪相差太多,还是你嫌我长得不好看?”

    
褚秀琴是豁出去了,她确实挺喜欢老罗的,不想就这么错过,说着朝老罗款款而来,那腰肢扭的可太迷人了。

    
老罗见她步步逼近,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屏住了呼吸,不知道怎么办好,一时间竟忘了说话。

    
“妈,我回来了!”

    
门突然被推开,“嘭”一声撞墙上,吓老罗跟褚诱琴一跳,尤其是褚秀琴,竟扑老罗怀里去了。

    
小雅没想到自己打开门会看到这么劲爆的场面,她只是想吓她妈妈一跳而已,结果看见她妈不仅靠在老罗的怀里,而且手竟抓着老罗的......

    
老罗看到是小雅后,顺着小雅的目光往下一看,顿时尴尬起来。

    
他刚刚被褚秀琴诱起来了,没想到褚秀琴抓的这么准,现在挣脱也迟了,却见小雅认出妈妈抱的人是老罗后,眉头很快竖了起来,语带气愤的说:“你......你们......你们在干嘛?”

    
老罗赶快挣开说:“别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就是上来修水管,我现在就下去了。”说完也不管这家里的两个女人是什么表情,直接冲了出去。

    
老罗走后,小雅看着她妈妈也逃难似的冲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瞬间火冒三丈的冲了出去。

    
直接到了底下那一层,拼命的砸门:“喂!罗老头!开门!开门!”

    
小雅一直在门外敲门,还叫得这么大声,老罗无奈过去把门打开。

    
小雅直接走了进去,质问道:“你和我妈什么情况?你居然搞我妈?”

    
老罗赶快解释:“我可没有,也就上去修了下水管......”他可能太紧张了,说完竟又多嘴说了句:“今天本来是要跟你妈相亲来着,有媒人给我跟你妈做媒了,不过我可没去。”

    
小雅瞪大眼睛,难以置信:“什么?你跟我妈相亲?怎么可能?你当我爷爷都嫌老了,你骗谁呢?我看你就是骗我妈感情了,你是不是泡我妈了?我不准你们俩组建家庭!”

    
人孩子都气成这样了,老罗哪敢说不了,忙不迭点头说:“我也觉得我跟你妈不合适。你可别瞎说,我没追你妈,真上去修水管了,你妈叫我上去的,不信你问她。”

    
小雅总算了消了点气儿,冷哼一声说:“你最好是,要不然我饶不了你,我还想我后爸是个有钱人呢,你可一点都不符合标准。”女儿心思也是奇怪,她说完又替自己妈打不平说:“诶你什么意思?罗老头,你是嫌弃我妈还是怎么滴?我妈长那么好看,你就不想要?”

    
老罗:“......”

    
小雅想到了什么,然后看着他说:“对了,说到钱,你还欠我钱呢,什么时候还给我?”

    
老罗身上哪有那么多现钱,跟她打商量说:“这个......小雅呀!我身上没那么多现钱,改天我再给你行不?”

    
小雅生着气呢,哪有那么好说话,她横老罗一眼说:“可以啊,改天就改天,不过要加点钱当利息。”说完她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跟老罗说:“罗老头,你知道我今天听到个什么消息了吗?我又去你侄女工作的那间酒店了,他们说......他们说.....说你侄女......哈哈哈,真是太劲爆了!”

    
“你听到什么了?”老罗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

    
小雅笑完了敛去笑容,一撇嘴说:“说你侄女瘙呗,说她天天在酒店里勾搭客人......我说罗老头,你侄女真那么瘙的话,她跟你一起住,你们俩不会......”

    
老罗看她皮笑肉不笑的就知道她后面肯定没好话,不悦的呵斥她说:“你说什么呢?我们俩可没事。而且她也不是那种人,你别听人瞎说。”

    
老罗心里挺生气的,没想到那酒店的人这么没品,居然传柳颜这种坏话,也不知道最先从哪传出去的。

    
“切!”小雅嗤笑道:“说得跟真的似的。她是什么人我是不知道,可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你这老头一天天没点正经的,家里有那么漂亮一个侄女在,你能不做点什么?平时没少偷看她洗澡吧?”

    
老罗被她说得挺尴尬的,这事还解释不清了。

    
小雅也是神奇,挖苦完老罗,竟朝老罗勾手说:“罗老头,你过来帮我按摩一下。以前都是我帮你,今天换你帮我。你要是把我弄舒服了,我妈那里我考虑一下要不要给你帮忙。你不就喜欢我妈吗?让你们在一起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得听我的话。”

    
这女孩也是奇怪,竟然想到这种方法折腾老罗报复。可这对老罗来说是报复吗?是享受好吧?更何况她竟承诺可以帮老罗追她妈,这也太神奇了。

    
老罗看着她那诱人的身段,当即点头说:“行,帮你按摩就帮你按摩。不过呆会儿可别提什么过份的要求,我老人家身子骨脆,禁不起折腾。”

    
老罗的言外之意小雅听出来了,她骂骂咧咧的说:“我才不呢!你又老又丑的,谁稀罕。叫你给我按摩你就按摩,说那么多有的没的干嘛?”

    
老罗干笑一声把她带到沙发上去,真的仔细帮她按摩起来。

    
“呀!“

    
小雅惊呼了一声,老罗粗粝的大手已经覆盖住了她的身体,温暖有力,让她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老罗的大手虽然已经饱经风霜,但是胜在技巧,好歹已经活了六十多年了,女人身上的灵敏点无非就那几个,刚落手小雅就受不了了。

    
他这哪是按摩,简直就是刺激小雅。

    
其实他心里明白,小雅要的就是这个。小丫头跟他那两次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丫头其实也好这口,要不然就不会干这行干得这么开心了。

   才短短几秒,小雅就觉得自己浑身发躁发热,沉浸在老罗给她的美好感觉中无法自拔,甚至主动的脱掉了衣服,只剩下裙子和内衣内内。

    
“我胸......痒......你给我挠挠。”

    
老罗的手从肩膀到山包一路按下来,突然握住她。

    
真软!

    
虽然她的没有柳颜的大,但是胜在年轻,比她的要更软更柔韧,握在手中就好像握住了一汪软玉,还带着清淡的香味。

    
此时小雅的脸已经全红了,早就忘记了自己来这里主要是干什么,她只觉得浑身好热好空,好希望老罗填满她。

    
老罗的手刚往下,小雅就浑身绷紧,像一条出了水面的鱼,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却是徒劳。

    
小雅受不了了,忍不住偷看老罗底下,见老罗那撑得高高的,居然还能忍住不来弄她!

    
随着老罗的手不断的往下,臀间慢慢的滑动,小雅体内的瘙痒感更加的升腾了起来,已经快到了她崩溃的地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