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的比较细的开车-对着镜子把樱桃放进去—

2021年7月14日08:18:46 发表评论

但是抬头一看,李微微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可能是在梦里舒服了吧……詹姆斯嘿嘿笑笑。


正想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时候,李微微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了……不过不碍事。詹姆斯的手从李微微的背摸到前面去,小心翼翼的拉开她裤子的拉链,把她的裤子往下拉了拉,一边拉还一边看李微微有没有醒,结果直接把她的短裤拉到了膝盖那里,李微微都没有反应。


这可真是喝多了!




詹姆斯毫不犹豫的把手伸了进去……这么湿

……看来她虽然没有醒,但是身体是很诚实的,詹姆斯心里偷着笑,继续他的动作。


与此同时,他也直接脱掉了自己的裤子,自己的大家伙早就憋的不行了,裤子一脱,就直接弹在了李微微的屁股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李微微居然动了动,夹住了!


嗯……詹姆斯一阵闷哼,被夹得很舒服。说实在的,李微微这样,他都不知道李微微是真睡还是装睡了。不过没关系,这都不影响他的动作。


现在的姿势正好……詹姆斯轻轻的抬起李微微上面的那条腿,然后找准位置,一挺身……


随后就是詹姆斯欲仙欲死的时刻。



折腾了好久,詹姆斯完事儿之后舒服的躺在床上,嘴角都忍不住挑了起来。


这么多次,终于得到李微微了。


自己偷着开心了一会儿之后,找纸把李微微腿上还有私密处的液体都擦了一下。


之后还把李微微的裤子和衣服都给穿好。既然她自始至终都没有醒,不管是装的还是真的,那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吧。


反正他詹姆斯是舒服了,而且愿望也达成了,嘿嘿。吃不到的时候詹姆斯就经常幻想李微微应该是什么样滋味,结果今天尝到之后就会发现以前滋味都弱爆了,他简直是爽翻天!


詹姆斯把所有的一切都恢复到他们活动之前的样子之后,也把自己的裤子穿上,直接就躺在李微微旁边睡觉了。


其实这么大动静李微微怎么可能没有醒,只不过故意装睡而已。既然陈强背叛了他,为什么她不可以呢?


况且詹姆斯可比陈强对她好多了,她做这件事情也是心甘情愿。李微微背对着詹姆斯躺着,眼角有一行眼泪滑下来。


第二天一早,詹姆斯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沉沉的,一看,原来是李微微的胳膊搭在了自己的身上,同时,他的背部感觉到了那柔软的触感。


天,李微微是什么时候抱上来的!不过……好舒服啊……一大早的,詹姆斯立马就有了反应。他并没有把李微微的胳膊拿下去,也没有别的动作。


就任由她紧紧的抱着,他装睡,詹姆斯心里别提有多激动了。


只不过不一会儿就听见了翻身的声音,紧接着身上的那个胳膊就没有了。詹姆斯有些失落……随后他就听见有人坐起来的声音,看来是李微微醒了。


他也转了个身,睁开眼睛,装作刚睡醒的样子:“微微,早啊……”说完还张了个哇哈,伸了个懒腰。


“早啊,詹姆斯。”李微微笑笑,感觉头有点痛,就伸手揉着太阳穴,还笑着说:“看来我昨天还真是喝多了,大早上头疼的不行。”


“你酒量差,下次可别这么喝了。”詹姆斯坐起来:“等着,我给你煮点粥喝就好了。”说着就想下床,但是让李微微给拦住了:“我去吧


。”


“你去?”詹姆斯有些吃惊。李微微这是要给他做早饭吗?”


李微微点点头直接下了床:“昨天那么麻烦你,我也挺不好意思的。今天早饭我来做吧,你可以再睡会儿,毕竟你昨天也喝了不少。”李微微说着笑了笑就走进来厨房。詹姆斯看她这么坚持也就没有推辞,反正做个早饭也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让他睡觉?那恐怕是睡不着了。


不一会儿,早饭就被端上了餐桌,李微微给詹姆斯盛好一碗粥,摆在他的面前,微笑着一挑眉的:“尝尝。”


詹姆斯用勺子盛了一点,吹了吹放进嘴里,对着李微微充满期待的眼神夸张的说:“哇!太好吃了吧!”还竖了一个大拇指。


看着詹姆斯这么夸张的样子,都给李微微逗笑了,她也做下来吃起饭来。


别说,这样的画面,还真有夫妻的感觉……詹姆斯看了看李微微,心里有些无奈:“李微微,你和你丈夫,打算怎么办?”


“离婚。”她毫不犹豫的说出这两个字。她已经想好了,既然陈强对她这样,这段感情早就已经没有维持的必要了,否则只能越来越受伤。


“不过……”李微微的笑里面带着些许的苦涩,她说:“我是想要离婚,但是家里的房子是陈强的,车子也是陈强的,自从我们两个人结婚之后,我就没有再工作了,一心照顾家,没有我的什么积蓄,恐怕离婚的话,我一分钱都得不到。”


其实詹姆斯也觉得李微微应该和陈强离婚,陈强那个人简直就是个人渣,他根本就配不上李微微。李微微已经在他那里吃了太多的苦了。


不过听李微微这样说……他皱着眉头想了想,看着李微微说:“离婚吧,放心,我会帮你想办法的!”


他想帮助李薇薇脱离那个苦海。


听到詹姆斯这样说她很高兴,同时,詹姆斯的话也给了她很大的勇气。这个婚,是应该离的。


她点点头,眼神坚定,下定了决心:“好,我决定了,我要和陈强离婚!”


两个人对视着笑了,窗外的阳光照进来,照在餐桌上,洋洋洒洒的撒下温暖。


两个人安安静静的吃完了早饭,默契的谁都没有提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两人吃完早饭,正考虑着一会儿该做什么,突然詹姆斯一拍大腿的跳起来,还吓了李微微一跳。


看李微微被吓到,詹姆斯不好意思的笑笑,朝她摆摆手说:“不好意思啊,我想起了一个人来,可能能够帮到你!刚才一不下心就太激动了。”


一听说有人可以帮她脱离苦海,李微微双眼放光,瞳孔放大,一副惊喜的不敢相信的样子:“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有人可以帮我吗?”


说着詹姆斯就露出一副神秘的表情,从裤子兜里掏出了手机:“你等一下啊!”说着他就拿着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不一会儿这个电话就接通了:“嗨!老朋友,你最近过的怎么样啊?”李微微听着两个人简单的han暄了一会儿之后,詹姆斯就问电话那边的人:“听说你认识律师,能不能帮我找一个?我需要帮忙!”


李微微这才知道詹姆斯是要帮她找律师,心里真的是觉得非常感激。她激动的搓着手,一直在旁边期待的听着……


“哎呀我没事,是我一个朋友要离婚……你认识是吧?好好好……行……你直接把她的联系方式给我就行了,我直接联系!好……谢谢你了啊,兄弟你可帮了我大忙了……”


两个人又说了一些就挂断了电话,转身,詹姆斯一脸兴奋的看着李微微,差点激动的跳起来:“律师找到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李微微离婚,他这么兴奋……


“谢谢你詹姆斯,没想到你这么帮我……“李微微很是感动,连心里都暖暖的。真没想到,最后留在她的身边帮上她的,竟然会是詹姆斯。


没一会儿,他打电话的那个朋友就把他介绍的那个律师的联系方式用短信发到了詹姆斯的手机上。一收到短信,詹姆斯就迫不及待的把电话打了过去。


“喂您好,请问是霍律师吗……”詹姆斯提了自己朋友的名字,把简单的事情交代了一下之后,那个律师就跟他订了一个时间,说一会儿见面聊。


电话里谈事情不如见面说的清楚。霍律师比较喜欢面谈。


詹姆斯爽快的答应,这件事当然越早解决掉最好了:“李微微,你收拾收拾,我们一会儿去见那个约好的律师。”


“现在?”李微微有些吃惊,显然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快。想着现在陈强应该也不会在家。她就提出回家收拾收拾,毕竟这里别说没有她的东西了,就连女生的东西都没有。


詹姆斯爽快的同意了,他们约好了一会儿在一个咖啡厅集合,那个咖啡厅并不远,就在附近。


李微微道谢之后连忙回到自己家里去收拾,而詹姆斯也简单的换了一身衣服之后就直接出发了。


要说他的这个朋友是他刚来中国的时候认识的一个中国人,那个时候帮他治好了他的病,两个人挺投机的,也就不成了朋友。詹姆斯一直知道这个人认识的人多,所以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发给他,没想到就这么成了。


詹姆斯还挺高兴的,一是因为能够帮到李微微,二是因为感觉这样在李微微面前挺有面子的,会显得他比较厉害。


自己想着,不知不觉当中詹姆斯就已经到了这个咖啡馆了。他扯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推开门走进去,一进门就是服务员迎上来问他:“先生您好,请问要喝点什么?”


还别说,这一进门的,詹姆斯就被窗边的一个身影给吸引了。只见一个面无表情的女人,扎着高而且利索的马尾,穿着一身黑色衣服坐在那里,还在认真的看着手里的文件。


那出众的气质!就像是一朵在高高的雪山上的莲花一样,中国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看了一会儿詹姆斯发现,这个女人很可能就是他今天要见的那个霍律师,因为就这样一扫视的,就她穿的这样正视。


他向服务员摆摆手,直径的朝着那个女人走过去。


“请问,您是霍律师吗?”


詹姆斯觉得自己说话都变得紧张起来,而且远看这个人气质出众,近看的时候会发现她身材好的不得了!


这个人听到詹姆斯的话,抬起头,依旧面无表情:“没错,我就是霍律师,你就是刚才给我打电话的人吧。”


她这一抬头的不要紧,居然看到面前男人双腿之间支起了一顶帐篷,而且还尺寸巨大……看着看着,她的心里居然有微微的春心荡漾的感觉。


感觉到这个霍律师的目光直了,詹姆斯顺着她的目光低头看下去,结果发现自己居然不争气的有了反应!自己看的太入神,居然都没有察觉!而且看他霍律师面无表


情的盯着他的庞然大物的样子,詹姆斯现在真的是很尴尬。


“那个……”詹姆斯为了掩饰,而直接走到了霍律师的对面坐下,他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哈哈的笑了笑:“想不到霍律师来的这么早啊。”


没想到对面收回目光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没事,我只是不习惯让别人等。”语气冷淡的不得了,这让詹姆斯更加尴尬了,可能律师就是这个性格吧……不过因为要帮李微微的忙,他们是求人办事,詹姆斯也就忍住没有计较。


只不过他和这个霍律师两个人也不知道该聊什么,场面一度沉寂,很是尴尬。詹姆斯心里盼望着李微微能够早点过来。


正想着他就听见一阵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抬头一看,果然是李微微来了。


“不好意思,路上有些堵。”她气喘吁吁的喘着气,一脸愧疚。詹姆斯立马起身介绍,他伸手礼貌的指着那个冰山美人儿:“这位就是霍律师。”又指了指气喘吁吁的李微微:“这位就是李微微,是她想要找你打离婚的官司。”


为了表示尊敬,李微微急忙朝着霍律师伸手过去:“您好。”


霍律师虽然人很高冷,不过到还是很有礼貌的,也起身握住了李微微的手,冷冷的说了一句:“你好。”之后又指着旁边的位子:“请坐,我们谈谈。”


“好好好!”很显然李微微也觉得这个律师有些高冷,坐下之后还偷偷的看了看詹姆斯,詹姆斯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请先说一下你的婚姻状况吧李女士。”


不得不说,虽然这个霍律师比较高冷,但是做律师还是很专业的,从她眼神里的那种人认真程度中就可以看出来,这倒是让詹姆斯和李微微心里很放心。


一问起李微微的家事,只见她神色暗淡起来,无奈的叹了口气就说了起来,从因为她生不出孩子而态度大变,到如何发展他的丈夫外面有女人,再到陈强对她的羞辱……说着说着,说到心痛的地方,李微微的眼眶发红,不过还是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毕竟是在外面,她还是很要强的。


期间霍律师很认真的听着李微微的话,听着听着眉头微微的皱起来,似乎是为李微微感到不平。再高冷她也同是个女人,对李微微这样的遭遇,也是感到很悲哀很同情的。


“大概就是这样的情况了。”李微微说完,低着头叹气,她着急的一把抓住霍律师的手:“霍律师,你可千万要帮帮我啊,我实在是不想在这样水深火热下去了!”


虽然詹姆斯看着霍律师还是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也不知道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下一秒,霍律师点了点头:“好,这件事就交给我。”


一听霍律师答应要帮忙了,李微微高兴的不行:“真的吗?那简直太谢谢霍律师了,只要您帮我脱离这段痛苦的婚姻,让我怎么感谢您都行!”她的高兴都写在脸上,简直是兴奋又激动。


李微微也没想到霍律师一下子就同意了,一看到霍律师的时候还觉得她不好相处,对这件事心里还有点没底呢。


“放心我不只会帮你,我还会让陈强身败名裂,净身出户。”冰山美人儿面无表情的说出这样一句话,詹姆斯看着还颇有杀伤力。心里还默默的想着,以后可不要招惹这样的女人,否则怎么死的可能都不知道。


“太好了,太好了……”听到霍律师这样说,李微微感动的差点哭出来。


之后霍律师就让他们两个人先回去,她也好回去做做准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詹姆斯觉得冰山美人儿看着他的眼神好像另有深意。


难不成……是觉得他当着她的面有了反应,这个冰山美人儿觉得他冒犯了她,心里正琢磨着让他付出什么代价?


这样一想,詹姆斯忍不住打了个han颤,这个冰山美人儿有点可怕啊。


但是一旁的李微微一脸高高兴兴的,嘴上还不停的说着:“哎呀这个霍律师可真好,人长得美不说,又专业又热心……”


听着李微微滔滔不绝的对霍律师的赞美,詹姆斯无奈的摇摇头,有点为了自己的命根子担忧。


失策失策,今天实在是太失策了。

“哎詹姆斯,你怎么了吗?”李微微看詹姆斯好像一副有心事的样子,疑惑的看着他。


“没有没有。”詹姆斯哈哈的笑了笑,急忙转移了话题:“既然霍律师现在答应帮忙了,你回去之后就好好准备准备,最好清点一下婚前财产婚后财产,还有哪些是你们夫妻共同财产,哪些是你个人的财产什么的。”詹姆斯祝福着,李微微都笑着答应。


跟昨天哭着来找詹姆斯喝酒的她来比,今天的李微微可是开心阳光多了,可能因为她终于能够脱离苦海了吧。


现在也有了人帮忙,李微微只要等消息就好了。她也就回了家去,赶紧着手做着准备,而詹姆斯就直接去了诊所。


回家之后李微微听詹姆斯的话,开始清算财产,而且把离婚协议和律师函什么的都给准备好了。她现在已经下定决心要远离那个混蛋了。做完这些之后,她甚至觉得一身轻松,仿佛解脱了一般。


想一想曾经的自己,那可真的是傻到家了,居然还想企图用生孩子来挽回陈强?可真是可笑,这个男人根本就不值得她这样做。


这天李微微去学校上课,把所有的资料就放在了床头的抽屉里。陈强已经有好多天没有回来,但是今天偏偏回来了,回来的时候发现李微微不在,但是他并不在乎。


“我的钥匙放到哪里去了?”他这次回来是来找他的钥匙的,翻来翻去都没有找到,当打开床头柜的时候,微微一愣:“这是什么?”看到里面有一堆材料,陈强好奇的拿出来,坐在床上看了看。


结果越看越生气,脸色越来越黑,看完之后直接把这堆材料给撕烂了:“妈的!李微微!”他大喊着就冲出了门,连钥匙也不找了。


因为李微微是外国语学院大学的老师,大学一向是很开放的地方,陈强毫不费力的就进去了,因为他平常也不关心李微微,所以也并不知道她的办公室在哪里。


问了很多同学,也就知道了老师们办公室的大概的方位,毕竟大学里这么多同学,要是遇到李微微教的学生也不容易。无奈陈强就只能走到那里大声的喊叫了起来。


既然找不到,那就把这个贱女人给逼出来!


“李微微!你赶紧出来!李微微!”他昂着头大喊着,像个疯子一样,很多人好奇就驻足看起了热闹。


“李微微!你个贱女人!你给老子出来!”见不到李微微,陈强嘴里的话越来越难听。而办公室里的李微微正在准备下节课的教案呢,突然有同事拍她的肩膀:“你听,好像有人叫你!”


“有人叫我?”李微微摘下耳机,果然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嘴里还骂着极其难听的话。糟了


!李微微心里一阵,急忙跑到窗边一看,陈强那个混蛋正站在他们这个楼下找她呢。


“李微微!你要是不出来可就别怪我把你干的那些事情给你抖出了了!”


“这个你老公吧?”旁边的同事也一副看热闹的表情。李微微没有搭理他,心里害怕极了,真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跑到这里来闹事,怎么办怎么办?


李微微着急的直转圈。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甚至还有人把窗户打开,头探出去看热闹。


这样下去不行的!但是看陈强这么生气的样子,她出去的话还指不定会发生什么,直接当众打她的可能性都有!


詹姆斯!对,詹姆斯!李微微的脑子里突然蹦出了他的名字来,着急的掏手机的手都在颤抖,好不容易把电话打过去,还不等詹姆斯说话,她就已经快要着急的哭出来了:“詹姆斯,陈强来我们学校闹事了,救救我,救救我……”


听着哭腔的李微微,詹姆斯那是一阵心疼,急忙安慰着她:“你别怕,我马上就过去!”


挂了电话之后,詹姆斯还给崔律师打了电话,两个人约好在学校门口碰面。


挂了电话的李微微心神不宁,从上往下看去,陈强依旧在不依不饶的喊叫着。李微微真是心慌的很,不过她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祈求着詹姆斯赶紧来。


“好啊李微微,你不出来是吧?那你就怪不得我了!”陈强双手叉腰,一副想要干架的样子。


“大家都听好了啊!李微微!这个大学里的老师,我的妻子!这个贱女人,不守妇道,在外面勾结男人,现在还偷偷的转移财产想要跟我离婚,跟那个男的双宿双飞……”

听着他嘴里那些不堪的言论,李微微心里针扎一般的疼,很多老师听说了这件事也都来了李微微的办公室,跟她比较好的老师还担忧的问:“李老师,他说的着……”


说实在的,就现在的这种人情景,肯定是看热闹的人居多,相信这些话的人也居多。李微微只是摇摇头,没有说什么,现在她说什么都没有用的……


陈强正愤怒的颠倒是非,突然人群当中有人拍了拍手,把陈强给拍懵了,这还有叫好的?他好奇的朝着拍手的地方看过去。


只见有一个穿着一身正装的女人,踩着一双高跟鞋,一边拍手一边慢悠悠的朝着他走了过来,那种气势还吓了陈强一跳。


紧接着就听霍律师开口说到:“陈先生可真是伶牙俐齿,有着颠倒是非的好本领啊!”


“你……你胡说什么!”陈强本来还纳闷儿怎么会有人鼓掌呢,结果听到这话,怒气冲冲的,不过反过来一想又觉得不对,他伸手指着霍律师:“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姓陈?”


霍律师依旧面无表情,冷酷的像一块儿冰山似的,不过詹姆斯现在觉得霍律师简直是帅呆了!


“我不仅知道你姓陈,我还知道你叫陈强。”


陈强想了半天,确定自己没有见过眼前的人,不然气质这么出众,长的有这么好看的女人他是绝对不会忘的:“你到底是谁?”


“我自我介绍一下。”霍律师向前走了两步,陈强那个孬种竟然吓得往后退了几步,詹姆斯都忍不住偷偷笑了,只听霍律师接着说:“我姓霍,是李女士的律师,负责处理你婚内出轨以及恶言伤人的案子。”


很显然,霍律师这句话一出,四周看热闹的一片哗然,这是情节大逆转啊!而且看霍律师专业的样子,她的话显得有说服力多了。


“什……什么婚内出轨……恶言伤人……什么的……”陈强很显然慌了,但是依旧强装镇定,做最后的挣扎:“你们有什么证据吗?小心我告你们诽谤!”


听到这话,詹姆斯笑着走出来,手机还举着手机,一脸笑嘻嘻的样子:“真是不好意思陈先生,刚才你说的话我都拍下来了,有人像有音像的。”他嘿嘿一笑:“作为上法庭的证据是够了。”


陈强是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居然留了这么一手!


李微微看霍律师和詹姆斯都来了,也从楼上去跑了下来,一看她下来,陈强就眼疾手快的跑过去伸手想要去抓李微微的胳膊,嘴里还不客气的说着:“你个臭娘儿们终于出来了!还找了这么一群人整我是吧?看我不打死你!”


说着就要动手,但是在学校里动手是怎么可能的呢?詹姆斯刚想上去把这个混蛋揍一顿,学校的保安就上来给制止了。


李微微急忙走到霍律师和詹姆斯旁边,挺直了腰板儿,一脸的硬气:“陈强,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就等着法院的传票吧!”


李微微再也不想在陈强面前那么懦弱了,就是因为她以前太懦弱,才会让陈强越来越看不起她,甚至轻贱她。很显然,陈强没有想到李微微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他以为她不敢。


周围的议论声也都倒向了李微微,陈强看现在的形式对自己不利,骂骂咧咧的“呸!”了一句之后就气冲冲的赶紧走了。


看他走了,李微微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周围的人也都慢慢地散开了。她回过身看着霍律师和詹姆斯,一脸的感激:“多亏你们来的及时,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陈强那个疯子!居然跑到这里来闹事,一点都不顾及你的名声!”詹姆斯狠狠地握着拳头,恨不得狠狠地揍他一顿才舒心。


听着刚才陈强的话,李微微大概也能想到,他应该是发现了她放在抽屉里的资料,所以才会怒气冲冲跑到她的学校大闹一场。也怪她粗心,以为陈强不会回来,早知道应该把那些资料锁好了。


“没事。”霍律师开口,斜眼看了看詹姆斯手里的手机:“这也算是因祸得福,我们对他对你的侮辱有了确凿的证据。”


“也是。”李微微抿嘴笑了笑,显得有些疲惫,还好他们及时赶过来,帮她澄清了这些事情,否则她在这个学校估计也待不下去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