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腿让我添个痛快-同桌用振动器玩我下面_

2021年7月14日08:44:34 发表评论


 颜若晴其实也不并不是单纯想要按摩,而是想要被男人抚摸自己的身体,只有这样颜若晴才能感到满足,可她却又不想太过暴露,眼前也只有老张能满足她所有的要求。

 扒开腿让我添个痛快-同桌用振动器玩我下面_

 老张是个瞎子,看不到那些东西。

  颜若晴想了想,咬牙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帮我姐按摩一下大腿内侧吧。”

  老张伸手摸了下颜若晴的大腿,那儿已经被包臀裙勒住,颜若晴连忙说道:“我知道的,为了方便我一定会先把裙子还有袜子也脱了,这样总行了吧?”

  “其实你不脱也可以。”老张低声说道。

  颜若晴只当老张是在开玩笑,她拉开拉链之后将黑色的裙子脱了下来,随后还开始脱rou丝,老张眼珠子都快看直了,这省城的妹子可真会玩啊,这么多花样。

  与此同时,老张心想以后一定要娶个省城的媳fu。

  做完这些之后,颜若晴只剩下了一条小裤衩,十分可爱。

  老张见状也是兽xing大发,他差点压在了颜若晴的身上,颜若晴心中不断安慰自己其实只是个简单的按摩而已,不会做其他出格的事情。

  老张没给他这个机会,直接把帐篷顶在了颜若晴面前。

  颜若晴和那个玩

  意靠得很近,近到机会几乎一伸舌头就能舔到老张的玩意,这让颜若晴面色涨红,也不知道老张这家伙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要不是看在他是个瞎子份上的话,自己铁定不会饶了他。

  这玩意一直在颜若晴面前晃dàng,到最后颜若晴都有些疯狂了,她竟然伸出手动了动老张那玩意,笑嘻嘻地说道:“你有没有什么感觉,或者是什么想法?”

  老张脸色就跟红灯笼似的,他万万没想到颜若晴竟然会主动出手。

  出乎了他意料。

  “你……你不能碰我的这个玩意,我妈说过不能让妹子碰,你是不是故意的!”老张‘气呼呼’地说道,让颜若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其实她就是故意的。

  “咯咯,你这人真有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老张嘟囔了一句,道:“谁知道呢?”

  颜若晴一下子就来气了,忘了自己光溜溜地躺在床上呢,她直接伸手握住了老张的这个玩意,令她惊讶的是自己一手竟然无法全部握住,简直太大了!

  老张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他顺势倒在了床上,颜若晴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呢,老张的手掌就已经按住了她的小白兔,颜若晴恼羞成怒,正要呵斥老张,老张却是说道:“我按摩手法狠厉害的,我按摩过的胸脯都会变大一圈,你要不要也试试?”

  颜若晴心想着不要,可到了嘴上变成了:“好啊,试试就试试。”

  老张心中大喜,开始揉捏起来。

  颜若晴似乎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老张欺骗了,只是都到了这个时候,是不是骗子还有什么重要的,她要的不正是这种效果吗,颜若晴也一把将老张抱住。

  两人开始互相jiāo缠,颜若晴甚至都忘了自己身处何方,脑海中剩下了一个念头——

  那就是和老张来一场恶战!

  当颜若晴放下心理防线的时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老张甚至失去了主动的位置,只有颜若晴一直在为老张脱衣服,她想和老张做那些男女之间的事情,即使老张是个瞎子那又怎么样,能让自己爽就行。

  她不

  会在意这些。

  两人都忘我地在床上翻滚着,老张也已经渐渐压制不住自己,他要释放出来!

  颜若晴十分期待老张的表现。

  “开始吧?”


  颜若晴无法抗拒这种诱惑。

  她甚至都已经忘记了自己身处何方,自己是谁,甚至是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这一切都已经被颜若晴抛在脑后,她现在脑海中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和老张来一次短兵相接,尝尝老张那家伙到底有多厉害,是不是如她所希望那样。

  老张连忙点头,骑在了颜若晴身上。

  正当两人准备有进一步发展的时候,院子外传来了陈燕和陈惠芳的谈话声,这令两人耸然一惊,眼中的迷离也渐渐恢复清明,尤其是颜若晴,她直接将老张推开,脸上尽是掩盖不住的慌乱,道:“快穿上衣服,不能被她们发现!”

  声音越来越近,颜若晴来不及梳头了。

  老张也是被吓了个半死,要是让张阿姨知道自己欺负她秘书的话,说不定转头就离开。

  这样的话自己可就亏大了!

  他穿上衣服之后按住了要离开的颜若晴,低声说道:“你现在不要出去,就躺在床上给我按摩就行了,不然的话她们容易误会咱在房间里干了啥。”

  颜若晴一听,还挺有道理。

  不过她神色古怪,瞅着老张宠辱不惊的模样,似乎这小子很有经验嘛。

  难道说自己想多了?

  颜若晴趴在床铺上,脑海中想着的都是刚才那些事情,要是陈燕她们晚一步回来就好了,那样的话自己就能尝到老张那个大家伙,毕竟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

  以后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呢。

  老张似乎看穿了颜若晴的心思,便说道:“你们省城人都没见过田里的庄稼吧,明天有时间的话我带你去地里看看,玉米地那些农作物比人都还高呢。”

  颜若晴扫了眼老张,暗示得很明显。

  她没有直接答应老张,而是说道:“有时间再说吧,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呢。”

  话音刚落。

  陈燕和陈惠芳就已经来到了房间门口,看到两

  在房间之后都是愣了下,陈燕没想到颜若晴竟然这么快就和老张搭上关系了,更加令人生疑的是颜若晴头发混乱,像是刚经历过大战似的。

  这一看,眼神都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颜若晴从来没撒过谎,看到二人的时候眼光躲闪。

  陈惠芳面色一滞,心中也有了几分猜测,不由得转头看向自己大儿子,眼中露出了几分责备,人家是客人,怎么能如此心急就拉着她做那些事情呢?

  老张似是没觉察到二人的心思,笑呵呵地说道:“张阿姨,妈,刚才小晴说她浑身酸痛,所以让我帮她按摩按摩,我寻思着小晴是张阿姨的秘书,也就答应了,没什么问题吧?”

  众人一听,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陈燕眼神稍显尴尬,看来是自己误会了颜若晴和老张,她尴尬地笑了笑:“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不过即使你们年轻人有什么想法也是应该的,你和小晴都是单身呢。”

  话语之中的暗示,已经十分明显。

  老张嘿嘿一笑没说什么,倒是颜若晴涨红了脸。

  陈惠芳和陈燕对视了眼,眼中露出了复杂之意,陈惠芳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你们继续吧,我和你张阿姨继续出外面聊一会,待会儿再做饭。”

  两人走了之后,老张和颜若晴才松了口气。

  颜若晴都已经没脸见人了,眼神幽怨地看了眼老张,也没心思继续做那些事情了。

  刚才真是好险!

  老张看出颜若晴心思,也没有逾越雷池。

  陈燕和陈惠芳走出院子之后,陈燕忽然感慨道:“原来大天这孩子还会按摩呢,我这几天太过劳累了,晚上有时间的话一定让他帮我按摩按摩,就是不知道效果咋样。”

  “我家大天厉害得很呢,保证不会让你失望!”陈惠芳应和道。

  陈燕眼神复杂,就是不知道某个方面是不是真不会令自己失望。

  想到这里,陈燕不知怎地就红了脸,她心中暗自说道:“我呸,我在想啥呢,即使我再怎么找不到男人也不能盯上姐妹的儿子啊,丢不起那个人!

  陈燕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晚上,几人围在桌子上吃饭,颜若晴和刘淑媚紧紧挨在一起。

  颜若晴几次看到刘淑媚主动给老张碗里夹rou,心中颇不是滋味,咬咬牙之下竟然也往老张碗里夹了块rou,道:“我知道你看不见,帮你夹了块rou。”

  “谢谢。”老张说道。

  其实他心中早已经吓坏了,这是个十分明显的举动,或许陈惠芳和陈燕早已经生疑。,

  果然,这两人看了眼对方,眼中露出意味深长之意。


  晚饭在怪异的气氛下吃完。

  老张都不敢直视弟妹刘淑媚的眼睛,因为之前他就和刘淑媚有过一段孽缘,而且后来老妈陈惠芳也催得紧,一直要让他和刘淑媚给张家生个娃儿才罢休。

  刘淑媚低着头,不知道在想啥。

  老张叹了口气,这女人心思还真是猜不透。

  吃过晚饭之后,几人都回到了各自的房间里。

  老张因为喝了太多水,以至于膀胱胀得慌,可是厕所里还有人在洗澡,情急之下老张只能带这小跑冲出了院子,准备在门外的水沟上解决问题。

  出门喝水的陈燕见状,也愣了下。

  她隐隐能猜到老张的打算,只是心中也十分好奇,想要去看看。

  陈燕放下水杯。

  看了眼周围没人之后陈燕也跟了出门。

  老张刚出门来到水沟前,正要解开裤头的时候余光瞥见陈燕居然站在正门口那儿看着自己呢,老张心中一下子就慌了,张阿姨再怎么年轻都是他的长辈,他可不敢亵渎长辈。

  想到这里,老张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陈燕皱起眉头,看来老张并不是来尿尿的,倒是令她心中充满了遗憾。

  这些年来陈燕一直以女强人的姿态展现在世人面前,殊不知若不是没有了男人的话,她也不愿意成为女强人,她更想成为那些强势男人怀中的娇妻。

  如此一想,已经有许多年没有碰过男人了吧?

  甚至连男人那玩意都少见。

  看到老张并不是想尿尿,陈燕心中多少有些遗憾,她本还想趁着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她的时候去

  偷看一下,反正老张这孩子也看不见自己,有何不可?

  老张愣了。

  他似乎看到陈燕脸上布满了遗憾,难道说她要看自己那玩意?

  这也不是没有道理可循的。

  之前他就听陈惠芳说过,陈燕自从老公死了之后就没有再找男人,或许这些年她都是一直过,以至于她将自己所有的yu望都憋进了肚子里。

  老张对自己的家伙十分自信。

  只是,要不要给张阿姨看看?

  老张正胡思乱想的时候,陈燕已经准备转身回到院子里去,老张觉得自己不能错过这个机会,连忙解开裤头把自己的大家伙释放了出来。

  陈燕脚步一顿,看到了那个被老张释放出来的大家伙,嘴巴也是张得大大的!

  她从未见过如此健硕的玩意!

  老张资本还真是足啊,陈燕以前也不是没有幻想过被这种尺寸的玩意蹂躏,只是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事情了,要不是看到老张这玩意的话,她甚至都想不起来呢。

  陈燕下意识吞了吞口水。

  她也是个女人,是个正常的女人,再怎么强势也是有七情六yu的,面对年富力盛甚至带着个大家伙的老张实在是难以拒绝,如同催情yào那样令陈燕苦苦相思。

  老张这小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竟然把自己的玩意晃dàng了几圈,然后才塞回到裤裆里。

  这下陈燕算是看清楚了老张的尺寸,自己一只手根本抓不过来,她还处于极度的震惊中无法自拔,老张心中也奇怪得很,陈燕居然盯了他这么久,怪不好意思的。

  老张提起裤子就往院子里走去,迎面就撞上了陈燕。

  陈燕起初的时候本想躲开的,只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而已。

  反观老张,他则是直接朝陈燕冲去的。

  他可不想错过这次机会,一定要好好调戏这位张阿姨,谁让你偷看我尿尿?

  两人撞了个满怀。

  老张故作惊讶,连忙说道:“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你站在这里干什么,刚才是不是看到我……那个了?”

  他一脸的不可置信,显得十分委屈。

  陈燕一时间也

  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直接承认吗?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她只是不想让老张知道她来过这里而已,陈燕想通之后转身就要离开,老张见势不对一把抓住了陈燕的手臂:“你是不是小偷,你好大的胆子!”

  “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就喊人来揍你了!”

  陈燕心中一惊,她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事情,连忙挣脱老张的手说道:“大天你别声张,我……我是你张阿姨啊,我只是觉得有些无聊,出来透透风。”

  “你可别声张!”

  老张立马换了个态度,脸上没有了疑虑,惊讶道:“原来是张阿姨,刚才真是对不起,我还以为家里进了小偷,也亏得你解释清楚了,不然的话就麻烦了。”

  说到这里,老张涨红了脸,支支吾吾地看向陈燕。

  “张阿姨,刚才你是不是……”

  “看我尿尿了?”


  陈燕愣住了。

  老张问的实在是太直接了。

  她还没回答呢,老张就露出了羞涩的表情,支支吾吾地说道:“我妈告诉过我不能将自己的玩意给女人看,不然的话以后娶不到媳fu的,这下……”

  老张说着说着,就要哭出来了。

  陈燕心中不疑有他,只是觉得老张这孩子心思单纯,她也怪不好意思的,连忙说道:“大天你说的是什么胡话呢,我是你的长辈,会偷看你的那个玩意嘛,显然不可能。”

  “即使被我看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说是吧,我是你妈的妹妹,让我看一下有啥不行的?”

  “不过我也真不是故意的,这件事情最好不要告诉你妈,知道了没,不然到时候会引起误会的。”

  经过陈燕的几番教导,老张终于艰难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张阿姨,我不会告诉我妈的,时候也不早了,你还是快回去房间睡觉吧。”

  老张心中好笑,陈燕分明是想看,却不敢承认。

  陈燕点了点头,不过心中却有些不甘心,她下意识瞄了眼老张胯下那个玩意,迟疑半晌后说道:“大天,我听说你按摩也是是从老师傅,学到真本事没有?”

  老张当即点点头。y&b独家

  “这是自然的,这是我吃饭的本事,不会丢了。”

  陈燕心中一动,紧接着说道:“这样正好,张阿姨这几天忙得跟牛似的,身体也出现了不少毛病,你来房间里帮阿姨按一按吧,怎么舒服怎么来。“

  老张求之不得。

  只是你的确定要怎么舒服怎么来?

  老张脸上带着坏笑,不过陈燕是看不到了。

  两人走进了陈燕的房间,陈燕顺势趴在了床上。

  老张伸出手给陈燕按摩,陈燕闭上眼睛享受着被男人抚摸着自己身体的每一寸肌肤,这种愉悦感不是谁都能给自己提供的,面对瞎子老张,陈燕也没有丝毫的抵抗。

  “张阿姨,人家按摩都是脱光衣服的,不然的话不好上手。”老张说道。

  陈燕皱了皱秀眉,疑惑地看向老张,老张生怕露出马脚,却是说道:“不过你要是不想脱衣服的话也成,反正就是随便按按就好了,不碍事的。”

  老张嘿嘿一笑,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不过这句话却是提醒了陈燕,陈燕心中痒得很,浑身上下都洋溢着燥热感,恨不得马上找一个男人来让自己舒服舒服,可这里穷乡僻壤的,能找谁?

  眼前的老张就是最佳人选。

  想到这里,陈燕也不生气,道:“大天,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你来帮阿姨脱衣服吧。”

  老张一听,心跳明显加速,几乎要破体而出!

  这么刺激?

  他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

  虽然都是省城人,但颜若晴分明就没有什么经验,对于男女之事十分忌讳,不像眼前的陈燕,陈燕身上散发出令老张着迷的气息,这是成熟女xing特有的味道。

  老张道:“张阿姨,这……”

  “这不好吧?”

  陈燕坐了起来,倒是显得极为洒脱,道:“有什么不可以的,你又啥都看不到,过来吧。”

  她一把抓住了老张的手掌,然后按到了自己睡衣的纽扣上!

  老张手掌都在颤抖,严格上意义来说,陈燕是他的小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老张心中激动不已,甚至隐隐有些刺激感

  ,是其余人无法给予自己的。

  他摸到了纽扣,也摸到了高高耸起的胸部!


  老张手都在颤抖。

  他连忙吞了吞口水,不让自己的喉咙烧干。

  这实在是太刺激了,这可是自己母亲的妹妹啊!

  而且当老张不小心摸到陈燕柔软胸脯的时候,陈燕脸上竟然没有露出羞恼之色,而是红了脸颊,双眼中也浮现出了小女孩所不具备的媚态,将老张深深地迷住了。

  老张下意识摇了摇头,不让自己陷在其中。

  他的手很快也就松开了,以免引来陈燕的不乐意,那样的话自己可就得不偿失了。

  陈燕被老张按住胸脯的时候脑袋一片空白,她甚至能感受到来自老张粗重的喘息声,陈燕眼神迷离,甚至还有些恍惚,原来这就是男人的味道。

  真是久违了。

  只不过老张的手一下子就松开了,让陈燕有些遗憾。

  她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眼老张,老张怎么就这么不太懂事,自己明明都没有责怪他,说明是默认他这样做的,老张就跟个憨货似的,缩回了手,让陈燕十分遗憾。

  陈燕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便只能作罢。

  老张不让自己脑海中想太多无关紧要的事情,开始为陈燕解开上衣纽扣。

  随着纽扣一颗颗被解开,老张很快就看到了陈燕胸前白皙的肌肤,以及那两只小白兔,十分可爱,只是它们现在被内衣包裹着,无法跳出来和老张玩耍。

  老张扫了眼胸脯,便按捺不住了。

  他心想待会一定要狠狠地蹂躏一番陈燕的胸脯!

  陈燕眼中露出了羞涩之色,老张一个大男人竟然慢慢地解开了她衣服,让她再次感受到了男女之间那些味道,房间里暧昧的气息正在悄然上升。

  还是不够过瘾!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