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火车上我们疯狂做_

2021年7月14日08:47:12 发表评论

在老周问出口之后,秦凤莲有些羞臊了看了一眼老周:“现在来看,其实我挺满意的。等回去之后,我还要跟小娟商量一下,问问她的意思。

你知道的,我是小娟的后妈,我要是再找个男人生活,肯定需要照顾到小娟的心情。”

老周点点头,秦凤莲这话说的其实有道理。

秦凤莲见老周默不作声,又补充了一句:“不用担心,其实我挺满意的,而且刚才的时候小娟看着也不排斥,只不过我们需要回去沟通一下才能给你确定的信息。

 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火车上我们疯狂做_



以后啊,说不定咱们就要开始接触,恋爱,然后慢慢就在一起了。”

秦凤莲的羞涩笑容让老周乐的也笑了起来:“小莲,那就这样吧,我的意见就足够明显,你这个的女人就跟仙子一样,要是能跟我在一起,我感觉跟做梦一样。”

正在这时候,餐厅里的人不知不觉多了不少,而且老周一门心思都放在面前这个xìng感的诱惑少-fù身上,对周边没有注意到。

当老周耳边响起了陈娇娇熟悉而动听的声音时,他转身看过去,正看到靓丽的侄媳陈娇娇与火辣活力的李小娟一起回来了。

“妈,我还以为你们找个安静又没人打扰的地儿去聊天了呢,寻思着现在都天黑了,你们还没有给我们打电话。

我们不放心你们,就过来看看,没想到还在这里坐着聊。”两个同样年轻靓丽的女人走过来之后,手里都提着精致的浅色购物袋,这时候xìng格火辣的李小娟向她后妈秦凤莲说了一句。

“妈,要不你们继续聊?正好今晚有朋友喊我去酒吧玩,要是喝多了我就跟朋友一起住一晚。

周叔,要不一会儿你们聊完了,帮我把我妈送到家里好不好?记得,一定要送到家里才行。李小娟嘴巴很溜索,来到这里之后就叭叭的说个没完。

老周看了一眼面前的少-fù秦凤莲,这个女人如同熟透的水蜜桃,雍容高雅的感觉就像是最好的催晴yào,由内而外之间,每一处都带着诱惑的气息。

在老周默不作声的时候,秦凤莲羞恼的拍了一下李小娟的手臂:“你这孩子怎么就老不听话呢。

今晚那都不许去,我跟你周叔也聊的差不多了,现在天色不早了,咱们也该回家了。以后有时间再聊。”

秦凤莲跟李小娟在说话,陈娇娇这时候也在老周的身旁,那双魅力的眼睛眨啊眨啊,充满了探究和询问的心思,只是秦凤莲还在这她不好发问。

秦凤莲这么说了,李小娟又劝了两句继续聊会儿或者晚上一起发展点事情,也不知道她是故意逗自己后妈的成分居多,还是内心深处真是这么想的。

老周看着李小娟在秦凤莲的身旁,说话撒娇的同时,那双紧凑的翘屁-股扭啊扭的,每当李小娟故意嘟着嘴巴的时候,老周总是幻想着把自己的东西塞到她的xìng感小口里。

后妈秦凤莲前突后翘火辣成熟,简直就是个天生的pào架子,闺女李小娟火辣开放,充满了年轻xìng感的活力。

老周心里燥热不安,只是感慨着这对母女花真迷人,要是有一天能让这对母女花跪在床边,同时对着老周弯腰翘-臀,把各自丰满和紧凑的美-臀冲着他的时候,老周兴奋的头皮发麻,都不敢想下去。

“你们这是买的什么呢?”秦凤莲看到李小娟手里的购物袋,怕这个闺女又肆无忌惮的胡说话,随口就转移了话题。

可是秦凤莲接下来发现还不如随便她说,不该去问这个鬼灵精怪的闺蜜李小娟。

扬起手中的购物袋,李小娟漂亮的脸庞眉开眼笑的:“这就是我买的内衣啊,好几套呢,黑色紫色都有,还有丁字裤和情趣内衣。”

“臭丫头,你没事买那些干什么,丢不丢人啊?”秦凤莲跟老周聊男女事情的时候也没这么羞臊,可现在的秦凤莲看起来跟不经世事的女人一样,还会害羞。

难不成这是秦凤莲故意在李小娟面前装成矜持害羞的样子?

老周在心里琢磨的时候,李小娟一句话又把他的兴致勾了起来:“妈,我就是简单的无痕内-裤,虽然xìng感可是没有丁字裤和情趣内衣火辣。

这可是给你买的,比我的大一个码呢,这不是想着你跟周叔都见面了,下次约会或许会做点其他有意思的事情了,我这是给你提前做好准备。

这有什么可害羞的,陈娇娇也买了两套内衣呢,比我买的要火辣的很多,还是开档的丁字裤,还有上边的文-胸也是中间是空洞的那种情趣内衣,我看了都臊得慌,要是男人看到了,估计早就流鼻血了。”


别人看到流鼻血不流鼻血老周不清楚,但是老周知道自己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幻想着自己高挑苗条的xìng感侄媳fù穿上那种情趣内衣之后,肯定是火辣的不得了,一想到这些他就快要流鼻血了。

“臭丫头,又胡闹!”

“呀,小娟,你能不能别这么浪。”

秦凤莲作为后妈,无奈的看着自己这个xìng格狂放的闺女说了一句。

至于陈娇娇,早就面色朝红,羞臊的她作势要打胡乱说话的李小娟。

两个充满活力的女人在下来台阶之后相互挠对方打闹着,至于秦凤莲则是脸色微红,带着微笑看着李小娟。

好不容易闹够了,李小娟这才回到了秦凤莲身边。

高贵优雅的少-fù秦凤莲想开车送陈娇娇和老周回去,老周只是推说距离这里很近,溜达着就过去了。

陈娇娇也说着他老公一会儿就过来接,不用送。

最终陈娇娇跟老周站在秦凤莲的车前,跟她们挥手告别。

当靓丽活泼的李小娟和她的后妈,雍容高贵的xìng感少-fù秦凤莲都离开之后,老周看着那辆白色奔驰有些发呆。

“这女人家里,看起来经济条件确实不错。”老周感慨了一句。

陈娇娇站在老周身边,脸色看起来还是有些泛红,听到老周的感慨之后,作为媒人的侄媳fù,忍不住侧头狠狠白了一眼周说着:“是啊,那个女人老公死了之后,她就转让了大部分产业,现在确实有钱,而且还有一个商贸公司,做的也是风生水起的。

这个女人倒是不差钱,关键还是人家那么xìng感迷人,胸颤巍巍的看着就想让人揉两把。

还有那个屁-股,不但那么圆那么翘,弧线也那么漂亮,脸蛋更是没的说。所以啊,某些人的心思就全飘过去了,眼珠子都看的转不过来了。”

老周有些惊讶的转头看了一眼陈娇娇,不知道这是在抱怨开玩笑还是在吃醋。

陈娇娇瞪了一眼老周,嘟着嘴巴说了一句:“看什么看啊,我哪有那个魏阿姨的气质魅力,走吧,该回去了。”

女人心海底针,老周有些愣愣的,不知道陈娇娇怎么又生气了。

作为一个男人,而且私底下跟陈娇娇的关系那么近亲和暧昧,老周也是笑眯眯的盯着陈娇娇的身-体说着:“那女的确实好,不过哪有我侄媳fù那么年轻靓丽,人老珠黄的女人,对我这样档次的人来说,当然好了。

可是要是让我选的话,我想都不想肯定选择我的娇娇啊,怎么看都看不够。”

“谁是你的娇娇,这么ròu麻,我可是你表侄张鹏的妻子,你这个整天想上自己侄媳fù的大变态。”

“嗯,侄媳fù说的好,侄媳fù说得对,我这个做表叔的,就是想狠狠的上你这个侄媳fù。”

“哼,看你那德xìng,好了,别哄我了,男人都是一个样。”

“那哪能呢,我对你可是真喜欢,关键是今天我还那么感激你,还帮表叔介绍对象。”

“你还知道感激我啊,我以为你见到了少-fù美女就走不动路呢。”

“怎么可能呢,我现在就在想你,你看我裤子,是不是都鼓起来了,要不是天黑不容易看到,我都没脸在街上走了。”

“谁要你想我,我又不是没老公。你说感激我,就是说说而已?准备怎么感谢我呢?”

“哪能说说呢,说感激我是准备付诸行动的。我想曰你一次感激你,让你又爽又满足。”

“做表叔对着侄媳fù都这么吓流,你这个大变态,我让我老公满足,不用你,你今晚让我有点生气,所以你的福利没啦。”

“那怎么行,咱们说话不能不算话的。”

“原本你的福利,我准备今晚送给你表侄去,让他舒服让他爽。”

“娇娇,要不咱们从那边溜达过去吧?”

“为什么?”

“那边小公园绿化带多,又那么黑,我在那方便直接强bào你。”

“……”

老周跟陈娇娇向前走,高大壮实的老周总是看着身旁靓丽的陈娇娇,紧身的一群,xìng感的腰臀,还有那双美-腿,和充满了年轻活力的休闲鞋,配上侄媳fù的魅力面容,老周感觉自己的裤裆帐篷又大了一些。

老周心里今天一直都在极度的快乐中,因为相亲了一个迷人的魅力少-fù,她还有个火辣开放的非亲生闺女,更关键的是还有个侄媳fù可以跟他暧昧,这是以前的老周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要说老周有想法的女人里,那个魅力少-fù秦凤莲的诱惑最具有杀伤力,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之间,总是在撩拨人的yù-望。

这样的感觉和档次,也只有小区里的少-fù刘芳能够相提并论的。

其次李小娟和侄媳陈娇娇,包括在小区里跟他有些暧昧的教师刘香,只是比秦凤莲和刘芳稍微差一线,都是不可多得的美女。

老周陈娇娇两人也没着急去坐车和回去,只是向前沿着街道散步。

陈娇娇今天其实已经准备好被老公的表叔彻底占有的想法了,可是看到老周跟秦凤莲聊的那么火热,老周的心思都在那女人身上,陈娇娇又嫉妒的吃醋,莫名其妙的飞醋。

现在陈娇娇已经后悔自己当初怎么想的,怎么会给表叔老周介绍对象呢,这个单身老男人憋死他才好。

“娇娇,你说说今晚给我准备的什么福利啊?我现在可想知道了。”老周又说了一句。

“求我。”陈娇娇也不看老周继续向前走,利索的发丝随着微风轻轻摆动。

“求你了娇娇。”老周嘴甜的说了一句,语气都让人感觉起鸡皮疙瘩。

陈娇娇撇撇嘴巴说着:“这就完了?怎么求我?”

“我用行动,不光说的,到时候,到时候我用舌和口伺候你,我上次不就是见张鹏也这么跟你玩的,到时候啊,我把你的前后门都用舌-尖撩的你爽飞,然后再去我这个大东西,狠狠的让你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满足和美妙。”老周说着话,跟侄媳陈娇娇之间的话语,已经变得肆无忌惮。

陈娇娇的脸色愈发的红润,似乎想到了老公这个粗鲁健壮的表叔,趴在身下做那种事情的换面。

陈娇娇忍不住呼吸乱了一下,心虚的四处看看街道,又继续向前走。

走了几步,陈娇娇看着身旁可怜兮兮装模作样等着自己开口说话的老周,最终陈娇娇叹息了一声说着:“今晚买的情趣内衣,就是想着,想着穿上它,然后随便摆出你喜欢的羞耻姿势,让你今晚痛快的弄我。

现在呢,嗯,我看看附近有没有酒店。”

陈娇娇的话让老周整个人都快要沸腾了,xìng感的侄媳fù,穿上情趣诱惑的内衣,听刚才李小娟的话,应该还是那种都是镂-空的bào露出来的那种,这让老周的裤裆唰的一下跳的高高的。

老周一只手伸进裤兜里,然后把自己太过于明显的东西偷摸的给掰到腿的一侧,这样不至于让自己的帐篷看起来太过于明显了。

老周兴奋无比的看着陈娇娇,几乎想到了侄媳fù穿着那xìng感的情趣内衣,被自己骑在身下狠狠玩-弄着陷入yù-望中的情形。

陈娇娇看着老周喘着粗气,黢黑的脸色有些发红,眼睛里的火焰几乎把自己给点燃了。

陈娇娇在心里叹息,感觉自己的内-裤有些湿,但是陈娇娇今天就是在故意逗弄着老周,装作找酒店一样的伸手指着旁边一家酒店,然后这才带着得逞的坏笑说着:“啊,那边不就有一家酒店嘛,挺好的。

好了,酒店也看完了,该回去了,今天是给你一个教训,省的你以后不老实,有了对象就忘了我这个大媒人。”

老周听完之后感觉无比泄气,看看天黑的越来越厉害,老周悄悄伸手拦住了陈娇娇的腰肢却被陈娇娇给打了下来。

“不许再乱想了,反正今天我是没心情了,都被你搞的乱七八糟,要是以后表现好,说不定我还会给你个突然惊喜呢,现在回家去。”陈娇娇再次说了一句。

老周看看陈娇娇,魅力的脸庞没有任何开玩笑逗他的成分在里边,老周几乎失落的难受,这会儿也不说话了,像是在生闷气。

陈娇娇也感觉有些过火了,毕竟在来之前老周就一直念念不忘的想要占有陈娇娇,这些她心里都明白。张鹏的身-体状态一直不行,每次刚来点感觉的时候就熄火了,陈娇娇内心要说不想的话那也是假的,更不可能被表叔老周每次又摸又亲的沾了很多便宜去。

在想想老公表叔老周那个大东西,还有那种威猛与结实的身-体,陈娇娇感觉自己的身-体湿的比之前还要厉害一些。

不忍心看着老周这么难受和失望,陈娇娇悄悄看看四周,小手伸到了老周的手边握住了他的手掌。

老周心里正委屈呢,盼了那么久想狠狠的干一次自己的侄媳fù,可是看起来侄媳fù只是喜欢撩拨,并不打算让自己真的上呢,这会儿又突然感觉侄媳陈娇娇那只小手牵住了自己,而且柔-软的手指还在他的那个粗糙的大手掌心里不断的撩着,画圈。

“好了,叔,你也别难受了,你可别忘记了,之前的时候你说见面十分钟立刻离开,然后,然后你再跟我一起找个酒店去做的。

你这个呆子,是不是傻啊,你又yù-望,想发泄,难道我就没有身-体需求吗?难不成我看到你那个东西不想啊?

要是对你没点这方面的意思,我怎么可能让你把我的身-体都摸遍了?关键是,关键是我还帮你用手弄,还给你留内-裤和丝-袜然是发泄,还,还帮你用口含过,舔过的。

我是什么意思还有我说的太明显吗?”陈娇娇一边装作正常走路,一边说着撩人的话,小手还在不断肆无忌惮的摩挲挑弄着老周的手掌。

老周真是大悲大喜,这儿的他惊喜的看着自己的侄媳fù,已经幻想着陈娇娇穿上xìng感的情趣内衣,一边含着自己叔,自己一边含着侄媳fù,狠狠的发泄了。

“真的!?那咱们赶紧去。”老周笑着说了一句,跟侄媳陈娇娇牵手的同时,两人的肩膀靠近了一些,老周好用手背和小臂不断的磨蹭着陈娇娇身侧跨间,做出撩人的举动。

陈娇娇气恼的掐了老周手掌一下,幽怨的白了老周一眼继续说着:“你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间了,之前你说十分钟见面完了,咱们也有几个小时时间去做一下。

可是现在你看看时间,你被那个魏阿姨迷得都不记得时间了,哎,魏阿姨这个女人气质好身材火辣又漂亮,一看就知道有心计,你这样的男人还不被她给生吞了。

现在没时间了,我刚才跟李小娟一起去找你们的时候,其实就是准备回家呢,张鹏下班把车jiāo接回家去了,之前还跟我打电话呢,咱们要是再耽误就太假群群书书库库了,毕竟他也能联系到李小娟。

万一说漏了早就分开了,咱们还那么晚的回去,一看就有问题,更何况,更何况我这不是还买了内衣嘛。”

“那今晚还是玩不什么刺激的事情了啊,娇娇,我想干你真的快憋疯了。”老周说着话,同时也失望无比的松开了陈娇娇的手,从兜里摸索着烟点上开始一边走一边抽着:“那这样的话,咱们就别溜达了,更慢,还是直接打车回去吧。”

说完话之后,老周已经隐约猜到刚才陈娇娇装作生气的情形,十有八九是被自己和秦凤莲刺激到了。

从分开到现在,陈娇娇言语之间带着的那种不开心和吃醋感觉足够明显,而且提起秦凤莲那个少-fù好几次,老周再是后知后觉也知道侄媳再吃醋。

这个发现让老周有喜有悲,悲的是陈娇娇会为难自己,今晚也弄不到她,喜的是陈娇娇吃醋的话,肯定是在意他,那以后肯定没跑的。

想想刚才陈娇娇跟自己说的心里话,老周的心情变得好了一些。

“原本的打算今晚有个很激动和美妙的感受,这次又没了。娇娇,你今晚要是真的穿上那身xìng感的情趣内衣让张鹏弄你。

记得弄完之后,把照片拍给我看看,要是能把内衣给我用手发泄更好了,最好的就是你能晚上趁着利器睡着了,你来我房间,我让你感受一下做女人的美妙。”老周叹息一声嘀咕着。

陈娇娇四处看着街道,好像是在寻找出租车,随着老周话语说完,陈娇娇切了一声,可是眉目之间带着的风情那么诱惑:“叔,咱们先回家吧,或许今晚的福利比在酒店里更让你兴奋。

今晚张鹏喝多了,肯定是身-体想了,所以着急打电话喊我回去的,而且,我说让你更兴奋的办法。

就是你想不想当着你那个表侄张鹏的面,去玩他的老婆?

当自己表侄面前,狠狠的弄自己的侄媳fù,你这么变态,肯定会兴奋刺激的不得了。”

陈娇娇的脸上带着诱惑,说完话之后还xìng感的飞了个媚眼,紧接着就咯咯乐了起来。

老周吞咽了口唾沫,狠狠抽了两口烟,把那大半截的烟给扔到了地上,现在的老周刺激的已经浑身紧绷,也关不上时不时会有行人也在路上,老周对着陈娇娇紧凑的翘-臀狠狠扇了一巴掌,隔着紧身弹xìng的裙子,手感还是那么的美妙。

“娇娇,你说的是真的吗?”老周兴奋无比的问着。

陈娇娇说完那些话之后,整个人都羞耻的不知怎么办才好,原本是想安慰老周,陈娇娇发现自己跟这个坏表叔在一起,总是有些失去方寸的感觉。

“跟你在一起,我发现自己也学坏了,这样的事情也能去帮你想。”陈娇娇抱怨了老周之后,看看没有人,偷偷揉了两下自己被打的火辣辣却有种兴奋感的屁-股。

这时候的老周哪还有什么失望和去酒店开钟点房的心思,立刻招呼着陈娇娇赶紧打车回家去。

陈娇娇看着这个坏表叔兴奋的搓手,不时看一眼自己的身-体时,陈娇娇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些,老周的yù-望强烈无比,可陈娇娇内心何尝不是更加炙热呢,对于xìng的满足和期待,陈娇娇那种渴望不比老周少多少,只是陈娇娇作为女人,而且对方还是自己老公的表叔身份,所以比老周顾虑的要多一些。

今天的陈娇娇也不知道怎么了,或许是受到了闺蜜后妈的刺激,也或者是因为见老周之前还围着她转,现在一门心思有放在了别的女人上边。

这样的感觉让陈娇娇有落差感,不止是失落感或者被人抢夺的错觉,而是陈娇娇本身也是偷摸着想了好久老周能够狠狠的弄自己。

这一刻的陈娇娇还想着,哪怕介绍给闺蜜的后妈,在老周成为她对象之前,自己还能先一步体验过这个男人的滋味,心里总有一种荒唐的优越感,陈娇娇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在老周的不断催促下,总算有了辆出租车出现,两人打车没用多久就到了小区门口。

下车来,老周跟陈娇娇向小区里边走,在这个小区里老周只敢跟陈娇娇悄悄说着话,不敢动手动脚,这里都是邻居的,要是被看到了,老周也知道很难处理。

“娇娇,你倒是跟我说说你的办法啊,你就说一句能当着张鹏的面弄你,这就完了?快说办法,不然的话,别说是弄你了,我当着张鹏的面摸你一下,估计这家伙就跟我拼命。

平时的时候就一根筋,脾气有时候急起来又经常发火,那家伙以前在村里很我关系近着呢,我可了解他的xìng子。”老周现在是又害怕又期待,甚至一幻想那个时候的情形,兴奋的他汗毛都立起来,那种状态的兴奋和刺激,不只是身-体上的,更强烈的冲击还是来自于心理上的。

陈娇娇在小区里变得一本正经,毕竟小区路灯,能轻易看到她和表叔老周之间的举动。

陈娇娇悄无声息的把脚步放慢了一些,然后装作整理裙子的同时,靠近了老周的身边,这才轻声说着:“叔,我不是跟你说了嘛,张鹏今天跟几个朋友提前jiāo车然后喝酒去了,刚回来不久呢。”

“说重点,难不成喝酒了他就变了一个人,喜欢我弄你?哪有喜欢看自己妻子被别的男人干的。”老周急不可耐的又说了一句。

陈娇娇看着前方的楼道门,还有几十米就到家,陈娇娇的话语也变快了一些说着:“叔,张鹏今晚打电话的时候喝的很厉害,说话都含糊不清结巴了。

他要是喝得少,说不定还能挺起来弄一下,他现在就就胡闹,根本弄不起来的,到时候我把他哄睡了,他醉的跟猪一样。

你要是想刺激的话,那就去我们卧室里然后在我和张鹏的床-上弄我,这样让张鹏醉酒睡在旁边。看着自己的表侄,玩着你的侄媳fù,是不是很美?你要是想的话,到时候我来运作一下就可以。”

说完话之后,陈娇娇有些心虚的又解释了一句:“今晚真是被你和小娟的后妈给刺激到了,这样不要脸的羞耻花样我也说得出口,太丢脸了。

我感觉到时候哄睡了喝大的张鹏,我还是去你的卧室里吧,总之,今天就满足你,这总行了吧?你这个坏家伙。”

老周听得直乐,一直说着行,头飞快的点着,说着要去陈娇娇卧室,想试试玩点刺激的,就在表侄张鹏的身边弄她。

“看你这熊样。”陈娇娇白了一眼猪叔一样的老周,这才走进了楼道里。

这时候的老周早已经兴奋的大东西快要bàozhà,陈娇娇的反应其实更是不堪,当说出要当自己的老公面前被老公的表叔玩的时候,陈娇娇一想这画面就兴奋的难以呼吸,内-裤湿的感觉明显到夸张。

两人进电梯之后,老周看着身旁的侄媳陈娇娇,恨不得把这个xìng感苗条的女人给吞下去,可电梯里有监控,老周愣是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一会儿上去之后,你就跟平时一样,要是张鹏问你相亲的事情,你就如实说就可以,没事了你就早点回你的卧室,到时候,到时候我会给你打招呼的。”陈娇娇气喘心虚的说了一句,双-腿不自觉的紧紧并拢夹-紧,那张俏脸愈发的朝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