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葡萄放进去,不准掉下来-老师这是教室不可以好痛_

2021年7月14日09:07:10 发表评论

听到这个好消息,老赵马上精神起来,这可是个好机会,得好好把握才行。

“好,就按你说的办,先把王有财调走,而且你平时也要多关心关心他,你既然不打算跟他了,你怎么也得再给他安排一个吧,这样他就无暇关心王雪和你了,你也可以脱身了。”

“老东西,想得还挺周全,我早想好了,单位有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平时总和王有财眉来眼去的,这次正好给他们创造机会,而且住的地方也给他们安排好,是个小爱巢。”李婷婷说道。

老赵哈哈大笑起来,对着电话说:“没想到我的宝贝这么坏,你还把他们安排住在一起,时间长了,孤男寡女想不出点事都难,高,实在是太高了。”

“那你准备怎么奖励我呀?”李婷婷在电话里笑着问道。

“你想让我怎么奖励你呀,我的小宝贝。

 把葡萄放进去,不准掉下来-老师这是教室不可以好痛_



“装糊涂呢?好了,不说了,这两天我把事安排好,然后再给你电话。”说完,李婷婷挂掉了电话。

老赵重新躺在床上,冷笑起来。

只要王有财去了外地,王雪还不得彻底被我收服,到时每天早上一顿弄,吃过中午再一顿弄,晚上直接玩通宵,让她对我的大家伙形成习惯,就再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不过吴雅倒是个问题,她现在住在我家,终究有些麻烦。

要不干脆把她也一起拿下算了,反正现在两人已经有了那种关系,捅破窗户纸很难吗?

而且我很期待地想体验下走后门是啥感觉,可惜,那该死的前男友,竟然抢先了我一步。

“小雅,我这老腰实在是疼得厉害,你帮我按按行么?”想到就做,老赵大声问道。

吴雅就在院子里玩手机,听到老赵的呼唤,便急忙走了过来。

“赵叔,你咋了,没事吧?赶快进屋,我给你按按。”

“好的,我在床上等你。”老赵微笑地说着,眼睛盯着她那小翘臀。

只见吴雅特意跑到外面关好门,才走进卧室,老赵心里便有了数。

这小妮子,平日里就有些不拘小节,现在尝到了那种难忘的销魂滋味,还不得主动制造机会?

老赵躺到床上,把衣服都脱了,只剩下一条短裤,只要稍微仔细看看,便能看到藏在里面的东西是多么具有男人气概。

“赵叔!”吴雅一脸羞红,从门口走了进来。

老赵努力故作镇定,看着她说道:“小雅,麻烦你了,我这老人家身体毛病就是多。”

她走到床边,看到老赵那儿已经有些臌胀,就更显羞涩了。

“来,用点力气,叔不怕疼。”老赵翻了个身。

吴雅这才捏住老赵的腰,一双小手轻轻地按了下去。

“小雅,再用力点,没事!”

吴雅的力量太小了,就好像是给我抓痒一样,同时,她的动作很温柔,反而刺激的我浑身有些难受。

“赵叔,我有点用不上劲!”吴雅轻声说道。

“你侧着身子肯定不行,直接坐上来吧!”老赵出了个馊主意。

吴雅不再犹豫,便上了床,坐在老赵大腿上按起来。

“没想到小雅你按摩的手法这么专业!”老赵原本是想沾点便宜,谁知小雅按摩起来,还有模有样的。

“那是当然,我在家时经常给我妈按摩,她干完活后,身体就会很累,我就从书上学习了按摩,每天晚上都给她按下。”吴雅开心地说道。

“哦,那你会不会全身按摩?”老赵故意这样问道。

“会呀,不过得需要按摩油,如果这样按的话,起不到什么作用的。”吴雅说着。

老赵这还真没有那玩意,不过可以替代的倒有不少。

“家里有橄榄油,你看行不?”老赵问道。

“行啊,橄榄油也是很好的,赵叔,你真的要做全身按摩吗?”

“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我这人,还是很愿意尝试一些新事物的。”老赵故意用出了激将法。

吴雅笑了笑,便跳下床,去找橄榄油了。

老赵借机翻到正面,静静地等着她来。

吴雅找到橄榄油,涂了一点到手上,然后才轻轻地按了起来,老赵和她双目对视,一股暧昧的情愫在空气中流动着。

老赵的手忍不住朝她的大腿伸去,搭在了上面。

当老赵的手放在上面那瞬间,吴雅的身子明显颤抖了一下。

她羞涩地瞪了老赵一眼,冲着老赵做了个鬼脸,继续按摩起来。

“赵叔,我还知道另外一种按摩,你想按吗?”吴雅的声音有些颤抖,脸色更加红润。

“哦?可以呀,说心里话,我还是第一次体会全身按摩!挺舒服,如果你还会别的,放心大胆地在我身上按。”老赵微笑地说着,手在她的大腿上游走起来。

吴雅轻轻地拉开老赵的手,从床上站了起来,当着老赵的面把衣服给脱了,只剩下一套内衣。

她始终看着老赵的眼睛,竟然没有了之前的羞涩,而是怎么藏都藏不住的欲望。

看到眼前这一幕,老赵感觉眼睛已经不够用了。

在橄榄油的润滑下,她整个人都在老赵身上滑动起来,这是一个年轻姑娘该和大叔做的事么?

老赵不禁回忆起了以前和兄弟去会所大保健的时光,那时候也是这么玩的。

随着挑逗的不断升级,吴雅终于拉下了老赵的裤子。

而吴雅看着我的大家伙双目放光,也不知她从哪里学来的招式,竟然将胸前那一对凑了上来。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胸推么?

老赵只能装作很惊讶地样子问道:“小雅,你在干什么,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吴雅紧紧地抱住老赵,张嘴就向老赵吻了过来:“叔,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你马上起来,我生气了。”老赵继续伪装着。

“我不,不下去,已经这样了,赵叔,你就好好享受不行吗?”

吴雅的动作越来越大,有只手已经抓住了我的命根子。

“你这孩子想什么呢,你以后还怎么嫁人呀?”老赵义正言辞地说。

吴雅冲我微微一笑,答道:“嫁人那也是以后的事,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再说了,赵叔,昨晚我们不是已经更加亲密了么?”

“什么昨晚,你在说啥呢?”老赵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赵叔,你很狡猾呀,其实你昨晚根本没有睡,而且我在做的时候,你的眼睛还在偷偷地看我。”吴雅戏谑地看着我说道。

老赵顿时有些尴尬,想不到她昨晚知道我是醒着的,但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还能继续和我做呢。

老赵也不多想了,现在都摊开来谈了,还装什么正人君子。

老赵猛地翻身,将她压在床上,说:“你这小姑娘,整天不学好,叔叔今天要教训教训你!”

“来啊,叔,人家就喜欢被教训!”

吴雅放浪无比,两条修长的玉腿主动盘上了我的腰,小翘臀不安分地扭动起来。

见到此情此景,老赵哪里还能忍得住,提起长枪便开始冲锋陷阵。

房间里顿时一片春色,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居然和老赵这么个孤寡老头搞上了。

而且看她那淫荡的样子,表现得比老赵还饥渴!

“小雅,你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云雨之后,老赵搂着她小声说话。

“叔,你也超出我的意料之外,想不到你这把年纪了还那么猛,和你一比,我那前男友简直就像小孩子。我真是得庆幸和他分了手,否则永远都不知道女人还能这么快活。”吴雅满脸潮红,整个人都挂在老赵身上。

突然,她坐起来又主动发起了进攻。

现在年轻人都这么夸张的么,才刚做完又要,这不得把老赵给榨干为止。

“小雅,我这年龄大了,经不过折腾,日子还长呢。”老赵尴尬地说道。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王雪的事,没想到你早早就把她给拿下了。”吴雅微笑地说着。

她居然知道这事?

老赵紧张地说:“别乱说话,我把王雪当成自己的闺女一般,没有过什么非分之想。”

“我可没乱说,你敢说自己昨晚没和她做?你回来的时候,那里都还有痕迹,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吴雅得意地说着。

都怪自己,昨晚回来之后也没洗澡,被她发现了这个细节,因为老赵也不知道她会爬上床看那里。

老赵无话可说了,还真是小瞧了这个丫头,心细如丝,观察这么细致。

“你是不是早就打上我的主意了?要不然昨天晚上不会那么主动吧!”老赵好奇地问道。

吴雅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是啊,上次出去玩,你和王雪在房间里做,我就不小心听到了,然后还去偷看了一下。”

说着,她便握住老赵那儿:“自从看到你这里大得和擀面杖一样,我就再也忘不掉了,每次和男朋友做,就想着是你在弄我。他根本就不行,只有我想着你的时候,才能觉得舒服。”

敢情自己还早就成为这小姑娘的性幻想对象了,这可真是意外中的意外。

“对了,其实我刚开始并没有发现你醒了,谁让你后来自已忍不住,如果你不是自己动了几下,我还真没有发现你醒了。”吴雅躺在老赵的怀里轻轻地说着。

“你真是个小机灵鬼,什么都知道。好了,收拾收拾起来吧,既然你已经说开了,那我也不能再放过你了不是吗?以后的日子还很长,等我调养下精力,非得把你干得下不了床。”

老赵在她的脸蛋上轻轻地掐了下,起身去穿衣服。

“赵叔,你想不想和王雪跟我来个三人行?”吴雅又冒出了一个鬼点子。

她的话深深地刺激到了老赵,老赵转头向她看去,发现她说的非常认真,好像已经想好了办法,便好奇地问:“当然想呀,你想出什么好办法了?”

“当然有,不过现在她爸在家,还是难办,等有机会再说吧。”

这小丫头,居然和李婷婷想到一块去了,她们俩对于性的态度,也极其相似,真是奇怪了。

第二天晚上,王有财又拉着老赵和吴雅去他家吃饭。

王雪显得也很开心,因为王有财已经得到了通知,要升职,但是必须调往外地。

不过,他并没有说调往外地的事。

老赵已经猜出李婷婷的办法了,看着还在兴奋中的王有财,咱得祝贺不是,不能扫了人家的雅兴。

老赵的心里默默地为李婷婷喝彩,这女人,还是很有一套的。

接下来的几天,老赵和王雪保持了一些距离,尽量不去主动联系她,她来找自己,自己也要装成很忙的样子。

就是要吊她的胃口。

而吴雅时不时地当着她的面,跟老赵做着亲密的动作,当然,老赵要保持着一个长辈的风范,赶快脱离吴雅的纠缠,让王雪误以为,自己是被吴雅缠住了。

果然,王雪的眼睛都红了,如果不是因为我们的事情无法公开,她可能会上去找吴雅好好理论一番。

王雪被吴雅气得不行,但又不能怎么样,只能默默地忍受下来,老赵在旁边看得都好笑。

当然,老赵也没办法幸免,现在她看到老赵,也像是看到了仇人一样。

老赵把王有财马上要调走的事跟吴雅讲了,她还问老赵消息准确不准确,得到老赵肯定的答复后,她就坏笑起来,也不知在想啥。

过了两天,事情终于爆发了。

老赵在家里和吴雅正喝茶,却听到王雪和王有财在争吵,而且争得非常凶,音量之大,整条街都能听到。

老赵本想过去劝解,却被吴雅给拉了回来,她摇了摇头,说别管闲事。

“赵叔,你现在可以慢慢地安慰她了,但是不要太频繁,让她始终想着你,却又患得患失,明白我说的意思么?”吴雅的鬼点子不是一般多。

“你就说前段时间很忙,不是有意冷落她的,还要说自己不知道王有财要调走的事。”

“那还得等几天呀?”老赵搂着吴雅问道。

吴雅顺势躺在老赵的怀里,小手摸着老赵的胡渣说:“用不了几天,你看着吧,最多三天,王雪就会主动跑到你的床上来。这两天,我先出去住,给你们把地方腾出来,也好方便你们不是。”

“接下来?”老赵问道。

“接下来要看情况,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的,你可别抱太大期望了。”

嘶,居然还吊起老赵的胃口来了,老赵顺手拉下她的裤子,便掏弄起来。

吴雅抵挡不住,主动地伏下身去……

翌日。

王雪和王有财又是一场骂战,这次可不是开玩笑的了,王有财甚至直接指着王雪让她滚出这个家里。

王有财不顾王雪的反对,拖着行李箱,毅然决然的向外走去。

然后吴雅就装模作样地过去安慰王雪,这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王雪虽然看起来很伤心,但其实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还在言谈中问起老赵。

吴雅就告诉她,这段时间老赵很忙,经常早出晚归,也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

其实老赵是在用中药调理身子,以备接下来的连番战斗。

“赵叔,我先回去住了,这两天是你最好的机会,可得好好把握,对了,你现在可以发个信息问问她。但是无论她回什么,你都不要理。”吴雅认真地说。

于是,老赵立刻就照做了。

“小雪,我听小雅说了你和你爸的事情的事情,既然他心意已决,赵叔会照顾你的。”

发完信息后,老赵就故意去邻村找老朋友钓鱼了,大门一关,手机一锁,清静!

“赵叔,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在家等你。”

等到晚上回来,手机上已经多了十几条信息,而最后一条就是这个。

老赵按照吴雅的意思,还是没有理她,便关上门在屋里睡了一觉。

等到醒来时,却听见似乎有人在门口哭。

原来是王雪蹲在门口,头发散乱地披着,整个人就好像失了魂一样。

“小雪,你怎么蹲这里了?”

老赵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把她扶起来,走进屋内,又反锁了门。

“我给你发信息你为什么不回?”

坐在沙发上,王雪推开老赵,泪水瞬间就流了出来。

“不知道呀!”

老赵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啊,是没电了,昨天开始就一直没充电。”

“好了,小雪,你看我这段时间太忙了,也没来得及好好地关心你,是我的不对,别生气了!”老赵搂着王雪不停地道歉。

王雪瞪了老赵一眼,哭着说:“那我问你,你跟吴雅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怎么可能呢,我不要谁也不可能不要你呀,我跟她什么事都没有,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她跟男朋友分手,只是在这里住几天,你看今天她不就回去了么?你难道还和一个小妹妹争风吃醋?”老赵好笑地说道。

“谁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就算你没有那个意思,我看吴雅可能对你有那个意思,天天跟你腻腻歪歪,又搂又抱的,你挺舒服是吧,而且你们还当着我的面那样!”

说着说着,王雪哭声渐渐大了起来。

“好了,她现在都走了,现在这里只剩下我了,如果你愿意,你随时可以住这里。”老赵指着房间说道。

王雪嗔怒道:“谁要住你这里!我也要回去了!”

“哎,你咋就那么小孩子气呢!这月黑风高的,一个人睡多寂寞啊?”

老赵突然一把就抓住了她的翘臀揉搓起来,王雪被突然袭击,呻吟不止。

紧紧地搂着她,在她的耳边问道:“小雪,这几天想我了吗?”

王雪轻轻地点了点头。

“时间不早了,咱们是在这里,还是去你家?”老赵的言下之意已经不用明说,谁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哼,去我家吧,在你家,也不知道吴雅会不会又偷偷溜回来。”

说完,她拉着老赵便悄悄朝她家走去,为了避免被邻里邻居发现,还是很小心的。

多日不见,自有一番思念,王雪爆发出了全部的热情,主动地献上了自己所有的温柔。

虽然不能尽情释放出自己的呐喊,但王雪的表情却不会骗人,至少老赵的出现,弥补了她身体的空虚,让她不再寂寞。

狂欢一直持续到凌晨才结束,王雪躺在老赵的怀中小鸟依人般地说着话。

“赵叔,我爸这次走,我跟我妈都没有劝住他,我想他可能不会回来了!”

王雪显得有些伤心,身为子女,但是对自己父母的婚姻情况也显得有些无力。

“他不回来的话,不是还有我吗?我会照顾好你们的。”

老赵紧紧地搂着她,轻轻地在她额头上吻了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