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摩托车车进入身体-我可不可以尝一下你的扇贝-

2021年7月14日08:30:20 发表评论

到了第二天上午的时候,我就接到了梨紫陌的电话,让我陪她一起去孤儿院。

我正在小区楼下训练,累的满头大汗,说道:“那行,我打出租车去找你,你在什么地方?”

“不用啦,我开车到你家接你,你等着。”

半小时后,梨紫陌到了我家,我在小区门口等她。

刚上车,碰到了行色匆匆的常宇。

 坐摩托车车进入身体-我可不可以尝一下你的扇贝-



我打开车窗叫了他一声,常宇看到坐在法拉利上的我有些惊讶:“你买的新车?”

“不是,是我朋友的。”我笑着指了一下梨紫陌,介绍道:“她是我一起学武的师妹,梨紫陌。紫陌,这位是我的房客常宇。”

梨紫陌笑着打了个招呼。

我问道:“范泽回来了吗?”

常宇沮丧的摇了摇头:“我在到处找他,都两天,真是急死了。”

“别着急,他肯定会回来的。”我安慰了两句,如果不是要和梨紫陌去孤儿院,说不定和常宇一起去找了。

告别常宇,梨紫陌开车带我离开小区,一边问道:“他找的人是他的弟弟还是什么朋友吗?”

“不是,他的爱人。”我说道。

梨紫陌顿时露出诧异的神色,转而明白过来:“他是Gay!”

我点了点头:”他们吵架了,叫范泽的人钱包和身份证没带,在A市也没什么朋友,能找的地方常宇都问过了,找不到,连他工作的健身房都不知道他的下落。”

“会不会出事了?我觉得还是报警好。”梨紫陌说道。

“他是健身教练,长得又高又壮,哪里可能出什么事。”我转移话题道:“咱们现在去哪?”

“给那些儿童们买些东西。”梨紫陌脸上恢复了笑容。

我们来到了大街上,梨紫陌买了一些书包和文具、还有故事书及绘画本等等,把整个车厢以后后座都塞满了,当然,我就成了搬运工,几趟搬下来已经是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了。

梨紫陌笑着递给我餐巾纸和矿泉水,说道:“真是谢谢你啦,下午我请你吃饭。”

开车去孤儿院的途中,我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想起帮助孤儿院的?”

听到我的话,梨紫陌眼神中露出了缅怀和回忆,缓缓的说道“我小姑是个很善良的人,我小的时候她就经常带我来孤儿院和别的小朋友玩,而她就在孤儿院做义工,后来她得了白血病,去世了。每次我来孤儿院,总会忍不住想起她,小姑是个心灵纯净美丽的人,但想不到年纪轻轻就离开了人世,我想继续她的工作,所以也会经常来孤儿院,做义工,帮助那些孩子们。”

我不禁有些感动,这样的姑娘在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已经很少见了。

我们到了孤儿院之后,便将给孩子们买的书包文具全拿下来,院长是个五十岁左右的妇女,看样子和梨紫陌很熟,亲自接待我们,十分温柔和亲切。

梨紫陌还拿出一万块钱,捐给孤儿院,令院长十分感激。

随后,我们去看了那些孩子们。

孤儿院残疾儿童比较多,多是不负责任的父母扔下的,认为天生残缺的儿女丢了他们脸面,影响了他们的生活。

还有极少数是家里孩子太多,养不起才迫不得已丢弃的。

经过院长的一番解释,再看到阳光下那群虽然身残,但是脸上洋溢着开心笑容的孩子,我心里感触很深。

这时候梨紫陌便迎了上去,笑着走向孩子们。

孩子们看到梨紫陌来了,都十分喜悦,纷纷叫道:“紫陌姐姐!”

梨紫陌想的很周到,特意给他们准备了一些糖果,分发下去,孩子们更开心了。

我站在旁边,看着阳光洒在梨紫陌身上,使得她洁白动人的俏脸如同蒙上了一层圣光,突然间有种砰然心动的感觉。

然而我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拉了一下。

我低下头,就看到一个坐在轮椅上,失去双腿,大概只有五六岁的小女孩,正用白嫩的小手碰触了我一下,说道:“大哥哥,给你糖吃。”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结果。

小女孩将糖果放在我手心,然后笑的很开心,说道:“紫陌姐姐说了,有好吃的要和别人分享。”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我心灵深处最柔弱的地方被触动了,蹲下来,拉着小女孩的手笑着问道。

“我叫瑶瑶。”

“瑶瑶真乖,谢谢瑶瑶。”

“不用客气。”

孩子们除了瑶瑶外,看上去都比较怯生,不敢和我说话,倒是和梨紫陌笑闹一团。

她还和孩子们玩游戏捉迷藏。

孩子们用布将她的眼睛蒙起来,让她抓人,孩子们嬉嬉笑笑的闪躲跑开。

“你们在哪呀,我马上就要抓到你们咯!”蒙着眼的梨紫陌一边走,一边胡乱的摸索,然后慢慢的朝我这边靠了过来,我正觉得不妙,她就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笑着说道;“抓到你啦!让我猜猜你是谁!”

紧接着,她的手在我身上乱摸,最后就摸到了我的脸。

那柔软光滑温暖的触感让我老脸不由一红。

她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摘下眼罩,当看到面前的我之后,面色“刷”的一下羞红无比,一直红到了耳根,惹的孩子们一阵开心的大笑。

中午我们离开孤儿院的时候,孩子们都依依不舍,一直跟着我们到了院门口。

“都回去吧,下次姐姐还会来看你们的。”梨紫陌说道。

“姐姐下次一定要来!”

“我们舍不得你走!”

“紫陌姐姐,能不能不要走?”孩子们单纯留念的眼神看着令人不忍。

人群中被一个十多岁小男孩推着轮椅的瑶瑶也朝我们挥手。

我走了过去,蹲下来摸摸她的头,从怀中取出一块玉佩,递给了她说道:“瑶瑶,这是大哥哥送给你,能保你平安,健健康康的长大。”

这块玉佩还是上次和陈艺瑶一起去白鹤山玩的时候,在山上寺庙花了一千多块钱买的,但现在还是想留下点什么给瑶瑶做纪念。

瑶瑶开始不肯要,在遵循了院长眼神同意之下才小心翼翼的收起来,说了声:“谢谢大哥哥,我会想你的。”

然后我又拿出三千块钱递给院长,院长充满感激。

我们离开了孤儿院,梨紫陌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带你来只是帮我拿东西,哪里还要你捐钱,我把钱退给你。”

“没事的,帮助孤儿院本来就是在做好事,这是我自己的一份心意,你别过意不去。”

“嗯,那我请你吃饭吧。”

我也没拒绝,我们一起吃了顿午饭,然后梨紫陌便送我回家。

下午的时候我去了找了常宇,和常宇一起寻找范泽,直到晚上九点多才悻悻而归。

常宇快绝望了,说明天再找不到的话就报警。

“嗯,明天报警吧。不过也别太担心,这么大个人,不会出什么事的。”

“别看阿泽是健身教练,心思性格其实跟女生一样,哎,我真不该和他吵架。”常宇又开始自责起来。

回到家我洗了把澡,没事打开了卧室的电脑,本来想在本地论坛发些寻人启事,无意看到了薇薇安家的监控。

她正光着身子,一丝不挂的站在冰箱旁边,然后打开了冰箱,从里面拿出了一件东西,把我吓的魂飞魄散。

居然是一只人的手!


那只手在冰箱冷藏已经变得惨白,手指切口处很平整,明显可见血肉的迹象。

我浑身一震,顿时感觉到头皮一阵发麻。

为什么她的冰箱会有一只人的手?会不会是一只假手?

可怎么看都不像假手,因为手指上的指甲清晰可见。

监控画面的一幕实在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光着身体,身材窈窕的薇薇安大半夜的开冰箱拿出一只手,实在是一件诡异恐怖的事!

然后,我就看见她嘴角露出了一丝怪笑。

因为低着头,我看不到她的面容,心中狠狠跳动了几下,这……这女人不会在梦游的时候杀了人吧?

随即,我看见她拿着那只手走向了厨房,然后开始拿菜刀出来将手指切成一块一块,然后再切一遍,接着又是一遍,把整条手剁的面目全非,就会认不出是一只人手了。

薇薇安颠覆了我对她所有的认知,脑子几乎一片空白,有一种极为不真实,仿佛梦作一般的感觉。

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有疼痛感,并不是做梦。

而就在这时,我突然想到了昨天晚上,薇薇安端给我和梨紫陌吃的肉汤,当初我尝不出什么肉,只觉得味道十分鲜美,因为没吃过驴肉,薇薇安告诉我是驴肉我居然信了。

现在看到她在厨房里摆弄,一股极其恶心反胃的感觉从腹中传来。

我一下子冲到了垃圾桶边,低着头呕吐起来,将昨天今天的食物都吐了出来。

等稍微感觉好受一些,我用茶水漱了漱口,又回到电脑前,一颗心砰砰直跳。

薇薇安果然又开始做汤了,她把剁的稀巴烂的肉加了些调料放在锅里慢慢煮了起来。

我感到恐怖恶心的同时,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

这只手的主人到底是谁?

薇薇安为什么要杀人?

杀完人干嘛要剁碎做成肉汤,还端给我吃?

最后两个问题,我心里大概有了答案。

我始终觉得薇薇安不可能发疯杀人,除非是梦游的时候出手的。

而做成肉汤,则是为了毁尸灭迹!

这时,我又想起了前天上午去她家,催促她给赵医生回电话的时候,看到她一只手虎口处有两滴血,当初她说自己不小心弄伤的,我也没在意,现在想想,说不定就是在剁碎肉的时候造成的!

我的客房现在成了杀人毁尸灭迹的现场?我要不要报警?我该怎么跟警察回答我知道的一切?

最关键的是客房里还有摄像头,警察到现场搜查的话一定会发现摄像头的,到时候我也得进看守所!

我心里思绪混乱,暂时压下了要报警的想法,即使要报警,也不是现在。

等她不在家里的时候,找机会潜入并拆掉摄像头!

肉汤在锅里煮着,接着薇薇安回到了书房,这时我看到她的脸,表情居然异常的淡定从容,丝毫没有杀人煮尸体的愧疚和恐慌,让我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个女人实在太可怕了,梦游的时候会杀猫,杀人,现在清醒的时候居然也这么淡定。

她开始盯着屏幕敲打键盘,十分专注的样子。

我就坐在电脑前,看着监控画面发呆。

一小时后,她的手机铃声响了,估计是闹钟。

她马上放下创作,起身回到厨房,关掉煤气灶,将锅里的肉汤全都倒进那天我们吃的大瓷盆中、

隔着屏幕,我几乎能闻到那香气四溢的味道。

这次却让我极度恶心,差点又想呕吐。

随后,她端着肉汤走出厨房,又打开了客厅的门。

我心中一跳,她要干嘛?难道又要送肉汤给我?

我一颗心剧烈跳动了几下,她要是再送肉汤来,我坚决不开门,就装作睡着了,不理她就是了。

明知道是人肉汤,我怎么可能还吃呢!

这个女人还真是卑鄙,居然利用我来为她毁尸灭迹!

原先还觉得薇薇安漂亮美丽性感,才华横溢,只是多了梦游症的怪癖,现在却觉得她仿佛蛇蝎美人,如同恶魔一般令人恐怖。

果然,她端着肉汤出门了,监控画面失去了她的踪影。

我的一颗心砰砰直跳,几乎屏住了呼吸,静静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敲门声。

然后我听到脚步声从我家门口经过的声音,但并没有敲我家的门。

她要去哪?难道要把刚煮好的肉汤倒掉?或者是喂狗?

在好奇心驱使下,我来到客厅,将大门打开一条缝隙,便看到薇薇安下楼的身影。

薇薇安下楼了,我却不敢乘机潜入她家中摘掉摄像头。

因为这需要一定时间,万一她在这个点回来了,发现我的行为,说不定我要步入那尸体的后尘!

我心中打了个寒颤,又把门重新关上了。

我坐在沙发上,用微微颤抖的手点了根烟抽了起来。

我自以为自己胆子很大了,即便面对楚天、谢南甚至段宏伟的时候,即便他们背景深厚也毫不惧怕,但是面对薇薇安这样的女人,却有一种来自心灵的畏惧。

一支烟刚抽完,就听到敲门声响起。

我愣了一下,薇薇安下去了,这时候谁在敲我的门,难道对方去而复返?

“房东,开下门,是我。”外面响起了常宇的声音,让我不禁松了口气。

我走过去开门,哪知道门外站着的除了常宇,还有端着大瓷盆的薇薇安!

薇薇安脸上带着热情的笑容:“我又特意做了肉汤给你们做宵夜,本来想让你下楼到常宇家一起吃的,不过他家里有点乱,所以我又把端上来的。还是原来的配方,原来的肉质,一定会让你百吃不厌的哦!”

“是啊,房东,我刚才闻了一下,的确很香。”

虽然常宇的神色有些憔悴,但估计被薇薇安的肉汤激起了食欲,眼中多了一份渴望。

我却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心里砰砰乱跳。

我当然知道,这肉汤是人肉做成的,然而常宇却被蒙在鼓里,根本不知道!

“老是端着有点烫,你先让我们进去吧。”薇薇安不由分说走了进来,在我目瞪口呆的神色中,她微笑着将肉汤放在了桌上。

常宇看我的表情,有些不对,问道:“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就是肚子不舒服,恐怕不能再次品尝薇薇安做的美味了。”我急忙解释道。

“没事啦,吃了保证你肚子不痛了,来吃点呀,光是常宇一个人恐怕吃不完。”薇薇安说着就去了厨房,然后便拿着两个碗勺过来,盛了一大碗递到我手上。

看着碗里的肉汤,虽然香气四溢,我心里却在颤抖,有种想把汤碗扔掉的冲动。

我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恐惧,略带歉意的说道;“谢谢你啊,薇薇安,不过我肚子疼,真的没食欲,这盆肉汤留给常宇吃吧。”

说完,我将自己手里的一碗肉汤,递到了常宇手里。

“那就谢谢了,我还确实有点饿了。”我和常宇寻找范泽,晚上都没吃东西,常宇显然饿了,端起肉汤就开吃起来,吃了一口便赞不绝口:“真的很好吃!钟皓,你尝尝,味道很不错的。”

“我昨天尝过了。”我突然捂住了肚子,说道:“哎哟,肚子又疼了,我上个厕所,你们慢慢吃。”

说完我赶紧溜进洗手间,把门关上长长吁了口气。

再让我吃人肉,我不如去死。

可惜薇薇安在,我没法告诉常宇。

这时,我听到二人在外面的对话。

“薇小姐,你做的什么肉啊,我好像从没尝过。”

“呵呵,是驴肉,超市买的。”

“驴肉?我吃过驴肉,不是这样的肉质。”

“被你看出来了,其实……是人肉。”薇薇安微笑着说道。

我心里猛然颤动了一下,薇薇安居然告诉了常宇实情!

哪知道常宇却哈哈笑了起来:“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是人肉,不愿意告诉我就算了。”

我心里叹了口气,看来薇薇安笃定常宇不信才敢这么说的。

“味道真不错,待会一定要给房东留一碗,对了,你不吃吗?”

“我在家里已经吃饱了。”薇薇安笑着说道。

我心里有些着急,干嘛非要给我留一碗呢?

过了大概十五分钟,常宇似乎等的不耐烦了,在外面叫了一声:“房东,你好了吗?我都吃完了,我先走了啊!”

“快……快好了。你们都走吧,我没事。”我连忙喊道。

过了一会,外面没有任何动静了,我吁了口气,以为薇薇安也跟着一起离开了,哪知道打开洗手间的门才看到薇薇安居然还在,她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大瓷盆盖好了放在桌上,看到我出来,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你出来了?感觉怎么样?”

我皱起了眉头,但还是强装镇定的说道:“还是有点不舒服,估计明天要去医院看看了。真的谢谢你晚上也给我们煮肉汤了,你先回去吧,我没什么事。”

薇薇安站了起来,微笑道:“我还特意给你留了一碗,等你吃完我就走。”

说着她走到桌边,打开了瓷盆,果然还有一碗汤的分量。

看薇薇安热情温柔的神色,我手心冒出了冷汗,说道;“你自己吃吧,我真的不能吃,不然又得拉肚子。”

见我一再拒绝,薇薇安没再勉强,叹了口气说道:“那行吧,等你好了,我再煮给你吃。对了,你给我介绍的赵医生很不错,我这两天和他谈了之后,好像梦游的症状明显减少了。”

“那就再好不过了。”我说道。

然而薇薇安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又说道:“还有,我写到那名刑警在抓捕一个毒贩,用的一身武艺,你帮我看看,有没有出现漏洞的地方,回去我可以改一下。”

“太晚了吧,要不明天?”让一个杀了人的女人留在我家,我心里自然有点提醒吊胆。

“也行,明天就明天吧。对了,昨晚来你家的那个女孩,和你什么关系呀?”

“你说梨紫陌?普通朋友啊,就是师兄妹关系。”我解释道。

薇薇安笑了起来:“那就好,我走了哦。”

“嗯,好,别忘了把瓷盆带回去。”我连忙提醒。

薇薇安端着瓷盆,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停下脚步,转身道:“钟皓,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我愣了一下。

“假如,我是假如……你心里最终放下了卢欣彤,能不能考虑一下我?”薇薇安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我。

这一刻,我看到她眼中的热情和深情。

一时间,我心里格外复杂,说不出一句话,如果不知道她杀人猪肉汤,说不定我还真的会陷入犹豫。

可现在,她在我眼中就像是魔鬼,只是现在稍微回复了人的形状。

“不能。”我深吸一口气,说道。

“为什么?”哪知道薇薇安却又折返走回我面前,“是我不够优秀,还是我长得没卢欣彤漂亮,身材没她好?”

“不是,是我自己的原因。”我吓得后退了一步。

薇薇安突然皱起了秀眉:“你是担心我的梦游症?你放心,赵医生说了,只要配合治疗,很快就能痊愈的。”

“不是这个原因。”

“那是什么原因?”薇薇安有些激动。

“对不起,感情的事不能勉强,你……你先回去吧。”我有点担心的说道。

薇薇安不但没走,反而重新放下瓷盆,然后当着我的面一件一件的脱衣服。

先把外套脱掉,露出大片雪白光滑的肌肤,包裹着黑色文胸的浑圆的两团,挺翘的臀部,及遮住神秘地带的紫色雷丝裤裤,以及两条雪白圆润的大长腿,无一给人带来巨大的诱惑。

紧接着,她连最后的贴身衣物也脱下下来,整个人便一丝不挂的呈现在我眼前。

如果是以前,我的冲动早上来了,身体的反应将裤子撑的高高的。可现在,我却丝毫没有半点冲动,反而觉得这个女人是个疯子。

“钟皓,你一定很寂寞,虽然上次你拒绝了我,但是我能感受到你身体的渴望。来吧,我会满足你的,也请你满足我。现在这个社会,都已经分手的女友,为什么还要这么执着呢?人最重要的难道不是为了自己开心吗?”

薇薇安俏脸通红,眼神中带着渴望,一步步走向我。

我吓得一步步后退:“你……你别过来,我和你之间是不可能的!”

“你好像很怕我的样子,为什么?我人畜无害,只是一个写作的女作家,你没想过,今后如果我们在一起的话,一定会很幸福的吗?”薇薇安还在不断的靠近。

“钟皓,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喜欢你。我都对你这样了,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动心吗?我想要你,我要得到你的身体和心灵!”

薇薇安一下子扑了过来,我身体一闪,躲过她的身体,紧接着顺势抓起茶几上一个水晶烟缸,猛地砸在她头上。

薇薇安娇躯一颤,瞪大双眼看着我,大概想不到我会突然袭击她,紧接着就翻着白眼晕了过去,于此同时头上也流出了鲜血。

“对不起,薇薇安,虽然你为人不错,但你的行为太让人恐慌了。”我说着先给她披上衣服,然后找绳子将她绑了起来。

随后,我就拿出备用钥匙,去她家打开了门。

进入客厅,我没急着拆摄像头,而是首先赶去冰箱,将冰箱门打开。

她家的冰箱比较大,上面的保鲜区放的都是一些蔬菜、牛奶或者饮料。

我心跳开始加速,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打开下边的冷藏区。

刚打开最上面一层,就看到一个用透明塑料包裹的头颅。

我吓得一个踉跄,一下子坐在地上,心里又泛起了恶心。

不过我还是强自镇定心神,然后又努力往那个头颅去看,因为那头颅的脸是朝上的,所以终于让我看清了真面目。

即便有透明塑料包裹,即便已经有些冰冻,我还是一眼认出来了,居然是失踪好几天的范泽的头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